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落英山。

这是B市附近的一座山,因为山上种满了桃花树,每到桃花盛开的时候,漫山遍野的桃花花瓣随风飘落,落英缤纷煞是好看。

因此得名落英山。

落英山上没有住户,只有一座古寺庙,香火不算很旺盛,节假日的的时候游客多一点儿,平时人很少。

特别是每到傍晚的时候,这里连车流都很少。

而且落英山的道路弯曲复杂,这里久而久之成了赛车一族的天堂。

纪染上一世的时候听说过落英山的名声,特别是后来超跑俱乐部盛行,那些富二代买了几百万的跑车怎么可能甘心只在赛场里跑跑。

落英山这边私底下赛车的特别多,警察都曾经抓过好多次夜跑族。

只是屡抓不禁而已。

纪染坐在沈执摩托车后面,他微弓着背骑在车上,因为没戴着头盔,迎头狂风将他的黑发吹的凌乱。

她并没有抱着沈执的腰,只是紧紧握着车后座的扶手。

摩托车的速度太快,一度她心跳差点儿停止。

好在他们是从公路过去,路面平坦就是车速过快,纪染死死地抓住车后座,哪怕怕到极点也只咬着自己的嘴唇,一言不发。

直到沈执突然停了下来,摩托车猛地刹车的惯性,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往前撞了过去。

纪染前胸直挺挺撞到沈执的后背。

现在依旧是夏末,天气炎热,少女穿着一件蓝白色校服T恤,这么撞上去时少女胸前绵软的触感压在沈执的后背。

按理说,人的后背没那么敏感。

但当沈执感觉到她的胸压着自己后背时,整个人僵立着,他单脚撑地,眼睛直勾勾望着前方,哪怕身后的纪染已经迅速拉开距离,可那样绵软的触感依旧残存在他心底。

这他妈也太软了吧。

纪染尴尬咬唇,按理说这种事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不就是不小心胸撞了下……

可她一想到自己胸咚的是沈执,十年后跟她水火不相容的男人。

这种复杂感就一直萦绕在心头。

沈执回头看见少女头上顶着的大头盔,于是他伸手将她眼前的玻璃往上抬了起来,看见她一双黑眸眨巴了几下,盛着星光般明亮还透着那么点儿湿润。

“怕的话,不会抱着我的腰?”沈执皱眉。

他开车的时候身后的姑娘太安静,要不是她的腿偶尔碰到他的大腿,他差点儿觉得后面没有坐着一个大活人。

这姑娘怎么这么倔,怕成这样都不抱着自己。

沈执皱眉。

纪染摇头:“我没事儿。”

沈执听她还嘴硬,冷笑一声,行吧,就让她继续这么倔下去。他转头准备重新开车,但下一秒他又转头皱眉望着她:“你就这么想跟我划清界限?”

连碰都不碰一下。

沈执不是没见过别人骑摩托车怎么载女孩,后座的女孩哪个不是抱着前面男生的腰。

纪染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么大火气,她安静地望着他,终于缓缓开口喊道:“沈执。”

他望着她,就见小姑娘不紧不慢地说:“男女授受不清,老师也说过的。”

本来沈执听到这话气得笑了,这姑娘果然不是表面那么乖巧老实,她这是拿他第一次送她回家时,他说过的话揶揄他呢。

偏偏少女说话时语调软乎乎,沈执一下又被她这细绵的语调安抚住,就像是一缕清风在心头拂过。

气是真的生不起来了。

沈执伸手去抓她的手腕,纪染下意识往后缩了下,但沈执出手快一把握住,他冷嗤道:“不碰你。”

他一手抓着她的手,一手把自己衣服下摆塞进她的手掌心。

“不让你抱我,抓衣服总会吧。”沈执看着她这次乖乖听话,抓住他衣服的下摆,总算露出满意的表情。

但在转头之前,他朝纪染看了一眼,冷声说:“你以为我的摩托车是谁都能坐的?”

纪染一脸无辜,所以她应该感恩戴德,感谢他赏赐这个荣耀给她吗?

可她没想坐,是他强行拉着自己来的。

沈执望着她乌黑的大眼珠子轻轻转了一圈,几乎又能猜到她的心底吐槽,又好气又好笑。

他重新启动车子,这次纪染的小手紧紧抓着他衣服下摆。

一次都没松开。

*

两人到落英山附近的一个空地上,这里没什么停车场,就是一片空气随便停车。夏江鸣他们早就来了,不过平时嬉皮笑脸的几人脸上都不算好看。

直到沈执过来时,他们赶紧迎了上来。

只是在沈执摩托车停下来之后,几人望着他身后的少女,皆是一愣。

纪染背着书包从车上乖乖下来,她一开始没取下头盔,但是她这个打扮在这里实在太格格不入。

明显还穿着高中校服的少女,轻轻瘦瘦的模样。

果然对面哈哈笑了起来,嘲讽的声音响起:“我去,怎么把书呆子也带过来了。”

“还有穿校服出来玩,这是什么情趣呀。”

对面一帮人都是社会上混的,不认识四中的校服,一见穿着校服的人,刻板印象里就是那种呆呆土土的女生模样。

徐一航:“执哥,你这是把谁带来了?”

因为纪染头盔还没下来,徐一航只看得出这肯定是他们学校的女生。

倒是夏江鸣低声说:“执哥,你怎么把小嫂子带来了。”

此时沈执走到纪染面前,低声说:“别动。”

纪染本来正在取头盔,听到他的话乖乖站在原地,隔着头盔玻璃她看着沈执站在她前面,抬起双手轻轻地搭在头盔上面,然后一点点慢慢取下头盔。

当取下的一瞬间,纪染猛地吸了一口气。

虽然戴着头盔并不影响呼吸,但她还是觉得有点儿猛。

只是当她头上的头盔取下时,周围出现那么一瞬间的安静,周围带着嘲讽的笑声也突然消失。

此时是黄昏,整个落英山被暖黄色光线包围着,包括山脚的这块空地。

对面本来大声嘲笑的人,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这边。

少女戴着的头盔被摘下的一瞬,她的脸暴露在众人面前。

她的脸小巧精致,一双清润明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朝四周看了几眼,卷翘长睫跟着扑闪起来,嘴角侧上方有个浅浅的小涡,不算深,但微抿着嘴时露了出来。

最引人的是她身上那股清纯柔和的气质。

刚才还嘲笑她土包子居然穿着校服出来的人,此时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少女此刻的模样,漂亮的叫人挪不开眼。

特别对面那帮人,身边带着的女朋友都是早早在社会上混,哪怕年纪不大,打扮也过分成熟。不是烫着波浪卷发,就是涂着大红唇。

本来还觉得自己的妞很拿得出手,可是现在突然觉得俗不可耐。

沈执看了一眼对面,发现一个个眼睛都一眨不眨盯着纪染,他眉头蹙起,忍不住伸手拉住纪染的手腕,“你往后站站。”

完全不知道他又干嘛的纪染,只能听话的站在身后,被他高大的身躯挡得严严实实。

结果对面露骨的眼神依旧没有停止。

沈执冷笑,要不是今天又正经事儿办,一个个眼珠子都给他抠掉了,于是他转身直接把手里的头盔又给纪染戴上。

纪染刚从头盔里解脱出来,新鲜空气还没呼吸两口,立即开口说:“沈执,你干嘛?”

她有些恼火,这头盔是沈执的,尺寸跟她脑袋也不相符,太重了。

谁知面前的少年淡淡说:“丑。”

对面那些人看你的眼光太丑了。

可是他这么一个字说出来,纪染张张嘴,还以为他是在说自己,气得发笑。

你才丑,你全家都丑。

一旁的徐一航他们也面面相觑。

纪染丑?执哥这是疯了吧,只不过没人敢说这话。

好在对面见沈执来了,立即出来一个穿着花衬衫的男人,说是男人其实年纪也就二十岁左右,他胸膛和手臂都是密布的纹身,“执少是吧。”

沈执名气挺大,不仅仅是在高中,还因为他家里的背景。

都说四中有个富二代,打架狠不要命,而且赛车还特别厉害。

“之前一直听过执少的名字,这还是第一次见面。”花衬衫挺客气的。

沈执懒懒朝他看了一眼:“直接说正事儿。”

“艹,马哥这小子太嚣张了吧。”

“富二代就他妈的了不起,老子专治富二代。”

倒是马浩挺沉得住气,望着对面的夏江鸣笑了下,说道:“其实本来这事儿跟执少你没什么关系,是我跟这位小鸣兄弟好久没见,本来想叙叙旧,结果你们弄得这么大阵仗的。”

夏江鸣在听到对方喊他的时候,浑身居然抖了下。

初中三年,足足有三年时间他一直被对方威胁要钱,后来他高中考到四中,认识了沈执他们,再没有人敢欺负他,侮辱他。

结果上周他在游戏城居然又遇到对方。要不是徐一航他们在,夏江鸣只怕又要吃亏。

沈执知道这件事之后,直接让夏江鸣把对方约出来见面。

马浩有些惋惜地望着夏江鸣,这小肥羊可是他养了三年的,别看年纪小,可家里确实有钱。每次马浩手头紧的时候,从他手里弄个千儿八百的可不成问题。

最多的一次,他从夏江鸣这里敲了八千块钱。

“叙旧?”沈执脸上浮起嘲讽,“是又缺钱了吧。”

他语气清冷,但是言语的嘲讽意味太重,对面又是一阵暴躁。

这次马浩都冷下脸,他说:“夏江鸣本来是我的人,执少要是想要他,最起码得跟我说一声吧。”

“我拿十万出来,你赢了钱拿走。”沈执打断他的话,淡淡开口。

在场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特别是对面的人。这些人就是社会上的混混,根本没什么赚钱本事,顶多欺负高中生,偶尔从不正经渠道弄点钱。

十万,这对他们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一笔大数目。

反而是纪染安静地朝沈执望了一眼,她本来以为沈执带她过来,是一群富二代在这里赛车玩,没想到他居然是为了夏江鸣出头。

显然他这句话没说话,于是所有人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输了,你跪下来给夏江鸣道歉。”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热门: 横滨第一重建师 月光满满预见你 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良人 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 山野旅馆[种田] 绿茶病美人洗白后 岁月绵长 念念不忘 猫太郎之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