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贺瀚低头看着地上的书,脑子都是懵的。在四中读书,谁会不认识沈执。

虽然贺瀚也是那种家里有钱还有点儿混的人,但他也就是在学校里追追妹子谈恋爱,别说打架,就是碰到职高那帮人都是低头赶紧溜。

更何况是把职高人当孙子打的沈执。

他,他就是想撩一下新同学,怎么就得罪这位大佬了。

沈执冷眼看着他,神色漠然地伸出脚尖踢了一下地上的英语书:“要我给你翻开来吗?”

其实沈执平时脾气没那么躁。

学校里确实有不少关于他的传言,真的、假的,夸张的、曲解的都有,他懒得管。相反他在学校里头真的很低调,除了之前确实动手打过一个傻逼之外,他真没跟学校里的人动过手。

可今天他脾气是真的上来了。

刚才打完篮球从那边操场回来,准备离开学校,因为正好走的是教学楼旁边这条路,就看见这几个人站在拐角这里偷偷摸摸盯着楼上。

夏江鸣一眼看见贺瀚,不屑地说:“这小子肯定是在等女生呢。”

他在学校里面人缘不错,是那种谁都认识能聊上几句,不过对贺瀚这种人他挺不喜欢的,光是他知道的,贺瀚就交了五六个女朋友。

小小年纪就开始四处勾搭,长大也不是个好东西。

结果他刚鄙视完,看见从楼梯缓缓而下的少女,明眸樱唇,肌肤胜雪,柔和的夕阳光线跳跃在她周身,这样过分美好的画面,惊艳的众人差点儿说不出话。

纪染穿着学校里最普通的校服,蓝白相间宽松肥大,明明那么多人穿得丑的要命。

可是她硬生生穿出了电影里才有的初恋感。

贺瀚他们拦住了纪染的去路。

“卧槽,贺瀚这个傻逼居然是在我小嫂子。”夏江鸣差点儿跳起来。

他看着沈执说:“执哥,这个傻逼可没下限了,据说之前还把女生弄怀孕过。要不是他家有钱压下来,这傻逼早该被学校开除。我觉得他跟我小嫂子说话,都是对小嫂子的侮辱。”

沈执刚打完球,浑身出了一层汗,本来以为心底的那点儿郁气在篮球场上发泄完了。

结果在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心底腾地升起一股子压都压不下去的戾气。

于是沈执没顾着夏江鸣的絮絮叨叨,直接走了过去,一脚踹在贺瀚的腿弯,对方被他踹的跪在地上,本来回头张嘴想骂人,但是在看见沈执时所有怒气变成了畏惧。

沈执又踢了一脚地上英语书的的时候,不管是旁边的夏江鸣徐一航他们,还是贺瀚带来的几个人,都被震撼了。

大佬这惩罚方式真的太他妈新颖别致了。

别致到他们仔细想了下,觉得自己宁愿被揍一顿,也绝对不想承受这种折磨。

毕竟对于学渣来说,英语书对他们而言,就是天书。

贺瀚不敢耽误立即从地上把书拿了起来,但是他一边翻书一边望着面前的纪染,那模样仿佛等着纪染说话。

毕竟按照正常的剧情,这姑娘长相甜美看起来软乎乎的,肯定会息事宁人吧。

闹大了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于是贺瀚一边开始磕磕巴巴读第一篇文章,一边朝纪染拼命看。

谁知面前的姑娘轻抬眼睛看了过来,她睫毛真的又长又浓,抬起时轻颤着,清亮黑眸明明清纯动人,是一种别样的勾人。

贺瀚险些又看呆,真的太漂亮了。

可下一秒少女淡淡朝贺瀚手里的英语书扫了一眼,不紧不慢地说:“这么难得的学习机会,好好珍惜,别浪费了。”

少女的声音那么轻软绵甜,本来应该听的人心底麻酥酥。

但她说的话,让人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纪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也有点儿后悔。

有点儿崩人设呐,说好的她是人美心甜安静美少女呢。

不能这么煞的。

本来夏江鸣在一旁看见贺瀚这小子的眼神,他生怕纪染心软放过这家伙,毕竟小姑娘嘛,特别怕惹出事儿。结果纪染这话说出口,他惊地张大了嘴巴。

这小嫂子跟他想的有点儿不一样啊。

他下意识朝沈执看过去,结果沈执的眼神落在纪染身上。

此时沈执眼底里露出几分笑意,还有那么点儿得意。

这小姑娘果然有点儿不一样。

纪染懒得再听这个男生满嘴的塑料英语,背着自己的包直接走旁边准备离开,只是在路过沈执身边的时候,她停顿了几秒。

要是上一世有人告诉纪染,她有一天会接受沈执的帮忙,并且要对他说谢谢。

纪染肯定会让对方滚蛋。

但是现在沈执真的帮她出了一口恶气,虽然她不明白沈执为什么会帮忙,看起来他并不是出于什么同学友爱,但她想了想还是软声说:“谢谢你。”

说完,纪染快步离开。

结果她一走,夏江鸣叫唤了起来:“卧槽,小嫂子你就这么走了,咱们执哥可是为了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沈执突然大步追了过去。

纪染没想到身后的人会追来,她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少年,夕阳下他整个人隐没在金色光线之中,眼角眉梢都被染上一层浅金色光晕。

少年的轮廓在阴影里那样立体,隐隐透着属于男人的感觉。

沈执垂眸,淡淡开口:“你不问我为什么帮你?”

纪染没想到他追上来就是为了这么无聊的问题,她深吸了一口气,但还是好脾气地问:“为什么?”

“你不是交了保护费的。”少年微微弯了下腰,他的脸仿佛从阴影里滑了出来,他低笑道:“所以这次保护你是应该的。”

那张清俊到叫人疯狂的脸,与她的脸越靠越近。

近到沈执闻到少女身上那股随着凉风带来的甜绵淡香。

他用一种接近耳鬓厮磨地声音说:“纪同学,你要好好保护你自己,千万别再让人欺负了。”

他停顿了那么几秒钟,时间仿佛被无限拉伸。

直到纪染听到他温柔呢喃道:“因为下次我的保护费就没那么简单了。”

纪染很奇怪她这时候自己还能这么冷静。

她抬头看着沈执,“你想要什么?”

沈执这次没说话,可是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眼神带着一股子纪染看不懂的情绪。

你。

下次,我就想要你。

*

纪染回到家里的时候,连晚饭都没吃,直接回自己房间躺着了。可是她盯着天花板的时候,脑子里还一直在回想着学校里的事情。

特别是沈执的眼神。

这个眼神其实她并不陌生,前一世她也曾经在沈执眼中见过那样的眼神。

那次是投行的年会,按照惯例大家都会盛装出席。男同事还好,都是西装三件套顶多也就是款式和材质上面有些区别,完全比不上女同事之间的争奇斗艳。

纪染那天穿了一条金色深V亮片吊带长裙,香肩半露肤若凝脂,最难得的是明明她那么瘦却丝毫不显干瘪,反而是该有的地方都有。

特别是她那天戴着一条钻石项链,缀着一颗水滴型黄钻,那颗钻石正正好卡在她胸口处。

跟胸前那条明显的事业线相互映衬着。

纪染长相本就绝色,那天又是那样隆重明丽的打扮,从她踏进会场开始,全场的焦点就在她身上。

不知道多少男士在偷瞄她。

其实纪染不是那种爱出风头的性格,但是她得知沈执打败她成为大中华地区年度最佳员工,以及总部CEO会在年会现场宣布他的晋升。

所以她故意这么打扮,就是要抢走所有人的目光,抢沈执的风头。

纪染家里有矿可以继承,对于她来说,投行的工作只是方便她刷履历而已,但是她就是不能忍受输。

特别是输给沈执。

结果她跟人碰杯时,莫名转头居然正好撞上沈执的目光。

那天他也像今天这样看着她,黑眸深沉地如同化不开的浓墨,有股子压抑到极致的情绪。

纪染当时以为他是心底不爽自己抢走了他风头。

她心底还特别得意。

结果今天她在年少的沈执眼里再次看见那样的压抑。

纪染干脆踢掉脚上的拖鞋,躺在绵软的大床上继续发呆,可是脑海里想着的依旧是上辈子的事情。

说起来上一世在投行圈子里,关于沈执的传言其实也很多。

他背景深厚这件事几乎不用说,这都是公开的秘密。

还有一个流传特别广的传闻就是,沈执有个死了的白月光。对于这个白月光大家都不了解,只是知道他心底有这么一个人。

因为沈执一直醉心工作,几乎到偏执的地步,身边更别说有女人。

更有人说,沈执一直思念那个死了的白月光,太过喜欢以至于对别的女人完全没兴趣,说那个白月光是沈执年少时的恋人。

因为白月光死的太早……

所以这么多年来,沈执还是个处男。

纪染当初听到这个传闻的时候,笑得差点儿连隐形眼睛都要从眼睛里掉出来,以至于她都忘了自己其实没比沈执好多哪里去。

这时纪染忍不住在想,沈执那个白月光现在死了没?

还有他看自己的眼神……

突然纪染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突然想到一个极大的可能性。

难道她跟沈执的那个白月光长得很像?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热门: 临时标记ABO 夫君养成手册/娇妻驾到之世子倾城 柔福帝姬 超级宠兽系统 绝品天医 且试天下(上下) 凰诀 反派大美食家 碧海燃灯抄 国产英雄(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