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静本来还在低头答题,可是周围的声音太大,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明明是很小的声音最后汇在一起,吵得周静压根看不进一个字。

慌乱间,她手腕抖了起来,笔尖在卷子上划出一道极长的污痕。

“这个女生是谁呀,不是咱们学校校队的人吧,怎么这么厉害。”学校数独队的成员大家都认识。

“她你都不认识,你都不上贴吧的?这就是八班那个校花纪染呀,长这么好看的姑娘。”

“哦哦,原来她就是纪染,不过不是说她数学成绩特别差,上次月考才考22分的?”

“牛逼呀,连校队的人都这么轻松赢了,她怎么这么厉害。”

“对呀,我都没反应过来,她就写完了。感觉她比校队的人还牛逼。”

周围议论的声音都传到了江艺的耳中。

江艺是学校舞蹈社的成员,她们舞蹈社的训练室内就在楼上,刚才有人上楼说楼下数独队有比赛,于是一帮人拉拉扯扯下来看热闹。

江艺没想到跟数独队比赛的人,居然是纪染。

就连舞蹈社这些本来这些女孩都左看右看没人说话,能参加舞蹈社自然长相都不错,可这是头一次众人没法对一个女生的长相挑三拣四。

坐在椅子上的纪染,整个人沉浸在橘黄色夕阳余晖之下,哪怕只是安静坐着,依旧那样清灵好看。

所有人的目光都忍不住落在这个像精灵般的少女身上。

此时训练室里,一直垂着头的周静突然站了起来,她指着纪染,一脸愤怒地说:“作弊,你肯定是在作弊。你一定提前知道答案,要不然你不可能答的比我快。”

周静这突如其来的指责,夏江鸣第一个不服气地喊出来:“卧槽,你输不起呀。”

“就是,别人赢了就是作弊,你们数独队这么不要脸的。”

“数独队这么输不起的,好丢人。”

一时间教室里和站在走廊看热闹的人都闹了起来。

周静浑身都在颤抖,她不相信是这个结果。

本来她是打算在所有人面前打败这个美丽的少女,让所有人认识到她,让大家都知道长得漂亮有什么用,脑子好才是真正的厉害。

可她没想到,自己输的这么干脆,这么毫无还手之力。

四十七秒。

周静心底明白她不可能有这样的速度,这太快了,甚至她觉得学校数独队里也没人能有这样的速度。

所以她不甘心地喊出来,她觉得纪染肯定是事先做过这题,才会赢自己。

纪染望着她,表情平静:“题目是你选的。”

是啊,卷子是周静拿的,连题目都是她选的。

周静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她强撑着一口气说:“那你肯定是做过这道题,你知道答案。”

纪染安静地望着她,眼神淡然:“你输了。”

周静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周围嘲讽的声音很大。

闻浅夏喊道:“道歉,刚才还骂我们八班学生是垃圾,现在你输了,赶紧给我道歉。”

周静骂这句话的时候,沈执他们没听到。

此时闻浅夏说出来,八班在场的几个男生也炸了起来。

“我去,要不是我不打女生,今天真的要破戒了。”

“什么玩意。”

此时沈执终于站直往前走了几步,他走到周静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你说的?”

周静浑身都在颤抖,她真的怕了。

沈执凶名在外,谁都知道他冷漠又桀骜,对女生都不客气。

“道歉。”他的声音冷漠地跟什么似得。

周静忙不迭地说道:“对,对不起。”

“是纪染同学。”沈执望着她眼底全是冰冷。

周静莫名胆寒,声音听起来快哭了,颤颤巍巍说:“纪染同学,对不起,我不该骂八班是垃圾,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纪染本来很烦她这种口无遮拦的样子,但此刻见她被沈执快要吓破胆子的模样,也不想再为难她。

她安静站起来,拉着闻浅夏准备离开。

谁知她刚站起来,突然门口走进来一个漂亮女孩,她先是看了一眼沈执,这才又看着纪染。

“这位同学,我能跟你比一场吗?”

众人一看来的人是薛以柔,议论声再起响起。

“薛以柔也来了,现在有好戏看了。”

“刚才你们不是还争论这个新同学跟薛以柔谁漂亮,现在一看,薛以柔完全比不上吧。”

纪染转学到四中之后,还从来没在公开场合跟薛以柔在一起。虽然大家公认纪染是校花,可是也有小部分薛以柔的支持者一直在贴吧叫唤,说薛以柔成绩好又漂亮,才最能代表四中的形象。

至于纪染,她上次月考数学22分的事情,一直被薛以柔的支持者嘲笑。

没想到今天她们在这里遇上。

大家都沉浸在有好戏看的兴奋当中。

纪染并没有打算再跟这个女生比什么,刚才她跟周静比,是因为周静出口侮辱闻浅夏还有八班。

如今对方道歉,她不打算再留在这里。

但是薛以柔却不想让她这么轻松离开,她说:“这位同学,如果你不敢跟我比的话,是不是代表这道题真的是你蒙的,毕竟咱们数独队的同学都很有实力。”

本来数独队的人在周静骂人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但刚才纪染轻松赢了周静,周围议论纷纷都在说数独队不过是花架子而已。这些队员都是好学生天子骄子,平时高傲的很,突然被这么看低,怎么可能不生气。

薛以柔说出这句话时,立即有数独队员小声附和:“就是呀,答的那么快,说不定真的是事先做过这道题,蒙对的呢。”

“我也觉得,其实周静实力不差的。”

薛以柔继续说:“同学,你不会是怕了吧。”

她手段不算高明,用激将法想让纪染跟她比一场。

本来周静被羞辱,她完全不在意,但刚才她在门口看见沈执居然为纪染出头,她就忍不住了。

其实那天在奶茶店门口,她一直就站在不远处,看着沈执给他们所有人都买了奶茶。可是唯独纪染那杯奶茶,是沈执亲手递过去的。

她那么喜欢沈执,甚至利用夏江鸣故意去接近她。

纪染才认识他多久,凭什么得到他的青睐。薛以柔望着对面少女柔美清丽的脸庞,说不出的嫉妒。

所以她一定要在沈执面前打败对方,让他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数独女神。

“我为什么要跟你比?”纪染不轻不淡地说道。

薛以柔挺直了胸膛:“你可以尽管提要求,只要我能满足。”

纪染犹豫时,突然沈执走到她身边,低头看着她说:“要不再跟他们玩玩吗?”

他的声音充满了玩世不恭,甚至还把这场比试说成是玩玩。

完全是没把数独队的人放在眼里。

纪染抬头望着他,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他很淡然,淡然到仿佛认定纪染会赢。

纪染已经忘记上一次她参加数独比赛是什么时候,或许过去太久了,数独在裴苑看来不过是锦上添花的小玩意,不该浪费太多时间。

以至于纪染远离数独很久,快要忘记那种拼劲全力想要解答的感觉。

曾经,她也是让人惊才绝艳的数独天才少女。

“那就比这两题。”纪染伸出手指,指向教室里立着的那两块白板。

能被单独列在白板上的题目,肯定不简单。

况且她随意扫了一眼,这两道题绝对是世界大赛里才会出现的题型。

特别复杂。

薛以柔没想到她会挑战这两题,但现在容不得她后退,于是她点头同意:“好,那就比这两题。”

于是所有人看着她们两人拿着笔,各自站在白板前面。

刚才拿着的计时器的男生再次充当裁判的角色。

“开始。”随着一声令下,比试正式开始。

纪染盯着面前的题目,显然,被挂在这里的确实很难。但是她打小就对数字特别敏感,从六岁开始她上专门的数独班,做专门训练。

甚至,她还是全国最年少数独冠军。

那些荣誉哪怕随着时间被尘封,可是解题的本能却从不会消失。

当她秀气手指在白板上不停地游走时,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着这场比赛的结果。

直到纪染将最后一个数字写下。

她转头看着计时的男生,轻声说:“我答完了。”

计时男生这次很迅速,立即按下计时表,当众大声说道:“纪染,一分三十七秒。”

此时所有人都看到薛以柔才写下一半的数字。

纪染又赢了,这次赢得毫无悬念。

夏江鸣他们都疯了,先是懵随后抱着徐一航大喊道:“赢了,我小嫂子又赢了。”

徐一航和陈松也愣住。

谁都没想到纪染真的这么厉害,她太让人惊讶了。薛以柔实力真的很厉害,她几次代表学校的数独队参加比赛,都拿到过奖项。

学校甚至还开了专门的表彰大会表扬过她。

在大家的眼里,薛以柔是四中数独队的王牌选手,也是数独队的门面。

所以纪染赢得如此轻松,不管是训练室的内人,还是站在走廊朝里面张望的围观学生,都惊呆了。

纪染安静地望着题板,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薛以柔死死地握住手里的记号笔,她甚至才写好一半数字而已。如果说两人之间只是差着分秒,她还能安慰自己,是她大意了。

可是她和周静一样,彻底被纪染碾压,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数独队的人此时脸色都铁青。

周静输掉的时候,他们各个心理都是觉得纪染应该是提前做过这道题。

但是这次薛以柔再次输掉。

一次是侥幸,那么第二次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碾压,硬实力的碾压。

“这次是她选的题目,你说会不会她连这道题也做过?”终于数独队有个女生忍不住小声嘀咕,语气里透着不服气。

闻浅夏听到彻底翻起白眼,“是,是,是,别人赢了都是做过题目。怎么染染不是数独队的,每道题都做过,你们这些天天霸占着这么好的地方专门训练的人,反而什么都没做过呢。”

数独队的人在学习里一向嚣张,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刚才纪染她们在窗外说话,周静就直接赶人的事情。

显然这事儿他们没少做。

终于薛以柔狠狠地扔下手里的笔,转身准备离开。

但是纪染在她走之前,喊道:“对了,你不是说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薛以柔回头怨恨地望向她,纪染神色温和,依旧是那么乖乖软软的模样,但是开口时,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纪染看着闻浅夏说:“浅夏,你刚才说在外面坐着挺冷的,这个房间你喜欢吗?”

闻浅夏愣住。

纪染慢悠悠道:“我也不为难你,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你们这个训练室挺好的,借我们用到晚自习上课的时候吧。”

“凭什么?”

“这是我们数独队的训练室,她们算什么呀。”

“太嚣张了吧,敢要我们的训练室。”

刚才周静骂人的时候,数独队的这些人都在看热闹。或许他们觉得数独队就能高高在上吧。就连这个薛以柔出现也是,张嘴就要跟她比试,好像她不答应就是作弊。

都说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所以纪染不觉得自己暂时借用一下这个训练室有什么错。

数独队的人还是不服气地你一言我一语,却不想沈执朝他们扫了一眼,淡漠道:“刚才薛以柔说代表你们数独队比的时候,你们都没有异议。输了,不想认账?”

沈执双手插在兜里,狭长的黑眸微眯着,露出寒光。

“滚。”

大佬发火,谁敢说不。况且纪染本来就赢了,她提什么要求都是理所当然的。于是没一会儿,数独队的人都收拾书包,被赶了出去。

至于走廊上看热闹的众人也不敢再逗留。

但是这么热闹的事情,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跑回班级里,跟其他人分享。

于是没一会儿,教室内外居然只剩下纪染和沈执他们。徐一航见状,赶紧拉着夏江鸣撤退。

夏江鸣一把扯住闻浅夏,拉着她一起走。

闻浅夏望着这个宽阔又温暖的训练室,呜咽道:“这是染染为我打下的江山……”

可是她的声音已消失在走廊里。

纪染见他们都走了,只剩下自己和沈执,立即说:“你要是喜欢这里,就让给你吧。”

她也想走,可是却被沈执一下扯住她的手腕。

“待会帮我按一下。”沈执将计时器重新按在纪染的手心里,转身走到刚才薛以柔站的那块白板前。

他把薛以柔写上的数字都擦掉,然后轻声说:“开始。”

纪染像是受了蛊惑般,乖乖按下计时器。

随后沈执的手指尖在白色题板上来回游动,他另外一只手还插在兜里,有种游刃有余的轻松。

直到他写下最后一个字数字时,纪染再次按下暂停。

沈执没有转身,依旧面对着白板沉声:“多久?”

“一分二十六秒。”

“赢你了吗?”这次沈执悠悠地转身,含笑望着她。

纪染:“……”

赢……赢了。

直到沈执慢慢地走到她面前,微弯腰靠近她,伸手将她鬓边的碎发轻轻地挑起夹在耳后,声音低沉地说:“你说喜欢处处都赢你的人,所以我会尽快达成你的要求。”

“纪染,你考虑一下当我的女朋友吧。”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热门: 千秋(千秋原著小说) 爱要说,爱要作 苏丹的禁宫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我怀了男主叔祖父的崽[星际] 力荐河山 怦然为你 我身体里有只鬼 你猜我下个世界是谁 穿成反派的暴躁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