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们两人回教室的时候,班里的同学明显一愣,谁都没想到沈执又回来了。看起来还是跟纪染一起从校长办公室里回来的。

不过他们谁都没说什么,只是回到座位上坐着。

关于沈执在学校里公然打了唐振鹏这件事,反正学生之间也是褒贬不一。

有人觉得沈执一向名声不好,这件事肯定是他不好。当然也有人觉得沈执每次打架都是跟校外的人,从来没在学校里听说过他持强凌弱的事情,肯定是唐振鹏干了什么事情。

一直持续到晚上的时候,贴吧里突然有个人出来爆料。

“谁还记得之前沈执在高一的时候,不是打过一个高二学长,其实那个人就是唐振鹏。”

这个人一爆料,学生之间关于这件事的讨论越发激烈。

“我去,沈大佬之前就打过唐振鹏?那么我很好奇,这个唐振鹏到底干了什么?”

“唐振鹏可是高三一班的学生,成绩特别好。”

“成绩好又怎么了,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隐情。”

纪染和闻浅夏从超市出来的时候,闻浅夏一边咬着嘴里的面包一边说道:“原来之前传的那个呗打的高二学长就是这个唐振鹏。”

闻浅夏朝纪染看过去,低声问:“染染,你知道沈执为什么打他吗?你当时可是在现场的。”

“你不是让我离沈执远点儿的。”纪染淡淡道。

闻浅夏小脸一红,声音有那么点儿心虚,过了会儿才说:“对不起,染染,我觉得我可能真的错怪沈执。”

“你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哦。”纪染无奈道。

闻浅夏脸上表情一下变得特别难看,她哭丧着脸说:“可是我不敢跟沈执说。”

两人回去的时候,路过篮球场,就看见一颗篮球从场地里弹了出来,滚到这边的主干道。纪染伸脚一下停住篮球。

这会儿不远处的男生喊道:“同学,麻烦把球扔回来啊。”

“是夏江鸣他们。”闻浅夏一听到对方的声音,立即说道。

因为现在是冬天,天色黑的很早,这会儿篮球场上又没有照明设备,因此双方都不太看得清楚对面的长相。

纪染弯腰把球捡起来,刚要扔过去的时候,夏江鸣跑了过来。

他笑道:“还是徐一航那小子眼睛尖,一眼就看见染妹你了。”

纪染朝篮球场看了一眼,夏江鸣立即说:“执哥没来,他在教室里看书呢。”

就连夏江鸣都觉得特别神奇,沈执最近好像爱上了学习似得,就连晚饭时间他们固定的打球快乐时光,他都不愿意下来。

居然在教室里面写什么数学试卷,你说神奇不神奇。

纪染把球还给他,正要走,突然又停住脚步,她看着夏江鸣问道:“夏江鸣,你知道沈执以前和唐振鹏的事情吗?”

那天在车站里,唐振鹏只不过站在她旁边,沈执居然那么情绪激动。

沈执很少情绪那么外露。纪染跟他认识那么久,他是那种能动手绝不哔哔的人,而且他每次动手绝对是事出有因。

况且又有人爆料,之前沈执就打过唐振鹏一次。

所以他们之前肯定发生了一件事情,或许是让沈执真正厌恶唐振鹏的事情。

夏江鸣摸了摸后脑勺,低声说:“我不知道呀。”

纪染朝他看着,夏江鸣本来就说的心虚,这会儿更是连声说:“我真的不知道。”

可是他的语气实在是太过此地无银三百两。

于是纪染继续说:“夏江鸣,我绝对不会乱说的。”

一旁的闻浅夏本来在嚼着面包,此时一听,赶紧点头:“我也是。”

原来这里面真有内幕呀。

夏江鸣本来就因为别人对沈执的议论特别生气,要只是别人也还好,他最怕的就是纪染也会误会沈执。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我说了,你们可千万要保密。要不然执哥真会打死我的。”

夏江鸣把篮球扔了回去,又左右看了一眼,干脆领着她们到了旁边一个偏僻的地方。三人站在一起,跟地下党接头似得。

其实这件事不单单跟沈执有关,夏江鸣也是参与者之一。

他说:“这还是高一时候的事情呢。”

准备点儿说是高一下学期,那时候是快到六月,反正天气很热。夏江鸣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那天他本来就因为打游戏连跪了五把,心烦气躁,结果一从网吧出来,整个人犹如进入一个蒸笼里面。

于是他嚷嚷着要去对面的全家便利店买点儿冷饮。

沈执没什么意见,两人一块走过去,谁成想两人走到那边,就看见全家旁边有个小暗巷,里面有一对儿小情侣黏黏糊糊。

当时夏江鸣心底就骂了一句,还想着,就算再着急也不能再路边这么乱搞吧。

一开始他们没多想,可是等两人买了东西从便利店里出来的时候,巷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压抑的哭声。

两人同时一愣,夏江鸣还低声说:“要不咱们还是去吧,说不定人家玩情趣呢。”

可是没一会儿女孩的啜泣声,渐渐大了起来,而且她一边哭一边说:“求求你……”

断断续续的几个字,反正也听不清楚。

夏江鸣还左右为难的时候,沈执直接走到巷子口,声音很淡地问了一句:“干嘛呢?”

里面的两人估计也被吓了一跳。

女孩子的哭声越发明显,倒是男生有些无奈地说:“我女朋友跟我闹着玩呢,没事儿,哥们。”

沈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隐隐的高大轮廓似乎给巷子里面的女生一些安全感。

她哭哭啼啼地说:“我……”

“到底怎么了?”这话,沈执是问女孩子的,声音没那么冷,反而有种没事儿,你尽管跟我说的那种味道。

终于一直处于紧张和绝望的女生,哭喊了出来:“求求你们,救我,救救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闻浅夏忍不住气恼道:“是不是唐振鹏那个贱人强迫这个女生的?”

哪怕夏江鸣这会儿还没说到巷子里面的男女是谁,闻浅夏还是猜到了。

纪染也有种恍然的感觉,果然是这样的。

她就知道沈执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这么厌恶一个人。

此时连纪染自己都没察觉到,她对沈执已经到了无条件相信的程度,只要是他,她就愿意相信。

夏江鸣叹了一口气:“说出来真的能气死你们,因为比这个还可恶。”

当时这个女生刚说完,沈执就走了进去,夏江鸣也跟在后面。直到他们看清楚这两人身上穿着的衣服,都吃了一惊,因为两人居然穿着四中的校服。

夏江鸣都愣住,本来他以为是什么社会小瘪三在强迫女生呢。

居然还是他们学校的学生。

女生哭哭啼啼地说:“我不愿意的,我真的不愿意。”

“得了吧,夏青,你怎么不愿意,你之前不是给我发了那么多信息,还说喜欢我。”一旁的唐振鹏双手抱在胸口,似笑非笑地望着女生。

不仅没有慌张,反而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女生的哭声停住,她慌张地看着唐振鹏又转头看向沈执他们,最后她捂着脸,崩溃大哭说:“对,我当初是喜欢你。可是我不想跟你做那些事情。”

唐振鹏嫌恶:“你他妈装什么纯,你……”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沈执出手,抬手毫不犹豫一拳打在唐振鹏的脸上。唐振鹏身材不算高,被这么打了一拳,直接往后飞了出去,最后躺在地上。

沈执没放过他,一顿暴揍。

要不是最后夏江鸣上去拦着,真是要打出问题。

之后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个叫夏青的女生确实是喜欢唐振鹏,他们还知道这个唐振鹏是学校一班的好学生。这种长相还算清秀又成绩好的男生,让女生表白不是稀罕事。

但是稀罕就稀罕在,唐振鹏还回应了夏青。

小姑娘当时欢欣鼓舞的,便答应了唐振鹏出去约会。结果第一次约会,她就被迷晕还被拍下了半裸的照片。

之后,只要唐振鹏一个电话,她就必须出来。

就连在学校里面,只要唐振鹏想,就会拉着她去偏僻的地方对她动手动脚。

小姑娘本来一心想谈一个青春期的纯纯恋爱,结果却遇到这样的人渣。她胆子又小,压根不敢告诉老师和家长。

况且唐振鹏还威胁她说,他手机里有她发给自己的表白短信,而且还有她写的情书。

只要夏青敢跟老师说,他就会反咬一口,都是夏青勾引自己,照片也是她自愿拍的。

“人渣、贱人、王八蛋、杀千刀的、狗逼……”

闻浅夏听的肺都要气炸了,这种王八蛋也配当四中的学生。她想想都替那个叫夏青的女孩子觉得委屈,眼瞎喜欢上这种人,最后还要被他威胁,任由他对自己胡作非为。

夏江鸣目瞪口呆的望着闻浅夏。

不过他还是说道:“没办法,夏青都被吓破胆子了。当时执哥本来想报警的,可是她又哭又闹的,最后执哥让唐振鹏把所有的照片都删掉了。”

果然高二的时候,他们就再没在学校里见过夏青。

夏江鸣还专门去打听过,夏青转校了。哪怕唐振鹏手里没有了威胁她的东西,她还是被吓破了胆子。

闻浅夏突然想到说:“染染,他不会对你……”

夏江鸣一脸震惊地望着纪染。

纪染看着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无奈道:“不是,他今天进女厕所想吓唬我,正好沈执过来找我,撞上了。”

“这个王八蛋,打他一顿都是轻的,应该把他阉了。”

纪染点头,她说:“这次不能再轻易放过他。”

要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女生会受害呢。

闻浅夏想了想,她说:“要不咱们找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趁机把他那个了……”

夏江鸣看着她挥了挥手掌,做出手起刀落的模样,突然觉得自己有个地方都挺疼的。虽然他觉得唐振鹏这傻逼玩意活该,可是看着这姑娘恶狠狠的样子,他都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不过这件事确实不好说。

单单只是一个闯进女厕所,别说定他的罪,估计连学校都不会惩罚他。如果他一口咬定,自己只是想恶作剧。

纪染叹了一口气。

可惜夏青走了,现在连个指控他的人都没有了。

等她回了教室之后,哪怕是晚自习上课,她还是在发呆。直到旁边的沈执,又朝她看了一眼,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说吧,什么事情。”

纪染朝他看了一眼:“什么?”

“说说你在烦恼什么事情?”沈执手里的中性笔在他的手指尖转了一圈,动作流畅又好看。

纪染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已经知道唐振鹏这件事。

于是她指了指手里的习题册,“这个周末就是初赛,我在想比赛的事情。”

“你肯定能赢,不用想。”沈执淡淡道。

纪染眨了眨眼睛,一张小脸终于露出笑意,“你怎么比我还肯定?”

“因为我相信你。”沈执轻勾了嘴角。

纪染不懂他对自己的自信从哪儿来的,反正就是这种莫名的自信,弄得她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就好像沈执见过她的数独实力似得。

“周末比赛,我能来看吗?”沈执轻声问道。

纪染偏头,重新看着自己手里的习题册,她本来应该拒绝的。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沈执好像再也没有了之前那样的抗拒。

她似乎已经渐渐习惯了他就在她的周围,参与着所有跟她有关的事情。

终于她低声说:“比赛,谁都能看啊。”

沈执本来已经做好准备,听到她说一句他爱看不看关他什么事情,以至于他听到这句话时,整个人一下愣住。

半晌,他低笑了一声,轻声说:“可是我只想看有你的比赛。”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热门: 飞云之上 路过风景路过你 绿茶她翻车了 机械降神 与影后闪婚后 我真的没有卖人设 重生之贴身小保镖 皇后太正直[穿书] 村官桃运仕途 乡村大土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