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染走到别墅区门口的时候,整个人还在不停地发抖。寒冬里的冷风刮在脸颊上,犹如刀子般刮擦着,又疼又冷。

她出门的时候,门口保安室的人赶紧走了过来,看着她小声问道:“纪小姐,您这么晚还要出去呀?”

保安见她一个小姑娘大半夜的出门,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纪染点点头,还是背着书包走了出去。

哪怕她今晚在街头乱逛,她都懒得再回去看那几张脸,今天纪染一点儿都不想装,烦是真的很烦。

小区门口亮着柔和的灯光,幽幽地照着小区华丽又繁复大门,透着一股精致的闲人勿进感。而对面隔着一条街灯火通明,有种温暖的烟火气息。

纪染慢悠悠地走到对面明亮的便利店。

叮地一声,便利店的玻璃门打开,她走了进去。

寒夜里的便利店都有点儿萧条,除了她之外没有一个顾客,整个店里只有一个安静站在收银台后面的店员。

纪染走了过去,她隔着玻璃看着里面正在煮着的关东煮,冒着浅白色热气。

她的手指贴着玻璃指着里面的东西,店员拿出纸杯勤快地把她指着的东西装进去,等她买完的时候,又盛了不少热汤在里面。

纪染低头把身上的书包拿了下来,说起来刚才她进门的时候,书包都还没放下,就听到这么大的消息。

不是总说蝴蝶效应,亚马逊雨林里的一只蝴蝶随意地闪动翅膀,就有可能在美国引起一场龙卷风。

那么她呢,回到十年的她自己,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前世江利绮并没有给纪庆礼生下孩子,可是现在她却怀孕了,这会不会是因为她的回来带来的改变。

想到这里的时候,纪染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可她刚叹完,余光瞥到自己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

等她转头,沈执站在她旁边,微眯着眼睛望着她。

纪染被吓的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她实在没想到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只是干巴巴地仰着头望着他。

“你怎么在这儿?”纪染问道。

沈执微皱眉,垂眸望着她:“这话是我问你的吧,你怎么在这儿?”

他是看着她进了小区的,结果她大晚上居然又出现在这个便利店里。

纪染抿嘴没说话,正好店员把她的关东煮递了过来。

沈执从兜里拿出钱包,直接把关东煮的钱递了过去。

纪染站在原地等着店员找零给他,之后她才转身准备走过去坐下来,只是她刚转身,突然手腕被沈执拉住。

沈执微眯着眼睛望着她的脸颊,直到他慢慢靠近,认真地望着她的脸颊一侧。

纪染忍不住低头,微用了点儿力气想把自己的手臂抽回来,但是沈执却没放过她。

少年的黑眸微眯着,眼底从诧异渐渐凝固成冷漠,他的唇角紧抿,头顶冷白色光线笼在他的身上,让他身上那股子冷漠尖锐的气质越发明显。

“你的脸……”沈执声音特别冷,他声音顿了下还是问道:“怎么回事?”

纪染这会儿也冷静了下来,这么丢脸的事情她也不想说,干脆说道:“没什么,撞的。”

沈执冷着脸望着她,压着声音里的怒气说:“你还没看过自己的脸吧?”

少女的皮肤特别显白又娇嫩,因此脸上的红印分外明显,甚至脸颊上还有清晰可见的手指印,一看就是被打的那种痕迹。

她居然还跟自己说是撞的,骗鬼呢。

纪染也没特别尴尬,只是抬头朝他看了一眼,声音有点儿软:“我饿了。”

晚自习之前她没吃什么,现在经历这么久的时间,刚才情绪又波动的特别大,这会儿是真的饿了。

“行,你先吃东西。”沈执也没一直追问,点点头。

于是走到窗边的位置上坐着,沈执跟着在她身边坐下,他忍不住从兜里把烟拿了出来,只是摸了半天没摸到自己的打火机。

等他想起来的时候才记得,他之所以回来就是为了找打火机的。

要不是因为这个打火机,他还不知道她大半夜的离家出走。

虽然纪染不说,但是沈执还是了解她的性格,并不是那种能被人随便欺负的人。况且之前江艺的事情他也目睹了,所以纪染家里是什么情况他大概也猜到。

纪染不知道他心底想什么,只是安静吃着手里的丸子。

沈执转头看着她,一口一口慢慢地吃东西,看起来也不是特别丧,就是他心底挺不爽的。

凭什么他的小姑娘得受委屈,大半夜的不仅挨了打,还得一个人在这里吃东西。

纪染转头见他盯着自己看,她清了清嗓子:“你要不要也吃点儿?”

毕竟是他付钱买的,一个都不给人家吃也太说不过去了。

沈执点了点头,纪染把面前的纸杯推过去,示意他自己随便拿。

可下一秒,沈执捏着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掌拉到自己的面前,低头咬着她手里竹签上的花枝丸。

虽然这些丸子是一颗一颗的,但是他跟自己吃一根竹签上的丸子,还是让纪染忍不住红了脸颊。

这个人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戏弄她。

这时,纪染兜里的手机欢快地震动了起来,两人都同时看了过去。纪染抿嘴把手机拿了出来,看了一眼。

呵呵,居然是江利绮打来的。

之前江利绮给她打过一次电话,虽然纪染没保存她的电话,但是她记忆力一向太好。

几乎过目不忘。

于是她毫不犹豫地把手机关掉。

沈执没说话,直到纪染打破僵局问道:“你这么晚不回家,没关系吗?”

“我一个人住。”沈执低声说。

纪染点了点头,这时候她还挺羡慕沈执一个人住,最起码清静。

不过她还是开口说;“你先回去吧,别太晚了。”

沈执直接问:“你呢?”

她呀?

纪染想了下,她还真的没地方去,估计就是待会吃完东西之后,随便找个酒店住下吧。她今晚是实在不想回家,太压抑。

“要不你跟我走?”沈执轻声问。

*

纪染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可能这种时候,她一个人待着实在是太郁闷了。沈执的提议让她很心动,以至于她坐在他的摩托车后面的时候,似乎特别快就到了地方。

纪染望着面前的这个高档小区,张了张嘴:“这里?”

“我家。”沈执直接说。

纪染眨了眨眼睛,还是跟着沈执走了进去。沈执家里住十六楼,等两人进了电梯的时候,看着电梯里的红色数字一点点往上跳。

有种说不出的宁静。

等他们到门口时,沈执开门领着她进去。

纪染站在玄关没有动,等着沈执给她找一双干净的拖鞋,谁知沈执找了半天,这才发现家里除了他的拖鞋之外,压根没别的拖鞋。

阿姨每次来打扫卫生,都是自备的鞋套。

至于夏江鸣他们,沈执压根不管他们,赤脚就行,还要什么拖鞋。

此时他叹了一口气,微弯着腰把自己的拖鞋放在她面前,仰着头望着她:“不嫌弃吧?”

纪染低头望着面前的黑色拖鞋,摇摇头,于是把自己的鞋子脱掉,露出白色袜子脚背是一只红色小猫咪。

沈执轻笑了一声,纪染赶紧把脚塞进拖鞋里面。

“很可爱,藏什么。”沈执斜眼看了她一眼。

纪染恼羞成怒,忍不住说道:“少女的脚是你能随便看的吗?”

沈执没说话。

纪染还以为他被自己说的愣住了,于是乘胜追击道:“你知不知道,在古代你要是看了我的脚,是要对我……”

负责任的。

她没说完之后,突然抿嘴。

沈执偏头望着她,微沉的声线在她耳边再次响起,带着暧昧的温度:“说呀,怎么不继续了?”

纪染抿嘴,伸手将他推开,准备走进去。

但沈执却顺势拉住她的手臂,直接将人拉进怀里。

刚才在便利店的时候,沈执就想这么做来着。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只是现在他特别想抱抱她。

想让她别那么难过。

“染染,你要开心呀。”他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轻响起。

这次纪染没有推开他,哪怕是她这时候都贪恋着他的怀抱。她的心跳再次没出息的剧烈跳了起来。

从心尖上升起的酥麻带起一点点的颤抖。

直到沈执放开她,纪染垂着头,他拉着她的手进了客厅。

沈执住的地方本来是三室一厅,不过他把一个房间改成了书房,另外一个房间是专门的游戏房间,能住的只有他自己的卧室。

沈执给纪染倒了一杯水之后,进了房间看了一眼,万幸今天是阿姨来打扰卫生的日子。

阿姨还顺手把他的床单被套都换掉了。

“你要是困的话,可以先进去睡觉。今天阿姨换了新的床单,很干净。”沈执指了指虚掩着的门说道。

纪染摇摇头,“我还不困。”

她确实是不太困,平时她也十一点之后才睡觉,回家洗完澡之后,看看书偶尔做一张卷子再睡。

沈执走了过来,脚上只穿了一双棉袜,他指了指墙壁上的钟表:“小姑娘,已经十一点了。你们平时不是都说要睡美容觉的。”

“高中生有美容觉吗?”纪染笑了起来。

沈执一顿,干脆她身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坐下时候沙发往下面明显一塌,纪染的身体都跟着轻晃了晃。

他转头朝她看着,无奈地说:“那你想干嘛?”

小姑娘眼睛微转了转,卷翘的长睫毛密密地压在眼睑上,扑簌扑簌地,小扇子一样地来回扇动,终于她小声说:“要不咱们做作业吧,我周末的作业还没做完。”

沈执:“……”

最后两人盘腿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并肩站在茶几旁边,几张卷子一字摆开。

纪染转头看了看他的试卷,发现他还没自己做的多,松了一口气:“我肯定能比你先做完。”

“要不咱们比一比?”小姑娘下巴微抬着,露出一小节纤细雪白的脖颈。

在灯光下,白得发光,隐隐地引诱着他的视线。

沈执垂眼看着她,深吸了一口气。

很好,周五的晚上,身边坐着自己喜欢的姑娘,然后他们一起写老师留的周末作业。这事儿传出去,只怕能把四中的老师都感动哭了吧。

前提是,老师们都能相信他们真的是在写作业。

可是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沈执是信了。因为他身边的少女说完之后,已经拿着笔在卷子上刷刷的写了起来。

沈执还能干吗,一起写呗。

还好他们都是那种能专注做自己事情的人,说好一起写作业,就真的是一起写作业。

纪染此刻心情也没之前那么乱。

反而是越写越放松,放松到她忍不住在纸上开始胡乱地画了起来。

不得不说裴苑对她的培养真的是全面,她连绘画都学过,后来大学的时候为了放松接触过一阵子漫画。

她在美国认识的一个日本同学,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漫画家。

不过纪染挺奇怪,她觉得全世界最好的漫画在日本,真不知道这位同学干嘛要远渡重洋来美国。

她脑海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中性笔的笔尖已经纸上描绘了起来。

很快,一个Q版小人儿跃然纸上。

纪染望着Q版小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沈执是听到她的笑声才转头看过去,他一眼就看见她纸上画的小人儿,挺可爱的。

直到纪染跟他的视线对上,她眨了眨眼睛低声说:“像不像你?”

沈执仔细看过去,良久头疼道:“你确定是我?”

“不像吗?”纪染觉得自己可是抓住了他的神韵,于是她把纸拿到两人中间,用笔帽那头点了点纸上画着的小人儿:“你看这个眼睛像不像你生气时眯着看人的样子,还有嘴巴……”

小姑娘说的特别认真,沈执低头看着她微动着的粉唇。

纪染的唇形特别好看,是那种上唇峰微微翘起,又有点儿软乎乎,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索吻唇。此时因为刚喝完水没多久,唇瓣泛着水汽,透着软粉色。

特别漂亮。

突然窗户上猛地响起了一阵风声,是那种擦窗而过,带着尖锐的啸声。

沈执突然制止住了心底的念头。

她那么信任的跟着自己回来,他不能打破她的信任。

这一刻,沈执都他妈觉得自己大概是圣人转世,在这种时候都能忍得住不去亲她。

可他就是想听着她开开心心的说笑,这样轻松又自在的模样。

哪怕什么不做,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幸福。

因为他喜欢的人,近在他咫尺。

*

纪染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她醒来的时候外面天亮。等她转头看了一眼这间特别陌生的卧室。

显然这是个男人的房间,整个房间是那种黑白灰冷淡色调。

没有多少属于少年房间的那种轻快,就是特别性冷淡。

纪染终于有那么一瞬间,把此时的沈执跟十年后那个骄矜冷淡的男人联系在一起,最起码这个房间的装修风格,很像是十年后的沈执会喜欢的风格。

她躺在床上没有立即起来,只是望着窗外,虽然窗帘很厚实但还是透着几丝晨光进来。

昨晚他们真的把作业全部都写完之后才睡觉。

两个人,孤男寡女凑在一起,居然是在写作业,真是说出去都没人信。

沈执任由她胡闹,看她画着乱七八糟的Q版小人,愿意耐着性子听她胡说八道。其实她不是没看见他眼底闪过的那丝冲动。

但最终他选择安静地听自己说。

在那一刻,纪染明白,如果这世上有一个人是值得她永远信任的。

那么,一定是他。

等她在卧室洗手间洗漱好出来的时候,正好撞见从外面回来的沈执,她望着他,有些奇怪:“你这么早出门?”

“因为我觉得有人起床,肯定会想吃早餐。”沈执把手里拎着的袋子提了提。

这时候外卖事业还不像后世那样发达。

所以沈执自己出门去买了早餐回来。

他家里的厨房除了偶尔烧点儿热水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作用。好在他去拿回来的外卖,餐具都齐全。

于是两人在桌子上坐好。

纪染伸手帮忙把东西拿出来,还边拿边说:“现在还是不方便,连外卖都需要自己去买。”

“那要怎么方便,打电话订餐吗?”沈执问道。

现在有些店是提供电话订餐的。

纪染想了想,说道:“说不定以后就会出现一个软件,你只需要在这个软件上面选择商家,然后订购他家的东西,之后有专门的人送货上门。”

“这样的软件?”沈执微愣。

突然他笑了下:“听起来确实很方便。”

纪染点头,突然她愣了下,因为她想起来投行里的一个传说。据说沈执进入投行的第一个大案子,就是帮一家外卖APP融资了一个亿。

那时候他才多大来着,二十三还是二十四?

“怎么了?”沈执将一个汤包夹在她面前的小碟子里面,见她发愣问道。

纪染摇了摇头,笑着说:“没事儿。”

不知是纪染真的有点儿饿,还是这家的灌汤包特别好吃,她三两吃一口,没一会儿一半灌汤包进了她的肚子。

她望着沈执,低声说:“沈执,你想过你自己以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吗?”

沈执抬眸:“没想过。”

纪染正要说话,谁知人家不紧不慢地又开口说:“反正是很牛逼的人吧。”

纪染:“……”

你还真的很有自信。

可是她想起十年后的沈执,突然心底叹了一口气,这个人的自信确实是有理由的。

“好了,快点儿吃,吃完带你去玩。”沈执见她又停了下来,忍不住说道。

纪染露出惊讶的表情。

终于轮到沈执靠着椅背,板着一张脸说道:“纪同学,我发现你的态度很不认真。”

纪染一愣,她又怎么了?

沈执淡淡道:“我们的约会,要我再提醒你吗?”

*

吃完早餐,纪染收拾好准备背着自己的书包出门,结果临走的时候,沈执看了一眼,无奈地说:“你真要让人发现我是在拐卖未成年吗?”

纪染低头看了一眼她的书包,这很幼齿吗?

可她本来就是未成年呀。

突然纪染理直气壮了起来,对呀,他本来就在拐卖高中生。

于是最后两人谁也没背着包,沈执身上带了个钱包。出了小区之后,他拦了一辆出租车,说了个地方之后,司机直接开了过去。

因为地方在郊区,距离挺远,足足开了四十分钟才到。

司机停下来的时候,纪染眯糊着眼睛,被沈执轻轻叫醒。

等她下车看着面前巨大的大门,还有门口正排队入园的人。原来沈执是带她来游乐园玩了呀。

今天是星期天,人还挺多的。

沈执让她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自己过去买票。

等过了十几分钟他回来,领着纪染进去,别说,整个游乐园的设备渐渐开始启动。就连门口巨大的喷泉,都开始响起欢快的音乐。

纪染从门口拿了一份游乐园的地图,上面显示着各个项目的所在地。

“想玩什么?”沈执问她。

纪染低头,指了指地图上离他们还挺近的过山车:“据说这个过山车是亚洲最长的,上下落差最高有十几米。”

这全都是地图上介绍的。

沈执点了点头,两人走了过去。

谁知刚到的时候,纪染望着排队区已经全部排满的队伍,突然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她低声说:“要不,咱们先去玩人少的项目吧。”

沈执淡淡的扫了一眼,语气平淡:“你想玩就玩吧。”

他伸手直接把纪染拉着走到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门口,然后他把自己的票出示给对方时,工作人员拿起自己手中的设备对着里面的人喊道:“这里有两个VIP客户,麻烦请预留两个位置。”

这一秒,纪染感觉到排队区数百双眼睛,那么直勾勾地望过来。

其实纪染打小在这种游乐园玩也没排过队。就是这是她第一次跟同龄男生出来玩,在她的印象当中,他们这个年纪的高中生出来玩的时候,不就是这样跟着大家一起排排队,看着园里的玩具纪念品什么,偶尔也会考虑一下价格问题。

只是她忘记了,她身边的这个人叫沈执。

纪染还在发愣,反倒是沈执特别淡定,连声音都没起伏,挺平静地拉着她说:“走吧。”

于是他们两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从VIP通道迅速地进入里面的区域。

他们等待的时候,四周还有人不停地朝他们看。

纪染突然升起一个念头。

原来当大佬的女人,是这种感觉。

只是这个念头刚起来,纪染立即猛地摇头,她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怎么一点儿都不矜持!!!

沈执见她又是摇头又是抿嘴,觉得特别好笑,忍不住低声问道:“想什么呢?”

他的声音特别轻软,透着一点点诱哄的味道,惹得纪染又是一愣。

只是下一秒,她故意说道:“我只是在想,我们这样是不是显得太高调了?”

沈执望着她,漆黑的眼底渐渐染上一层笑意,直到他同样凑近她,几乎是贴着她的耳边,低声说:“这就高调吗?”

然后她就听到沈执说:“我要是在这里亲你,才叫高调。”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热门: 后宫佳丽心悦我 替身娘子 乡村少年 魔种降临/末日之魔种降临 九阳医仙 散落星河的记忆1:迷失 晨昏 长吻逆时差 仙君座下尽邪修 养的纸片人是帝国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