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晚饭这段时间是学校最热闹的时候,不少人都没去食堂吃饭。男生忙着在篮球场打球,而女生则在学校里瞎转悠。

纪染不太想去食堂吃饭,她每次去食堂总是有一大堆人偷看她,哪怕知道对方并没有恶意,她还是不喜欢。闻浅夏正好也是,于是她带着纪染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待着。

这地方就在活动楼后面,有长椅和树林,挺幽静的。

四中的这个活动楼,里面是各个社团组织的活动教室。

别看四中只是个高中,但是社团不少,有专门的校乐队,也有舞蹈队的训练教室,反正挺多社团。

闻浅夏吃着面包问道:“染染,你跟沈大佬现在……”

“我们什么关系都不是。”纪染立即打断她。

闻浅夏点点头:“说的也是,你们看起来也是两个世界的人。你这么乖,沈大佬太吓人了。我怕你被他欺负死了。”

结果闻浅夏说完,又小声说:“不过我觉得你们两个长相真的好搭,他是校草,你是校花。我跟你说,贴吧里面还有人写你们两个的同人文呢”

高中生不就是这样,被评为校草和校花的两个人,哪怕没什么关系,都会被编排出绯闻。

更何况,沈执和纪染还是坐同桌。

一时之间,不少人把他们两人传的有鼻子有眼。

纪染瞪她:“不许胡说八道。”

闻浅夏:“可不是我胡说,我是觉得沈执对你真的不一样。”

纪染伸手掐她,闻浅夏大喊了一声,嬉笑了起来。

突然身后窗口里传来一声呵斥:“你们两个怎么回事,要玩要闹去别的地方,没看见我们数独队正训练呢。”

纪染回头看见身后训练室的窗口处站着一个女孩,披着长发长相一般,脸上是盛气凌人的表情,仿佛她们是什么脏东西。

“看什么呀,就说你们两个,赶紧走,别待在我们数独队的训练室后面,我们被你们吵的已经没办法好好训练了。”

闻浅夏可不是什么受气包,立即跳起来怒道:“你们数独队就了不起,管的也太宽了吧。”

女生双手抱在胸口,打量着闻浅夏,突然嗤笑了一声:“就是了不起呀,让你做你会吗?”

卧槽,闻浅夏头一次这么吃瘪。

可是她张了张嘴,说不出话,因为她真不会数独……

好在旁边又来了几个人,看起来是数独队的其他队员,有个男生朝外面看了一眼,在看见纪染的时候,忍不住红了脸,这个女生太好看了,看起来还那么乖,软乎乎的。

于是他低声说:“算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

披发女生朝他看了一眼,冷笑道:“看见漂亮女生就心软了,那你可小心点,有些漂亮女的可会勾引人呢。到时候玩死你。”

她越说越不像话,听到这句话,闻浅夏立即怒道:“你有病呀,长得漂亮了,你要是嫉妒你就直说。”

“我说你了吗?真敢给自己脸上贴金。”长发女生鄙视地看了一眼闻浅夏。

闻浅夏气到想要冲过去,纪染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纪染闭了闭眼睛。

本来一直没打算开口的少女,缓缓抬起头,望着对面窗口里的,除了开口出声的那个男生之外,其他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对面的女生说:“会数独就了不起吗?”

那女生依旧是那副高傲的模样。

“这么了不起的话,我要是赢了你,”纪染微眯着眼睛望着对方,“你是不是得跪下来给我们道歉?”

*

篮球场正沐浴在夕阳最后一点余晖之中,整个球场从东到西,全部都被人占了。而在最西边的一块场地里,沈执并没有下场打球,只是安静坐在篮球架下边。

一双大长腿随意地支着,整个人散发着漫不经心的味道。

“执哥,你怎么了呀?”夏江鸣作为沈执资深狗腿,怎么可能看不出他心情不好。他干脆坐在沈执旁边,准备细心开导他的执哥。

沈执听着他聒噪的声音,眉头蹙地更紧,用脚尖在夏江鸣屁股上踢了一脚:“滚,别烦老子。”

他是真的烦。

那天他给纪染送了鞋子之后,他们两人连着几天没有说话。沈执就算逗弄纪染,她也不再搭理自己。

看起来像是彻底要跟他划清界限。

沈执甚至不知道他是哪里做错了。

夏江鸣被他踢了也不在意,还要再问,沈执转头看着他说:“如果一个男的给女生送鞋子,会让她不高兴吗?”

“送鞋子?”夏江鸣一皱眉,拍了下大腿说道:“这男的是不是傻。”

沈执一愣。

夏江鸣说:“情侣之间可不能送鞋,送鞋是什么意思,不就是送你走。这是要完蛋呀。”

沈执这次彻底愣住,他真没这个意思。他就是,就是不想让她穿着湿鞋子。

他只是心疼她。

夏江鸣好奇地问:“执哥,哪个傻子给他女朋友送鞋子呢?”

艹,沈执心底怒骂了一句,然后他从地上站了起来,有些气急败坏地离开。

“执哥,你去哪儿?”

“抽烟。”沈执皱眉。

结果他还没走,之前两个去洗手间的人回来了,徐一航还没到跟前,就大呼小叫说:“有热闹,有大热闹。”

沈执没搭理他还在往另一边走。

结果下一秒徐一航说:“咱们小仙女跟数独队的人杠起来了。”

沈执停住脚步。

自从纪染转到八班之后,徐一航他们私底下提到她,都是小仙女、小仙女的喊,这姑娘长得是真漂亮,透着仙气的那种。

于是沈执回头看着他。

徐一航知道沈执对纪染的心思,赶紧说:“刚才我们从洗手间回来,就听到那边吵架声音。”

篮球场旁边就是活动楼,他们之所以每次都在最西边的这块场地打球,就是因为离活动楼最近,方便上厕所。

徐一航和陈松两人一起上了洗手间,结果一出来就听到一楼那边吵架的声音。然后他们才注意到是数独队的人正在对两个女生找茬。

再一看居然是纪染和闻浅夏。

本来班上两个女生被欺负,他们准备上去出头,结果还没等徐一航开口,就听到纪染冷静的声音:“会数独这么了不起吗?”

她的声线一直是那种偏软甜的,一开口就让人觉得特别好听。

可这一次,这么好听的声音说出了让所有人都懵了的话。

“这么了不起的话,我要是赢了你,你是不是得跪下来给我们道歉?”

……

篮球场上出现那么一丝寂静之后,夏江鸣嚎叫道:“卧槽,这是我小嫂子说的,我小嫂子说的原话?”

徐一航举起一只手掌,竖起三根手指头指天发誓说:“我要是胡说一个字,让我当一辈子处男。”

对于徐一航这么毒的誓言,夏江鸣信了。

况且旁边跟着一起去厕所的陈松也点头证明这件事。

夏江鸣呜呜呜了半天,仰头长嚎:“真不愧是我小嫂子,这也太他妈帅了吧。”

说着,他看向旁边的沈执,满脸佩服。

不愧是执哥看上的姑娘。

至于沈执压根没搭理他这么丰富的内心戏,他轻磨了下牙齿,忍不住又把徐一航刚才说的话回想了一遍,突然低头轻笑了声。

确实像她会说的话。

虽然其他人总说她看起来那么恬静乖巧,一颦一笑都透着甜,长了一张电影里才有的初恋脸。

只有他才知道,她并不是真的那么乖,生气的时候也会伸出锋利的爪子挠一下。

她并不是那种被养得温顺的小猫。

相反像只小狐狸,那样聪慧狡黠。

沈执转身往另一边的活动楼走过去,身后的徐一航喊道:“执哥,你干嘛去?”

“撑腰。”少年淡漠的声音回荡在无限美好的夕阳中。

给他的小仙女撑腰去。

*

“你们怎么还骂人呀,有没有素质。”长发女生周静气急败坏说道。

等她仔细看了一眼纪染和闻浅夏胸前挂着的校牌,忍不住讥讽地说:“原来是八班的垃圾。”

四中高二年级重新分班之后,一班二班是公认的重点班级,里面都是好学生。按理说其他班级都是普通班,分不出什么好坏。

偏偏沈执分到了八班之后,他身边那群人也分了过来,最后学校干脆把不少问题学生都弄到八班。

以至于八班成了全年级公认的问题班级。

况且上回月考,八班也确实是理科班里平均分最差的。

纪染轻皱着眉头望着对方。

一旁的闻浅夏听到这句话更激动,看着周静气道:“你说谁垃圾呢。”

“还想赢我。”周静发出一声不屑地轻嗤。

“染染,跟她比,让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之蛙,看看什么叫做天外有天。”闻浅夏气急说道。

要不是隔着窗户,她真想上去挠对方。

纪染听到闻浅夏这时候骂人还这么有文采,被她逗得忍不住低笑了起来。

她本来一张白皙小脸绷着,此时露出浅浅笑意,漂亮的眼睛微弯起时,仿佛有星光从眼底溢出。

漂亮的叫人挪不开眼睛。

对面的周静看见这张过分漂亮的脸,青春期的少女,就算是一心埋头学习的好学生就不会在乎长相吗?

周静今天之所以发这么大火,就是因为今天老师刚宣布了这次参加市里比赛的名单,没有她,却有高二一班的薛以柔。

一直以来周静觉得薛以柔实力根本不如自己,她就是长得漂亮而已,不仅老师偏爱她,连数独队里的男生也捧着她。

刚才数独队确实是在训练,谁知窗外不时传来少女说笑的声音,于是有个男生走到窗口想请她们离开。

可男生没开口赶人又回来了。

其他男生跟着朝外面看了一眼之后,居然小声讨论起来。

“窗外那个女生就是八班的那个校花纪染吗??”

“怎么,看人家漂亮就心动了呀。”

“别胡说。”

“哇,是真好看呐,不过听说她上次月考数学才考了22分,好可爱呀。”

“你小子不是说讨厌学渣的。”

“人家英语可是全校唯一的满分,她是一般学渣吗?顶多就是偏科的有点儿厉害而已。”

这帮男生都是一班、二班的好学生,却对纪染了解的这么深,可见她如今在学校里名气有多大。

男生们低声说话,本来心情就不好的周静听着听着,心底的嫉妒和怨恨犹如充满的气球,然后彻底爆发了出来。

此时纪染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

数独队的训练室跟教室差不多,前面不仅有黑板还有两块立着的白板,上面贴着两张卷子。今天老师临时有事先走了,于是留下这两道难题给大家做。

只是到现在还没人做出来。

周静从桌子上拿起来一张试卷,数独队平时的训练都是老师专门打印卷子发给大家。

“这样吧,我毕竟是数独队的,我让你一分钟,免得说我欺负人。”周静故作大方地说道。

沈执他们就是在周静说这句话的时候进来的,他直接走进训练室,也没往里面走,靠在门边的墙壁旁。

少年个子高,哪怕只是安静倚着墙,身上那股冷漠又尖锐的气场。

让所有人都无法无视他的存在。

“这人谁呀,怎么随便进来。”突然有个数独队的男生嘀咕念叨。

他刚说完嘴巴就被身边的同学捂住,对方低声怒道:“你找死呀,那可是沈执。”

一听到沈执的名字,男生眼底露出惧怕。

这个学校里,不怕沈执的人几乎没有,他够狠又有钱。

压根不怕惹事儿。

周静偷偷朝那边撇了一眼,哪怕她是重点班的学生也知道沈执,或者说她不仅仅是知道沈执。青春期的少女谁心底没有一个绮丽的梦。

特别是对方还是那样英俊冷漠的少年。

纪染站在对面淡声说:“不需要。”

周静没想到她会直接拒绝,她故意又大声说:“你真的不要?我可以让你的,免得人家说我胜之不武。”

周静打定主意要在沈执面前赢下这个比试,她不仅要让沈执注意到自己,更要让所有人知道,跟聪明的大脑比起来,肤浅漂亮的容貌根本不算什么。

谁知沈执见她废话那么多,直接踢了一下旁边的桌子,不耐烦地说:“不是要比试的。”

果然他一开口,本来还有点儿吵的训练室,一下安静了下来。

而且也不知谁传了出去,活动楼里其他社团里的学生居然也跑下来看热闹,此时后门那边聚集了好多人。

很快两人在桌子上坐下。

夏江鸣看着纪染,忍不住问道:“执哥,你说纪染会赢吗?”

他心底肯定是希望纪染赢的,只是他也知道数独这玩意,普通人跟专门训练的选手根本没法儿比。

之前夏江鸣就见沈执玩过。

如果说沈执身上唯一跟校霸不太相符的一点就是,这位大佬手机里打发时间的小游戏居然是解数独。

当初夏江鸣见他还以为很有趣,结果他试了一下之后,立即放弃。

这真不是一般人玩的。

沈执的目光在纪染的身上流连片刻,她微垂着头小碎发散落在白皙的脸颊侧。

从他的角度看,少女那样纤细,有种让人生出保护欲的羸弱。

“她呀……”沈执的声音很轻,很快随着清风消散在空气里。

站在前面的一个男生按下计时器,他们会模拟比赛训练,所以训练室里有这个。输赢的规则很简单,做对题目的人赢,如果两人都做对,用时短的赢。

纪染低头看着面前的试卷,白皙漂亮的手掌握着笔,将空格里数字一个个填上,她的笔尖没有停顿过,仿佛所有的答案早已经印在她的心底。

直到她放下笔,看着前面计时的男生,轻声说:“我答完了。”

整个教室内外在她说话的那一句话,彻底炸开。

这,这就答完了……

那个计时男生也发愣,等他回过神,终于慌里慌张按下计时器,然后一脸震惊地看着上面的时间。

直到他开口说话。

“四,四十七秒。”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热门: 被偏执神明盯上后[快穿] 为你打开时间的门 和她先婚后爱了 妖怪气象局 伪装名媛 我一直在你身边 宝鉴 一亿光年外的仙女座 她的小梨涡 再不女装大汉就要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