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过完年马上就开学了,高三的学生都要提早开始补课, 毕竟马上就要高考了。

虞婉回到学校之后身边就热闹了起来, 而且她每天都很忙, 除了忙学业,系统发布的任务也渐渐频繁了起来, 不过任务一多,她完成了都有很丰富的奖励,任务的难度增加, 她得到的奖励品质也更让人满意。

但是任务的内容也越来越随机性并且没有一个准确的要求, 需要虞婉自行发挥,系统会根据她的表现来判定任务是否完成。

比如她刚收到的任务:【我很温柔, 但我是渣女,请送出三把“温柔一刀”】

【任务要求:三天内完成任务,奖励根据宿主的表现发送。】

虞婉当时正在上课, 听到系统的声音,皱了皱眉, 就继续低头做题了。

三天时间,对她来说非常充裕了。

一般系统都会根据难度来给时间,如果系统只给她几个小时的时间那就说明系统觉得任务很简单, 或者是为了加强难度,如果是三天这样的时限,那就说明, 系统觉得难度比较高。

就比如这个任务, 她如果只是去做一点小儿科的坏事, 估计系统不会算她完成任务。

虞婉有过几次这样的经验了,之前系统发布过一个【男女通杀,全场最佳】,她以为很简单,结果折腾了好久才完成任务。

所以这次的任务,虞婉打算从多个对象下手,多做几件“坏事”,试探一下系统的反应,如果方向对了,系统会给她一些提示。

主要是景岚上学放学都跟她在一起,她很难有自己独自行动的时间,不过今天刚好校领导为了学校晚会的事情找景岚,她就有了机会。

放学后,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林星繁才会扶着林星尘出教学楼,这是虞婉早就知道的。

她故意在教学楼往教师公寓的路上等着他们,看到他们出来之后她就蹲下来,开始了她的表演。

拍过戏之后,虞婉对于情绪的控制简直炉火纯青,说哭就能哭,眼泪流得格外真实。

等林星繁推着林星尘走过来的时候,虞婉已经泪流满面了,其实也确实是疼的,她故意扭了一下脚踝,虽然没有很用力,但其实也挺疼,特别是她对疼痛太敏感了。

“哥,前面那个是不是虞婉?”林星繁先看到了蹲在路边的虞婉,只是一个背影,他有些不确定。

林星尘本来低着头,听见虞婉的名字,立刻抬头看了过去。

他神色微变,“嗯。”

林星繁松开轮椅,“哥,我过去看看。”

他说完就快步跑了过去。

“虞婉,你怎么了?”林星繁喊了一声。

林星尘自己推着轮椅,跟了上去。

等林星繁跑到她身边时,虞婉才抬头,刚好溢出来的眼泪从眼眶里滚落。

林星繁看到她的脸,慌了,“怎么了?”

虞婉摇摇头,“就是不小心扭了一下。”

“我看看。”林星繁紧张地蹲下来。

虞婉说:“没事的,待会儿就好了。”

林星繁:“可你都疼成这样了,我先扶你起来吧。”

“嗯。”虞婉刚点头,就看到林星尘出现在她旁边。

林星尘沉着脸,看得出来他在担心虞婉。

“怎么回事?”林星尘沉声问。

林星繁替虞婉解释了一句,“扭到脚了,我扶她起来,到我们家里去吧。”

说着他扭头问虞婉:“好吗?”

虞婉含着泪点头,眼巴巴地看着林星繁,又看看林星尘。

……

林星繁把虞婉扶着到了家里,让她坐在沙发上,然后就去房里找药了,林星尘偶尔会摔伤,所以家里备着跌打损伤的药。

林星尘在旁边看着她,犹豫了一下,问:“很疼吗?”

虞婉眨眨眼,泪水掉下来的时候说:“不是很疼了。”

林星尘皱了皱眉,“你就不能有一句实话吗?”

虞婉愣了愣,没说话,看着呆呆的。

林星尘无奈扯了扯嘴角,“给我看看。”

虞婉听出他语气不好,委屈地说:“看什么?”

“扭到哪里了?”林星尘叹息一声。

虞婉不肯,“不给你看,你好凶。”

“我……”林星尘语塞。

“你就不能对我温柔一点吗?”虞婉伸手扯了扯林星尘的衣袖。

林星尘一怔,看向别处,低声说:“对你温柔的人不够吗?”

说完,他低垂的眼眸里划过一丝嘲讽和压抑。

虞婉没听清,“什么?”

这时候林星繁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哥,我怎么没找到药,你知道放在哪了吗?”

林星尘把自己的衣袖从虞婉的手里抽出来,“没什么,我去找药。”

虞婉抿嘴,“可是……“

虞婉又伸手扯住了他的衣服,“你能不能别对我这么冷淡?”

林星尘沉默了几秒,说:“为什么?”

“因为我会难过,我喜欢你。”

她话音刚落,林星繁从房间里走出来,一脸急切地说:“哥,我真没找到。”

虞婉迅速松了手,林星繁没看到,林星尘的眼神却黯了几分。

系统:【任务进度10%】

“我去找吧。”林星尘冷淡地说。

“虞婉你好点了吗?”林星繁走过来,看到虞婉眼角的泪痕,还是很担心。

“嗯,好多了。”虞婉小声说,软绵绵的嗓音惹人怜惜。

林星繁松了口气,“那就好。”

林星尘的轮椅撞到了桌子,发出响声,虞婉和林星繁都看了过去,林星尘则面无表情地继续往前推。

“哥,没事吧?”

“没事。”

林星繁都听出他的情绪不对,有些奇怪刚才怎么了。

林星尘很快把药拿了出来。

“哥,你在哪找到的?”林星繁看他这么快就找到了,有些惊讶。

“床头的抽屉里。”林星尘淡淡地说。

林星繁正想接过药给虞婉用,林星尘却没有要给他的意思。

林星繁和虞婉都看着他手里的药,林星尘冷着脸说:“哪只脚?”

虞婉愣愣地看着他,林星繁则一脸震惊。

林星尘又问了一遍,“扭了哪只脚?”

虞婉迟疑地说:“这只。”

“裤子卷起来,给你上药。”林星尘面无表情,看不透他此刻的情绪,让人捉摸不透,但是他的行为明显很反常。

“啊?”虞婉咬着唇,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一脸懵逼的林星繁,“哦。”

不得不说林星尘还挺会按摩的,涂药油的手法很到位,按得虞婉并不疼,反而很舒服。

药油是从国外带回来的,吸收的很快,没一会儿,虞婉的脚腕就不红了,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子药油的味道。

上完药之后,林星尘把药油盖上递给林星繁,“好了。”

林星繁接过药的时候,表情很郁闷。

这时候就知道给他了,是让他去收起来吗?

他想法刚生出来,林星尘就说话了,还真是让他去收起来。

“你把药收起来,下次记得在哪,我去洗手。”

林星繁“哦”了声,转身回了卧室。

林星尘这才看了眼虞婉,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别轻易对人说喜欢。”

林星尘说完又要走,虞婉急忙站起来抓住他的手,“那是不是只对你说就行?”

“松手。”林星尘压下心底的悸动,声音里透着几分克制。

虞婉抿了抿嘴角,听话地松了手。

这时候林星繁出来,看到虞婉站着,目光疑惑地在他们两人身上来回看着。

“怎么了吗?“

林星尘:“没事,她说留下来吃饭。”

林星繁笑了笑,“我刚还想说让你留下呢,说起来你好久没来了,刚好昨天我和我哥去买了菜,今天可以给你做好吃的。”

虞婉瞪大眼睛,她什么时候说了。

她可不太方便留下来,待会儿不好跟家里人解释。

但是这时候她说要走,好像也不太好。

见她不说话,林星繁问:“怎么了?想吃什么?你来看看,想吃什么就做什么。”

虞婉只好说:“都行,你做的都好吃。”

林星繁被这句话取悦到了,哈哈笑了两声,“好吧,那吃排骨和虾,再炒一个青菜。”

“好。”虞婉也笑了,温婉地眨眨眼。

“不疼了吧现在?”林星繁说。

“不疼了,谢谢你。”虞婉说着,又看了看林星尘。

林星尘没什么反应,当做没听见,推着轮椅去了自己的卧室。

虞婉想了想,说:“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下不回去吃饭了。”

“去吧,我去煮饭。”

虞婉拿着手机去了门口,她得想想要怎么跟景岚说,景父景母倒还好,挺惯着她纵着她,但是景岚管得多,生怕她被拐跑了似的。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景岚接到虞婉的电话明显挺高兴的,“怎么了?我刚从学校出来没多久,很快就到家了。”

虞婉顿了一下,说:“哥哥,我跟同学在外面吃饭了,吃完饭就回来。”

“同学?”景岚的语气立刻变了,虽然温和,但是听着就有一丝警惕。

“嗯,我吃完就回来哦,我先不跟你说了,点菜呢,哥哥拜拜。”

虞婉说完就忙不迭地挂了电话,把手机调成静音放进口袋里。

景岚被挂掉电话之后,眉头就紧紧蹙了起来。

虞婉都不等他问话就赶紧挂了电话,肯定是和男生在一起,景岚握紧了手机,刚想让司机掉头,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他看着窗外,不知过了多久心绪才恢复平静。

他给方绪之打了个电话试探了一下,知道虞婉没有跟他在一起,他也没有觉得松口气,反而心烦意乱地拿着手机怔怔地发呆。

……

虞婉每次都会悄悄跑到林星尘房间里找他,所以林星尘这次也以为虞婉会去,坐在卧室和阳台的门口拿着书,但是怎么也看不进去。

他等了很久,虞婉都没来,门口一点声响都没有。

林星尘的神色越来越冷淡,他捏着书页,将崭新的纸捏得皱巴巴的。

他盯着门,沉着脸,又等了一会儿,终于丢下书,推着轮椅准备去客厅。

开卧室门的时候,林星尘手放在门把手上,又停下了。

他嘴角含着讥笑,自暴自弃地砸了一下自己的腿,然后低低地骂了一句:“傻逼。”

这时候门外有虞婉笑声传进来,他脸色就更加阴郁了。

他忽然扯着嘴角勾出一抹冷笑,然后推着轮椅扭头去了阳台,路过看到刚才那本书的时候,他伸手拿了起来,脑子一热就砸到了书柜上,发出闷响。

他背对着门,看着阳台上种着的绿植,心情低沉丧气,手握着轮椅的扶手,手背苍白,青筋凸起,火气一直往外冒,无处发泄就只能硬生生压抑着。

“噔噔噔。”

林星尘的上半身忽然挺直。

是敲门声吗?

“我可以进来吗?”虞婉的声音很小。

林星尘猛地回头,冷冰冰地说:“不能。”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热门: 家族精神病史[综英美] 村野风流:乡村神偷猎艳记 愿祈久安 女装第一剑客[穿书]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 庙前村旧事 重生之福气绵绵 我的竹马是渣攻 重生七零奋斗媳/重生七零:军妻也撩人 大国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