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上一章:第13章 下一章:第1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执垂眸望着掌心的大白兔奶糖,突然记忆仿佛一下被拉扯回许久之前,记忆里奶糖的浓香味似乎从未散去。

“哄我呀?”许久,他低笑着说。

纪染眨了眨眼睛,犹豫了会儿才说:“谢谢你帮我找回校牌。”

她知道自己的校牌应该是丢在山上了,没想到沈执居然真的给自己找了回来。

刚才她在学校小超市里买了糖,还记得小时候裴苑唯一会拿来哄她的就是奶糖。后来她慢慢长大,裴苑管她严格,不仅是学习方面,吃穿用度都要经过她严格审查。

就连奶糖都规定她多久吃一颗。

偶尔她表现好了,裴苑会亲自给她。

以前她小时候最期待的就是自己拿到获奖证书或者奖杯的时候,从裴苑手里得到一颗糖,那样她会打心底透着高兴。

后来长大了才发现,裴苑养她的方式跟马戏团里训练动物没区别。

做不好挨骂,做的对了,给颗糖奖励一下。

突然纪染恍惚了下,记忆里她好像也是这么对另外一个人的吧,奖励他吃大白兔奶糖,还告诉他这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可是那个人,她快忘记了。

下午正好有节体育课,自由活动时间里,纪染问了闻浅夏关于她爸爸是司机这件事。

闻浅夏把贴吧里的帖子给她看了。

“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了,真够无聊的。”闻浅夏气呼呼说道。

纪染沉默地盯着手机,心底大概有了人选,但是又觉得江艺不至于那么蠢,撒这种一下就被戳破的谎言。

但她还是说:“浅夏,你能帮我打听一下吗?这件事最开始是谁传出来的?”

“行。”闻浅夏点头,拍了拍胸口。

下课集合的时候,沈执他们都没回来。体育老师也没问,于是很快让他们解散回教室。

活动楼这边平时没什么人,只有晚自习的时候才会热闹点儿。

徐一航把人领进厕所的时候,还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别怕,别怕,咱们就是聊聊。”

等男生看见厕所里咬着烟的沈执时,腿都软了。

这个场景太经典了,而且大佬气场太强,他今天还有命从这个厕所出去吗?

男生垂着头,低声说:“执哥,我今天身、身上没带钱……”

其他几人愣了下,突然爆起大笑。

就连沉着脸的沈执,盯着他都有点儿发笑。

沈执要别人的钱?别人不知道,一直跟他一起玩的夏江鸣他们可是一清二楚,这位爷缺什么都不缺钱。

他们就没见过沈执花钱眨过眼。

“手机拿出来。”沈执冷漠道。

男生不明所以,但乖乖拿出手双手递过去,沈执接过之后,打开手机里的相册,翻了一下果然找到了纪染的照片,而且还不是一张。

他眉头拧得越来越紧,终于抬头望着对方:“你变态吗?”

居然偷拍了这么多张照片。

男生一头雾水,直到他反应过来,立即摆手说:“执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偶然看到纪染同学,觉得她特、特别漂亮。”

他声音越说越小声。

一旁徐一航啧啧地摇头:“兄弟,我说你也太不上道了吧,觉得人家漂亮就偷拍呀。”

“我就是觉得她才应该是我们四中的校花,想发到贴吧让大家评评。”男生声音极低的说。

沈执越来越觉得他们学校管理太过松懈,一个个不好好上学,一天到晚都他妈想什么呢。

是校花又能怎么样,能拿奖吗?

还不就是多了一堆狂蜂浪蝶。

沈执嗤笑一声,四中这些评选他还真的不知道。其实四中公认的校草就是他,只不过没人敢把沈执的照片放在贴吧里。

“都他妈给我删了,下次要是再敢偷拍。”沈执把手机在指间转了一圈,透着冷笑。

男生立即摇头:“不敢了,不敢了。执哥,我保证没下次。”

沈执:“把贴吧里的帖子也给我删了,以后别搞这种无聊的事情。”

男生拼命点头。

沈执正要把手机还给对方,可是下一秒他望着手机里的照片,突然愣住。许久之后,他在男生的QQ里添加上自己的号码。

等到把他手机所有纪染的照片传到自己QQ之后,又把自己号码删掉。

最后才是删掉对方手里的照片。

等做完这些之后,沈执把手机扔进他怀里,临走的时候睨了他一眼,淡声:“记住,没有下一次。”

男生没想到全校闻名的大佬居然这么好说话,点头如捣蒜,哪有不同意的道理。

沈执离开之后,走在路上拿出手机,看着手机里的照片,一张又一张,看得特别认真。直到旁边夏江鸣见他一直盯着看,忍不住好奇问道:“执哥,你看什么呢?”

他脸凑过来,想要也看,结果沈执把手机握在掌心,阻挡他的视线。

“不给。”他淡淡道。

这是属于他的,谁都不能看。

*

纪染晚上回家一直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本来快睡了,因为有点儿口渴便出门倒水喝。谁知她刚推开门,就看见江艺偷偷摸摸从她的衣帽间出来。

纪染虽然是什么东西都没带过来,但后来裴苑还是把她不少东西都寄了过来。东西到的那天,别说江艺连江利绮都吃惊,她一个小姑娘居然有这么多衣服。

纪庆礼和裴苑都不算合格的父母,可纪染是正经的大小姐,还记得她周岁宴上就收到长辈送的钻石,甚至很小就拥有专门给她定制的香奈儿小书包。

因此这边家里也有个专门给她的衣帽间。

反正江利绮为了在纪庆礼面前表现出绝不是因为纪庆礼的钱才跟他结婚的这一点,哪怕婚后打扮的一样典雅朴素,处处表现自己跟别的那些见钱眼开女人的不一样。

至于江艺,她倒是有心想过大小姐的生活,可是她妈都那么朴素,怎么可能同意她挥霍。

纪染偷偷关上房门,直到江艺回到自己房间关门的声音传来。

又过了一会儿,她重新打开门。

纪染悄悄进了自己的衣帽间,其实除了第一天她衣服寄过来,她帮着家里阿姨一起整理之外,她都没进来过。

因为四中平时都是穿校服,只有周末她才能穿自己的衣服。

于是纪染拿了几件衣服在她房间里的衣柜,衣帽间里很多衣服,她都没动过。

等她进去衣帽间之后,望了一圈衣服,她记忆力很好,哪怕这里衣服很多,但是她都能记住大概放的范围。

况且江艺每天上学也是穿的校服,所以她应该没动过自己的衣服。

纪染去检查中间柜子里摆着的项链吊坠这些,直到她发现还真的有一个香奈儿的珍珠手链不见了。

她立即露出冷笑。

果然。

第二天上学,纪染随意打量江艺,她脖子上、手腕上都是干干净净,没戴任何东西。

纪染不动声色直到进了学校。

课间操的时候,她问闻浅夏:“你认识江艺吗?”

闻浅夏瞪大眼睛,一脸惊讶地说:“染染,你怎么知道我要你说江艺呀。我跟你说哦,就是她到处跟别人说,你是她家司机的女儿。所以才会有这种传闻传出来的。”

这件事是江艺当着众人面说的,想要打听起来很容易。

闻浅夏见纪染不说话,低声说:“我听说这个江艺是白富美,而且她们班的女生说,她每天穿的戴的东西都特别贵。”

“她穿什么了?”纪染好笑地问。

没想到闻浅夏还真的拿出手机,把照片翻给纪染看:“这是我在十二班的同学给我看的,她说江艺昨天还穿了一双八千多的鞋子上学呢。”

等纪染低头看见照片时,真的气笑了。

江艺脚上穿的那双白色珍珠凉鞋,是她的,只是纪染觉得这鞋子品牌标志太明显,不太想穿到学校,显得太招摇。

她上学顶多穿板鞋,就是阿迪或者耐克这些牌子。

她明明记得昨天江艺上学可不是穿的这双鞋。

估计江艺是把鞋子藏在包里,到了学校才换上。

纪染被她这种无耻的虚荣心彻底逗笑。

“对了,周末不是徐一航的生日嘛,听说去年他就请了好多人,今年估计还是会搞的很大。江艺跟别人放话说,这次一定把薛以柔比下去,估计当天她会穿超级贵的礼服。”

闻浅夏把自己打听到的情报,偷偷告诉纪染。

纪染看了她一眼,没想到短短一晚上,她居然知道了这么多事情。

于是她拍了拍闻浅夏的肩膀:“你想好以后大学学什么专业了吗?”

闻浅夏睁大眼睛:“染染你有什么建议吗?”

虽然她不知道纪染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但还是很有兴趣。

纪染认真道:“我建议你去学情报特工,可以完全发挥你的所长。”

闻浅夏:“……”

这几天江艺一直在家里闹着让江利绮给她去买礼服。江利绮觉得礼服昂贵又不适用,她没打算给江艺买。

其实纪庆礼并不关心江利绮用钱的事情,他有钱不至于这么抠门。

只不过江利绮心虚,想要一直维持自己在纪庆礼心目中不爱钱的小白花形象。

谁知晚上江艺气呼呼的下楼,突然发现客厅里,赵阿姨里手里举着一条极好看的雪纺礼服长裙。

江艺一下子扑了过来,开心地问:“这是妈妈给我买的吗?”

这件长裙特别少女风,是雪纺材质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江艺甚至能想到自己穿上它的时候,走动之间,裙摆流动的模样。

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条裙子。

赵阿姨一脸惊讶地望着她,随后小声说:“艺小姐,夫人也给您买裙子了?”

家里的保姆为了区别两位小姑娘,对纪染是直接叫小姐,但江艺就是叫艺小姐。江小姐有些太生疏。

但是哪怕江艺换了个称呼,两个女孩在家里的地位,一目了然。

赵阿姨见她一直盯着看,心底止不住叫苦,说道:“这是小姐的衣服,她之前说会有人送来,让我放在衣帽间挂好。”

又是纪染。

江艺快要气疯了,凭什么她求着妈妈买礼服都不行,这个纪染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她知道纪染是纪庆礼的亲生女儿,可是她妈妈现在才是纪夫人。

纪染有的,她也应该都有。

纪染的那个衣帽间是她最大的渴望,那么多漂亮的衣服,好看的鞋子还有首饰。她也想要,可是妈妈一直说让她再忍忍,再等等。

江艺咬着唇,眼看着赵阿姨把礼服拿到楼上的衣帽间。

纪染放学约了闻浅夏一起逛了会儿书店,她回来之后家里很安静。然后她走进她的衣帽间,果然这件白色礼服长裙被赵阿姨挂了起来。

她承认她很坏,故意挖陷阱给江艺。

可是只要江艺不贪图她的东西,那么她不会对江艺造成任何影响。

但是如果……

纪染伸手轻轻摸了摸这条长裙。

她说过的,谁都不能动她的东西,会有代价的。

上一章:第13章 下一章:第15章
热门: 妓术:欲望的荒野 超能力者炮灰干部的灾难 今天也在努力阻止初恋自杀 我变成了大佬的小龙蛋 像少年啦飞驰 超时空垃圾站 小龙猫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春色满村:翻墙夺杏 重生八零小娇妻 不盘大佬就得死[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