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神经病。

纪染瞪了他一眼转过头,在她把书包放在讲台旁边回来的时候,看见沈执不紧不慢摸出一支笔。显然考试之前带本书看看这种事情,压根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

纪染还是觉得不爽,凭什么说她穿衣服影响他考试。

影响什么?影响他考年级倒数第一吗?

闻浅夏可是跟她说过的,沈执的分数跟年级倒数第二都差着几十分呢。突然纪染愣住了,所以上一世他家里到底怎么把他操作进清华和普林斯顿的?

于是带着这个疑惑,纪染开始了第一场考试。

语文。

因为语文实在没什么可抄的地方,整个考场的氛围还算安静,大家都自己写自己的,毕竟作文总不能也照着别人的抄吧。

这次学校安排的考试时间挺宽松,一切都是按着高考标准来的。上午一门,下午一门。中午吃饭的时候,闻浅夏一直在说自己她觉得自己语文作文写走题了。

纪染随口挑了一根米线,慢悠悠地吃完之后,低声说:“没事的,你肯定能考得不错。”

闻浅夏哀嚎了一声,正要说话,突然她手机震动了两下。

她低头看了一眼,登时眉开眼笑,随后饭也不吃拿起手机回复了起来。

纪染朝她看了看,随口问道:“是谁呀?”

其实是她发现闻浅夏最近一段时间,明显信息多了起来,似乎多了一个跟她联系很频繁的人。

零九年这会儿网恋正流行,不少学生都有个交友对象。

前一世的时候,纪染还记得特别清楚当时她班级里有个女孩,是真的看起来很单纯的一个姑娘,居然跟人网恋,最后还闹到私奔的地步。

纪染在的那所学校可是顶尖名校,可以说建校到现在没出过这样的丑闻。

当时裴苑还联合了几位有影响力的家长,要求学校做出解释。只是这个女生是跟网恋对象私奔,哪怕是学校也不懂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闻浅夏抿嘴笑了起来,脸上明明透着甜,却还是摇头:“没什么,就是一个朋友。”

纪染敏锐地察觉她用朋友这个字眼,而不是同学。

只不过闻浅夏没多说,纪染也不好追问。

两人吃完午饭之后,慢悠悠从小吃店里出来,闻浅夏指着不远处的奶茶店:“下午要考数学,染染,咱们喝点甜的安慰一下自己吧。”

数学太苦了,真的。

除了那些顶级学霸之外,没有学生不是数学苦手。

纪染点点头,跟着她慢悠悠走过去。谁知没想到她们在奶茶店居然还遇到了熟人。

有个女生站在奶茶店旁边的地方仰着脸,噙着笑意跟夏江鸣说话。

闻浅夏看见这一幕立即激动了起来,拉着纪染的衣袖低声说:“染染,是薛以柔,你说把夏江鸣拦下来干嘛?总不可能是要跟夏江鸣表白吧。”

纪染当然知道这个薛以柔是谁,高二一班的学生,不仅长相漂亮而且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

之前相比江艺,更多人都觉得她才该是四中的校花。

这也是纪染第一次见到薛以柔本人,确实是个小美女,是那种很瘦又很会穿衣服的类型。她今天穿了一身白色加棕色面布长裙,有点儿前一世流行的森女风。

薛以柔微仰着脸,轻声说:“我想请你吃饭,你能不能来呀?”

夏江鸣挠了挠头发,有点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模样。

于是薛以柔温柔看着他,低声说:“夏江鸣,你就当给我个面子好不好?”

少女软着性子算是放下身段。

她这样的小姑娘,身后不知道有多少人追求呢。谁不对她捧着追着,此时夏江鸣的态度更加犹豫。

谁知她见夏江鸣还是不开口,轻声说:“夏江鸣,你是还没原谅我吗?”

夏江鸣轻轻握住拳头,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说起来夏江鸣和薛以柔初中就是同学,只不过那时候夏江鸣为人挺懦弱,是那种在人堆里都看不见的存在。直到他进入四中跟沈执玩在一起之后,他没想到自己初中时的校园女神薛以柔会主动靠近自己。

那时候薛以柔不仅主动加他的QQ,还会在放学的时候来看他打球。

夏江鸣暗自激动不已,以为女神终于看见了自己的好。于是他准备了很多礼物,准备在女神生日的时候隆重表白,为此夏江鸣借了一屁股债。

谁知还没等到生日那天,薛以柔把夏江鸣约出来,也是这样一脸温柔地看着他,软软地问:“夏江鸣,我过生日你能把沈执也一起叫上吗?”

听到的第一瞬,夏江鸣还在奇怪,她过生日叫执哥干嘛。

直到他看清楚少女眼底藏不住的雀跃和欢喜,突然夏江鸣什么都明白了。薛以柔之所以一直跟他接触,还来球场看他们打篮球。

并不是因为他。

她喜欢的一直也从来只是沈执。

夏江鸣虽然知道自己比不上沈执,可还是大受打击。

此时夏江鸣再次听到薛以柔的邀请,有气无力地说:“执哥不会参加女生的生日宴。”

“谁说我要请她了。”薛以柔急急打断他。

语气里透着恼火。

没一会儿,沈执他们过来了,看样子是刚吃完午饭准备回学校。

徐一航本来正跟陈松说话,就看见夏江鸣跟一姑娘站一块,立即笑了起来:“夏江鸣,我说你小子怎么比兔子溜的还快,原来在这里跟小姑娘约会呢。”

本来他离的远,夏江鸣又挡住了薛以柔,所以徐一航没看清楚对方的长相。

等走近之后,徐一航立即闭嘴了,连他脸上都露出尴尬的表情。

“你们好呀。”薛以柔特别大方地冲着他们打招呼。

沈执双手插在兜里,没看她反而是看了一眼垂着头夏江鸣。

倒是徐一航和陈松笑了笑。

薛以柔的目光还是朝沈执看了过去,哪怕她尽力收敛自己眼底的情绪,却还是不小心泄露出来了。

沈执这样的男生,身上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他坏,他性格乖戾,他学习不好,可他就是吸引着所有女生的目光。

薛以柔喜欢沈执这事儿,其实不算是秘密。

特别是她想让夏江鸣请沈执参加她生日宴的事情之后,他们几个常在一块儿玩的少年大概都知道了。

她渴望地朝沈执看了一眼,还是希望他能看见自己。

但最终,沈执朝夏江鸣轻踢了一脚:“走了。”

他率先越过薛以柔走了过去。

眼看着沈执往这边走,纪染和闻浅夏都有点儿慌张,她们对视了一眼,赶紧往奶茶店门口站站。

这间奶茶店的门面特别小,是前面收银台后面奶茶台的配置。

顾客都是站在外面点单。

纪染和闻浅夏两人都认真地看着奶茶店里的菜单,企图假装自己正在努力研究哪一款奶茶更好喝。

直到纪染没听到身后脚步声,正要松了一口气时,突然从她正后方传来一个声音。

“选好了吗?”

她被吓得身体猛地抖了下,谁知少年的手掌跟着压在她的肩膀。

沈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怎么这么不经吓?”

像个炸了毛的小猫儿似得,连耳朵都快竖起来。

纪染不说话,沈执直接对老板说:“一份芒果椰奶。”

随后他转头望着旁边傻站的闻浅夏,“你喝什么?”

闻浅夏用了大概几十秒钟的时间,终于分辨出来,沈大佬这是在询问自己,他这是要请自己喝东西吗?

直到她们两人分别拿着老板做好递来的饮料之后,闻浅夏这才确信。

她这辈子,居然喝到了年纪大佬买的饮料。

她捧着面前的饮料,有一种虔诚的眼神望着,终于低声对纪染说:“染染,你说我就这么把这杯奶茶喝了是不是很不恭敬?”

“你想怎么喝?”纪染淡淡道。

闻浅夏:“最起码也得沐浴焚香吧。”

纪染本来已经低头在喝东西,结果听到闻浅夏这句话,猛地被呛住,有点儿冰凉的液体在喉咙里翻腾着,她赶紧别过脸咳地震天动地。

等她缓过神,沈执闲闲朝闻浅夏看了一眼。

闻浅夏被吓得整个人都哆嗦了。

至于身后的三个男生也是一人拿着一杯沈大佬买的奶茶,刚才在奶茶店门口,沈执拿出一张卡递给老板的时候,颇有种今天沈公子包场了的浪荡风范。

徐一航拍了拍夏江鸣的肩膀:“小鸣呀,不是哥哥说你,这种姑娘长再好看也不能当饭吃呀。你说你吃了一次亏,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陈松闲闲道:“那是因为亏还没吃够。”

闻浅夏耳朵尖早听到这些男生聊天的话,对于她这种八卦精来说,面前有八卦而她无法参与的感觉,实在是挠心了。

于是她脚步越来越慢,旁边的纪染并不知道她的想法,也走的很慢。

沈执走在纪染的身边,没说话,只是偶尔垂眸看着她低头咬着吸管。

没一会儿浅黄色的液体顺着透明吸管,被她吸进嘴巴里。

沈执:“好喝吗?”

纪染愣了几秒,才发觉他是在跟自己说话,她抬头看着他,“好喝,谢谢你。”

沈执笑了下,然后他的脸凑近过来,轻眯着眼睛盯着她的唇,嫩粉色的唇色此刻沾上一点儿冰凉液体,反而越发娇艳。

有种想让人尝尝,这究竟是什么滋味的。

少年黑眸深不见底,细密的长睫覆在眼睑上,他微抬起眼皮时,睫毛轻翘,勾勒出眼尾好看的弧度。

纪染猛地咬住吸管。

因为这一刻她的心跳漏了一拍似得。

沈执轻声:“嗯,以后还给你买。”

声音缱绻,透着无尽温柔。

他们两人走在前面,反而是闻浅夏不知何时已经落后纪染几步,跟后面几个男生聊了起来。

徐一航丝毫没给夏江鸣面子,直接说:“那姑娘就是居心不良,你趁早认清楚。”

闻浅夏总算是明白了,原来薛以柔跟沈执之间还有这一件事啊。

她突然想起什么似得说道:“我记得之前有传言说,沈大佬因为不耐烦女生到篮球场送水,还把水从人家头上浇了下去,这是真的吗?那个女生是薛以柔吗?”

其他三个男生对视了一眼,终于陈松嗤笑道:“这他妈都什么传言。”

“我必须还我执哥一个清白,”徐一航说道,他轻咳了一声开始还原当时的场景:“当时呢,薛以柔又来送水。以前我们都以为她是为夏江鸣来的,所以很给面子都收了。结果这姑娘牛逼,目的暴露了还继续来。所以我们都挺恼火的,但是谁都不太好意思撕破脸。”

于是沈执出马了。

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前,清冷地看着薛以柔说,你可以滚了。

闻浅夏听完这句话,沉思了半晌,低声问:“你们觉得一个女生当众被骂滚比较惨,还是被水浇头比较惨?”

几个男生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现在听起来,好像都挺惨的。

徐一航想到这里,抬脚踢了夏江鸣的屁股:“执哥为了你,把坏人做到底,你看看都被学校里的人传成什么样子了。你他妈还迷恋美色呢。”

夏江鸣被他骂了一路,终于有点儿恼羞成怒:“谁心底还不能有个白月光啊。”

他从初中就开始喜欢薛以柔,一直到高中。少年时的心动,开始时容易,可想要结束却不是由自己说了算。

夏江鸣当然知道薛以柔是什么人,可那到底是自己真心喜欢过的姑娘。

他这么说完,徐一航无奈道:“有这么个白月光,你可真够惨的。”

纪染这会儿也听到他们在后面聊天说的话,忍不住朝沈执看了一眼。上一世的他也是因为一直还喜欢着他心底的那姑娘,他年少时最虔诚真挚的感情,才会一直孑然一身的吧。

“干嘛这么看我?”沈执见她直直地盯着自己看。

纪染摇摇头,她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是让他别用情太深去喜欢那个白月光吗?或许有点儿太多管闲事了。

她轻声说;“我只是觉得太喜欢一个人,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付出的太多,便总想会得到回报。

感情也是一样,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去爱一个人,总是期望得到回报。就像是赌场上下注一样,总觉得自己并不会赔光所有。

纪染知道沈执就是这样的人,他太过执着,打一开始就赌下了所有。

反而是她,过于冷静理智。

哪怕重生一世依旧是这样,她的冷静让她踏不出任何一步。

她注定没办法回应沈执。

可是她身边的沈执转头看着她,低声说:“不会,我要是喜欢一个人,就会往死里喜欢。”

*

接下来三门考试,整个考场里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等考完试之后就是国庆节放假,虽然各科老师还是布置了一堆作业,但是学生们还是挺配合。毕竟学校是国庆之后才出月考成绩,这显然已经是放了他们一马。

国庆的时候,纪染挺轻松地在家,每天没什么事情,也不想出门,就是做做卷子,玩玩手机游戏。

期间裴苑倒是打了一个电话,主要是问她最近怎么样。

纪染如实表示,过的挺好。

裴苑冷笑:“我知道你爸打小就不管你,但是你也不要松懈。你们应该月考什么时候开始?”

纪染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哪怕她是重生一世的人,可是她妈妈并不是。

裴苑依旧是那个裴苑,视她的分数为唯一评价她这个人的标准。

纪染打重新醒过来开始,她就没打算好好学习。

上辈子当学霸碾压别人她已经体会的够多,这辈子试试当个学渣也不错。只是她愿意尝试,裴苑的话……应该会想把她大卸八块吧。

于是纪染低声说:“还没开始考试呢。”

“考完了记得把成绩单发给我看看,虽然那边教学质量不错,但是我知道你的实力。”

听到这里,纪染真的想长叹一声。

因为这次她只怕真的要让裴苑失望了。

在十月七号的晚上,大家提前到学校里上晚自习,虽然学生对于学校这个不人道的决定十分反对。但是眼看着自家孩子在家里傻玩了七天的家长,早恨不得他们早点儿上学。

不过到了学校之后,除了忙着抄卷子之外,大家就是凑在一起讨论这次的成绩。

学生嘛,还是在意成绩的。

闻浅夏已经开始双手合十,祈求让她的数学超过120分。虽然八班在四中是个普通班,可四中毕竟是全市重点高中,整体实力不容小觑。

除了班级里个别的害群之马之外,大家大体都还是认真学习积极求上进的学生。

不仅班长跑了好几趟老师办公室打听成绩,就连各个学科的课代表都跑去想问问。不过没想到老师们居然也跑去放假了,到现在卷子改完是改完了。

但是整体成绩还没出来,最起码全校排名都没出。

“我觉得最先出成绩的肯定是数学。”

“别吧,我他妈心脏受不了呀。”

“我也是,这次最后两道大题,我都只做了第一个小题,其他肯定都丢分了。”

闻浅夏也在前面哀嚎:“早知道我就不对答案了,我好几道选择题跟你不一样。这题不是选C吗?”

安静了几秒钟之后,闻浅夏又喊道:“我不活了,居然真的选D。”

相较于教室里其他各个地方热闹又积极的氛围,纪染和沈执两人的周围像是被孤立的海岛,安静而又隔绝在这个世界。

纪染没什么兴趣对答案。

而她身边的沈执已经趴在桌子上补交,看起来连成绩都不关心。

直到第一节晚自习上了过半,突然数学老师过来把课代表喊了过去,没一会儿课代表抱着一叠卷子回来。

伴随着教室此起彼伏的哀嚎声音,大家开始拿到卷子。

因为卷子是一个考场一个考场分的,直到最后终于纪染才拿到试卷。当她看到卷面上用红笔醒目的标出来22分时,她第一反应就是去看身边的沈执。

此时少年也爬了起来,双手捏着他的卷子。

同样醒目的16分,被写在卷子的最顶头。

有那么一瞬间,纪染的心脏都险些停拍,她没想到哪怕她已经考的这么低,可是她没想到沈执居然还可以比她更低。

有那么几秒,小姑娘美地不像话的眼睛里瞬间红了

为什么当学渣,她都比不过沈执。

显然沈执也看见了她试卷上的分数,说实话他确实是挺吃惊的,因为纪染长了一张看起来学习成绩很好的脸。

他没想到她可以考出这么一个分数。

可再抬头一看,小姑娘眼圈都红了。

沈执心一揪,微蹙着眉,每次考试之后班级里为了分数哭的人,可不再少数。他有点儿无奈,还是轻声说:“你,千万别哭呀。”

纪染觉得自己挺丢人的,当学渣都比不上沈执。

可是沈执见她收回目光还以为她难受,于是片刻之后,他从桌洞里摸出另外一支笔,伸手将纪染手里的卷子拿了过来。

纪染没来得及阻止,眼睁睁地看着他在22那个分数前面,用红笔画了一道竖行。

纪染还没搞懂他画的是什么东西,就听少年低声说:“嗳,现在是122分了,不难过了吧。”

纪染睁大了眼睛。

她:“……”她是个智障吗?还是他把自己当智障了?

纪染觉得自己活了两辈子以来,受到了比任何一次都要大的侮辱。

她把自己的试卷拿了回来,她盯着那个碍眼的1看了一遍又一遍。因为沈执用的红笔跟批卷子老师用的红钢笔颜色并不一样,因此一眼就让人看出来1是后画上去的。

第一节下课的时候,大家都在相互打听对方的分数。

闻浅夏转头看着纪染,问道:“染染,你数学多少分呀?我这次118吧,还是考砸了,真的是,你说老师要是给分松点,多给我两分多好啊。”

等她站起来看见纪染的卷子,一开始她还没注意,挺开心地说:“你考了122分,不错呀。”

没一会儿她就察觉不对了。

纪染淡淡道:“是22分。”

她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很冷静了,还能如此精准的说出自己的分数。

闻浅夏不说话了,哪怕纪染考个七八十分,她都能安慰安慰。这个22分,已经超过了她的认知范围。

于是在课间十分钟期间,一个帖子悄然在贴吧里发了出来,并且给迅速点击。

【卧槽,你们知道八班那个校花纪染这次数学考了22分吗?】

“不是吧?消息属实吗?”

“绝对是真的,她真的22分,现在好了,以后别的学校人一问咱们校花怎么样,你们就告诉他们,校花数学22分。”

“我去,楼上太酸了吧,校花选的是脸蛋又不是学习。”

“我现在更加相信这个纪染是个富二代了,要不然她这个分数怎么上咱们学校呀。”

“这个妹子呀,美则美矣,没有灵魂。”

这个帖子没一会儿又成了热门帖,毕竟校花数学考22分这种事情,还是挺吸引人眼球的。

就连八班也是,大家都在窃窃私语。

连闻浅夏那么活泼开朗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晚自习第二节课的时候,英语老师亲自抱着一堆卷子来了教室里。他站在讲台上,望着众人说道:“这是第一次月考,所以我亲自给大家发卷子,点到名字的同学上来拿。”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热门: 斩春 怀了队友的崽怎么破 乡村风流:春梦了无痕 让主角崩坏的我,又活了 再花五百亿[穿书] 大可爱 四面墙 他会飞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 白鲸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