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到底怎么回事?”

“沈执为什么打人呀?我看他不像这么冲动的人。”

“谁知道呢,或许就是看人家不爽吧,这种社会哥不都是这样。”

教室里窃窃私语,叫夏江鸣听到格外不爽,他立即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你们说什么?知道原因就他妈在这儿瞎逼逼。”

“夏江鸣,你干嘛呢,我发现你们八班的学生实在是太嚣张了,还把老师放在眼里吗?”

教导主任一见夏江鸣当着他的面儿冲着其他人大呼小叫,立即呵斥道。

刚才沈执直接离开,已经将他这个教导主任的脸面彻底丢尽了。

他没想到夏江鸣也敢当着他的面儿骂人。

乔与桥立即开口说;“夏江鸣,你先坐下。”

可是夏江鸣还是站着,他望着乔与桥大声说道:“老师,我相信执哥……沈执不会平白无故地打人。”

“他要是有理由,为什么不说清楚。”教导主任见他这时候还帮沈执说话,简直是死不悔改。

对于这帮刺头儿,教导主任也是一万个看不顺眼。

况且这次被打的还是高三的尖子生,马上就要高考却弄出这种事情。教导主任是既愧疚又恨铁不成钢。

他说:“你们这帮人要是不想学习,没人愿意说你们。但是你们能不能别打扰别人学习,你知不知道沈执今天打的是谁,那可是高三一班的同学。要是真打出什么问题,我看你们……”

每个年级的一班和二班都是最好的班级。

教导主任言下之意十分明显,无非就是他们是一帮垃圾学生,不想学习也不要打扰别人。

就在夏江鸣握紧拳头,打算开口时,突然另一边一直安静坐在自己位置上的少女站了起来。

纪染不知道沈执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她看得出来他是在帮自己撇清关系。

他是在护着她。

可是如果她今天坐在这里无动于衷地听着老师说出这种话,纪染觉得她就不配得到他这样毫无保留的保护。

他想护着她,可是她也不愿意他承受这样的委屈。

纪染站了起来:“老师,并不是成绩好就能决定一切的。就算他是高三一班的学生又怎么样,他是人渣的话,考再高的分数也只是个高分人渣而已。”

整个教室一片哗然。

就连闻浅夏都目瞪口呆地望着纪染,她安静地站在自己的座位上,声音并不算大,是她一贯的声线,轻轻柔柔。

可是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那么掷地有声。

纪染说完之后,直接走到教导主任的面前,直接说道:“老师,您想了解什么情况,我都可以说明。”

她目光坦荡,丝毫没有任何胆怯。

乔与桥见状,立即说道;“纪染,如果真的有隐情,你直管跟老师说,老师一定相信你们。”

等老师带着纪染离开之后,夏江鸣他们几个也是课都不上,赶紧溜出教室。

夏江鸣着急说:“咱们现在怎么办?”

徐一航已经拿出手机,准备给沈执打电话,一边拨电话一边说:“当然是把执哥叫回来,你没看见他临走时跟纪染说的话。他那是给纪染开脱呢。”

夏江鸣气急:“卧槽,唐振鹏那个贱人还敢搞事儿,他是不是觉得咱们真不敢把他那点儿破事儿抖落出来。”

“你还记得当初执哥为什么不说吗?”陈松无奈说。

夏江鸣叹了一口气:“所以说这种祸害反而能活到最后。”

徐一航这边还没打通电话,于是他干脆给沈执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他,纪染跟教导主任走了,看起来是替他解释去了。

信息发出去没多久,沈执的电话立即打了回来。

“执哥,你离开学校了吗?”徐一航着急道。

沈执手里的烟被他按灭扔进垃圾桶,低声说;“到底怎么回事?”

“你走了之后,大家都在议论这个事情。夏江鸣就站出来说了几句,结果教导主任发火,骂我们这种群人是害群之马。结果你知道吗?染妹直接站出来怼了教导主任,她说唐振鹏就算是高三一班的学生又怎么样,人渣考了高分也还是人渣。”

徐一航越说越激动,也不怪他。

当时那种情况下,大家都在议论纷纷,毕竟一边是名声不好的沈执,而另一边是高三一班的尖子生,谁都会觉得是沈执的错。

可是纪染毫不犹豫地站出来维护沈执。

突然徐一航有点儿理解,沈执为什么会对纪染有那样的执念。

这样的姑娘,值得。

拿命护,也值。

沈执狠狠地踢了一下垃圾桶,低声说:“我马上回来。”

其实他还没走远,只是刚离开学校而已。他应该知道的,她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

校长办公室。

四中是市里有名的重点中学,大庭广众之下发生一个学生殴打另外一个学生的事情,性质挺恶劣的。

况且出事之后,对方的家长很快赶到学校。

这会儿校长在尽力安抚,反而对方家长在咄咄逼人:“赵校长,咱们四中可是重点中学,我儿子唐振鹏还是重点班的学生。怎么就能在学校里被人打呢,四中怎么会有这样的垃圾学生,我希望学校严肃处理。”

教导主任敲门进来的时候,纪染跟在后面,正好听到最后一句。

垃圾学生?

希望学校能够严肃处理。

纪染抬头朝沙发那边看过去,说话的是个中年妇女,带着黑色边框眼镜,穿着一身灰色大衣,整个人看起来特别古板严肃,说话的刻薄程度跟她的打扮很合适。

而她身边正坐在唐振鹏,此时他脸上的伤势已经被处理过,可是反而显得越发可怖。

因为一张脸不仅青青紫紫,而且还涂了药水,本来还算清秀的面容显得特别丑。

沈执这次下手是真的没有客气。

唐振鹏母亲一见纪染来了,立即朝她看了一眼,露出一股子打量的模样:“赵校长,不会就是这个女学生把我儿子打了吧,我可是听说是另外一个男生。”

“你们学校不会包庇那个男学生吧,赵校长,我可跟你说了,哪怕对方家里就是再有权有势,我们也是不怕的。我们必须要追求一个正义。”

纪染听到这里,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她冷笑:“追求正义是吧,我也确实有一件事想跟老师们说。”

她不想再听对方胡言乱语,直接说道:“我今天在中午在活动楼的数独训练室,中途上厕所的时候,突然有个男生闯进了厕所,所以我追了出去。”

此话一出,不仅学校里的老师们震惊,就连唐振鹏的母亲脸上都出现错愕的表情。

但是下一秒唐母竟是跳起来,直接指着纪染的脸:“好呀,小小年纪居然学会了血口喷人,你的意思是我儿子闯进了女厕所,才被你们打了。”

“对。”纪染望着她,毫不退缩地说道。

唐振鹏母亲没想到这小姑娘看着柔柔弱弱,可是气势这么强,面对自己也丝毫不害怕的模样。

于是唐振鹏母亲立即转头问身边的儿子:“小勉,你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振鹏慢慢抬起头,朝纪染看了一眼,虽然他的脸上五颜六色,可是居然还是从他的眼睛看出了一丝恶毒和说不出的畅快,仿佛他的恶毒计策马上就要成功的那种痛快。

他说:“我看见他们两个偷偷在约会,所以沈执才恼羞成怒冲出来打我。”

就在他说话,突然校长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沈执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你他妈是不是觉得老子不在,你就能胡说八道。”

居然造谣自己跟纪染在约会,他要是真的跟约会被撞见,他这么厌恶唐振鹏都会心情很好的饶他一条狗命。

“你这个学生怎么回事,张嘴就骂人呢。”唐母一听沈执骂人,不乐意了。

沈执没搭理唐母,而是望着唐振鹏。

此时唐振鹏往唐母身后躲了下,像是被吓唬住了。

唐母越发心疼自己的儿子,气道:“当着我的面,你还恐吓我家小勉不成,我告诉你,学校可不是你这种只手遮天的地方。”

“我这种人?”沈执被气笑了,他淡淡问:“我哪种人?”

唐母伸着手往前一步,像是要指着沈执说什么,可是下一刻纪染挡在沈执的面前,望向她说:“你儿子偷进女厕所,所以他被打是他活该。”

她身体站地笔直,神色从容坦荡。

唐振鹏终于嚷嚷了起来,他说;“我没有,是我撞见你们在活动楼约会,对,沈执还亲了你,所以你们才会这么恼羞成怒诬陷我。”

沈执一下被气笑。

这个唐振鹏说瞎话的本事跟真的似得,他倒是想呀,可是人家小姑娘不愿意着呢。

要是纪染愿意让他亲,自己哪还有功夫打你个傻逼。

一旁的乔与桥终于忍不住问道:“纪染,你说的是真的吗?”

“乔老师,你说过你会信我的对吧,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乔与桥点头,纪染和沈执都是他班里的孩子,这种时候他愿意相信他们。

乔与桥看着校长请求道;“校长,我希望您不能只听信一面之词。”

现在双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是乔与桥知道,学校领导肯定是更加愿意相信唐振鹏这样的学生。

毕竟他是高三一班的尖子生,成绩好就是他的护身符。

“我说你这个老师怎么回事,还护短呢。”唐母愤怒道。

纪染突然有点儿无奈,零九这时候摄像头还不像十年后那么普及,此时学校的活动喽压根没装摄像头。

因此唐振鹏这个傻逼才敢睁着眼睛说瞎话。

突然,她眼睛一亮,开口说:“要是老师没办法断定的吧,那就报警。当时闯进厕所的那个人在厕所地面上留下脚印说不定还在。”

最关键的是……

她嘴角轻挑,望着唐振鹏轻声说:“那个人还在隔间门上拍了好几下,他的掌纹肯定留在上面呢。”

此时整个校长办公室鸦雀无声。

沈执侧头朝纪染看了一眼,突然笑了起来。

他怎么能不越来越稀罕这姑娘呢。

瞧瞧,多冰雪聪明。

*

两人离开校长办公室的时候,唐振鹏和他母亲还里面,此时唐母正在跟校长吵着她儿子绝对不可能是闯入厕所的变态。

乔与桥不想让他们耽误上课,便让他们先回来了。

走到楼下的时候,突然沈执偏头望向纪染,低声说:“虽然我很讨厌那个瘪三,可是突然真希望他说的话是真的。”

纪染不明所以。

“他说我们在约会。”沈执嘴角浅浅勾起,露出一抹笑意。

直到他轻轻靠近纪染,在她耳边说:“我还亲了你呢。”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热门: 不想和校霸谈恋爱怎么破 老子是癞蛤蟆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重生之大佬的小可爱 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师尊,你徒弟又入魔了 [综英美]时间领主 我要我们一直爱下去 我穿成了反派的哈士奇 检查少妇隐私:乡野妇科男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