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重大八卦,纪染加入学校数独队,要代表学校参加这次比赛!】

一大清早这个帖子,让早上还有点安静的贴吧彻底炸锅。之前纪染跟学校数独队的人比赛,在围观学生的渲染之下,传的整个学校都知道。

如果说之前还有人不知道纪染这个名字,如今她在全校的知名度,直逼沈执。

“哇,数独队的老师好骚呀,打不过直接招揽,牛逼。”

“我听说是数独队的老师直接去找纪染,邀请她加入的。薛以柔这次真是丢脸丢大发了。”

“薛以柔主动跟纪染比试,就是不爽纪染抢走她校花头衔吧。”

“我宣布从此以后,我是纪染的忠实支持者,这姑娘简直是爽文剧本。不过她数独这么厉害,数学怎么考出22分的?”

这个帖子一出,就连闻浅夏都忍不住问纪染这件事。

总算等到早自习下课,闻浅夏立即转头说:“染染,你真的要进数独队?”

纪染点头。

显然闻浅夏并未看清楚她脸上沉重的表情,反而拍了下她的桌子,兴奋地说:“我去,染染,你也太厉害了吧。全能型人才,连数独你都玩得转。”

那天闻浅夏可是现场看见纪染怎么连赢两个人。

对于她这样的数学学渣来说,她连基本数独都没见识过。那天白色题板上的题目她也看了一遍,只是最后她连题目都没看懂。

“你是代表学校比赛吗?”

纪染点头,许老师直接跟她说了,这次比赛先是市比赛,之后是省赛,如果走到最后是国赛。数独不比其他竞赛类保送很容易,数独队获奖顶多就是跟国内一流大学签订一份优惠条约。

比如达到一本线,可以无条件入读顶级名校。

哪怕就算是这样,也是给学生提供了一份保障,足够去拼一次。

数独队每周有两次训练,都是晚自习的时候。所以也不算特别耽误时间,纪染本来就喜欢数独。前一世裴苑怕耽误她学习,高中之后就没让她再碰数独。

纪染没再继续参加比赛,不过她私底下还是买了不少习题册,解闷时候会练练。

晚自习要上课的时候,纪染收拾东西,准备去活动楼。

就在她把书包合上准备起身时,突然旁边的少年伸手在她桌子上轻轻敲了一下,低声说:“纪染。”

纪染偏头看着他。

沈执心底有点儿不是滋味,一直以来晚自习的时候,她都会乖乖坐在自己的旁边,低头看书。她很少会说话,偶尔闻浅夏会转身问她一个问题。

可是哪怕她总是安静,但她一直都在。

沈执被自己突如其来的矫情劲儿笑到,不过是一个晚上不在,还没走呢,他就开始舍不得她了。

他说:“你伸手。”

小姑娘愣了几秒,卷翘的长睫无辜地眨了两下之后,慢悠悠地伸出手,雪白纤细的手掌平摊在半空中。

沈执见她乖乖听话,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点儿笑意。

随后他手掌放在她的手心上方,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张开,直到最后一颗奶糖从他的掌心轻轻滑落,掉在纪染的手里。

她低头看了一眼,奶白色的糖纸上有一只可爱的小白兔。

纪染没想到沈执会给自己一颗奶糖。

沈执伸手揉了下她的头发,低声说:“小同学,加油。”

他压着声音,声线又沉又酥像是羽毛笔轻轻地抚过心尖,叫人莫名的心底一麻。

*

纪染背着书包到了训练室门口时,里面吵吵嚷嚷还没彻底安静下来。纪染在门口站定后,轻轻伸手推开门。

本来还吵嚷的训练室一下变得安静。

里面的学生以为是指导老师来了,一个个正襟危坐。等他们看见站在门口的少女时,反而一个个越发面面相觑,有种说不出话的尴尬。

毕竟前几天整个数独队的人,被纪染狠狠地教训了一通。

特别是薛以柔和周静两个人,脸上出现那么一丝尴尬。

队员们都知道纪染要加入数独队的消息,其中薛以柔的反应最为激烈,毕竟她本来想打脸纪染,结果却反被教训。

如今人人都说,纪染这个校花当的名正言顺。

她不仅长得漂亮,还这么全能。

薛以柔甚至以退出数独队来跟老师反抗,可是许老师一力要求,况且纪染表现出来的实力在他们现有数独队的所有人之上。

因此纪染加入顺理成章。

薛以柔最后也没退出数独队,毕竟她马上就要代表学校参赛。此刻她打量着纪染,眼神里带着嫉妒和怨恨。

纪染环视了一下训练室,数独队的训练室比他们教室还大一点儿。

但是整个数独队一共才十几个队员,因为每个人一张桌子,并不是按照教室里那种整齐摆放,而是有些随意,每张桌子之间隔着极远的距离。

纪染看见一张空桌子,准备走过去,谁知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纪染同学来了。”

今天来上课的正好是许老师,他瞧见纪染站在门口,立即热情地让她先到前面自我介绍一下。

纪染安静地站住之后,轻声说道:“大家好,我是纪染,高二八班。”

她没说太多,只是简单介绍。许老师也没在意,反而笑着对底下学生说道:“以后呢,纪染同学就跟大家一起训练了。你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众人:“……”

老师,你确定我们不是被狂虐一通?

两个多小时的训练时间,说快倒是也快。纪染一抬头,就听到许老师说下课的事情。因为这会儿已经放学了,大家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纪染刚收拾好,突然薛以柔站起来,冲着她说道:“纪染,今天轮到你值日。”

她朝薛以柔看了一眼,眼神冷静又淡然。

她,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

薛以柔明显被她的眼神盯的有点儿愣住神,随后她小声说:“这个训练室也是要人打扫的,你来之前,我们大家都轮过一遍了。”

还是旁边有个男生小声道:“纪染,你只要把黑板擦一下,还有老师用的记号笔还有白板整理一下就行了。”

纪染终于缓缓点头:“我知道了。”

毕竟是刚来第一天,纪染没打算一下子翻脸。反正她有的是时间让薛以柔好好了解她的性格。

等纪染把训练室稍微收拾了一下之后,她立即背上书包离开。

这会儿虽然离晚自习下课没几分钟,可是整个学校都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只有远处的宿舍区依稀还亮着灯。

纪染一直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才重新见到人影。

学校对面的公交车最后一班车是在十点半,此时九点多,所以她不紧不慢地走到站牌旁边。

车子还没来,所以她坐在凳子上,伸手从包里将耳机拿了出来,准备一边听歌一边等车。

谁知她刚戴上耳机,身边有个人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

纪染抬起头,看见一个陌生的少年,他穿着四中的校服,长相清秀有点瘦,个子也不算高,看起来是那种好好学生的样子。

纪染伸手将一边的耳机拿下,正要开口问对方有什么事情。

可是她面前的少年突然像是被人从背后拽住似得,一下整个人失去了平衡,下一刻,纪染看见站在少年身后的沈执。

他直接双手将少年的后衣领子拉住,半拖半拽地将人扯到旁边,直接砸在了立在公交站牌旁边的广告牌上。

‘砰’地一声,人砸在广告牌的闷响声,让纪染吓了一跳。

可是沈执并没有打算轻易放过对方,他把坐在地上的少年重新扯了起来,按在广告牌上。广告牌里的光线打在沈执的脸上,他漆黑的眸子透着一股森冷又危险的味道,一张脸是面无表情的可怕,连下颚线都绷得紧紧的。

沈执死死地盯着对方的脸,他的手指还扯住少年的衣领,看起来用尽了全力,手背的青筋微微暴起,直到他压着声音说:“你他妈想干嘛?啊?”

他的声音充斥着危险和隐隐压不住的暴戾。

对方并没有说话,而是小小地挣扎,可是他的挣扎就像是落如强大敌人手中的猎物临死时的无助又慌乱的挣扎,不仅没有让他争夺沈执的钳制,反而让他自己更显得狼狈。

直到他小声说:“我没有……”

沈执却不信他的话,声音更加冷漠:“我有没有说过,你老实点儿,别再落我手里。”

纪染站在原地,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不是没见过沈执打架的模样,还有他在落英山挑衅职高那帮小混混,虽然也凶却透着一股子懒懒的调子,是那种压根没把对方看在眼里的轻松。

但是对面这个少年时,沈执浑身上下是透着一股冷,那种极致的冷漠。

仿佛他真的会在下一秒打死对方。

终于她小声开口说:“沈执,他真的什么都没做。”

刚才这个少年就是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纪染没感觉到对方的恶意,所以她不知道沈执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对他。

但是沈执并未说话,只是冷漠朝往他看着。

正好此时,一辆公交车从不远处缓缓驶来,在站牌前慢慢地停下来。正是纪染每天上学放学会做的那辆公交车。

纪染转头看了一眼,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上车。

就在此时,沈执冷笑一声,随后他双手用力直接像是摔垃圾一样将少年又狠狠地摔在地上。下一秒,他走过来直接拉着纪染的手上了公交车。

纪染站在公交车里,忍不住朝站牌那里看了一眼,那个少年依旧还坐在地上,整个人缩成一团,身后还背着一个巨大的书包。

不知是他太瘦小,还是书包很大,有种说不出的凄楚感。

纪染握住公交车上的扶手,手指尖轻轻用力拽着,心底翻江倒海般地疑问冒了出来。

虽然学校里面对于沈执的传闻有各种各样,可是纪染跟他相处这两个月,知道他虽然有年级大佬的名声,却从来没见过他在学校里欺负同学。

哪怕有一次班里的男女生打闹,结果把一本书直接砸在趴着睡觉的他身上。

所有人在那一秒都吓得心脏停顿。

但是他悠悠地直起腰,看了一眼落在他桌子上的那本书,拿起来之后随手扔了回去,声音有些无奈地说:“你们声音小点儿。”

也是那次之后,全班的同学跟他相处自在了许多。

所以,沈执绝对不是那种随便欺负同学的人。

纪染舔了下嘴唇,想要张嘴,却反而不知道要说什么。

倒是沈执垂着眼望着她,轻声说:“你想问什么?”

纪染立即说:“他是谁?”

沈执倒是挺意外,他以为她第一句会问自己为什么打对方,他淡淡吐出几个字:“一个瘪三。”

“你跟他有仇?”纪染小声问道。

谁知沈执立即说:“不是。”

纪染瞪大眼睛,没仇你那么对人家,这也太奇怪了吧。

大概是纪染脸上吃惊的表情太过明显,沈执叹了一口气;“以后碰见他,离他远点儿。”

“为什么?”纪染忍不住问道,因为那个少年看起来一脸无害的样子。

沈执淡声说:“让你离远点儿就远点儿。”

纪染不想搭理他了,可是沈执又问:“为什么你走的这么迟?”

晚自习放学的时候,沈执在教学楼下面等她。结果许久没见她出来,还以为她已经走了。于是他又去活动楼找了一趟,不知怎么回事,两人估计是走岔了。

反正等他到活动楼的时候,整栋楼都黑着灯。

等他再走到学校门口,就一眼看见少女坐在公交站牌旁,而不远处就是那个让他一眼看见就发火的人。

特别是看到对方走到纪染身边,还用手拍她的肩膀。

两人之后都没说话,一直到纪染下车。

纪染朝他看了看,轻声说:“我到家了,你也早点儿回去吧。”

沈执点头,谁知纪染刚转身,他突然想起来什么,又伸手拉住她。

“怎么了?”纪染回头望他。

沈执的手指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摩挲了下,低声说:“明天别穿这道校服了?”

纪染眨了眨眼睛,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

谁知沈执下一秒语气严肃地说:“刚才他用手碰你的肩膀了。”

一想到那个人居然敢碰她的肩膀,沈执突然后悔刚才没有折断对方的手指头,真他妈晦气。

纪染目瞪口呆:“沈执,你别闹了。”

对方只是碰了下她的衣服而已,难道别人碰一下她的衣服,她就得换一套吗?况且四中的校服一共就两套,她身上这套校服是今天早上刚穿的。

沈执却没松手,反而执拗地朝她看过去,跟哄孩子似得问道:“你换不换?”

纪染觉得他有点儿不可理喻,她当然会换衣服,但最起码不应该是因为这种无聊的理由呀。

可是下一瞬,沈执突然往前走了一步,纪染还没反应过来,他低头在她的肩膀上轻吻了下。

少年的嘴唇触碰到柔软的衣料,还有衣服上淡淡的清香。

她的身上总是萦绕着这样淡淡的香味,特别好闻。

他亲吻的时候,忍不住轻闭上眼睛,神色那样虔诚而又认真。直到他抬起头时,眼睛再次睁开,直勾勾地盯着纪染。

沈执嘴角轻撇,低声说:“好了,现在这里是我的味道。”

纪染整个羞恼到爆炸,他,他这个人怎么这样!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热门: 公子强娶 想当boss的我终于如愿以偿了[综] 封神归真录 邪祖 没骨日 狗仔大佬的重生 嫁魔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娱乐圈] 中二病教你做人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