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染回到家的时候,赵阿姨还没休息,似乎专门在门口等着她。见她回来时,立即小声问:“小姐,你们明天是不是要期中考试?”

纪染从来没跟赵阿姨说过他们期中考试的事情,但是没想到赵阿姨居然知道了。

于是她点头:“对呀,您怎么知道的?”

“刚才那个江小姐回来了,还让我做宵夜端上去,说她晚上要复习准备明天考试呢。”赵阿姨明显是不满的。

倒不是因为江艺让她做宵夜这件事,而是江艺回来住的事情。

自从江艺被赶去住校之后,刚开始两个周末不知道是赌气还是怎么回事,愣是没回来住。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江利绮哄好了,反而回回周末来家里住。

不过比起以前每天都要跟她在家里碰面,如今一周看见一回,纪染算是挺满意。

赵阿姨小声说:“你需不需要吃宵夜,不过明天考试不要熬夜看书太晚,要不然明天没精神的。”

纪染:“你做完宵夜也早点儿睡吧。”

“哎哎,”赵阿姨连声应和,本来她还挺犹豫,可是想了想最后还是在纪染耳边压着声音说:“我瞧着这位江小姐这次回来不大对劲呢。她回来的时候,是司机去接的,还还拿着个箱子。”

箱子?

“她这不是要搬回来吧?”赵阿姨心底挺担心的。

说实在的,自从纪染把江艺赶出来之后,别说家里的保姆阿姨就连司机都觉得天空都是蓝了,那姑娘真的太小家子气,一朝得势真把他们各个当成奴才看,大家都挺不喜欢她。

况且赵阿姨是百分之百站在纪染这边,肯定是不希望江艺再搬回来住的。

纪染笑了:“放心吧,不会的。”

她能让江艺搬走,她就会叫江艺搬不回来。

等这次期中考试考完,纪庆礼就会发现她的生活确实被江艺影响很大,这不,人搬出来了她连考试分数都正常。

纪染都没发现,她居然突然期待起这次的期中考试。

第二天大概是因为考试的原因,大家不用早上到学校上早自习,所以纪染到校门口的时候,门口学生稀稀拉拉。

不过不少人都是一边走路一边低头看手里的资料。

第一门是语文,诗词默写这些是稳定拿分的题目,谁要是敢在这上面失分,估计语文老师能追杀到他老家不可。

昨天临考前的最后动员,语文老师还特地强调过这件事。

而且她还威胁全班学生,她会她一个学生一个学生翻开,谁要是敢错,等着抄写一千遍。

纪染这次的考场,还是在倒数第一考场,只不过她考场的倒数第一个位置,成了正数第一的位置。

虽然她上次英语考的满分,可是数学还有理综科目拉分是在太大,都是以十几、二十几分计算的。

四中虽然也有差的学生,不过学生总体水平还真的不差。

要不然也不至于升学率这么高。

只不过这次跟上次依旧很相似,一直快到要考试的时候,沈执穿着一件黑色羽绒服走进了教室,他羽绒服帽子上有一圈毛边,让他整个人那种锋利又冷漠的气质反而冲淡了不少。

有点儿毛茸茸的感觉,特别可爱。

他进教室的一瞬间,依旧是过分的安静。唐振鹏被打的在医院里还没出来,据说这次期中考试都不能参加。虽然对于一些学渣来说,不能参加期中考试岂不是痛快。

不过这事儿确实挺吓人的。

虽然大家表面不说,可是私底下不少人都在猜测,这事儿跟沈执有关。

毕竟唐振鹏出事之前就被沈执揍了一顿,大家私底下都在猜测,是不是因为唐振鹏叫来了家长,沈执恼羞成怒之后就偷摸找了个暗巷子又把唐振鹏收拾了一顿。

趁着老师还没来,倒数第一考场的学生正抓紧时间在做最后准备。

不过也有人趁机八卦的。

就像纪染就清楚地听到坐在她后面的一男一女正在讨论沈执的事情。

女生压着声说:“你说高三那个学长真的是沈执打住院的?”

“那还有假,那个学长是一班的好好学生,出事之前就得罪了他一个人,不是他还能是谁呀。”

这是男生说的话,语气特别肯定,仿佛他当时就在现场,亲眼看见沈执打唐振鹏了。

女生有些疑惑问:“那沈执怎么没被抓进去,我听贴吧里面的人说,沈执的哥们替他辟谣过,人真的不是他打的。”

“他哥们当然向着他说话了,你也不想想沈执是什么背景。警察哪儿敢抓他呀。说真的,虽然我也是差生,但是我不打架不混呀,他这种的还不就是仗着家里有钱。”

女生扑哧笑了起来。

“我看你就是嫉妒人家吧,就算人家沈执没钱,他还长得那么帅呢。”

多好看呐,女生转头朝隔着一个教室坐着的沈执看过去。他们是在第一组,沈执是在最后一组,这也是他们两人敢这么肆无忌惮讨论他的原因。

隔这么远,除非长顺风耳,要不然怎么可能听到。

男生不屑地切了一声,“你们这些小女孩就爱看脸,长得帅有什么,他还不是……”

纪染本来不想管的,可是她发现男人长舌起来,居然也这么讨人厌。于是她一把掀开头上戴着的帽子,转身朝后面看过去,淡淡问:“同学,讨论的开心吧。”

她来的挺早,只是她这张脸如今在年级里也算出名,进来一个学生都要朝她看半天。、

最后纪染实在不耐烦了,就把羽绒服上面连着的帽子直接盖在脑袋上,整个人缩在椅子上看书。

身后这两人比她后来,虽然并不知道前面坐着的是她。

她在八班跟沈执是同桌这件事,并不算个秘密,几乎爱上四中贴吧的人,都知道这事儿。以至于让纪染都生出一种,她在这个学校里的一举一动是不是都有人监视着的感觉。

后面两人一看见她,特别是那个男生望着她,下意识地说:“纪染。”

纪染之前那几张偷拍照片在贴吧里实在太出名,虽然原本的帖子确实被删除了,可是不少人私底下都保存了。

况且男生之间爱讨论的话题也有女生。

纪染是公认的四中校花,现在也没几个人是不认识她的。

听到男生叫出她的名字,纪染点点头,行,既然认识她的话一切都还好说。

她朝那边看了一眼,轻声道:“你们要是对我同桌这么感兴趣呢,要不我帮你们把他叫过来,一起聊聊?”

这话太狠了。

后面那女生吓得脸色都白了,立即低声哀求:“纪染同学,我们错了,我们不说了。”

不敢说了。

纪染就是不想再听他们废话,倒也不是真的要让他们干嘛。于是听完之后,她淡淡点头:“不想聊的话,就安静点儿准备考试。”

言下之意:闭嘴吧,你们两个八婆。

很快,监考老师带着试卷走进教室,并且广播里面适时地响起考试即将开始的提醒,很多还在考场外面的学生迅速进入考场。

其实除了第一场语文的这个小插曲之外,纪染这两天考试进行地还算顺利。

对于很多学生来说,估计唯一不顺利的就是考试的内容吧,这次卷子的难度不低。特别是数学考完之后,几乎是哀鸿遍野。

有些心理脆弱的女生,考完就哭了。

反正每次最让人绝望的都是数学。

因为数学是下午考的,考完之后大家明显垂头丧气的。特别是闻浅夏过来找纪染的时候,眼圈都是红的。

她一看见纪染,立即哭丧着脸说:“染染,我这次肯定完蛋了。”

“数学太难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旁边有个不认识的女生立即转头说:“呜呜呜,我也觉得数学太难了。”

于是闻浅夏居然跟不认识的女生聊起了这次的变态数学卷子。

夏江鸣他们因为也到倒数第一考场来找沈执,所以在门口撞见她们。夏江鸣瞧见闻浅夏,。立即戏谑道:“小夏呀,看来你这个给孔老夫子上供的东西不够好呀。”

“我上供的那个橘子应该不错,我感觉这次数学卷子挺好做的。”

夏江鸣大言不惭地说着,结果刚说完,被徐一航从后面狠狠地拍了一下后脑勺:“你这次要是能考到五十分,老子下个星期剃光头来学校。”

“你说的啊,你可别后悔。”夏江鸣立即开心道。

沈执终于慢悠悠地从考场里面晃了出来,他看着纪染低声说:“考得怎么样?”

纪染点头:“还行吧。”

估计差不多也就是满分吧,这卷子对于一般学生可能确实有难度,但是没办法她实在不是一般学生。

毕竟她也算开了作弊外挂的,前一世她都是连大学的高等数学都学过了。

沈执挑眉看了她一会儿,突然唇角略弯,懒散道:“我也感觉还行。”

其他几人望着他们两个,都是一脸无语的表情。

所以他们两位一个数学22分,一个数学16分,到底是哪儿来的这么大自信?

考完试之后,正好又是周末,这次因为刚考完试,各科老师也就没留什么作业。毕竟马上成绩一出来有他们受的,这就当是最后的狂欢吧。

只不过这时候发生了不大不小的事情。

唐振鹏的事情居然有了结果,本来纪染也不知道这件事,不过是闻浅夏告诉她的。因为闻浅夏妈妈就是警察局的后勤部门警察。

结果她星期天打电话给纪染,惊讶道:“染染,你知道吗?唐振鹏被抓了。”

“抓了?”纪染对于这个结果说起来并不算十分意外,只是她也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闻浅夏也是一种不敢相信的表情:“你知道吗?原来唐振鹏可变态了,他居然跟女生拍裸照然后强迫人家跟他干那种事情……”

小女生不太好意思把发生关系这种事情,直接说出来。

但是纪染还是明白了。

闻浅夏低声说:“据说这次事情闹的特别大,因为咱们学校就有受害人呢。这次就是因为他搞了一个外校的女生,人家受不了找人把他打了一顿,又把他手机抢走了。”

唐振鹏被打这件事,警察是真的在认真负责的追查。结果查到之后发现这件事,当即就控制了唐振鹏。

据说在他家里的电脑里还发现了好几个不同受害者的照片。

就连办案的警察都不敢相信,一个高三的学生会有这么缜密的犯罪手段,并且用裸照威胁控制了这么多人。

闻浅夏嘘了一口气,她说:“我妈悄悄问我认不认识这个唐振鹏,所以我就一直追问,最后她没办法就告诉我了。”

其实闻浅夏妈妈也是担心自己女儿跟这些受害者一样,因为太害怕事情曝光,反而被这种人捏住把柄控制。所以说出来也是为了让闻浅夏生出警惕心。

“我听说学校领导都知道了,你等着吧,周一肯定就要出对唐振鹏的处理。”

这件事对于一个高中来说确实是影响太过恶劣,特别是四中可不是什么垃圾中学,这种重点中学里面,很多家长有权有势,学校要是出了这种丑闻肯定会要求严肃处理。

果然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还没到周一的时候,四中出了一个变态的事情就在贴吧里传了起来。

还记得上周唐振鹏刚被打的时候,一个个倒是义愤填膺地替他谴责沈执,可是现在倒是立即调转了风向。

“卧槽,唐振鹏真给人家女生拍裸照了?太他妈变态了吧,你们消息准确吗?”

“我家有个亲戚是教育局的,据说这几天教育局的领导都因为这件事连着开了两天的会,千真万确。”

“所以周一的时候,是不是期中考试成绩不会出来了?”这会儿还有人关心考试的事情。

不过楼下立即有人给他泼冷水。

“173楼的兄弟,你想什么呢。领导开会,老师们批改卷子,放心吧,一个小小的唐振鹏不会耽误考试成绩出来的事情。”

“你们说沈执是不是知道唐振鹏的事情,所以才会打他的?”

“我去,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是。沈执从来没在学校里面里面打人,结果他居然打了唐振鹏两次。我一开始就说沈执这人虽然看起来很大佬,但是他真不随便欺负人。”

“我男神果然是我男神,那么帅还这么有正义感。”

这个贴吧的楼直接被盖了好几千层,毕竟这种事情对于高中生来说实在太过新奇。

纪染因为事先知道唐振鹏的事情,并没有太过奇怪。

周一上学的时候,纪染一进教室整个班级都跟炸锅了一样,哪怕只是两天没见面,可是大家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你们知道吗?咱们学校据说这次考的特别好,我妈跟我说这次居然有人数学考了满分。”

说话的女生叫金晓星,她妈妈是四中高二年级的历史老师。

这次期中考试因为是区里联考,因此最后试卷批改也是几个学校各自出了老师一起到区里批改。这也是为了保证批改分数的公平,毕竟改卷子这件事上也有讲究。

有些老师要求严厉,卷面分都要扣除。

但是有些老师又挺挺送的,哪怕就是写了一个‘解’字,最后也还是会给两分。

一般来说,改完卷子之后,各个学校老师就会知道学校里大概的成绩。

毕竟这次排名是全区一起排名,并不单单是四中一个学校。

金晓星苦着脸说:“我跟我妈说这次数学试卷特别难,结果被她骂了一顿,说这次咱们学校数学还有考满分的,而且还不止一个。”

“这什么畜生呀,数学满分,我梦里都不敢这么想。”

“我也是,我觉得我要是有个九十分就好了。”

有人好奇道:“晓星,你知道是谁考了满分吗?”

“估计就是一班、二班那几个学生吧,我觉得是韩嘉亮,他不是稳定年级前三嘛。”

“只要不是薛以柔就好了,这个女人真是太喜欢炫耀了。”

最后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算了,反正肯定不会是我们班的。”

八班上次月考的平均分就挺惨的,这次试卷确实有点儿难度,估计真的要又要拖整个年级的平均分了。

结果早自习上课之前,乔与桥来教室了。

他站在前门的时候,大家立即装作一副认真在看书的没有,直到他眼神有些复杂地朝第一组的后排看过去。

纪染这时候还老老实实地坐在自己位置上,可是沈执的位置是空着的。

他一向是踩点进教室。

就在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沈执拎着一袋酸奶慢悠悠晃进教室。他刚在位置上坐下,正转头要跟纪染说话的时候,乔与桥也踱步走了过来。

他手指在纪染的桌面上,轻轻敲击了一下:“你们两个跟我过来一下。”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纪染和沈执一起被乔与桥叫走。

他们一走,教室里立即爆发各种议论。

“班主任叫他们干嘛呀?”

“不知道呀,是不是因为唐振鹏的事情?”

“有可能吧。”

“不过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他们早恋被班主任发现了?”

“什么?纪染在跟沈执谈恋爱吗?我怎么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出来他们两个之间暧昧的小火花了,你说对吧,浅夏。”

突然被点名的闻浅夏眨了眨眼睛,立即摇头,她紧紧抿着嘴巴,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最重要的是,她怕自己乱说话被沈执知道的话,她怕这位大佬真的对她痛下杀手。

不过沈执和纪染两人被叫进乔与桥的办公室里,心情都还挺淡定的。

仿佛两人有种,哦,我知道老师你会叫我的那种觉悟。

乔与桥就是教八班数学的老师,所以他所在的办公室也是数学年级组的办公室,他们一进去,还在办公室的数学老师们纷纷朝他们望过来。

那眼神,比看珍惜大熊猫还稀奇。

乔与桥心头也是有种说不出的复杂,直到他低声开口说:“这次叫你们来呢,是因为期中考试的事情。你们……”

说到这里的时候,乔与桥实在是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的感觉。

随后他把抽屉打开,把里面的两份试卷拿了出来,八班其他学生的卷子都在桌子上摆着呢。唯有这两份试卷是被他放在抽屉里的。

要知道之前他拿到的时候,手掌都是在抖的、

他把试卷平摊在桌面上,于是沈执和纪染不约而同低头看过去。只见摆在左边的是沈执的试卷,而右边的是纪染。

此时两份卷子分数栏里,红色钢笔清楚而又明了的写着一个数字。

150!

纪染忍不住朝沈执望了一眼,而两人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出了一分没那么意外的了然,仿佛都在说,哦,你也是那个满分啊。

打平手了。

乔与桥此时心情是真的非常复杂,你说哪个老师不愿意自己的学生考出好成绩呢,可是当一个学渣突然变身学霸,不,准备点说是变身学神的时候。

都会有种特别懵逼的感觉吧。

特别是沈执,这跨度实在是太大了。

就在乔与桥想着要怎么开口的时候,突然沈执开口问:“老师,总成绩排名出了吗?”

总成绩?乔与桥楞了下,但是居然还很认真地点头,出来是出来了。

沈执问:“我能看看吗?”

乔与桥想了下,低声说:“我可以先给你们看看,不过现在还有点儿事情要处理……”

不过想着他还是从抽屉里拿出另外一张表格。

于是纪染立即看了过去,她第一眼看的是表格的第一行,因为那是年级第一的位置。

结果她一下清楚地看见了最前面的两行,而且是她并不看见的顺序。

第一行的名字是沈执。第二行的名字是纪染。

她深吸了一口气,顺着看了后面的分数。

沈执:710分。

纪染:709分。

旁边的少年突然轻笑了声:“我考的还行呀,七百分以上了。”

纪染:“……”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热门: 离婚后前夫失忆了 重生九零:旺夫媳妇火辣辣 乡村小司机 流氓老师 默脉 千寺钟(上) 鹂语记 柱与横滨的兼容性 玄天魂尊 重生在漫威里的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