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染觉得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在赢了她之后,居然还敢开口让她考虑,让他当自己的男朋友。可是一想到她居然曾经跟沈执说过,她喜欢处处赢自己的男生……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脑子是进水了吗?

沈执似乎还嫌不够,竟是伸手轻捏了下她的脸颊,纪染的肌肤白嫩细腻,哪怕只是轻轻触碰也格外细滑。

让人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纪染回过神,身子不由往后剁,沈执的手指顺势松开。

倒是没真的拉疼她脸颊上的肉,就是她觉得这人实在有点儿太过分。

纪染抿嘴:“沈执,你以后不许随便捏我的脸。”

“好,我知道了。”沈执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轻轻点头的同时居然还伸手摸了摸她的长发。

因为四中不允许学生上课期间披着头发,纪染每天都是扎着一个马尾。

纪染忍不住说道:“头也不许碰。”

沈执被她逗笑了,上下打量着她轻声问道:“你是什么做的?”

纪染不明所以。

“这也不让碰,那也不让碰,你是宝贝吗?”沈执微垂着眼望向她。

纪染张了张嘴巴,明知道沈执说的宝贝并不是寻常的亲昵称呼,却还是不由脸颊微红,这个人肯定没安好心。

纪染不想搭理他了。

于是她往旁边站了站,倒是沈执没继续逗她,反而是走到旁边的桌子上,随手拿了数独队的人练习册,是没带走的。

他随意翻了两页,突然轻声道:“咱们学校数独队的水平这么差?”

纪染有点儿好奇,因为说实话她跟周静比试的那道题,确实是有点儿太简单。因此她四十多秒就写完了。

于是她走过去,站在旁边看了几眼。

沈执轻笑:“难怪连个国奖都拿不到,比来比去,顶多是个省奖。”

之前数独队拿奖的时候,学校几次在学校的展览窗口贴出红色喜报,而且还搞得挺隆重。结果连学校都这么重视的奖项,到了他这里,不过是个区区省奖而已。

纪染忍不住朝他看了一眼,只觉得这位少年口气倒是挺大。

可是她突然想到刚才沈执打败自己的事情,她忍不住咬牙,于是她忍不住问:“你练数独多久了?”

纪染是从六岁开始接触数独,之后上过专门的数独训练班。

沈执轻轻转头,狭长黑眸里露出一丝浅笑:“这玩意儿需要练吗?”

纪染:“……”

于是她决定不耻下问,继续说:“那请问你平时是怎么玩数独的?”

“手机游戏。”沈执下巴轻抬。

纪染再一次咬着牙齿,她好像把面前这个人打死。所以他就是靠着每天玩玩手机,就打败了她这个经过专门训练的前全国冠军数独选手?

这还有天理吗?

沈执眼看着小姑娘的眼眶里氤氲着水汽,就像那天她看见自己的数学之后那个模样,不由轻轻摇头,别看这姑娘长相乖软这么甜,其实骨子里头别提多要强。

偏偏他还见不得她委屈。

沈执轻声说;“逗你的,我很早就开始练习数独。”

“多早?”纪染终于松了一口气,心底总算没那么憋屈。

毕竟一个天才最受不了的事情就是,发现有人比她还要天才。周瑜为什么会被诸葛亮气死,还不就是因为这么出色的周瑜不得不面对比她更出色的诸葛亮。

上辈子纪染看沈执不爽的最大原因就是,他处处赢了自己。

沈执见她刨根问底,忍不住靠近她低声说:“要不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纪染瞪大眼睛,没想到他突然这么耍流氓,正要伸手打他的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一个严厉的呵斥声;“你们在干嘛?”

两人转头之后发现,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看起来像是学校里的老师。

眼镜老师走进来,看见整个数独队的学生都不在,居然只有两个不是数独队的学生在训练室。

于是他口吻不善道:“你们怎么会在数独队的训练室?”

纪染有点儿不知道怎么说,难道要她跟这位老师实话实说道,她打败了他们数独队的学生,然后占山为王把其他人都赶走了。

当然了,这种想法只是转瞬即逝。

理智告诉她挑衅一个老师,并不是一件特别划算的事情。

于是纪染微垂着的眼睛,压着声线说:“老师,我对数独特别好奇和喜欢。知道我们学校数独队特别厉害,所以就想进来看看。”

眼镜老师朝沈执手里的数独资料看了一眼,况且刚才他在门口看见两人虽然站的近,却没有做出任何不轨的行为,反而是在看同一本书。

这位老师是许,是数独队的带队老师之一。

本来今天应该他值班,不过他临时有事让队员们自己训练,没想到等他回来,这些孩子都不见了,反而有两个他从来没见过的学生站在这里。

许老师没想到这个学校里,还有这样对数独充满了热爱和喜欢,他深感欣慰。

“同学,你很喜欢数独吗?”许老师微笑地望向纪染。

纪染长相是那种有极致欺骗性的清纯乖巧,小姑娘一张小脸巴掌那么大,露出一对儿乌黑的猫儿眼,有点儿圆但是眼尾是上翘的,卷翘的长睫毛说话的时,扑扇扑扇,像是要扇化人的心窝。

此刻她轻眨了眨眼睛,声音软甜地说:“老师,我特别喜欢数独,也一直觉得能够坚持数独是一件特别伟大的事情,而且一直以来我的心愿就是加入数独队。”

小骗子。

一旁的沈执听着她一本正经的话,心底暗暗嗤笑。

可是这位许老师却对她的话毫不怀疑,还点头笑道:“有这份心就很好,虽然你们普通学生接触不到数独,但是呢,了解数独、学习数独对于你们对于数字以及数学的理解都是有帮助的。要知道咱们数独队的队员里,就没有数学成绩差的。”

确实,能坚持训练数独的人,对数字都是极敏感的。

这位许老师似乎是真心热爱数独,居然拉着纪染和沈执他们又讲了许久。一直到晚自习晚自习上课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才放他们离开。

只是许老师也完全忘记问,为什么他们孤男寡女,一对男女学生会单独留在这里。

这要是换别的老师,早怀疑到早恋这个问题上了。

本来纪染以为这事儿依靠着她精湛的演技,就这么混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晚上,她正在教室里上晚自习的时候,突然窗口响起一阵清脆的敲窗声音,等她抬起头,看见班主任乔与桥和昨天数独队的那位许老师站在窗外。

当时纪染的第一反应就是,完蛋了,

沈执倒是挺淡然地望了一眼,轻声说:“班主任叫你。”

纪染起身的时候,沈执忍不住跟着站了起来。

她立即低声说:“你干嘛?”

“你这么害怕,我当然是陪你一起去。”沈执低声说道。

纪染:“你去的话,不就是更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让所有人都觉得我们有关系。”

沈执轻笑;“你在想什么?”

纪染一怔,难道这位老师不是来跟班主任告状,她昨天单独跟沈执待在数独训练室里的事情?

这可是有重大早恋嫌疑的。

前一世她上高中的时候,那个学校管的也很严格,别说男女生在同一个教室里单独待着,就是课间多说了几句话被老师看见,都要拉去谈话。

等他们到了走廊的时候,乔与桥笑着说:“沈执,这位许老师是来找纪染的,所以你先回去上晚自习吧。”

“老师,是因为纪染跟数独队的事情吗?”少年身材颀长,哪怕站在两个成年的男老师面前,依旧高出大半个头,而且还有种莫名的压迫感。

许老师居然点头回答了他的问题:“对对,是数独队的事情。”

于是乔与桥跟沈老师把人往旁边领了领,站在楼梯口处,免得教室里的学生不安心上晚自习,一直往窗外张望。

沈执漫不经心道:“这件事是数独队的人挑衅在先,纪染她只是被迫而已。况且最后人都是被我赶走的。”

“对吧,纪染。”沈执朝她看了一眼。

纪染知道他这是为了护着自己,把什么都扛了下去。可是她并不想让沈执这么做,于是她咬着唇摇头。

她直接说道:“老师,这件事完全是我自己干的,要求也是我提的,我知道错了。”

她认错态度倒是直接又干脆。

“老师知道你们同学之间年轻气盛都不服气,但是昨天确实做的有点儿过火了,”许老师见她乖巧的模样,点了点头,问道:“那你现在知道错在哪儿了吗?”

纪染认真点头:“我不该说让那位同学给我跪下来道歉这样的话。”

许老师:“……”

乔与桥站在一旁,忍不住低头,可是肩膀却笑得微颤。

他班里的这位纪染同学有点儿好玩呀。

沈执本来是准备护着她,把什么都自己扛了,可是见她丝毫不领情,本来心底正生着闷气,结果听到这句话,又瞧见她一脸认真乖巧的模样。

他心底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艹。

结果最后还是嘴角轻勾了起来,露出笑意,这他妈也太可爱了吧。

最后许老师认命地继续说:“纪染同学,我今天来并不是因为这个事情而让你认错。”

纪染一愣,那是因为什么?

她忍不住朝沈执偷偷看了一眼,一想到许老师可能跟班主任告状,自己跟沈执有早恋倾向,她耳朵尖就有点儿发红。

要是许老师真的说了,她就……她就死不承认。

倒是许老师直接说道:“当然我们也是听说了你们昨天比试的事情,纪染同学你能够在一分三十七秒内做出那道题目,实在是太厉害了。”

今天许老师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又让整个数独队的人做了一遍。

结果最快的学生是正好三分钟。

这足足比纪染慢了一倍。

这样的差距,在正式比赛之中也是极罕见的。许老师知道自己队里的学生,冲个省奖还行,但是冲击全国金奖的话,却还是不够。

况且还有更高的世界数独锦标赛。

许老师诚恳地说:“纪染同学,我现在正式代表数独队邀请你加入我们数独队。数独队正是需要你这样喜欢数独、热爱数独的同学。”

纪染张了张嘴,刚要说,等等,不是呀。

可是许老师却声音高昂地说道:“那天你是不是跟我说,你特别喜欢数独。”

纪染:“……”

是她。

“你是不是还说觉得能够坚持数独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是的,她说了。

直到最后许老师欣慰的说:“你还说加入数独队是你一直以来的心愿,现在就有这样的机会摆在你的面前,你是不是应该珍惜。”

纪染望着许老师,突然觉得,演技太好也不是一件好事儿。

她这是彻底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

于是最后她垂死挣扎道:“许老师,你说过数独队的人数学成绩都好,我数学才22分。”

对,她数学才考了22分。

谁知许老师摆摆手,一脸安慰地笑道:“别担心,纪染同学。数学跟数独只是有些联系,但也不是必要联系。如果你是在担心你的数学成绩,老师可以帮你补课。”

此时乔与桥适时说道:“纪染,这位许老师呢,是全省的高级数学老师。”

纪染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一直等到乔与桥与沈老师从楼梯下去,纪染还是站在转角处没动弹。

沈执往前走了一步,靠近她,乌黑的眸子低垂着望向她:“怎么了?不喜欢啊?”

“你数独不是也厉害,要不你去跟许老师说,你加入数独队。”纪染眼睫毛轻颤了下,声音软软的,企图把沈执骗的心软。

“不行。”沈执却想也不想地拒绝她。

纪染心下觉得既然没得谈,她还是回教室。就在她转身准备回教室的时候,突然她的手掌被沈执拉住,随后整个人被压在转角的墙壁处。

此时整个走廊里静幽幽。

因为正在上着晚自习,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没有,幽静到纪染被压住的时候,心跳声一下陡然放大数倍。

沈执的脸颊凑近她的耳朵,直到嘴唇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根才说:“你不问问我,为什么不行?”

“你松开我。”纪染有种腿软的感觉,要是他们班或者其他班有人从教室里出来,他们两个肯定会被看到。

纪染伸脚想要踢他,可是少年敏锐的躲开,他小声提醒说:“你再这样,真的会引来人的。”

纪染没想到他这么混蛋,又气又恼。

可是最后她还是气嘟嘟地问:“为什么?”

她口吻生硬,一副完全被强迫的样子。

沈执也不在意,低笑了下,压着声音说:“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温热的鼻息随着他每说出的一个字,轻软地吹在她的耳根处,慢慢的,那处雪白的皮肤渐渐染上好看的绯红。

沈执也知道自己这么做,挺混蛋。

可这是他第一次喜欢的人,也是一直喜欢的姑娘。他就是想要逗逗她,亲亲她,想看她因为他娇羞的模样。

终于他再次开口说:“我得好好复习,早点儿考到七百分呀。”

“这样你才能早点儿成为我的。”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热门: 乡村首富 命犯宿敌 七零炮灰娇宠记 废柴夫夫掉马日常 南极绝恋 和系统作对后我成了天才导演 辅助插眼至今未归 星际食人花修仙指南 养的纸片人是帝国太子 三年,我们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