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中午放学的时候,闻浅夏立即拉着纪染往校外走,她笑着说:“今天我请你去天空之境吃意面吧。”

纪染望着她笑道:“你捡钱了?”

闻浅夏家境小康,父母每个月给的零花钱跟普通高中生差不多,吃吃路边小店倒是足够,但是要想去天空之境消费,却是有点儿不够的。

闻浅夏低声说:“不是,只是今天是我生日。”

纪染眨了眨眼睛,立即说:“你为什么不早点儿跟我说,我都没给你准备礼物。”

“小生日啦,我们一起吃饭就好了。”闻浅夏笑着说道。

于是两人一起往天空之境走了过去,这里离四中不算很远,几分钟就能走到。因为是中午,来玩的人并不算很多。

偶尔有穿着四中校服的人偷偷摸摸走进了旁边的网吧。

闻浅夏望了一眼,低声说:“真是狗大户,连这种网吧都敢来玩。”

天空之境的网吧费用是其他普通网吧好几倍,别说一般学生舍不得,连上班族都要考虑一下。

两人到了二楼的餐厅,闻浅夏望着门口放着的冰柜,低声问:“你要吃哈根达斯吗?”

上次徐一航的生日,她在这里一口气吃了四个哈根达斯的球,不过都是夏江鸣请客。要不是她今天过生日,还真的舍不得来这里奢侈。

“我请你吃好不好?”纪染轻声说。

闻浅夏立即扬起眉毛:“那怎么能行啊,我过生日怎么能让你请客。”

纪染笑了:“就当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

其实她心底打定主意周末的时候,出去逛街给闻浅夏挑一份儿正经的生日礼物。现在就是哄哄闻浅夏,让她同意自己买冰激凌。

闻浅夏还是犹豫。

“吃嘛,”纪染忍不住推了她一下,声音软乎乎地说。

闻浅夏猛地捂住自己的胸口,说道:“真的,染染,你以后别随便撒娇,要不然我一个女生都受不了。”

纪染的声线特别甜软,开口就叫人心底融开的那种。

纪染被她夸张的反应逗笑,但是两个小姑娘还是没客气地点了四个冰激淋球。

两人都点了意面,没想到过了会儿,就看见沈执他们过来。

“你们两个今天怎么过来吃饭了?”夏江鸣看见她们特别惊喜,走在前头直接过来了。

纪染余光瞄到后头过来的少年,登时抿嘴,垂眸望着面前桌子上摆着的餐牌。

早上他说其他人都怕,让她一直跟他坐同桌。纪染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下了降头,才会说出那句好呀。

她怎么就会觉得,沈执很可怜,很需要被保护?

对于这个疯狂的念头,纪染到现在都没有想通。

闻浅夏小声说:“我今天过生日,请染染过来吃饭。”

夏江鸣顺势闻浅夏旁边坐,立即说道:“我去,小闻同学你也太不拿咱们当朋友了吧。你过生日居然只请染妹一个人吃饭啊。”

旁边的徐一航笑道:“对呀,咱们也要吃。”

陈松一向话少,不过此时笑着冲着纪染旁边的空位抬了抬下巴,说道:“执哥,这位置咱们就不跟你抢了。”

这句话叫周围几个男生都笑了。

就连闻浅夏都忍不住朝纪染和沈执看了看,显然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真是瞒都瞒不住。

偏偏站在最后的少年,抬脚几步走上前,竟是大大方方地在纪染身边坐下。坐下后他才偏头朝身边的小姑娘看过去:“你不介意吧?”

周围又是一阵笑声。

纪染没忍住,转头看着他,轻轻咬着牙:“我说介意你就不坐了吗?”

“早上刚答应的事情,现在就不想认账了?”突然沈执好整以暇地望着她,说了这么一句。

这话跟挠心似得,其他人恨不得打听究竟是什么事儿。

纪染脸颊一阵红一阵白,她…她只答应跟他坐同桌,可是没答应什么地方都得跟他一起坐。

但是最后大家还是换了一张桌子坐下。

夏江鸣又跟服务员说:“你们这边有蛋糕对吧?”

服务员惊讶,小声说:“你要是需要的话,隔壁有家蛋糕店。”

“那行,帮我们买一个上来吧。”夏江鸣直接说道。

服务员问清楚了闻浅夏的名字之后,这才离开。

闻浅夏没想到夏江鸣这么热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让你破费。”

“没事儿,回头你再帮我写几次作业吧。”夏江鸣笑嘻嘻说道。

之前夏江鸣作业没写完,他来的又晚,连抄都来不及,于是闻浅夏帮他抄了几份英语试卷,反正都是ABCD的字母,英语老师也不可能看出来是谁的笔迹。

本来闻浅夏一颗少女心扑通扑通的跳跃着。

结果……

大家吃饭的时候,服务员买的蛋糕也来了,是蛋糕店里买的那种六寸蛋糕,只有这种是现做现卖的。

但是哪怕是这样的蛋糕,也足以让闻浅夏面红耳赤,肉眼可见的感动模样。

沈执偏头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女。

他对于生日的记忆并不算多,也没什么愉快的。

如果有的话,印象最深的便是跟她一起。

*

原景出生时就是父不详的小孩,这种孩子打小就会受别人的白眼。况且他的母亲原笙从一个众人艳羡的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变成一个疯女人,不过是一夕之间而已。

原笙打小就很漂亮又聪明,打小她就是那个平民大院里的凤凰。所有人都知道原家这个女儿,是不会一辈子留在这么个破旧的地方。

而原笙上大学的那天,那条街上不少小伙子都失恋了。

却不想原笙大四的时候,突然回来了,还是大着个肚子。那之后,原家的凤凰比落地鸡还不如,所有街坊邻居都在背后指指点点,骂她不检点、不要脸,奚落她被人弄大肚子还被抛弃。

原景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他出生时外公外婆年事便已大了。

操劳了一辈子的夫妻两,在女儿未婚生子的打击之下,如同一夜老了十岁一样。特别是后来原笙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甚至出现疯疯癫癫的模样。

哪怕原景比一般的小孩要更加漂亮聪明,但是那条街的所有小孩都不愿意跟他玩。

提到他时,哪怕只是同龄的孩子也是一脸鄙夷,原家那个小杂种啊。

小杂种,为了这三个字,原景不知道跟人打了多少次架。

他横,不怕疼,别人几个打他一个,他也跟个小狼崽子似得,把所有嘲笑他、侮辱他的人都踩在脚底下。

这样的小孩,也不会有人刻意给他过生日。

因为从他出生那一刻起,他就是他母亲刻在身上的耻辱柱,虽然原笙从来没这样认为过,但是所有人都把他看作是原笙的罪孽。

所以哪怕到了九岁,他都没真正过过一次生日。

那时是冬天了,外婆的老寒腿越发严重,他到了周末的时候都会帮外婆一起去扫地。本来他对于做这些事情就已经很习惯。

可是自从认识她之后,他更想期待周末的到来。

因为每个周末,他都能在少年宫看见她。

从夏天一直到冬天,他们一直都在少年宫见面。每次纪染下课的时候,都会出来找他玩,还给他带她自己的零食。

有时候是冷饮,有时候是国外带回来的糖果。

这天,原景像平常那样扫完地,安静地站在少年宫门口等着。谁知其他人出来了,她还是没出来。

有个男生见他一直站在那里,忍不住嘲讽说:“你是不是还想等染染?我告诉你,今天是染染的生日,我们都会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你这个捡垃圾的,可不配。”

原来今天是她过生日,所以她才没上课。

小少年轻垂着头。

当时不过是九岁的小孩而已,怎么可能瞒得住自己的心思,可是这样的低落反而让那些数独班的男生越发得意。

“也不知道染染为什么一直跟他玩。”

“看他可怜呗。”

“不过染染还不是没请他参加生日宴会,她压根才不在意他这个朋友呢。”

叽叽喳喳的嘲笑声,砸在原景的心底。

第二天再跟着外婆去打扫卫生时,他怎么都不愿意再去少年宫那边。就连外婆都看出他的抗拒,低声问道:“跟小染染吵架了?”

小少年抿着嘴巴,一言不发。

等打扫完卫生之后,他坐在路边开始看书,他成绩一直是全年级第一。因为他成绩好,学校一直减免他的学费。

只是外公和外婆还是需要赚钱养他,还有带妈妈去看病。

原笙这些年来,时好时坏。

好的时候她会抱着原景,给他唱歌哄他睡觉。可是坏起来的时候,她会打人,六亲不认的那种打。

在他看书的时候,突然一双小手蒙住他的眼睛,随后一个刻意变粗的声音问:“猜猜我是谁。”

小少年的心一下活了过来似得,就连本来牢牢抓在手里的书,都掉在地上。

可是他不说话,依旧紧紧抿着嘴巴。

他一向性子倔强,哪怕就是心底再高兴也不会轻易泄露出情绪。因为他知道自己越是想要的东西,别人就越是想要破坏。

小时候他有个很喜欢的皮球玩具,那是原笙好的时候,带他去街上买的。

但那条街的小孩见他总是抱着那个皮球玩,竟是用东西把皮球扎坏了。

至此,他明白了自己越是喜欢的,越要藏在心底。因为这样才会没人发现,没人偷偷去破坏。

他也才能一直一直喜欢着。

见他不说话,身后的小姑娘也生气了,她撅着小嘴儿,又问了一句:“你要是猜不出来的话,我就走了。”

小姑娘也是小公主脾气。

她声音娇娇软软的,却还是带着那么点儿小性子。

终于原景开口了,他说:“是染染。”

“对呀,是我啊。”小姑娘松开手掌,蹲在他旁边,一双大眼睛笑盈盈地望着他。

原景突然又想起昨天那些小孩子说的话,她过生日却没有邀请他。

是不是她也跟别人一样嫌弃他……

“你等一下哦。”小姑娘轻声说,然后把手里的袋子小心翼翼地拿下来,又把里面的小盒子拿来。直到她打开盒子,露出里面好看的蛋糕。

小姑娘低声说:“小景,我昨天过生日了,你看我给你带蛋糕了。”

随后她有点儿不满说:“之前我跟妈妈说过,想邀请你一起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可是妈妈说今年已经提前邀请过了,不能再加人了。小景,你别生我的气,明年我一定请你参加我的生日好不好。”

原来她想请他参加生日的。

小少年心底突然乐开了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朵花竟是一直盛开,再也未衰败过。

小姑娘双手捧到他面前,小声说:“小景,你快尝尝蛋糕好不好吃。”

这块蛋糕是她让家里的保姆特地留下来的,她想让小景也尝尝她的蛋糕。

于是小少年轻轻拿过蛋糕,用小勺子挖了一口放在嘴巴里。那是他人生第一次吃蛋糕,他从来都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么软这么甜的东西。

“好吃吗?”纪染眼巴巴地望着他。

似乎生怕从他嘴里说出一个不字。

直到原景点头,她终于笑了起来,下一秒原景手里的小勺子挖了一勺蛋糕,轻轻地递到她的嘴边。

“染染,你也吃。”

此时的小少年和小女孩尚还没有那样明确的分别,于是纪染轻轻吃了一口蛋糕。

等两人你一口我一口,把蛋糕吃完之后,纪染突然到:“小景,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呀?”

这仿佛是问到了原景痛楚的地方。

他有生日,但是没人给他过生日,所有人都好像忘记了他的生日。

其实他的生日跟纪染的很近,就差了一个月。

纪染见他不说话,于是歪着头凑近看着他:“小景,你干嘛不说话呀?”

于是原景小声说了他的生日,这也是第一次他告诉别人他的生日,因为这也是第一次别人主动问起。

纪染想了下,轻声说:“那不是很快了?”

“我会给你准备生日礼物的。”

生日礼物……

突然原景想起来他也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没有给纪染准备生日礼物。

于是那天回家之后,原景把他的储钱罐拿了出来。那是他存了很久很久的罐子,本来他是想等妈妈病好了,他跟妈妈一起去游乐园。

可现在,他想给染染买礼物。

到了第二个周末的时候,原景早早到了少年宫门口,他不时朝里面张望,手里拎着一个一个精致的小袋子。

终于等到了里面下课,穿着一身红色牛角扣大衣的小姑娘,一蹦一跳地从里面跑了出来。

但是她到了外面的时候,突然脚步顿了下来,而手掌背在身后,似乎藏起来什么东西。

“小景。”她走到原景面前,笑着说:“你先闭上眼睛。”

小少年听话的闭上眼睛,直到他听到对面的小姑娘说:“好啦,你现在睁开吧。”

当他睁开的时候,就看见纪染怀里抱着一个透明罐子,特别大特别大的那种,里面盛满了大白兔奶糖。

纪染看着他有些怔住的表情,特别得意自己的杰作,她轻声说:“我小时候只有表现好的时候,妈妈才会奖励我一颗这个奶糖。”

“小景你那么好,我要给你一大罐奶糖。”

小女孩脸上的表情单纯而又真挚,她知道小景很好的,虽然他们都说小景捡垃圾,可是她知道小景是为了他外婆才做这些事情的。

她知道,她认识的小景,是全天下最好的小男孩。

终于原景故作勇气般,将手里的袋子递了过来:“这是我给染染的生日礼物。”

纪染没想到自己居然也有礼物,当她从袋子里拿出来盒子,打开看见里面的水晶球时,开心地叫了起来。

玻璃水晶球里面是一只粉白独角兽,头顶的独角是淡银色。

她仔细端详了许久,终于开心地说:“这是我今年最喜欢的生日礼物。”

因为这是小景送的呀。

*

连沈执自己都觉得奇怪,为什么现在总是时时想起从前的事情。或许是因为她再次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了吧,本以为黯淡的生活却一下又有了色彩。

哪怕纪染不再记得那个小男孩原景。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他记得也好,他还喜欢着她就好。

纪染察觉到沈执一直盯着自己看,便偏头又朝他看了一眼。谁知他却冲她盘子里的蛋糕抬了抬下巴,低声问:“怎么不吃?”

纪染被他这么一说,还真的乖乖拿起勺子,吃了一口蛋糕。

他们还在聊天的时候,突然餐厅进来几个人,特别是为首的男生看起来年纪也不是很大,但是一副气势汹汹戾气很足的模样。

终于对方环视了一圈餐厅,看到了这边的沈执。

他直接走了过来,因为身后跟着好几个人,所以一过来,这边就注意了。

“沈执,你他妈到底想干嘛?”男生站定后,就差指着沈执的鼻子。

不过沈执自己还没怎么样,夏江鸣不爽了起来,直接骂道:“你谁呀?在这里狂叫?”

“沈执,你别报复我姑姑不成,就拿我们家的人下手,阿鹏有什么事情,我不会放过你的。”男生看起来挺生气的,说起话来的时候,都是嘎嘣脆。

阿鹏?

突然沈执明白了程荟一直给他打电话的意思,原来唐振鹏居然跟程家有亲戚关系,只是不知道有多亲近的亲戚关系了。

不过能让程深找过来,估计关系还挺近。

沈执觉得挺有意思的,这么一个变态,倒是挺多人替他打抱不平。

沈执终于朝他睨了一眼,淡声说:“程深,你知道唐振鹏是个什么垃圾玩意儿吗?”

他还坐在椅子上,手臂轻轻搭在椅背上,依旧是那副慵懒疏离的模样,是完全没把人放在眼中的那股子疏淡。

自然,他也没把程深放在眼里。

当初他刚回沈家的时候,程深没少仗着自己是程荟亲侄子的身份欺负他。只不过沈执从来就是个倔的,程深欺负他,他就把程深揍一顿。

直到把他揍到再也不敢出现在自己面前。

不过距离他上一次打程深,还是挺挺久远的事情了吧。

程深没想到他这时候还在骂唐振鹏,这个唐振鹏还真的跟他亲戚关系很近,因为这是程深亲舅舅家的孩子。

本来按理说来,沈执跟程深也是表兄弟,只不过是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

况且别说是程荟,就连程家都把沈执看作眼中钉,毕竟这可是外面女人生的孩子。

程深恼火说:“你别以为自己能逃得了,你在学校里就欺负阿鹏,现在还把他打住院……”

他话还没说完,沈执突然站了起来。他个子本就高,站起来之后更是比程深高了足足半个头。

沈执压着声音冷漠道:“程深,你是多久没挨打了吧?”

提到这件事,程深心底更加气恼。这也是他今天带了不少人过来的原因,他就不信,哪怕是打群架,他们这边还会输不成。

于是程深口不择言说:“你狂什么,你他妈不就是个私生……”

他嘴里的最后一个‘子’字还没说出口时,突然旁边一直坐着的小姑娘站了起来。

纪染几乎是在瞬间端起了她面前的盘子,直接对着程深那张脸,盖了过去。

盘子里的蛋糕不偏不倚,正好盖得他满脸都是,程深一张嘴,奶油就进了他的嘴里。

甜丝丝的味道瞬间在口腔里蔓延。

可是恼火和丢脸也在这一刻爆发。

但是他没想到,对方却没打算这么算了。

纪染站在沈执的旁边,她还嫌弃不够,居然还微微踏上前一步,护在他身前。她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可是突然她就是不想听到。

她就是突然想护着他。

就算是私生子又怎么样,出生并非他能选择,这不是他的错。

所以她毫不犹豫地开口——

“不管他是谁,都挡不住你嘴巴很臭。”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热门: 听说你喜欢我 热心市民俞先生[娱乐圈] 五个男主非要当我好兄弟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 和法医学长住在一起 风流乡村 最强管家 这只男鬼要娶我 为你师表 共享天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