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染没想到沈执会突然摸自己的额头,她回过神时,又是下意识想往后退,但沈执先一步放下手。

旁边的徐一航他们还处于兴奋之中。

“就该让这帮孙子看看,谁才是爸爸。”徐一航兴奋道。

陈松轻笑道:“我说徐一航你这辈分弄错了,应该是,就该这帮人孙子看看,谁才是爷爷。”

徐一航举手做出道歉的手势,笑嘻嘻说道:“抱歉,是我弄错了。”

倒是徐一航说完,朝夏江鸣看了一眼,见他一直低头,还顺手推了下,笑嘻嘻说道:“夏江鸣这么开心的时候说句话呀。”

谁知夏江鸣不仅没说话,反而发出一声极低的抽泣声。

几个少年俱是一惊。

徐一航一副被吓到的模样,低声说:“你小子不会是要哭吧。”

陈松瞥了他一眼:“这种时候你应该昂首挺胸,等着那个傻逼来给你下跪。”

夏江鸣还是低着头,直到沈执伸手按着他的肩膀,淡淡道:“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让你的仇人,看见你的眼泪。”

“抬头。”他近乎训斥的声音,让夏江鸣瞬间憋住所有的情绪,抬起头。

对,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怂。

这时候马浩终于带着红发女生返回,因为已经输了,对面情绪都不太高。马浩下车的时候,甚至直接发脾气把摩托车摔了。

红发女生拿着小旗子在后面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但是输了真不怪她呀,又不是她没跑过对面的女生,是一开始沈执开车就把马浩甩了很远。

马浩掏出一包烟,打算先抽一根,谁知沈执突然开口:“是不是应该先把正事儿办了。”

他语气寻常,仿佛在说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情。

当众给人下跪道歉,这事儿别说马浩这种社会哥受不了,就是寻常人都不行。

马浩恶狠狠望向沈执,一副恨不得生吃了他的模样。

沈执浅浅勾了下唇,压根不在意对面的眼神压迫力。

“就是,还等什么呢。”徐一航说道。

夏江鸣没说话,依旧握着手里的小旗子,仿佛那是他所有勇气的来源。

对面有个人不服气地说:“你们别他妈太过分,想让马哥给那小子下跪,他配吗?”

听到这句话,连纪染都不悦地皱眉。

她就知道这帮小混混没那么容易说话算话。

沈执挺淡然的口吻说:“输不起?”

纪染忍不住看向沈执,她终于明白自己前一世明明很淡定的一个人,一遇到这个男人就会忍不住发火。

因为他说话的方式实在是太欠揍了。

明明是慢条斯理的语调,但能轻易挑起别人的怒火。

果然对面又骂声四起。

这边徐一航他们也不是好惹的,立即嘲讽说:“刚才可没人逼着你们赌吧,怎么只想赢了拿钱,输了就他妈耍赖呀。”

马浩显然被架在火上烤了,刚才沈执提出赛车解决问题的时候,他是同意了的。确实没人逼他赌,是他自己想要这十万块钱。

他只眼热看到了十万,刻意忽略自己也会输的事实。

马浩手里捏着烟,耳边是兄弟叫骂的声音。

“行,我道歉。”突然马浩捏着烟开口说道。

突然身边安静了一瞬,然后对面的人又开始叫嚣。

“马哥,你凭什么给他道歉呀。”

马浩慢慢往前,朝夏江鸣看了一眼,伸手勾了勾手指:“你往前走点儿,来来,哥哥给你道歉。”

这嘲弄的口吻,让这帮小混混哄笑起来。

纪染转头看着旁边的夏江鸣,只见他捏着手里的小旗子,一点点握紧。

沈执没有说话,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烟盒,他烟瘾不算大,偶尔才抽一根。

有些事情,别人帮忙再多都没用,得自己站起来才行。

终于在沈执拿出一根烟咬在嘴里的时候,夏江鸣抬脚走到马浩的面前。

马浩从来没把夏江鸣当回事儿,哪怕他现在人模人样,在他看来也不过是仗了沈执的势。这个怂包被他欺负了三年,翻不了身的。

他咧嘴刚要笑,突然夏江鸣望着他狠狠道:“怎么跟你爷爷说话呢。”

马浩的笑容凝在脸上,下一秒夏江鸣直接一拳打在他脸上,怒吼起来:“我艹你大爷的,真把老子当怂包,拿你爷爷的钱用的爽吗?爽吗?”

纪染眨了眨眼睛,白皙的小脸没有太大的疑惑。

在夏江鸣打了马浩的瞬间,对面的人冲了过来,至于这边徐一航和陈松都上去帮忙,倒是沈执没动,他将嘴里的烟拿了下来。

又浪费了一根。

在他把烟扔在地上之前,他转头望着她,低声说:“纪染,往后站站。”

纪染目光落在他脸上,点头:“嗯。”

有种莫名的乖巧,软软的。

……

事实证明,不管是飚车还是打架,沈执都不要命。他身上有种天生的狠劲,哪怕对面人数明显比他们多,可沈执加入战场之后,瞬间形势扭转。

纪染抱着怀里的头盔,真的乖乖站在一旁。

直到沈执打完之后,扯着她的手跑向摩托车:“走。”

纪染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他赢了,却还跑的这么快,但是听话的任由他拉着,直到再次上了摩托车之后,很快车子启动。

夏江鸣他们开的是一辆跑车,很快赶了上来。

跑车顶棚被放开,三个少年坐在车里,疯狂大喊起来,整个山坳都是他们鬼哭狼嚎的声音。

“鸣鸣,痛快吗?”

“老子终于报仇雪恨,打了马浩这个傻逼一顿,痛快。”

纪染坐在车后,安静地听着他们嚎叫。可是心底却第一次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绪。

她记忆中的沈执,是不苟言笑、骄矜冷傲的沈执。

而此时骑着摩托车载着她的少年,哪怕依旧沉默,可是身上透着一股鲜活澎湃,少年意气那样风发。

二十七岁的沈执跟现在比起来,犹如一潭死水。

*

当他们重回市区的时候,已经九点多,眼看着离放学时间过去好几个小时。纪染着急回家,便让沈执把她在路口放下。

“纪染,你真不跟我们一块去庆祝?”徐一航笑嘻嘻说道。

纪染摇头:“太晚了,明天还要上课。”

他们这帮人不怕上学迟到,也不在乎几点回家,可纪染不行。

好在他们也没强求,只是夏江鸣问:“纪染,你怎么回去?要不我们送你吧。”

纪染摇头,刚要说她直接打车回去好了。

但是沈执抬头对跑车里的几个男生说:“你们先去,我待会过来。”

众人立即发出哦哦哦的怪叫声,挤眉弄眼之后,开着车先离开。

沈执上次就送纪染回家过一次,这次都没问地址,直接开着车往她家的方向过去。不过这次他也跟上次一样,把她放在离她家小区一个街道的地方。

纪染下车后,乖乖说道:“谢谢你。”

谁知沈执没忍住,笑了出来,纪染抬头看他,就见他脚踩着地,盯着她说:“你傻不傻呀。”

明明是他强行拉着她去了落英山,现在还跟他说谢谢。

纪染觉得这人实在太阴晴不定,不搭理他,转身就走。

可是她没回头的时候,却不知道沈执始终没离开,直到看着她的背影彻底消失。

此时纪家,纪庆礼也是刚到家,江利绮迎上来对他温柔小意说话。

只是她面露难色,纪庆礼自然看见,问道:“怎么了?”

“染染到现在还没回来呢。”江利绮为难道。

纪庆礼皱眉:“怎么回事,给她打电话了吗?”

江利绮:“打了不接呀。”

江艺在楼上听到纪庆礼的车子进院子的动静,她知道纪染到现在还没回家,于是趁机下楼,打算跟纪庆礼告状。

纪染羞辱她的事情,她可记恨到现在。

“这孩子怎么回事。”纪庆礼皱眉,明显有些不悦。

江艺从下楼的时候正好听到这句话,她抿嘴没笑出声,待她走过来时,小声喊道:“爸爸,你别生气,都怪我不好,应该好好照顾染染的。”

“你也是的,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回来,把妹妹丢下呢。”江利绮露出责备的表情,轻声训斥江艺。

江艺低头不语,一副我错了的模样。

江利绮又问:“那你知道染染去哪儿了吗?”

江艺犹豫了下,还是纪庆礼说:“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

“我也是听说的,之前有个男生为了染染在学校里打人,他们走的很近……”江艺吞吞吐吐说道。

沈执在学校里教训贺瀚的事情都被传开了。

都说贺瀚欺负新来转校生,沈执才出手的,而且还是让贺瀚读英文书。

江艺听到这件事时,险些气得把嘴都咬破。

她喜欢沈执。

这事儿不奇怪,在四中最起码有一半女生喜欢沈执,有些表现明显,有些只敢藏在心底。所以当听到沈执和纪染的事情之后,她嫉妒的发疯。

她高一时跟沈执是同班,结果高二重新分班之后,在路上遇到沈执,她有心打招呼,他目不斜视的走过去,一副压根不记得她的样子。

因此江艺趁机在纪庆礼说这件事,就是想让纪庆礼教训纪染,让她离沈执远点儿。

家长对于孩子早恋这件事可是很敏感的。

江利绮反而笑着说:“染染才刚来学校,应该不会早恋吧。”

江艺没把早恋的字眼说出来,倒是江利绮看似给纪染开脱,实则在暗示这件事。

纪庆礼眉头是越锁越紧,江艺这么说,此时纪染到现在没回家,难不成她跟什么人出去鬼混了?

正说话间,家里的大门被推开,纪染背着书包从门外走了进来。

“爸爸。”纪染看见纪庆礼主动喊道。

她看着这三人都在客厅里,自己一回来都望过来,况且纪庆礼那个神色明显是不太高兴。

纪染朝江艺看了一眼,心底丝毫不怯。

纪庆礼果然问道:“染染,你放学之后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纪染轻声说:“爸爸,对不起,我回来晚让您担心了。”

她声音本就甜软,此时主动道歉,乖乖软软的。

纪庆礼虽然对裴苑没什么感情,纪染到底是他唯一的女儿,还是有些喜欢的。见她这么说,不由软了语调,说道:“这么晚回家,我们都会担心的。”

“爸爸,老师交代要买参考书,所以我就跟同学一起去买了。我来这里之后,第一次跟朋友一起逛街,之前都没人陪我,所以玩的有点儿开心。这才回来晚了的。”

说着,纪染把自己的书包取下来,从里面掏出几本参考书。

这几本参考书确实是老师要求买的,只不过她的书是今天早上闻浅夏带给她的,因为闻浅夏家附近正好有个书店。

她自己买书,顺便也帮纪染买了。

没想到这会儿正好用上。

纪庆礼看着她手里的书,满意的点头:“爸爸就知道你一向懂事,从来不会让爸爸失望。”

本来对江艺说的话,纪庆礼就不太信,毕竟他知道裴苑是怎么培养纪染的,她打小就优秀出众。

纪庆礼点头:“以后跟同学玩,也要注意时间。”

“我知道了,爸爸。”纪染乖乖点头,小声说:“我就是第一次跟同学逛街,太兴奋了,所以才会忘记时间的。”

纪庆礼没忍住朝江艺看了一眼,问道:“爸爸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有什么事不懂的,可以问问你姐姐。”

“可是我在学校都看不见她呀。”纪染声音越说越低,有那么点儿小委屈。

此时江利绮心底暗叫不好,她如今一心想着让江艺改姓,要是她被纪庆礼留下不好的印象,这事儿就难办了。

她立即说:“两个孩子不在一个班级,遇不上也是正常。”

纪染望着纪庆礼,软软道:“算了爸爸,现在我也有自己的朋友,就不麻烦人家。”

纪庆礼听着她的话,心底越发对江艺不满。

对于江利绮带的这个女孩,他不算太喜欢也不讨厌,反正纪家有钱,多养一个孩子没什么。可是她连这点儿小事儿都不帮忙。

而且纪庆礼想到江艺刚才跟自己说的话,他也是人精,越发对江艺不满。

只是他不会把不满放在脸上,柔声对纪染说:“这么晚了,你先上楼休息吧。”

“爸爸,我想周末去买点儿东西,您能给我点儿零花钱吗?”纪染轻声问道。

这是纪染第一次主动跟纪庆礼要零花钱,纪庆礼闻言立即笑道:“这有什么不行的,爸爸给你一张副卡,你想买什么直接刷卡就行了。”

于是他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了一张卡递给纪染。

纪染:“谢谢爸爸,我先上楼休息了。”

纪染知道今天这件事,肯定有江艺在里面推波助澜。

不过没关系,因为最后赢的人是她。

纪染轻轻捏着手里的卡,举到恰到好处的高度正好让江艺看见,果然江艺脸色僵硬,死死地盯着她手里的黑卡。

明明她想告纪染黑状,结果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纪染微歪着头,冲着江艺笑了下,眼底是透不进的冷漠。

别着急,这才刚开始呢。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热门: 命犯宿敌 我夫君他权倾朝野 今夕何朝 我在网游修仙 剧情崩了关咸鱼男配什么事 天师除灵日常 听说权相想从良 明星检察官 重生之魔鬼巨星 落魄后我被死对头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