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上一章:第39章 下一章:第4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程荟没想到他会这么跟自己说话,当即气到连表面功夫都做不下去,站了起来望着沈执,怒斥道:“你现在是在谁说话呢,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在沈家地位很稳固,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

沈执淡淡朝她看了一眼,突然笑了起来:“你在紧张什么?”

十七岁的少年声音清冷,漆黑的眸子里带着看透一切的淡然,突然程荟身体轻轻颤抖了下,仿佛沈执这句话把她最害怕的事情问了出来。

她在紧张什么?

沈执微垂着眸望着面前的女人,突然她没了从前那种让他心怯的情绪了。其实沈执也并不是从小开始就这么强大,他回沈家的时候已经十岁。

那时候原笙的情况特别不好,沈纪明又来势汹汹要跟孩子,最后还是沈执自己站了出来。

他告诉沈纪明,只要他带妈妈去看医生,安排好外公外婆的生活,他就愿意跟沈纪明走。

十岁的小少年已经很有主见,一切都是他衡量选择,反而长辈们都得听他的。

对于原家来说最困难的就是没有钱,但这对于沈纪明却没有丝毫难度。他给原笙请了最好的精神科医生,安排她入住最好的医院。

就连沈执的外公外婆都住进了他们一辈子都想象不到的大房子里。

可是谁都忘记他才十岁,第一次离开熟悉的环境,进入一个充满敌意的家庭。

程荟怎么可能善待与他,虽然没有虐待他,可是一个冰冷的眼神,带刺的话语足够让他一个十岁的小少年陷入那种不安当中。

以至于他渐渐浑身竖起倒刺,逐渐成了如今的性格。

但是突然沈执发现,程荟并不再可怕,相反她挺可怜的。

因为她比自己还要害怕失去现在的一切,如果她不是沈夫人的话,那么她就什么都不是。程家这几年的企业每况愈下,要不是沈家强行续命,只怕早就申请破产。

如今也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罢了。

程荟恨道:“你当真以为自己坐稳了沈家小少爷的位置,我告诉你沈执,你妈二十多岁就发疯,你小心步她的后尘。”

“你闭嘴。”沈执终于还是起了怒意。

他笔直地望向程荟,冷漠道:“你究竟怎么跟沈纪明结婚的,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妈妈没有对不起你们任何一个,所以你下次再敢提她,我不会手软的。”

少年的声音那样阴冷,像是针扎在了程荟的心底。

“你,你简直是……”程荟没想到当年那个初入沈家处处看她眼色的小小少年,如今已变得这边强大,让她也不得不胆怯。

沈执本来就不愿回家,要不是因为程深的事情,他今天也不会来。

所以说完这些话之后,他转身往门口走。

只不过他还没走到门口的时候,大门被推开,准备进来的沈纪明看见他,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阿执,你怎么回来了?”

“麻烦让你老婆以后不要随便派司机去学校找我。”沈执冷漠道。

沈纪明皱眉,朝身后客厅里的程荟看了一眼,无奈说:“你阿姨也是关心你。”

“到底是什么居心,你还是问问她比较好。”沈执觉得这话听起来太可笑,程荟如果关心他,那么只是关心他什么时候死。

沈纪明朝程荟看了一眼,问道:“你又怎么了?”

程荟没想到沈纪明问也不问,居然直接帮沈执说话,拔高声音说:“我怎么了?你问问你儿子他把阿深打成什么样子,我告诉你,阿深父母要是去报警的话,他等着吃牢饭吧。”

沈纪明一听笑了,他有点儿不悦地说:“程深那小子什么德性,你以为我不知道?他要是不上门挑衅,阿执会去打他?”

虽然沈纪明对沈执这几年的表现也不满意,可到底是自己的儿子。

况且他也了解程深的性格,打小就爱找沈执的麻烦。之前有一次还被沈纪明撞见过,虽然后来沈执把他打的挺惨,但是沈纪明明面上批评沈执,心底挺痛快。

所以这会儿他屁股直接就是歪的。

程荟被他这话说的也气笑了,直接说道;“本来我还想劝我哥和我嫂子算了,毕竟是自己家孩子打架。你要是这样的话,我就让他们去报警,让警察来管管。”

对于程荟这种威胁的话,沈纪明压根没放在心底。

他朝程荟瞥了一眼,轻声说:“程荟,我劝你把你那点儿小心思收起来。你要是非这么无理取闹,那么之前海岸城项目的事情,我也会重新考虑一下。”

程家的公司现在苦苦支撑,急需要一个项目来缓和公司的状况。本来沈纪明也觉得,反正都是合作伙伴,自己的大舅哥还比较靠谱,能拉一把也是一把。

结果程荟今天居然拿报警吓唬他。

果然此话一出,程荟脸色瞬间僵硬,死死盯着沈纪明。

沈纪明倒也不想把两人之间弄的这么僵,淡声说:“你让程深老实点儿,别总是惹阿执。”

沈执早就不耐烦听他们两人继续闲扯,直接开门离开。

程荟望着大门,冷笑道:“你这么维护他,不过你儿子看起来可不领你的情。”

“那又怎么样,反正他可是我亲生的。”沈纪明不在意地说道。

果然这句话又让程荟心底一痛,没有孩子这件事是程荟这辈子都无法释怀的事情,哪怕如今她已经四十多岁,都还是放不下。

沈纪明说这话倒不是为了刺激她,可是程荟还是猛地抬头,怨恨地朝他看了一眼。

这时沈纪明才察觉他说的话不对劲。

他有些尴尬道:“阿执这孩子,你别看他面冷,其实你要是真心待他……”

“那是原笙的儿子,我就算这辈子没孩子,我也不可能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孩子。”程荟恨道。

见她还是这样,沈纪明看了她一眼:“随便你吧。”

说完,他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他跟程荟很早之前就分房睡了。

不过他走到楼梯跟前的时候,程荟转身望着他:“怎么,水景丽都的那个小妖精满足不了你?你居然还舍得回来。”

沈纪明慢悠悠地回头,朝程荟看过去,表情透着一股子似笑非笑的劲儿:“程荟,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沈纪明,我是能容忍你的私生子,但是你要是一直这么打我的脸,我可就没那么好说话。”

如今没有旁人在,两人干脆也不再假扮什么恩爱夫妻,干脆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撕开。

哪怕程荟一百遍地告诉自己,当初她强行介入原笙和沈纪明之间的事情并没有错。可是如今这一地鸡毛的婚姻,还是狠狠地打了她自己的脸。

哪怕她在人前永远是光鲜又富贵的沈太太,可背后的心酸却藏也藏不住。

*

沈执并不知道他们之后吵架的内容,他从家里离开之后,在路边打了一辆车,直接回自己住的地方。

等到了家里,他进了书房直接把书包放下。

这间书房平时都是关着,等他打开灯的时候,光线如水银泻地般洒落在书房里的每个角落,靠窗墙壁上摆着的一整个书柜,上面全都是各种参考资料。

如果有人翻开这些参考资料的话,会发现上面的很多书并不是一尘不染的干净,反而是被翻过很多次。

沈执打小就比一般小孩聪明。

而且别的孩子好动又坐不住的时候,他可以一个人安静坐在那里半天。上学之后,这种不一样就显得更加突出。

哪怕小学时女生的成绩多半会好过男孩。

可是他依旧是整个年级里的第一,哪怕是那些奥数题目,他也可以轻松地解答出来。

直到遇到纪染,她是他见过最聪明的小女孩。

本来他以为没有数学可以拦到他,直到他见到纪染做的数独题。她每个星期在少年宫做数独训练,那是他从没接触过的数学游戏。

沈执坐在书桌后面的椅子里,把手机放在手心里看了好几分钟,直到他翻出纪染的电话号码。还没拨出去的,但是嘴角却一点点地上扬,哪怕是想到她都会觉得开心。

这个冷漠的世界里,她就是他的小太阳。

等他电话打了过去的时候,纪染正低头在做数学作业,虽然她不在意自己成学渣这件事,但是她不能忍受被江艺瞧不起。

上次数学22分被江艺嘲笑的事情,纪染到现在还记着呢。

所谓知耻而后勇,从上次月考之后,她确实在认真准备期中考试。

十一月底就是期中考试,其实也没几天了,今天上课的时候数学老师还恨铁不成钢的表示,八班的学生要还是这样,这次数学平均分倒数第一的宝座还是属于八班。

就在她把卷子上的最后一道大题写完时,放在书桌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她转头看了一眼,电话上面跳跃的名字让她有那么几秒愣神。

直到她伸手把手机轻轻拿了起来,待她接通时,那边的声音随之响起:“在干嘛呢?”

纪染老实说道:“做数学卷子。”

小姑娘说完之后,又觉得自己沉默的话好像有点儿没礼貌,于是她问:“你在干嘛?”

“我也准备做一套数学试卷。”沈执挺认真地说道。

纪染愣了几秒,突然说:“你作业不都是抄的?”

言下之意,你还会做数学试卷呢?

当然听者也是有心了,沈执被她嘲笑的有点儿无奈,他低声说:“不信啊?”

纪染随口说:“没有。”

这话回的敷衍又不走心,沈执一下就听出来了,这还是不信。

于是他低笑道:“什么时候期末考试?”

纪染低叹了一口气,说了个时间,关于期末考试这件事各科老师都说了不少遍,这位大哥还问她,可见平时上课压根没听过。

沈执没想到她内心已经把自己吐槽了一遍。

他低声说:“你上次是不是说,只要我考700分,你就当我的女朋友?”

纪染怔住,她说过这种话?

等她仔细回想之后,立即否认说:“我没有。”

“你有。”沈执肯定地说。

纪染小脑袋摇地跟拨浪鼓似得,很认真地说道:“我没有。”

她的意思是,她要是有喜欢的人,那么那个人肯定处处比她厉害,而不是什么他考七百分,自己当他女朋友这种话。

突然,沈执压着声音,低而缓地喊了一句:“纪染。”

纪染抿嘴安静地等着他的话。

直到许久之后,对面缓缓传来他的声音。

“我没跟你开玩笑。”

上一章:第39章 下一章:第41章
热门: 贴身高手 公子每晚都穿越 春光旖旎 青麟屑 [综]付丧神育儿宝典 一霎风雨我爱过你 我在回忆里等你 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师父他养了别的徒弟 苍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