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早晨六点不到,纪染满头薄汗的醒来。

她睁开眼睛盯着头顶的天花板,这一夜她梦里出现的居然是沈执,上一世骄矜禁欲的他,还有这一世轻狂傲慢的暴戾少年。

纪染闭了闭眼睛,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

等到了学校的时候,她进教室不少同学都在打打闹闹。在四中每个年级的一班和二班是重点班,八班是理科班的最后一个班级。虽然除了一班二班,其他班级按理说都是一样,但是八班又不太一样。

毕竟年级里有名的刺头儿都在这里。

一直到上早自习的时候,她身边这位大佬都没出现在教室里,倒是其他几个人踩着上课铃的钟声姗姗来迟。

早自习坐班的是语文老师,不知道是不是教语文的老师性子都温吞。

老师拿着备课笔记进了教室之后,坐在讲台后面的那个椅子上,压根没抬过头,以至于她身边空缺的位置一直没人管。

周围都是早自习读书的声音,大部分人都在背英语单词或者课文。

纪染随手翻了翻面前的英文课本,她高中毕业之后去了美国读书,英语是她的第二语言,不仅流畅她甚至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式口音。

只因裴苑觉得美式口音不太上档次。

哪怕纪染曾经是学霸,可是距离她上一次高二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哪怕再聪明的脑子都把高考需要学的东西忘记。

更何况,纪染已经尝试过一路碾压别人的滋味,她当初可是次次年级第一。

学霸她当够了。

所以她压根没打算认真看书,掏出手机低头玩了起来。

这是她昨天刚找的能玩的数独小游戏,如今手机功能还不像十年后那样发达,上一世她的手机把市面上能下载的数独app都下了一遍。

这是纪染的解压方式。

一直到第二节课下课,纪染旁边的位置都是空着的,但是班上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都习以为常似得。

课间操时间大家纷纷起身离开教室,夏江鸣他们几个男生去了小超市买东西。

闻浅夏起身挽着纪染的手臂,憋了一上午的她终于问道:“染染,沈执今天没来上课吗?”

纪染摇摇头,她跟他又不熟。

“大佬不愧是大佬,你看他不来上课,老师们都不敢问。”闻浅夏佩服地说道。

纪染淡淡说:“是懒得问吧。”

毕竟沈执这样的学生,肆意狂妄又家世背景深厚,哪怕是老师也要考虑一番,生怕得罪了他,影响自己的饭碗。

或许他不来上课,反而比较让老师安心。

纪染突然想起沈执那个白月光的事情,她知道闻浅夏是个爱八卦的性子,学校里大大小小的时候她都知道点儿。

就在纪染考虑怎么开口的时候,闻浅夏嘻嘻笑道:“待会课间操的时候,不知道多少女生要心碎呢。”

“为什么?”纪染问道。

闻浅夏笑道:“这你就不知道吧,虽然沈执名声不好,可是人家长得帅呀。那张脸多招蜂引蝶,我们学校很多女生暗恋他,他高一的时候,不少高二高三学姐都打听他呢。他平时行踪不定的,也就课间操的时候能让人一解相思之情吧。”

纪染望着闻浅夏声情并茂的模样,突然笑了起来:“浅夏,你语文一定很好吧。”

闻浅夏睁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花痴都这么有文采。”纪染说完,软软地笑了起来。

闻浅夏被嘲笑正要生气挠纪染,结果看见她一笑起来眼尾微弯,黑亮的眼睛里像是缀着星光,眉眼那样生动娇俏。

闻浅夏叹气地说:“算了,看在你这么好看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

纪染笑得更开心,她没想到闻浅夏居然这么颜狗。

闻浅夏见她越笑越开心,不仅没跟她计较,反而轻声说:“染染,你应该多笑笑,这样才好看呀。”

虽然纪染看起来很乖很乖,但是闻浅夏觉得她太静了。

果然还是笑起来更动人。

纪染听到这句话微怔,认真看着她,说实话她以前一直觉得少女之间的友谊很幼稚,连上个厕所都要约着一起去。

上一世的时候,纪染的少年时代几乎都是在竞争中度过。

她没有朋友,因为所有人都是她的竞争对手。

第一,第一,必须是第一。

这样才能符合裴苑对她的要求。

可这一世她似乎有点意识到,她错过了一些虽然很幼稚却宝贵的东西。

于是她大方地笑着问:“那么多人喜欢沈执,你不会也……”

她没说完,闻浅夏都要跪了。

她立即喊道:“我是多大个胆子敢喜欢那位大佬。”

帅确实是帅,可是脾气也是真的不好,她胆子小,怕呀。

“沈执有喜欢的人吗?”终于纪染还是问出了她想要问的话。

闻浅夏没多想,只当这是女孩之间的八卦聊天,她随口说道:“当然没有,要不然全校女生能这么疯狂。正因为大佬是单身,这才给了大家无限的遐想,万一自己就是那个命中注定的女孩呢。”

偶像剧都看过,暴戾轻狂的富家少爷喜欢上平凡又普通的邻家女孩,每年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电视剧毒害着小姑娘呢。

纪染有点意外,不是说好沈执有个白月光的,难不成对方还没出现,或者已经……

纪染决定不再多管闲事,反正沈执的白月光跟她又没关系,面对现在这个阴晴不定的冷漠少年,她决定远离。

他们只是同桌而已。

一直到下午沈执才到学校。只是他一来就趴在桌上睡觉,一开始的时候脸冲着窗口,结果睡了一节课之后,换了个姿势,变成脸对着纪染。

少年的眉眼轻轻舒展着,平日里脸上那种淡漠和凌厉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张安静睡颜。他的眼睫很长又浓密,这么趴着时,睫影倒映在他的眼睑上。

有那么一瞬间,他睡觉的模样看起来那么乖。

纪染心跳似是停顿了那么一秒。

直到睡着的少年瞬间睁开眼睛。

他漆黑的眸子撞进她的眼睛里,本来身上那点儿宁和的气质瞬间消失,这双眸子像是小兽般警惕望过来。

但是他看见纪染的脸时,不知是睡懵了还是因为看见她,竟是笑了下。

“纪染。”

他声音很轻很轻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他的语气太轻柔,纪染愣神了许久,直到她回神,旁边的少年腰板挺直坐在椅子上,他略侧着头看着纪染:“你刚刚在看我是吧。”

纪染想说不是,可是自己又被抓住。

少年勾着唇露出一抹笑,“暗恋我呀?”

纪染的白眼差点儿翻到天上去,她承认他长得是很美,但是她没想到他想的也挺美。

一旁的沈执盯着她的表情,嘴边的笑意渐渐消失。

因为她一副恨不得离她远远的模样。

*

四中开始上晚自习,不过也有走读的的学生,纪染还没申请上晚自习,放学准备回家。闻浅夏约她一起出校门,纪染不想让她看见自己跟江艺上一辆车。

于是她陪着闻浅夏一起走到公交站台。

等闻浅夏上车离开之后,她慢慢往回走。

没想到她走到一个路口,看见对面停着一辆极豪华的一辆车,就是一眼看过去就很贵的车子。

本来纪染也是随便扫了一眼,谁知居然看见沈执和一个看起来贵气十足的女人站在一起。

这个女人气质成熟,年纪应该四十多岁,但是她保养的太好,有种模糊了年纪的感觉。

这是沈执的妈妈?

纪染忍不住打量着那个女人,说起来还真的有点儿眼熟。

沈执冷漠而厌恶地望着对面的人:“我的事情跟你无关。”

“不关我的事情?说起来你可是要叫我一声妈妈的。”女人淡笑地看着他,语气倒是温和。

“你配吗?”沈执冷着脸,漠然开口。

但站他对面的贵夫人轻笑了一声,她漂亮的面容露出说不出是得意还是痛苦的笑容:“可是怎么办,所有人眼里我们就是母子。难不成你还想叫那个疯女人当妈?你觉得可能吗?”

沈执没有开口。

但从纪染的角度看着他的后背,笔直笔直地,像是绷到极点。

可是女人的声音并未停下来:“你的事情我得管,毕竟你可是我的宝贝儿子呢。”

终于沈执像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声音:“滚。”

那样阴冷,这个少年身体里所有戾气在这一刻都被激发。

“又想打人了吗?果然你身体里流着的是那个女人的脏血……”女人终于一点点撕开脸上的伪装,语气怨毒至极。

沈执转身,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她就是想激怒他,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他紧紧地握紧自己的拳头,浑身肌肉紧绷到极点,眼底是恨不得毁掉一切的恨意。

可是他不能让她得逞。

于是他毫不犹豫转身过了马路,这个路过没有红绿灯,他直接穿行而过。

知道他走到对面才看见站在街角的纪染,眼底尽是错愕。

纪染在跟沈执对视的时候,心底就升起一种不好的念头。她不是有意想偷看的,只是她走到这里想等自家司机,无意中看见了这一幕。

她没能及时离开,正好又被沈执抓住。

此时她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上一辈子她认识的沈执,是所有投行精英心目中的男神,哪怕是世界顶级名校的女同事都会对他着迷。

他骄矜、从容,淡漠,强大能掌握一切的模样。

她讨厌沈执,是因为他太优秀了,太过强势。

可是这一刻站在她面前的少年,眼底的错愕和受伤,让她想起了受伤的小兽。

纪染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眼睁睁地看着沈执一步步地走向自己,然后他抓住她的手腕,直接拉着她疾步离开。

直到她被他强行拉着,走到一辆摩托车面前。

“上车。”他把头盔拿到她面前,示意她戴上。

沈执的车从来不带人,所以只有一只头盔,现在他给了纪染。

纪染没接,她眨了眨眼睛轻声说:“我要回家了。”

偷听了别人说话,她现在连说话底气都不足,实在是心虚。

沈执突然冷笑着望向她:“你看到了多少?”

纪染摇头:“我什么都没看到。”

就是看见他们吵架的画面而已。

她心虚的反驳声,让沈执嗤出声:“小骗子。”

他知道她什么都看见了,只是这么远的距离,她肯定听不到他们说的话。沈执脸上浮起一层冷漠,透着疏离的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没听到呀,要是她听到应该更想离他远远的吧。

沈执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样子,逃课、打架、泡吧、喝酒,高中生能干的事情不能干的事情,他都做了。她这样乖巧的女生肯定是巴不得离他越远越好吧。

可是她越是这样,他越不想放她走。

沈执的手机响了起来,当他接通之后,对面不知说了什么,他朝纪染看了一眼。

“行,我马上就到,”他微顿了下,低声说:“好呀,今天就玩这个。”

挂了电话,他不再犹豫,直接将头盔按在她的脑袋上套了下去,纪染本来想挡,可是少年的力气太大。

这头盔本来就是给他用的,有点儿大,所以他轻而易举按着戴在纪染头上。

纪染认命地望着他说:“我们去哪儿?”

“怕了?”沈执随性一笑。

本来浑身尖锐戾气的人,此时笑了起来,似乎有那么点儿年少时的肆意张扬,反而那股子阴沉气息被冲散。

纪染本来不想跟他多接触,可是刚才他如同受伤般小兽的眼神,叫她忍不住心软。

说起来,她竟是不知十七岁的沈执,到底是经过什么样的路,才能成为二十七岁的沈执。

又或者二十七岁的沈执才是他穿上层层铠甲的模样。

可是那样的转变,得经历多少事情。

在纪染出神时,沈执伸手在她的头盔上敲了一下,别看他的力气不大,但纪染戴着头盔,这一下她脑袋都嗡嗡地响。

待她抬头时,沈执眼神直勾勾地望着她。

“在我面前,想谁呢?”

纪染望着他突然笑了起来,少女本来微抿着嘴,此时笑意舒展,眼尾微微翘起,透着那么点儿调皮。

明亮的大眼睛里,仿佛有星光在跳跃。

还能想谁,想你呀。

二十七岁的你。

纪染无奈想着,但是又觉得很好笑,只怕连沈执自己都没想到吧。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热门: 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传说 不死神皇 婚姻禁区 爱我绝对要痴心 撩到校草后我发现追错人了 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穿成男主的前妻 转学生 如果巴黎不快乐2 个性名为死气之炎[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