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艺怨恨地看着对面的三个人,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指指着她们,气恼至极:“好呀,你们都欺负我,合起伙来欺负我。”

到底是年纪小的女孩,一遇到说不过的情况,竟是把胡搅蛮缠的功力发挥到极致。

纪染安静地望着,突然缓缓上前,吓得江艺忍不住往后退缩了一步。

直到纪染轻轻伸出一根手指,指尖压着她的胸口轻点了下:“对付你,不用合伙,我一个人就够了。”

纪染平时温雅安静,在家里几乎没什么存在感,反而是江艺处处摆着小姐架子,脾气大的很。以至于家里其他人都觉得这位大小姐莫不是性子有点儿过分软了?

结果今天两个保姆彻底见识到。

人家哪里是性子软,只不过是教养极好,平日不愿跟江艺这样的人计较。这真发起火的时候,这气势真是有够吓人的。

纪染冷漠地说:“赵阿姨、钱阿姨,你们就算是住家的保姆也有规定的工作时间,以后谁要是超过时间里让你们干一些不讲道理的事情。你们不用搭理,要是谁敢强迫你们,可以来找我。”

其实两个保姆对于晚上做宵夜这件事,并不反感,毕竟她们在纪家工作拿的工作比外面要高多了。

只不过江艺明知道燕窝没有了,还吵闹着现在就要吃燕窝,明摆着是为难人。

两个阿姨对视了一眼,立即齐齐说:“知道了,小姐。”

江艺听着两个保姆的话,气到眼珠子发红。但是她最后只是恨恨地盯着纪染,妈妈临走之前说过,这次出去她一定会把握住机会。

妈妈一定会生个姓纪的孩子。

到时候纪染再也不敢当着她的面儿这么嚣张。

于是江艺恼火地转身,还吃什么宵夜,气都气饱了。

*

很快到了考试前一天,四中为了提高学生对这次考试的重视,所有考场都是按照高考规格,一个考场三十个学生。

于是每个班级都会多出不少桌子。

乔与桥站在前门喊道:“这次第一组和第二组的桌子都要搬到楼上去。”

底下唉声叹气的声音响起。

不少女生开始抱怨:“老师,桌子这么重还要我们搬到楼上,我们哪里搬得动。”

“男生这时候发挥一下你们绅士精神,帮帮忙。”乔与桥又呼吁道。

可是这个年纪的男生别说绅士精神,在食堂打饭不跟女生抢最后一份糖醋小排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抱怨归抱怨,搬桌子的时候,大家还是自力更生。

纪染跟沈执是靠窗坐的位置,正好属于要搬桌子的。而坐在纪染前面的闻浅夏转头说:“染染,咱们两人待会一起抬吧,这样轻松一点儿。”

纪染点头:“好呀。”

她把所有的书籍都从桌子里清空出来,等她收拾好之后,一旁的沈执懒散地站了起来。

夏江鸣他们喊道:“执哥,去操场打球吗?”

夏江鸣他们成绩属于垫底的那种,考试前的临时抱佛脚,也不可能让他们从三四百分突飞猛进。

还不如趁着大家整理考场的时候,好好挥洒汗水。

“不去。”沈执懒洋洋地说。

夏江鸣奇怪道:“执哥你干嘛去?”

沈执冲他看了一眼,是那种看白痴的眼神:“你没听老师说,一二组桌子要搬到楼上。”

夏江鸣还以为什么事情呢,不在意道:“随便找个人搬不就好了。”

这种小事还需要执哥亲自动手吗?

可是沈执冷眼看了他一眼,徐一航在旁边笑了起来,赶紧将他扯着往门外拽,“行了,你就闭嘴吧。”

夏江鸣不明所以:“我又怎么了?”

但是很快他的声音消失在楼梯口。

纪染站起来正准备喊闻浅夏跟她一起抬桌子的时候,一只手掌按着她的桌面,声音低沉:“行了,我来搬。”

她抬头朝沈执看过去,亮晶晶的黑眸里透着迷惑。

沈执被她眼神里的怀疑气笑,低声说:“我发挥绅士精神可以吧。”

等他站到走道这边,搬起桌子要走的时候,还是没忍住低头看着她粉白的小脸儿低声说:“搬个桌子而已,我真不会吃了你。”

周围的同学都在忙忙碌碌,不是忙着搬桌子,就是忙着把自己的课本搬到老师的办公室里。毕竟那么多书,大家实在不想往家里面带。

没人注意到纪染脸上一闪而过的羞恼。

她望着轻松扛着桌子离开的沈执,微微咬牙,这个人真的是讨厌。

等沈执把纪染的桌子搬上去之后,又把自己的桌子搬了过去,只是他转头看了一眼这边堆的到处都是的桌子。因为东西都被搬走,所以大部分桌子都一模一样。

直到沈执看到有人在桌子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于是沈执左右看了一眼,正好有个男生走了进来,手里拿着记号笔。等他弯腰在自己的桌子上写下名字的时候,这才发现教室里的另外一个人正盯着自己看。

男生差点儿被吓尿,因为他认识沈执。

沈执冲着他点了点头,指着他手心里的笔说:“这个笔能借给我用一下吗?”

年纪大佬跟自己借笔??

男生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记号笔,先是愣了几秒,等回过神之后,赶紧点头:“好好,您用,您用。”

等沈执拿到笔之后,男生居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沈执也没在意,而是转头看着面前并排的两张桌子,当他落笔的时候,笔尖顿了下,这才在桌面上写完。

等他写好之后,捏着记号笔低头欣赏了许久。

按理说只要在每张桌子上写上各自的名字就好了,可是他把沈执两个字,分别写在了他的桌子和纪染的桌子上。

而纪染的名字则并肩写在了沈执的名字下来,也是两张桌子各写了一个字。

最后沈执的桌子上写着,沈、纪两个字。

而在纪染的桌子上写着,执、染两个字。

沈执勾起嘴角笑了下,不错,还挺有情侣名的样子。

*

考试的时候,大家都比较散漫,连平时要求穿校服的教导主任这两天都不会管这个事情,似乎生怕影响学生的状态。

于是很多人特别是女生,简直是挖空心思想要展现自己。

闻浅夏前一天就跟纪染越好一起穿裙子,她说她一个人不太敢穿。毕竟现在高中大家还挺保守,纪染本来不太想穿的,但是架不住闻浅夏的魔音穿脑。

早上纪染挑了一套白色T恤和红色格子百褶裙,她想了下又拿出一双白色过膝长袜出来。

等她下楼之后,赵阿姨正准备给她端早餐,瞧见她这一身打扮,登时笑道:“小姐还是穿这个样子好看。”

特别青春活泼的模样,显得很少女。

赵阿姨平时见她都是上学都是一套校服,蓝白色的衣服,穿多了确实太腻眼睛。

“以后都这么穿才好看。”自从纪染那天帮赵阿姨她们出头之后,赵阿姨和钱阿姨觉得这姑娘性子特别好,就是有点儿过于安静,不太爱说话。

所以她们现在也会偶尔找纪染说几句话。

纪染笑着说:“今天是考试,老师不管才能穿自己的衣服。”

“这样啊,”赵阿姨惋惜道。

纪染吃完早餐之后,从家门口坐了公交车去学校。等下车进了校门,沿途不少到学校的学生都忍不住回头看她。

也有人认识这就是四中刚成功得到所有人认同的那个校花,纪染。

纪染来的挺早,于是直接去了最后一个考场。四中的考场分布跟其他学校一样,是按照成绩依次划分。第一考场自然就是年级学习最顶尖的那帮学生,从第一到第三十名。

而最后一个考场,则是年级排名倒数的学生。

纪染是刚转校过来的,上个学期没有分数,因此她是最后一号。

而很凑巧的就是,坐在她后面的一位恰好是她的同桌,沈执同学。

学校这里确实确实搞的挺有模有样,每张桌子上都贴好了考生的基本信息。昨天纪染拿到自己的考场信息时,顺眼,真的是顺便看了一眼她的同桌。

这才发现,他跟自己不管是考场还是座位号都十分相似。

等她确定从闻浅夏的口中听到沈执上个学期确实考了四中全年级倒数第一的时候,她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虽然之前沈执打架、飚车、逃课,但是纪染一直觉得他会是那种深藏不露的学霸。

毕竟上一世能在投行工作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一个烂到家的成绩。

投行可是聚集了一帮最顶尖精英的地方,在那里一个搬砖砸下来,说不定都会砸中一个清华两个北大还有一个哈佛的。

况且上一世她看过沈执的学历,他是清华+普林斯顿双名校学历。

也就是说他本科是在国内,之后又到了美国普林斯顿继续深造。

纪染按了按下自己的额头,难不成她的重生带来了如此大的蝴蝶效应,让沈执从一个举世无双的大学霸变成了一个学渣。

哦,那还真的挺不好意思的。

闻浅夏一来学校就跑到最后一个考场来找纪染,她今天穿了一件红色T恤和牛仔背带裤,露出一双漂亮纤细的腿,连走路都带风。

本来闻浅夏还觉得自己今天穿的挺美的,路上回头率都高了。

等她到了倒数第一考场的后门口,看见已经在椅子上坐好的纪染,登时眼前一亮。

她当然知道纪染本来就漂亮,可是平时都看她穿朴素的校服,就连上次在生日宴上她也就是穿了个牛仔裤T恤就来了。

闻浅夏盯着她的百褶裙和过膝长袜,都快疯了:“染染,你这套衣服好漂亮,就像那种日系杂志里的美少女。天呐,你的腿怎么这么细这么白。”

纪染听到她的大呼小叫,赶紧拿食指在自己的嘴唇上轻抵了下。

虽然倒数第一考场的人大部分还没到,但是也有几个人来了,闻浅夏声音这么大,让别人听到挺尴尬的。

闻浅夏捂嘴笑了笑。

过了会儿闻浅夏等快到考试时间,先去了自己的考场,她成绩在班里属于中等,所以考场也在中间。

临近考试的时候,教室里越来越热闹。

不过并没什么人抓住这几分钟的时间看书,反而时常听到各种奇怪的对话。

“兄弟,你数学怎么样?我语文还行,上次考了八十多分。要不我语文给你抄,你数学给我抄。”

“不行,我数学很差,上次才五十多。”

“哥们,考英语的时候,你答题卡记得往旁边放放。”

“哎,坐最后那个姑娘就是纪染,我以为上次贴吧照片是P过的呢,没想到真人这么漂亮。”

“觉得漂亮呀,要不待会考完试去要个电话?”

“卧槽,你以为我不敢哦。”

纪染看着面前的语文课本,说实话,虽然上一世她是个学霸,可是自从她这一世真的没怎么学习,哪怕她从前回回数学满分,现在连很多基本公式都忘记。

她在想着自己这次大概能考几分的时候,教室里出现那么一瞬的宁静。

纪染转头看过去,沈执穿着一件黑色卫衣和蓝色牛仔裤,不知是不是黑色更显白的原因,纪染觉得他的脸看起来是那种未见过阳光的白。而牛仔裤包裹着的长腿笔直修长,迈着步子走进来时,有种晃眼的感觉。

整个教室里说话的声音乍然压低了几个分贝,大家不由朝他望过去,显然沈执对这种目光早已经习以为常。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也就是在对上纪染的视线时,露出一个漫不经心的笑意。

只不过下一秒他走到纪染身后的桌子,他没立即坐下,而是低头看了一眼坐在前面的小姑娘。

刚才他一进来就看见她,总觉得有哪儿挺不一样。

直到他走到跟前,看见纪染穿着的百褶裙和白色过膝长袜,她的小腿特别纤细,特别是穿上这种袜子显得越发细枝伶仃。

沈执忍了忍,到底还是坐了下来。

虽然纪染是考场的最后一号,不过因为考试号是错开排的,因此纪染反而坐到了沈执的前面。

还有几分钟就要开始,他们从窗子甚至能看到后面那栋教学楼的走廊,有监考老师拿着卷子往教室走去。

纪染低头把书合上,准备放在教室最前面的时候,突然自己的椅子被人从后面踢了一下。

纪染本来不想转头搭理他。

可是随后下一秒,沈执又踢了一脚。

于是纪染转头直勾勾地盯着他,有些生气道:“干嘛?”

他该不如也要像那些人一样,让自己试卷往旁边放放?

谁知沈执安静地望着她,一张嘴,声音还带着点儿那种还没彻底睡醒的暗哑,他说:“哎,你干嘛穿成这样?”

纪染不由一怔,她穿成什么样了?

直到沈执直勾勾地盯着她,黑眸里如化不开的浓墨,低声说:“你这样,会影响我考试。”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热门: 美色佳缘之青涩情 中国式秘书2 喜欢你喜欢我的样子 重生 七零小锦鲤 关于我是我对家粉头这件事 三界解忧大师 无间枭雄 喉舌:文字下的斗争 向左,遇见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