第49章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染跟在沈执后面,一脸歉意地望着对面站着的工作人员,此时他们已经从鬼屋出来。这个工作人员身上还穿着雪白的衣服,脸上画着特别阴森的妆容,配合鬼屋里面凄楚惨绿的光线,简直恐怖效果翻倍。

只是此刻他捂着肚子,一脸无奈。

沈执捏了捏纪染的手掌,转头看着对方,耐心地说:“我家小姑娘下手有点儿快,实在抱歉。”

纪染再次鞠躬道歉:“对不起,是我的错。”

她小心翼翼地朝人家看了一眼,特别内疚地说:“你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医疗费我都可以出的。”

她刚才是真的太紧张了,本来在鬼屋里神经就绷到最紧,结果突然窜出来一个黑影,她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去揍他。

等她发现是工作人员的时候,打都已经打完了。

好在工作人员摆摆手,苦笑道:“没事,没事儿,好在你是个女孩子。”

不过这个工作人员确实没想到,看起来这么甜软的一个小姑娘,出手这么快,冲到他面前直接给他来了一下,他到现在小腹都还感觉到疼。

其实在鬼屋里扮鬼,被误打的次数还真不算少。

甚至还有男生被吓得还手,只不过工作人员时间长了,也锻炼出来躲闪技能。一般真不会被打到,但是今天这小姑娘冲过来的速度太快,他确实没想到一个小女孩能出手这么快。

算是大意之下翻船了。

工作人员再次说了没事儿,纪染这才敢离开。

只是经过这事儿,她也实在没什么好心情继续玩。于是两人随便在园区里面闲逛了起来,直到两人在游乐园广场上的座位上坐下。

这会儿大家都忙着玩游乐园的项目,广场上基本没什么人。

沈执过去买奶茶还有吃的,纪染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把包里的手机拿了出来,想了想还是开机。

果然一开机,数不清的短信还有电话都发了出来。

最新一条短信是裴苑的,她让纪染马上回电话给她,要不然立即就要报警。

看见报警两个字,她微抿了抿嘴,还是打了电话过去。

果然她拨出去几秒钟之后,那边立即接通,裴苑语气不善:“纪染,你现在是怎么回事?离家出走都学会了?我们离婚的时候我让你选,不是为了让你这么放纵你自己。结果你呢,月考考了那个分数,这次期中考试又是第二,你别跟我说什么是受到我们离婚的影响,这种理由我不想听。”

“对不起,妈妈。”纪染压着声音说道。

此时站在卖章鱼小丸子摊位旁边的沈执回头看过来,哪怕纪染知道隔着这么远,他肯定听不见。她还是慢慢站起来,走到不远处。

裴苑似乎还在气头上,她说:“你要是跟你爸那一家相处不下去,这个周末我去接你回来。她们算什么东西,比得上你自己的前程?”

裴苑压根没把江利绮母女放在心上,她家底跟纪庆礼相当,甚至她的工作能力还在纪庆礼之上。不是江利绮那种需要靠着男人的女人,所以她绝对不能忍受纪染被这对母女影响。

纪染沉默不语。

许久,她才低声说:“我不想转学,我以后也不会被她们影响的。”

裴苑捏了下自己的眉心,低声说:“是不是那个女人怀孕了?”

“爸爸跟您说的吗?”纪染问道。

“他有脸跟我说吗?”这确实是裴苑自己猜测的,纪染性子她也算了解,寻常小事儿不会让她反应这么大。

虽然纪庆礼没跟他直接说,但是裴苑从他遮遮掩掩的语气里面也猜到了。

这是两人离婚之后第一次打电话,知道纪染离家出走之后,裴苑气到在电话里指责纪庆礼,他居然难得的没有反驳。

裴苑讽刺道:“你爸可真够可以的,也不嫌丢人。”

其实纪染最在意的反而不是江利绮怀孕,而是江利绮一怀孕就提出让江艺回来住,纪庆礼居然还同意了。

对于纪庆礼的软耳根子,纪染上辈子也算有所领教。

但是现在再一次面对,还是挺难受。

纪染说:“这件事我会自己解决的,您不用担心。”

“你打算怎么解决?”裴苑冷漠道,在她看来与其跟那种人一般见识,还不如趁早回来,她说:“你难不成还真要跟她们一直纠缠不成?”

纪染低声说:“我不会让她们影响到我,我只是讨厌输而已。”

她不是要跟她们一起纠缠,她只是讨厌输而已。

哪怕亲情这种事情并不能用输赢来划分,可是上辈子她就是在纪庆礼那里输给了江艺,这才让她有了嚣张的资本。

这辈子,她要彻底让江艺明白,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抢是抢不走的。

裴苑在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她才低声说:“染染,你要明白你的时间很宝贵,这个世界有人值得你花时间,有人不值得。”

听到这句话时,纪染抬起头望着不远处慢慢走过来的沈执。

她知道,因为值得她花时间去好好喜欢的人就在眼前。

*

纪染挂断电话之后走过去,她低头望着沈执:“要不要去坐那个?”

她的手指指着不远处的摩天轮,巨大的摩天轮正在缓慢地转动着,不少情侣都在等着坐摩天轮。

沈执回头看了一眼,毫不犹豫地起身。

两人走到那边的时候,纪染也快把一盒章鱼小丸子吃完,她扔掉盒子的时候,正好轮到他们上去。他们坐进去时,他们所在的座舱一点点地往上攀爬,四周都是玻璃窗,一眼就能看见外面的景致。

本来近在眼前的景色慢慢的远离,直到渐渐升高时,游乐园的全貌逐渐被收入眼底。

座舱里面十分安静,谁都没说话。

突然本来扭头望向窗外的纪染,轻声说:“沈执,你能不能等等我。”

沈执侧着脸,狭长的黑眸安静地望着她,似乎在等着她说完。

纪染这才发现主动说出自己心意这件事情,原来挺难的。就是那种满肚子的话想跟他说话,有用的、没用的都让他知道。

结果到了嘴边,反而跟被堵住了似得。

纪染有点儿紧张地抠了抠自己放在腿上的小草莓包,有点儿不着痕迹的深吸了一口气。

话说都说了一半。

干脆点儿吧。

她黑亮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他,大眼睛克制住过于频繁的眨眼次数,很认真地看着她说:“等我长大一点儿好不好。”

“嗯?”沈执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他看起来还是没太听懂的样子,于是纪染再不拐弯,直接问:“等我长大一点儿,你再跟我谈恋爱好不好?”

终于沈执的表情仿佛定格住,黑眸那么直愣地望着她,安静了好几秒之后,低声说:“你说什么?”

纪染抿嘴,她要再说一遍吗?

就在她犹豫时,本来靠在座位背上的男人迅速直起身子,望着她问:“你现在多大?”

纪染下意识地说:“下个月是我十七岁的生日。”

沈执有点儿想爆粗口,那就是说离她十八岁还有一年多。

他心底有点儿燥。

但是渐渐的,又有那么点儿欢喜,其实最近他已经明显感觉到这姑娘的心思,就是两人隔着一层很薄很薄的纸窗,只要伸出手指尖轻轻一点就能戳破的那种。

终于,这层纸被戳破了。

但他没想到自己必须还得等一年多,就像是你终于得到你心心念念做梦都想要得到的礼物,但是圣诞老人告诉你,必须得在下一年的圣诞节才能打开。

这他妈……

谁受得了呀。

终于沈执还是强忍着冲动,用压抑至极的声音说:“没关系,不就是十八岁。”

他从不到十岁就认识纪染,哪怕中间他们曾经走散了,可是命运到底待她不薄,把她又送到了自己的身边。

这么久的等待都等下来了,一年而已。

听到他这么说,纪染突然往前靠了靠,微歪着脑袋眨了眨眼睛望着他,勾着唇角轻声说:“我说的长大一点儿,应该是二十五岁之后。”

……

卧槽。

哪怕是沈执都要爆粗口,他望着小姑娘脸上狡黠的笑意,忍不住磨了磨牙,却又一直忍着。直到纪染彻底绷不住,笑出声音。

他压着声音问:“逗我呢?”

纪染依旧还在笑,只是笑声渐渐没了,眼底的笑意依旧没有散去。

沈执微恼地望着她,偏偏还真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直到纪染慢慢地靠近,越来越近,近到沈执的眼神都开始慢慢起了变化,下一秒她的嘴唇终于触碰到他的唇。

这是纪染第一次主动吻男生,特别的不知所措。

就在她慌乱间犹豫是不是要撤回时,她紧张地舔了下自己的唇,对,她紧张的伸出舌尖舔了下。偏偏她的唇还贴着沈执的唇。

于是少年的心跳频率一下炸开,剧烈而又强劲的心跳,隔着胸腔就能感受到的那种激动。

终于纪染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往后退想要结束。

但是这一刻沈执伸手搂住她,他堵住她的唇舌,再也不是之前的浅藏辄止。

纪染的手掌轻轻地捏住他的手臂,座舱里并不是完全密封,还能听到外面浅浅的风声还有不断渗透进来的寒气。

但现在两人的体温都在攀升,他们甚至感觉不到冷。

他的手掌托着她的后脑勺,手上的动作是轻柔,可是舌尖却扫过她的唇瓣,轻轻地闯入勾缠着她的舌尖。

那样暧昧到极致的亲吻。

让两人的身体都带着一点点颤栗,是那种不受控制的。

直到这个悠长又亲密的吻结束时,沈执轻轻松开,怀里的小姑娘早已经被他亲的眸光水润,大眼睛湿漉漉的。

纪染实在太害羞了,都没抬起头。

这时摩天轮已经升到了最高处的顶点,整个世界安静地仿佛只剩下她和他两个人,再也没有别人能打扰他们。

都说摩天轮的顶点许愿,上苍会听到你的心声。

他真的不想等了。一秒钟都不愿意等下去的那种。

没人知道他究竟等了多久,比全世界都要珍贵的姑娘就在他的眼前。

他好想一下长大,长到能跟她光明正大的站在一起的那一刻。

终于,他伸手轻轻拉住她的手掌,在她的手指尖轻轻吻了下,声音低哑道:“染染,从今天开始你要对我负责任的。”

我愿意等你,但你也是我的了。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热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侯卫东官场笔记 全世界盼我闹离婚 四爷妹妹的病娇日常[清穿] 梦三生·永劫之花 第一夜的蔷薇Ⅰ·野蔓 歌王 绿司征十郎 反穿后我成了四个死对头的白月光 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