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嘴唇上温热湿润的触感,似乎还残留着,可是耳边又是他带着热气的声音。清晨的街道四下寂静无人,唯有初冬的冷风轻轻拂过,却也浇不灭脸上滚烫的温度。

纪染想要往后退,但是她的肩膀被沈执轻轻按住。

于是她僵立在原地。

沈执垂眸望着她,似乎想要知道这个答案。刚才她说她担心,这句话一下叫他心底燃起了说不出的甜。

“染染。”他突然低声叫了一声,声音有点儿暗哑。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叫她,之前总是听闻浅夏这样叫她,很好听。

纪染被他这么一喊,像是彻底醒过来般。

她终于伸手推开面前的少年,有些着急又生气地说:“你在干什么?”

纪染气恼地伸手摸了下她的唇,对,她是重活一次的人,可是不代表这就不是她的初吻。

就连纪染自己都不想提这家还是,但是她上一世不仅没有交往过男朋友,就连初吻都没有。

算起来,两辈子了,沈执是第一个亲她的男生。

所以这种气恼尤为明显。

沈执沉默不语,盯着她看了许久,突然他轻声说:“这是你初吻啊。”

纪染快被他气死了,居然还敢开口问。

于是她愤怒之下,抬脚直接踢在沈执的小腿骨上,小姑娘穿着的马丁靴子,坚硬的质地着实是厉害,一脚踢下去,沈执的腿骨钻心的疼。

他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骂他自己的。

纪染转头就往后走,她就不该担心也不该这么好心,应该让他在派出所里多待几个小时。反正警察找到那个全家便利店调出监控,他也会出来的。

她着急什么呀。

小姑娘穿着一件白色羽绒服,衣服后面的帽子上缀着一颗绒绒球,特别可爱,她走的快此时小球球在半空中一弹一弹。

沈执追上去的时候,伸手一下抓住她帽子上的这个小毛球。

纪染被他一拽,身体顿住微微后倾,结果一下后背撞到身后人的胸口。

撞的不是特别厉害,就是一声闷响。

沈执低声说:“打了人,你跑什么呀。”

纪染一双清透眸子里透着浓浓怒气,有点儿恼火说:“我不是跑,我是不想搭理你。”

沈执被她这模样逗笑了。

直到他暗哑着声音说:“我也是第一次。”

纪染一愣。

等意识到他说什么第一次的时候,脸颊上烧烫的热度再次升腾,红晕渐渐烧到耳朵根。

他第一次接吻,关她屁事啊。

纪染是真的恼极了,转身又想走,不过沈执早已有了准备,低声说:“你现在回去肯定也睡不着了,我带你去吃早餐好不好。”

纪染不搭理他。

于是沈执抓住她的手腕,低声说:“乖,听话。”

纪染被他这种无耻的行为彻底逗乐,可是好巧不巧,路边正好开过来一辆显示空车的出租车,他挥手招了招,出租车在路边停下来。

沈执直接拉着她上了车。

纪染无奈又不想跟他在大街上拉拉扯扯,于是只能乖乖上车。

沈执说了一个地址,司机点头直接开了过去。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到了地方,纪染发现也是一条挺普通的街道,两边都是各种各样的小吃店,五颜六色的店铺牌子,衬得这条街特别有烟火气息。

下车之后,沈执直接领着纪染到了一家陈记小吃的店里。

门口就是小店的厨房间,用玻璃隔出来的一个小小地方,里面摆着的圆形大锅上,整整齐齐摆着一整锅的锅贴,金黄色的外表看起来就香香脆脆。

隔着玻璃房就能闻到里面的香味。

别说,纪染真的饿了。

她一大清早起床就跑了一趟派出所,虽然知道没什么大事儿,可还是担惊受怕。这会儿放松下来,她有点儿饥肠辘辘的感觉。

谁知她刚舔了下嘴唇,突然肚子咕噜咕噜地响了起来。

还是那种站在她身边的沈执一下就能听到的巨大咕噜声。

她立即撇头看过去,沈执神色淡然,她咬牙说:“你不许偷笑。”

本来沈执确实没想到笑,毕竟自己的小姑娘还是要给点儿面子,谁知她这么一说,沈执反而憋不住了。

他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还对店主说:“麻烦,五两锅贴,还有两份小馄饨。”

这里的锅贴分量很足,所以当老板把他点的锅贴端上来的时候,纪染看地有些怔住。直到她小声说:“这个会不会太多了?”

“没事儿,你随便吃,剩下的我来解决。”

沈执将面前的一次性筷子掰开,递给她。

纪染犹豫了几秒钟,她每次都觉得事情发展的不太对劲,明明之前她还因为他偷亲自己生气,可是现在呢,她居然坐在他对面准备吃早餐。

纪染抬头朝他看了一眼,讨厌吗?

好像并不是那么讨厌。

正好老板把两份小馄饨也端了上来,沈执把勺子放在她的碗里时,抬头朝她看着,轻声问:“试试看。”

他的声音低沉好听,像是被蛊惑了般,纪染乖乖地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馄饨放进嘴里。

入口便是极鲜香的味道。

等她又喝了一口汤之后,低声说:“很好吃。”

沈执笑了起来,他低头也吃了起来,只是好久之后,他突然说:“这是我第一次带人来。”

纪染心头微震,再也说不出话。

*

等两人吃完,准备离开的时候,纪染突然想起来问道:“唐振鹏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执摇了摇头。

其实他也并不知道,只知道警察一大清早来到他家里,要求沈执配合调查。因为唐振鹏昨晚回家的时候,被人袭击,据说伤势还特别严重,现在还在医院昏迷着。

纪染惊讶道:“除了你之外,是不是还有人知道他做的事情?”

这个唐振鹏是个学生,而且是老师和家长眼里的好学生,除了他做下的那些事情被人发现了伺机报复之外,纪染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会让他遇袭。

沈执声音很沉,低缓地说:“常在河边走,怎么可能一直不出事。说不定除了夏青之外,他还对别人下手了。”

纪染点头,对,这个唐振鹏心理绝对不正常。

说实话以他的长相和成绩,真想诱惑喜欢他的小女生做些什么,绝对也是可能的。但是他偏偏要用强的,说不定他心底就是这种喜欢这种强制的感觉。

只不过这种事情,可是犯法的。

说不定真的是他又对别人下手,但是对方没有选择报警,而是直接报复他。

沈执伸手在她头顶轻轻摸了下,低声说:“别想了,他的事情有警察来考虑,你专心今天的比赛好了。”

说到比赛,纪染总算是想起来了。

此时八点多了,离比赛还有一个多小时,于是沈执又打车领着她一起去了比赛的场地,市中心的体育场。

他们到的时候,门口已经有很多家长陪着孩子一起来比赛。

今天是高中生级别的比赛,也有老师直接带队过来的。这次四中的带队老师是许老师,纪染到了的体育馆的时候就要去找许老师他们。

她离开的时候,朝沈执看了一眼,低声说:“你要是觉得比赛很无聊,可以先走的。”

“不会,我还要等着你拿冠军呢。”沈执浅笑地望着她。

纪染笑了下,明眸善睐那样清纯动人,她挥挥手跟沈执再见,直接转身离开。

到了比赛开始的时间,主办方在开始之前,就提前跟观赛的观众说清楚,因为场地里的选手们需要安静的比赛时间。因此他们观看的时候,必须安静,安静再安静。

比赛是在羽毛球场举行的,中间摆着一个又一个桌椅,整整齐齐。

此时选手已经各自坐好,而观众是在四周的看台上坐着,这里面不止是学生的家长,还有不少是市里的数独爱好者。

比赛开始之后,看台上很安静。

沈执的眼睛始终看着场地里的少女,她穿着白色羽绒服在参赛选手里格外的显眼。今天因为不是上学时间,她长发垂下柔顺地搭在肩头。

当她浅浅低头时,头发顺着肩膀滑落了下来,随后他伸手轻轻地将黑发挑起夹在耳后。

少女的动作自然而随意,偏偏落在沈执的心底却那样可爱。

比赛场地的正前方竖着一个巨大的计时器,红色的时间数字有种触目心惊的感觉。直到场地里突然一个女孩高高举起手掌,裁判走到她身边。

随后在裁判的示意下,女孩缓缓站了起来。

本来安静的周围一下哗然起来。

“这个小女孩是放弃了吗?”有个人奇怪地说道。

“不可能吧,应该是答完了吧。”

“怎么会,这才多长时间,半个小时就能写完?”

“真的,你看裁判收了她的卷子。这个答题速度,得是数独天才吧。”

“别看小姑娘年纪小,这种天才少女其实才最厉害。”

周围议论纷纷,所有人都在讨论提早交卷的白衣少女,只有沈执微微轻笑,她一直都是天才,可是她也从来很努力。

在他们都看不见的地方,她一直那么努力。

因为他亲眼见过,小小的姑娘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

过了千禧年之后,各种奇怪的辅导班层出不穷。只有九岁的纪染已经学习数独三年,她很喜欢这种数字游戏。

对于她来说,这并不是枯燥的训练,而是游戏。

只不过今年她从本来的辅导班,换到这个少年宫,这里有市里最好的数独小选手,大家在一起训练有助于提高。

“你们看什么呢,马上老师要来了。”纪染身边的小女孩问道。

此时班里有两个小男孩正趴在窗子上看热闹,直到有个男生说:“外面有个小孩在捡垃圾。刚才徐乐跟我打赌,说他把丢掉的半罐可乐扔了,那个捡垃圾的会不会喝。”

“你们好无聊呀。”小女孩笑嘻嘻地说。

纪染朝他们看了一眼,眼睛随意地落在街道上。果然路边有个小男孩,年纪看起来跟他们一样大,此时他正弯腰把那个可乐罐子捡起来。

随后他轻轻晃了一下,里面剩下的可乐还不少呢。

纪染本来应该继续把习题册上的数独题完成,可是她也像被吸引了一样,盯着那个小男孩看着。

随后小男孩安静地把罐子里的可乐倒掉,把罐子踩地扁扁的,放在他随身提着的大袋子里。

“切,人家才不稀罕你们的臭可乐呢。”纪染同桌开心地说。

周家奇气恼道:“他不稀罕可乐,干嘛还捡我们的可乐罐子。”

徐乐也点头:“就是个臭捡垃圾的,他肯定很臭,天天跟垃圾待在一起。”

纪染有点儿烦,因为她觉得他们废话太多,于是小姑娘板着脸说:“你们再说话,等到待会刘老师来的时候,我一定会如实告诉他的。”

刘老师特别凶,数独班的小孩子们都怕他。

他只喜欢纪染,因为纪染是全班最厉害的学生。

数独课到了下午四点就下课,每天家里的司机都会过来借她。于是纪染提前走到门口,准备等司机。

没想到她刚到门口,就听到一个大人在骂道:“你怎么回事,把垃圾车放在这里,把我的车都撞坏。我告诉你,最少要赔五百。”

“真是晦气。”

纪染顺势看过去,是一个男人正在为难打扫卫生的环卫工奶奶,那个奶奶看起来年纪特别大,因为头发都白透了。

只见她坐在路边,看起来特别虚弱的模样。

男人又继续指着她骂道:“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装就能逃过去,死老太婆,你给我站起来。”

突然,从旁边冲出来一个小男孩,话也不说,论起手里的袋子就冲着男人砸了过去。

男人刚开始被砸了一下,没避开,等回头看见只是一个小孩子,登时恼羞成怒,抓着袋子就把男孩拎了过来。

“你这个小王八蛋居然敢打老子,我今天要教训你这个有妈生没妈养的东西。”

男人没想到自己顺嘴骂的一句话,居然让小男孩愤怒地反抗了起来。不过才八九岁左右的小男孩,像是狂怒的小狮子疯狂地打着男人。

他嘴里低吼道:“不许欺负我外婆,不许。”

他拼命保护他外婆的模样,叫纪染看得有点儿愣住,他怎么那么厉害,居然敢跟一个大人打架呀。

眼看着男人也要发怒,纪染不知为何冲了上去,她大声喊道:“你松开他。”

“滚开,老子今天要教训这个小畜生。”

“你要是不松开他,我就叫警察叔叔来抓你。”纪染大声喊道。

结果男人丝毫不把她的话当回事,正好纪染瞥见自家的车子到了,于是小姑娘扯着嗓子大喊:“韩叔叔,快来,有人要打我。你快来救我呀。”

小姑娘嫩生生的嗓子嚷嚷起来,也是不小。

没一会儿从不远处的奔驰轿车里下来的男人冲了过来,跑到这边,紧张道;“小姐,怎么了?”

纪染指着男人就说:“他骂,还要打我。”

“你这小孩别诬陷人啊。”男人一见来了个成年男人,而且对方还开着那么豪华的汽车,最关键的是他叫这个小丫头小姐,看起来这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孩。

纪染眨巴了大眼睛,撅着嘴说:“他说有妈生,没妈养。”

韩司机一听这话,登时来了火气,自家小姐平时家教严,谁敢当着她的面儿胡说八道。要不是这个男人真的骂了她,她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知道这种话。

于是司机立即上前,他见男人还抓着那个小男孩没松手,立即说道:“我说你这个大男人怎么回事,欺负小孩子是吧。”

纪染见状,又说:“他还骑车把这个奶奶撞倒了呢。”

“你这人要不要脸了,欺负小孩子,还撞伤这位环卫阿姨,行,你别走了。等我报警,让警察好好跟你说说。”

男人登时急了,他推开韩司机,骑着自己的小摩托,居然一溜烟就跑了。

纪染冲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哼,胆小鬼。

等她回头就看见小男孩已经跑过去,低头跟那个环卫奶奶说话。纪染慢慢走过去,她见奶奶的脸色苍白,低声问:“奶奶他怎么了呀?”

小男孩朝她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把一旁的布包打开,把里面的水瓶拿出来。

瓶子是那种街头一块钱矿泉水的瓶子,而且瓶子的形状变得有点儿奇怪。

看起来应该是倒了开水在里面被烫缩起来的。

小男孩小心翼翼地喂他奶奶喝水,老奶奶喝了几口之后,看起来脸色好了不少。只是这瓶水本来只有一点点,老奶奶又喝了一口,可是水没了。

此时小男孩终于开口说话了,他说:“外婆,你等等,我去借水。”

“我,我有。”纪染见他起身,似乎要去临街的店里借水,立即说道。

她把自己的书包取了下来,旁边的袋子里装着一只精致的水杯,是她妈妈在香港的迪斯尼乐园给她买的维尼小熊水杯。

纪染特别喜欢,平时都不许人碰。

她将水杯轻轻拧开,递过去,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巴巴地看着小男孩,声音甜软迪说:“我有水,你喂奶奶喝吧。”

一旁的韩司机有些犹豫,小姐的东西在家里就没人能碰的。

可是到底还是没出声阻止,毕竟老太太看起来情况确实不太好。

老太太又喝了几口水之后,纪染又拉开书包的拉链,从里面拿出一块进口巧克力。她递给小男孩,小声说:“奶奶吃点儿这个,应该会舒服点的。”

因为她刚才好像听见老奶奶肚子咕噜咕噜的声音。

果然,等半块巧克力吃完之后,老奶奶脸色好了很多。

“谢谢你,小姑娘。”老奶奶歉意地望着她,刚才幸亏她冲出来护着小景,要不然这孩子非得受委屈不可。

纪染立即摇头:“不用谢,奶奶。”

此时韩司机低声说:“小姐,既然老奶奶没事了,咱们也回家吧。”

纪染还想说什么,可是韩司机已经过来牵住她的小手。于是她只能跟着慢慢离开,可走了几步,她又回头看了那个小男孩一样。

他眼睛好漂亮呀。

可是他为什么都不跟自己说话啊。

第二天到了少年宫,纪染先朝马路上看了几眼,结果并没有看到那个老奶奶,也没看见小男孩。

她有些失望,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见他。

就是觉得他很厉害吧,而且话很少,不像这个年纪的其他男孩那样,话多的烦人。

而且,他还……还长得那么好看。

老师很快来了,小姑娘坐地笔直笔直,开始认真听课。

可是不经意间,她的眼睛撇向外面。

一直到下课的时候,纪染正低头在收拾东西,旁边话多的周家奇和徐乐又在嬉笑,突然周家奇指着外面说:“那个小垃圾又来了哎。”

纪染眼睛一亮,立即朝外面看过去。

真的是他啊。

于是她赶紧收拾好东西,背上书包往外走,等到了外面的时候,她就看见小男孩正在打扫卫生。

她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小声喊道:“喂。”

小男孩安静地回头,那双漂亮地跟黑曜石似得眼睛沉静地望着她,纪染突然被看得有些一羞。

她说:“你外婆呢。”

小男孩抿嘴,看起来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纪染有点儿委屈,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跟自己说话啊。

直到身后突然响起一个讨厌的声音说:“染染,你怎么能这个捡垃圾的说话,他好脏的。”

周家奇站在身后,特别不开心地说道。数独班的小男孩们都喜欢纪染,因为她不仅是长得最好看的那个女孩子,天天坐小轿车来上课,而且她还特别聪明,没人比她解题更快。

她就是整个班级里小男孩们暗暗关注的女孩子。

此刻周家奇见她居然愿意跟一个捡垃圾的男孩说话,登时觉得特别生气。

周家奇见纪染转头,立即说:“他天天捡垃圾,肯定很脏的,你怎么不嫌弃他啊。”

小孩子的恶意从来就是这么直接而又明了,哪怕是当着对方的面儿也能说出这样的话。对面的小男孩果然嘴唇抿地更紧,一张白皙的小脸绷的紧紧的。

纪染朝周家奇看了一眼,觉得很生气,她说:“你长得这么丑话又这么多,我不是还没嫌弃你呢。”

小姑娘有些小娇蛮的模样,一下让身后的小男孩愣住,随后他的小脸上露出笑容。

其实他也想跟她说话,但是他怕她像那些嫌弃他的人一样。

可是她没有。

她还替他说话呢。

周家奇没想到自己会听到这样的话,这还叫不嫌弃吗?

于是小孩子脆弱的心灵受到了打击,他居然捂着眼睛转身跑走了。

等他离开之后,纪染转身看着身后的人,轻声说:“你别搭理他,他就是话多又讨厌。”

“我叫原景。”小男孩轻声说。

*

原景。

沈执突然轻嘲地笑了一声,他有多少年没想起这个名字了,以至于差点儿他还叫过这个名字。

他曾经还是一个在街头捡垃圾补贴家用的小男孩。

当他抬头望着对面的白衣少女慢慢走过来时,沈执突然眼眶微涩。

染染,你忘记原景也很好。

最起码就让现在的沈执在你心目中,始终是一个骄傲又轻狂的少年。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热门: 乡村诱惑 重生后我学会了抱大腿 师兄他会读心 艳骨 他在灵异游戏里安胎 太子妃升职记 艳满杏花村 东陵帝凰 人形兵器下岗再就业 冰美人帝师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