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程深这时才注意到一旁的纪染,可是明明心底特别恼火,但是他看见小姑娘时,眼底还是闪过一丝不自然的惊艳。

小姑娘穿着一件红色牛角扣大衣,整个人看起来跟个洋娃娃一样精致,特别是那双水润的大眼睛,轻眨时如同盛满了星光。

“你谁呀?”饶是惊艳小姑娘的长相,可是当着这么多人被砸了蛋糕在脸上,程深还是恼火。

他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但是沈执一把将小姑娘的手腕轻轻拉住,挡在她身前。

沈执轻瞥了他一眼,还别说,程深这模样倒是比他平时那副高傲自大的样子有趣多了。连沈执都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只不过他不笑还好,一笑轮到程深爆炸。

“沈执,你居然还有脸笑,阿鹏到现在还住在医院里呢。”

说着他再也忍不住,冲上来似乎想对沈执挥拳头。

程深是真的怵沈执,要不然也不至于被这么刺激之后才敢动手。等他抡起胳膊想要打人的时候,沈执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程深居然怂到停手了。

然后沈执趁势直接拎着他前襟的衣服,压着声音说:“你对唐振鹏的事情了解多少?你知道他干了什么吗?就敢在这儿跟我大言不惭。”

程深还想挣扎,可是沈执的手掌死死地抓住他的衣领,让他有种挣脱不了的感觉。

直到沈执狠狠松开他,程深往后退了好几步。

“我不是怕你也不是解释,唐振鹏的事情跟我无关,警察迟早会给你们答案。”

程深冷哼:“你要不是心虚,为什么姑姑给你打电话,你不敢接?”

他嘴里的姑姑,自然是程荟。

沈执冷笑:“我跟她有什么可说的吗?”

程深没想到他当着自己的面儿,提到程荟的时候,还敢这么嚣张,心底那股子气闷越发不能忍受。

他忍不住低声道:“要不我姑姑大度容纳了你,你以为你能安安稳稳当你的沈家大少爷?你也不看看你妈……”

这个私生子如今能登堂入室,还不是都拜他姑姑的大度所赐。

这也是程深从前刚见到沈执时候,特别高傲的原因。

可是他也不想想,沈执之所以能回来,不是因为什么程荟大方,而是因为他是沈纪明的亲生儿子。

纪染站在身后闭了下眼睛,果然人要找死,别人拦都拦不住。

沈执抬手一拳砸在程深脸上的的时候,劲道特别足,旁边的人甚至听到了骨头咔嚓的声音,有点儿耸人。

程深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勉强稳住身形没倒下去。

只是他下意识捂住自己的鼻子时,发现手指间都是血。

沈执上前拽着程深的衣服把人拉过来,程深鼻子里流出来的血已经弄花了半张脸,滴滴答答地落在他蓝色羽绒服上。

沈执脸上的表情冷厉而又漠然,直到他缓缓开口,声音特别低哑:“我是不是说过,别惹我?”

说过,怎么会没说过,从沈执回沈家开始,程深就看他不爽。

因为大人们都说,他是个私生子,沈家把他认回来是彻底打了姑姑的脸。可是程深没想到平常看起来安安静静的小男孩,狠起来的时候跟一头狼崽子似得。

程深打小就被他打怕了。

可是这会儿他心底那股子不服输的劲儿也上来了,哪怕脸色苍白,却还是看着一旁的纪染:“你这么护着他,那你知不知道他妈是个神……”

这一次,纪染下意识伸手去拽沈执的手臂,因为她知道程深的这句话会再次惹恼沈执。

果不其然,沈执猛地拽住程深的衣服,又是抬手挥拳。

这会儿程深带来的那帮人跟刚反应过来似得,一个个上前想要把程深救回去。只不过他们一动,夏江鸣他们也不让了。

徐一航挺淡定地说:“哥们,这是人家家务事,你们插手不太好吧。”

夏江鸣在一旁点头:“对呀,咱们也不动手,让他们自己解决。”

自己解决?只怕是让沈执轻松解决掉程深吧。

程深之所以带着这么一帮人过来,不就是打骨子里怂了沈执,只可惜他选的这么个地方不太好。

天空之境的保安还挺多,楼下楼下几秒估计就能赶过来。

这会儿之所以没人过来,是因为程深在单独挨揍。

沈执知道程深想跟纪染说什么话,所以他把程深拖过来的时候,整个人身上带着一股尖锐的戾气。

纪染这次是真的急了,直接抱住他的手臂喊道:“沈执。”

沈执动作微顿,纪染立即说:“这种人不值得你动手,因为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不会在乎。”

其实纪染已经猜到了沈执的身世,可她并不在意。

不管这个程深说什么,沈执依旧是沈执,并不会因为他的出生就改变什么。

沈执静默地望着她,突然眼睛又酸涩了起来。

私生子的身份是他从出生开始就背负着的原罪,小时候那些人嘲笑他奚落他,他便一个个地打回去。后来他回到沈家,所有人表面不说,可心底什么想法他都清楚。

他从来没有怪过他妈妈,可是这却是他的原罪,一辈子无法摆脱的原罪。

可是这一刻,他看见纪染清澈的眼睛,突然他有种释怀的感觉。那种被压在心底很多年很多年的事情,终于彻底被证实。

当他还是原景的时候,他从未跟纪染说过自己的身世。

因为他不敢赌,他不敢赌纪染会永远都用那种清澈柔软的眼睛看着他,会永远护着他。

可是很多年之后,在另外一座城市重逢的他们,终于让他知道了这个答案。

他的染染,永远都不会在意他的出生。

她亲口告诉他,她不会在乎的。

沈执终于松开程深,而此时程深一张沾着血的脸却肉眼可见的苍白,他看得出来这姑娘跟沈执的关系不一般。

所以他才会故意这么说,他就是想破坏这两人之间的关系。

沈执凭什么被人这么护着,他一个私生子,应该比阴沟里的老鼠还让人讨厌。

可他说的这么清楚明白,没想到这个姑娘居然一点儿都没动摇。

于是他面色僵硬地望着纪染:“你真的一点儿都不在乎?”

纪染抓着沈执的手臂,她明显感觉到他浑身的肌肉因为对方的一句话而僵硬着,他还是在担心自己受程深的蛊惑。

原来看似冷漠的他,也有这么没有安全感的时候。

纪染突然勾了勾嘴角,轻声说:“沈执就是沈执,不会因为他的父母是谁而改变。”

说完,她不想再跟程深多说什么,直接拉着沈执往外走。

一直到楼下之后,走出去很远之后,纪染突然停住脚步,一旁的沈执也跟着她停下。

纪染回头望着他:“沈执,你以后别这么轻易跟别人打架了,不值得,这些人都不值得。”

唐振鹏不值得,这个程深也不值得。特别是这个程深,他看似替唐振鹏出气实际上就是冲着沈执来的。

“好。”沈执望着她,声音有那么点儿哑,从刚才开始他情绪就不对了。

就是那种眼睛时刻在泛酸的那种不对劲。

明明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已经知道她就是小太阳般耀眼又温暖的人。可是他行走在黑暗里太久,当太阳再次照在他身上温暖着他的时候,哪怕淡漠如他也有种克制不住的颤栗。

染染,我等你太久了。

两人都没再说话,沉默地看着对方。

直到沈执轻轻上前一步,低声说:“你……现在是不是在管我?”

纪染轻咬了下唇,正想要说话时。

“我只让我女朋友管的。”

他哑着声音,在她耳边开口说。

*

晚自习结束的时候,走读生从学校大门口鱼贯而出。不少家长都不太放心自己家孩子,都会开车在门口等着。

当然也有不少人自己坐公交车回家。

沈执跟在纪染身后慢悠悠走出来的时候,眼睛就瞥见学校门口停着的那辆宾利。

特别显眼,想装作看不见都不行的那种。

他倒是真的假装没看见,只不过很快驾驶座上的人下来了,司机推门下来,直接走到他跟前:“少爷,夫人让您今晚回家一趟。”

不用想,肯定程深那个傻逼又回去告状了。

本来走在前面的纪染回头看了一眼,沈执笑了下,冲着她张嘴无声道:没事。

纪染抿嘴没多说什么,毕竟门口这么多人看着。司机过来拦住沈执的时候,已经让周围的学生不停低回头往这边看。

于是纪染顿了几秒之后,重新往对面的公交车站走了过去。

沈家住的别墅区离四中挺远的,这也是当初沈执非要选四中的原因,可以借着离家很远趁机搬出来。

程荟大概也是厌烦了跟他每天面对面,还要假装一副和蔼大度的模样,毫不犹豫地同意。

到了家里的时候,还没进门就看见客厅里灯火辉煌。那个巨大又华丽的水晶吊灯散发着耀眼的光芒,照亮整个家。

沈家的装饰出自程荟这个女主人之手,极尽所能的奢华。

此刻她端着一个骨瓷茶杯,优雅端庄地坐在沙发上。

只不过一抬头看见不远处背着黑色书包的少年,哪怕心底做好了各种建树,还是忍不住抽痛了一下。

对,程荟结婚后一直未能怀孕。

哪怕是去做试管也不行,她倒是努力想要生自己的孩子,可是沈纪明本来跟她夫妻关系就不算太好,到了最后干脆不耐烦配合。

不想这时,沈纪明突然发现原笙生子的事情。

当初他跟原笙两人也算是郎才女貌,沈纪明追她的时候是真情实意又惊天动地,追的整个学校都知道。甚至不少女生都被他们的爱情故事感动。

只可惜富家子弟的浪漫爱情故事,最后总是逃不过家族的反对。

这个故事虽然俗透了,却从来经久不息,不管是电视剧里还是现实生活中总是比比皆是。

程荟就是那个跳出来的拦路虎,她找到了原笙告诉对方,自己即将要和沈纪明结婚的消息。她知道沈纪明迟迟不跟原笙分手打的是什么主意,无非就是想要生米煮成熟饭之后,让原笙当自己的情人。

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可是程荟怎么能忍受自己的丈夫,还没结婚就这么打自己的脸。哪怕她才是那个仗着自己的家世,强行插足的第三者,她也没有丝毫愧疚之心。

她太清楚原笙这种姑娘的性子,清冷、孤傲又有着强烈的自尊心。果然原笙很快便消失不见了,沈纪明刚开始也确实特别难过。

可是时间一久,那个漂亮而又清冷的姑娘就被他抛之脑后。

程荟既得意又觉得讽刺,当初爱的死去活来的男人,如今又这般现实。

真真是讽刺。

她本来以为自己才是那个最大的赢家,笑到最后的人。可是命运确实太捉弄,她婚后迟迟未能有孩子,去检查之后才发现身体有巨大缺陷。

于是她不甘,她折腾,努力地想要生一个孩子。

结果最后,她不得不同意原笙生的孩子进入自己的家。这可真是荒唐又可笑。

程荟回过神时,已是习惯地皱起眉头,低声怒道:“你到底想干嘛?打了唐振鹏不够,还对阿深动手。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仗着沈家可以肆无忌惮?”

“程深没跟你说过,唐振鹏的事情跟我无关?”

沈执反倒很冷静。

程荟压根不想听他的解释,她把人叫回来,无非就是想要折辱他。于是她毫无忌惮地说:“阿深是我侄子,你要是再敢对他动手,哪怕是你爸爸求情,我也不会放过你。”

说到这里,她突然轻笑了下,语气透着一股怨毒又痛快地说:“我听说你妈犯病的时候,就会一直打你,你说你这个易暴易怒的性子,是不是像极了她?”

如果说唯一能让程荟痛快的事情,那就是原笙生病这件事。

不过她没想到沈执居然没像从前那样暴怒起来。

她忍不住微咬着牙,马上沈纪明就要回来了。她本来以为自己说的这番话会刺激他,让他像从前那样恼怒起来……

沈执冷漠地望着她,脑海里却不停回响着纪染说的那句话。

不值得,这些人都不值得。

他们都有病,所以他们想拉着他一起发疯,可是他有染染,他才不跟他们一起发疯呢。

终于沈执轻轻松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死死握着的手掌。

手掌心里的指甲印,清晰可见。

他安静地望向程荟,突然笑了起来:“你不配。”

你不配对我发火,你也不配让我发火。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热门: 被龙傲天误认成老乡后 世子不容易 官帽 穿成男配的爸爸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时光与你都很甜 极品农业大亨 余音绕梁[重生] 我的后宫全性转了[穿书] 小总裁A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