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英语老师拿着卷子站在讲台上,一脸慈爱,还顺手把纪染的卷子举起来展示给全班同学:“你们看看人家纪染同学这卷面。”

“对,还有这作文写的。”英语老师把卷子翻到背面,展示英语作文那一面,“人家高级词汇的应用,你们当中有些人估计是见也没见过。”

英语老师声音高亢,一方面是为有这样的学生而自豪,另一方面是为底下有些学渣的不思进取而叹息。

等他说完之后,神色温和地看着纪染,笑道:“好了,纪染同学,上来把你的试卷拿去吧。”

纪染在全班同学的注目礼之下,慢慢地从桌位上站起来。

在她的身体挪到走道的时候,明确听到旁边桌位上传来的一声轻笑声。

纪染走到讲台边,从英语老师手里接下自己的卷子时,班级里响起如雷般的掌声,全班同学都有种刚醒过神的感觉。

刚才纪染数学考22分的事情,可是全班的都知道。

这会儿贴吧里面最热的帖子还是这个事情呢。

都说她是个学渣。

谁知现在英语老师过来发卷子,她英语居然考了150分,见过打脸的,但是没见过打脸成这样的。

此时高二十二班的教室里也不安静,教室里没有老师,大家吵吵嚷嚷。

江艺正在低头看手机,这还是同班一个女生给她看的。自从江艺偷穿纪染衣服被识破之后,她在学校里的名声一落千丈,班级里原先围着她转悠的小姐妹团也是散的七七八八。

好在还剩两三个被她笼络住,她不至于被全班女生孤立。

第一节课他们班的数学卷子也发了下来,江艺成绩一向不太好,这次数学更是只考了八十多分。

她是纪庆礼为了弥补江利绮,强行走关系把她塞进四中的。

江利绮没指望她走正常高考上大学,给她安排的路是走艺考的路子。毕竟江利绮自己就是大学的舞蹈老师。

江艺未来的目标就是考上全国顶级的电影学院。

电影学院对于学生的文化课成绩要求没那么高,她只要过了文化课的分数线,面试那边怎么都不可能有问题。

只是前几天江利绮出国之前就跟她说过,让她这次月考努力,别考的太差。

因为纪染的成绩特别好,是那种在学校里不仅回回考第一,还能考满分的那种好。

可是江艺天生底子在这里,哪怕临时抱佛脚也不可能让她从数学八九十分的水平,一下子提到到满分吧。

本来江艺拿到卷子挺心烦,结果快下课的时候,她同桌低声说:“江艺,你知道纪染这次数学考了22分吗?”

江艺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她看到四中贴吧里的帖子,爆料人信誓旦旦保证肯定是真的。

下面还不断有人出来证明,自己同学就在八班,纪染数学真的考了22分。

她同桌也是她仅有的好闺蜜,笑着安慰她:“江艺,你现在不用担心了,这个纪染成绩也太差了吧。”

同桌说完,笑着捂嘴。

江艺把帖子的每一条回复都看了一遍,表情开心不已。

她还以为纪染成绩真像她妈说的那样好呢,原来也是吹牛的呀。

一时,江艺觉得自己的八十多分很高了。

*

纪染把英语试卷拿回去的时候,教室里的声音一直没安静下来,以至于英语老师用讲台上的三角尺敲了好几下桌面,才勉强震住他们。

纪染也知道自己这反差太大了,只是现实情况让她有点儿进退两难。

毕竟她上一世离开学校已经很多年,重回高中可不是简单说说。况且这几个月以来,她压根没想着立即把数学捡起来。

至于英语,这几乎是她的第二语言。

当初为了申请国外的名校,她把自己的托福刷到110分以上,之后几年一直在国外读书和工作。

高二的月考英语试卷,对她而言,就像是小学生试卷。

太简单了。

本来纪染打算全科都考差,可是一想到她好歹要跟裴苑和纪庆礼交代,总不能上个学期期末还考了七百分的人,一个暑假过去之后,陡然分数砍半,变成了什么都不会的真学渣。

纪染觉得要是这样,裴苑说不定真的会冲到B市,带她去医院把脑子切开来检查。

基于她对裴苑的了解,纪染觉得这会是她能做出来的事情。因此纪染决定把她有把握的学科分数刷上去,让裴苑和纪庆礼有个循序渐进的接受过程。

最起码证明,她还是有救的。

于是她刷分数直接把自己刷成了全校唯一的英语满分。

她也没想到这个学校的学生英语都挺普通,居然除了她之外没有满分,让她显得有点儿突兀。

纪染觉得是她想复杂了。

不过现在成绩都已经摆在这里,她改也改不了。这个念头刚在脑海里闪过,她的眼睛瞥见自己数学卷子上那个突兀的1。

她叹了一口气。

谁知她刚叹完气,自己的试卷又被旁边的人扯了过去,这次沈执没再拿笔在卷子分数上加一笔,毕竟1150这个分数太逆天了。

全部科目加起来满分都没这么高。

不合适。

沈执说不出自己这个念头是有点儿遗憾还是别的,只是他在英语老师发试卷之前,又把红笔拿出来。他以为这姑娘又会考出一个让人石破天惊的分数。

不过确实是石破天惊的分数,只不过不是太低,而是太高。

沈执单手撑着脑袋,手指捏着试卷边缘,眼睛落在刚才英语老师重点提出的英文作文,说实话,纪染的英文书写是沈执见过最漂亮的。

有种流畅而又特别的美感。

待盯着看了几秒钟后,他缓缓说:“这不是考的挺好,叹什么气。”

纪染瞪他,他还有脸说。

可是沈执丝毫不在意她的眼神,反而继续说:“是觉得数学考的不够理想吗?没事儿,下次多看看书。”

这口吻……

纪染登时觉得自己真的长了见识,一个稳坐年级倒数第一的人,居然用一副他已经考了700分的学神语气跟自己说话。

只可惜沈执的分数一如既往的稳定,稳定到别人想跟他争年级倒数第一都难。

纪染不想搭理他,伸手去拿自己的试卷,可是并未扯动。

教室的窗户是开着的,清风徐徐吹拂而入,伴随着这微凉夜风,少年微偏着头看着她,声音里裹着笑:“你还有多少惊喜给我?”

*

于是还没到晚自习下课,四中贴吧再次出现一个帖子。

【卧槽!槽!槽!你们知道纪染英语考了150分吗?】

“???楼主你确定没看错,不是15分?”

“绝对没错,我们英语老师也说八班有个女生考了年级唯一满分的英语,就连作文改卷老师都没舍得多扣一分。”

“好了,以后别校学生问我们学校校花怎么样,你们可以告诉他们,我们校花英语不考则矣,一考就是满分。”

“看来好看的妹子,还是有灵魂的。”

“你们无不无聊,纪染每出一门成绩就挂来贴吧,谁爱看呀。”

“楼上盲猜是女生吧,这酸味大的。不好意思,我还是就是想看纪染的分数,有本事你也考个数学22、英语150给我看看,请看清楚重点是英语150哦。”

“比起我自己的分数,我现在更想知道纪染的分数。”

于是到了第二天,整个年级里最关注的并不是这次年级第一考了多少分,而是纪染考了多少分。

就连纪染本人估计都没他们这么关心自己的分数。

好在没让大家等太久,几乎纪染卷子拿到手的第一时间,分数立即被上传贴吧。

语文135分,也是属于顶级高分。

至于理综科目全军覆没,无一例外全部不及格。

这种偏科到直接断腿的学生,别说其他学生没见过,就连四中的老师都没见过。要不是纪染的同桌是沈执,稳坐年级校霸位置的人,只怕天天下课来围观的人会比现在还多三倍。

纪染被围观了一整天都忘记了,纪庆礼今晚回国的事情。

等她到家的时候,江艺已经陪着江利绮坐在沙发上。纪庆礼表情阴沉,脸色不算好看,纪染打了声招呼,本来打算上楼的。

结果纪庆礼叫住她:“纪染,你先等一下。”

她站在原地,转头看向他:“怎么了?爸爸。”

纪庆礼霍地一下站了起来,走到纪染面前时,纪染才有点儿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原来纪庆礼脸色不好可能是跟自己有关。

纪庆礼看着她:“你们月考了?成绩出来了?”

纪染轻抬起眼皮,朝江艺看了一眼,哦,原来是有人来告状了。

于是她点头:“成绩出来了。”

纪庆礼明显是压着脾气在问:“你这次考了多少?”

纪染大概想到他会不开心,但是她没想到纪庆礼也会如此在意她的分数,毕竟之前完全是裴苑在管她的学习。

纪庆礼顶多会在她又拿了一次年级第一时,笑着说一声,不错呀,染染。

她以为他没那么在意分数这玩意的。

纪染知道江艺肯定已经说过,瞒是瞒不住,于是她如实把自己分数报了一遍。

她每报一门分数的时候,都能感觉到纪庆礼太阳穴在突突地跳跃。她又觉得好笑又怕把她爸真气出什么问题。

在她说完之后,纪庆礼终于忍不住说:“你这是在报复我吗?”

纪染有那么几秒钟愣神,实在是搞不懂他为什么这么说。

直到他声音攒着火道:“你上个学期考了多少分来着?七百分以上是吧,怎么一跟着我在一起生活,你的学习就下降成这样。你是不是就想让你妈觉得,我什么都比不上她,我连带个孩子都不如她?”

纪染这才意识到他在生气什么。

本来她以为纪庆礼是在乎她的成绩,原来并不是,他只是不想让裴苑瞧不起,不想让裴苑觉得自己带孩子不如她。

毕竟纪染跟着裴苑的时候,回回能考七百分以上。

怎么一跟着他,数学和理综全部不及格。

纪染突然变得特别冷静,她看着纪庆礼说:“爸,你想多了,我犯不着拿自己的成绩报复你。”

纪庆礼安静了片刻,瞬间说道:“那你说,你到底怎么回事?”

纪染想了几秒钟,突然神情有些沮丧,她低声说:“我就是有点儿不适应。”

纪庆礼没想到是这个理由。

纪染声音突然带上那么点儿哽咽:“以前你们没离婚,没那么多事情我只要学习就好。现在你们离婚了,我我总有个适应过程,而且到这里,生活里事情太多了。”

她语气特别软,她知道这会儿跟纪庆礼对着干没好处。

况且江利绮和江艺母女两人还坐在这里,等着看她笑话呢。

她说着,眼底微微湿润,本来她的眼睛就特别漂亮,此刻湿漉漉的显得更加软。

纪庆礼听着她的话,又突然想到之前江艺偷穿纪染礼服的事情,确实,以前哪里有这样的事情。

纪染觉得自己把一个‘父母离婚孩子一时无法接受,心绪大乱之后学习成绩剧烈下降’的人物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

纪庆礼声音也缓和了下来,他说:“上了一天的课,你也累了,上去休息吧。你专心学习,别让乱七八糟的人影响你。家里的事情,爸爸会处理好的。”

纪染点头,背着书包准备上楼。

只不过在走到楼梯口时,朝江艺看了一眼,纪庆礼口中那个乱七八糟的人,可不就是江艺。

纪染心底冷笑,不就是演戏嘛,谁他妈还没有个演技。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热门: 宸汐缘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 谁的年华蹉跎了我的岁月 龙域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流氓高手2 偷情日记 就想和他谈个恋爱[娱乐圈] 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 权宦医妃之厂公真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