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和叶鸣的见面很顺利, 虞婉的表现让叶鸣很满意,甚至比那天第一次见更加满意, 叶鸣确信自己没有选错人。

不过虞婉还是个高中生并没有公司,现在还在上学, 所以拍戏的事情还需要协调时间,但是还好, 叶鸣并不急, 这部电影他费了很大的心思, 已经筹备了一年,他这人做事喜欢尽善尽美, 所以等待正式开拍估计还要几个月时间。

他准备让饰演女主角的虞婉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去学习一些专业课程, 他要的是一个完美的女主角,更何况和她演对手戏的可是影帝周其愿。

叶鸣问虞婉想不想签约经纪公司, 他可以帮忙介绍, 虞婉拒绝了。

答应演戏对她来说都只是尝尝鲜, 对于没做过的事情她都充满了好奇心,但要她真的进娱乐圈, 她还没有这个想法,首先是耽误时间,其次是她志不在此。

叶鸣虽然惊讶, 但是想想也能理解, 他当然查过虞婉, 知道她在学校的成绩非常优秀, 以为她现在只想好好学习, 所以才拒绝,叶鸣对虞婉又多了几分好感,并没有继续劝她,而是转移了话题,跟她讨论起剧本和角色。

虞婉和叶鸣谈完之后拒绝了叶鸣要送她回去的提议,她给景岚发了个信息,说自己这边结束了。

不到十分钟,景岚就过来了。

“走吧,你能陪我去一趟医院吗?”景岚定定地看着她,眼里多了点以前没有的坚定。

“怎么了吗?谁生病了?”虞婉错愕地说。

“景月突然发病了,现在在医院,我爸妈也在,还有你的父母……也在医院。”景岚刚刚和景父又通了电话,得知虞父虞母已经在医院了。

虞婉更加惊讶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爸妈怎么也在医院,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到那边再说吧。”景岚还不知道要怎么跟虞婉开这个口。

“可是……现在说不行吗?”虞婉皱着眉,很在意地说。

景岚叹了口气,“好吧,我们先上车,路上说,他们都在等着。”

虞婉只好点头,“嗯。”

……

半个小时后,虞婉和景岚在车里陷入了沉默。

景岚紧张地看着虞婉,看她脸色苍白,完全不吭声,低着头,整个人像是丧失了活力,像一朵枯萎的花,景岚的心揪了起来,他懊恼又自责,但又无可奈何,这一切对他来说也很痛苦,他也没办法,但如果要让别人来告诉虞婉,他宁愿自己亲口说。

他伤害了虞婉,他可以用尽一切去弥补,去补偿,但让其他人来告诉虞婉这件事,让虞婉伤心难过,他只会更加痛苦。

过了许久,虞婉忽然哭了,哭声很小。

景岚忍不住伸手把她抱入怀里。

虞婉僵了一下,一直低着头,“所以,你是我哥哥吗?”

她的声音脆弱极了,还抽泣着。

景岚一字一顿地说:“嗯,我是你哥哥。”

虞婉再也忍受不住地哭出了声音,“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她搂住了景岚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胸口,眼泪打湿了他的衣服,泪水慢慢浸透了胸前的衣服,他能感受到冰凉湿润的触感。

景岚心疼地拍了拍她的背,然后缓缓地轻柔地抚摸她的头发。

虞婉呜呜哭泣着抱紧了景岚,“那我以后怎么办?”

景岚:“以后有我在。”

“你会一直保护我吗?一直陪着我?”虞婉抬起头,用那双盈润的眼睛看着他,她的眼里蓄满了泪水,满是害怕和不安。

景岚:“我会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你放心。”

虞婉咬着唇,脸因为哭泣而通红,鼻子也红红的,“那,那景月怎么办?这样的话,我抢走了她的哥哥,她会不会恨我,我……”

景岚的双手扶着她的肩膀,让她抬头看着自己,“你别这么想,我是你的哥哥!是你一个人的哥哥。”

虞婉愣愣地说:“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景岚:“嗯,从现在起,我的妹妹只有你,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虞婉扑进景岚的怀里,闷闷地喊了一声,“哥哥。”

景岚顿住。

“哥哥,哥哥,哥哥。”

“嗯。”

景岚的眼神变得柔软,“我会保护你的,以后,你可以依赖我。”

……

景岚牵着虞婉的手走进病房的时候,景月还躺在病床上没醒来,虞母跪在景母面前像是在求她。

景母憎恶地看着虞母,完全不想跟她说话,听到开门声,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回头看。

虞婉跟在景岚身后,被他紧紧牵着手,她的手心都是汗,景岚小声拍了拍她的手背,“别怕。”

虞婉点点头,这才鼓起勇气抬头。

景母看到虞婉,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脱口喊出:“婉婉。”

虞婉看着她,有些期待还有些胆怯,那陌生的目光刺伤了景母,更让景母自责悔恨。

“我都跟她说了。”景岚说。

景母:“婉婉,我才是你的妈妈,我……”

她说着说着就哭出了声,情绪失控地捂着嘴说不出话来,景父抱着她安慰着。

虞母还跪在地上,看到虞婉之后也不敢出声,低着头不敢和她对视,虞父一脸烦躁地站在旁边,脸色很难看。

景岚:“妈,既然事情都弄清楚了,商量一下该怎么办吧。”

景父把景岚拉到一边,似乎想避开虞婉,他小声对景岚说:“我刚刚跟你妈妈都问出来了,抱错是哪个女人故意的,不是意外,一开始她不承认,我用了点手段,她就全都说了。”

景岚冷着脸,回头看了眼虞母。

虞母只觉得遍体生寒,胆战心惊地缩了缩脖子。

景岚:“那爸妈你们现在准备怎么办?”

“本来想告他们,但是他们毕竟是景月的亲生父母……“景父为难地说:”你妈妈也不忍心。“

景岚却说:“我问的不是这两个人怎么办,我是说景月和婉婉,你们打算怎么办?”

一个叫景月,一个叫婉婉。

景岚的态度已经再明显不过了,之前电话里景母问景岚的问题,景岚的回答景父也听见了。

他的妹妹,只有虞婉一个。

景父沉吟片刻,说:“婉婉是必须接回来的。”

景岚看着他,“嗯。”

景父接着说:“至于景月,我跟你妈妈还是很犹豫,毕竟她是无辜的,那样的家庭,她如果回去的话……”

景岚也沉默了。

“她是我们从小带大的,身体又不好,就这么换过来,要是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景父担心地说。

景岚正要说话,就听见虞婉轻声喊了一声,“哥哥。”

景岚回头看向虞婉,见她站在那手足无措,孤立无援的样子,景岚就觉得心酸。

景月可怜,那受了十几年苦的虞婉,岂不是更可怜,她享受了那么多不属于她的幸福快乐和呵护,那虞婉呢?

景岚的心又疼了起来。

他走到虞婉面前,“怎么了?”

虞婉眨眨眼,有些迟疑地说:“景月好像醒了,我刚刚看到她手指动了。”

虞婉的声音小小的,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

景岚的脸色微变,他看向病床上的景月,目光慢慢沉下来,他拉着虞婉的手,走到病床边。

“怎么了?”景父疑惑地说。

景岚没说话,而是把手指放在景月的手腕上。

景月的身体微微绷紧了,景岚的目光冷得吓人。

“景月。”景岚喊了一声。

“她醒了吗?”景父惊讶地说。

景母也走了过来。

景月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一点反应都没有。

景母问:“怎么了?”

“景月,你还要装睡吗?”

景岚的话音刚落,房间里陷入沉寂。

大家都一脸震惊地看着景岚,又看看景月。

景月还是没动,景岚无奈地说:“你是要我叫医生来还是自己醒来。“

景岚说完,虞婉扯了扯他的袖子,喊了声,“哥哥,你别这样。”

听到虞婉的声音,景月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她睁开眼的一瞬间就哭了,恨恨地看着虞婉,几乎是嘶喊地说:“他不是你哥哥,他是我的哥哥。”

景父景母都愣住了。

虞婉退后两步,没说话。

景岚却握紧了她的手,“婉婉。”

虞婉抬头看着景岚,勉强地笑了笑,“我没事的,你去看看她吧。”

“不用你假好心,你抢走我哥!还想要抢走我的一切,你走啊!”景月忿忿地大喊:“哥,爸妈,她都是装的。”

景岚冷冷看着她,“这一切本来就不是你的,是她的。”

“不,不是的。”景月摇头。

景岚:“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这句话如同扔进水里的炸弹,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他,又看向景月。

……

月考成绩在周一就出来了,虞婉和林星尘并列第二,景岚还是第一。

但是虞婉发挥超常,考试的分数和景岚只差十分。

虞婉也在周末的时候搬去了景家,住的是景父景母为她精心布置的房间,就在景岚房间的斜对面。

这两天景父景母几乎没睡觉,每夜都在想要怎么补偿虞婉。

景月也从景家搬了出去,去了虞家,周一她没去学校上课,她和虞婉身份的事情并没有公开,学校里也只有方绪之和方玉染知道。

但是接下来的几天景月都没来学校,而虞婉和景岚忽然开始同进同出还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和怀疑。

大家都以为景月是生病了在家休息,而虞婉和景岚在交往,还有人在传他俩同居了。

因为没人解释,这样的说法愈演愈烈,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毕竟虞婉和景岚确实是每天从一辆车上下来,所以大家误会也不是没道理。

而虞婉却一点也没在意这些流言蜚语,因为有方玉染罩着,景岚守着,根本没人敢到她面前来挑衅,大家都对她客客气气的。

她现在犯愁的是,上次系统给的任务她失败了。

系统说:【成功认回身份,但是没能让景月叫你姐姐,所以任务还是失败了。】

【任务失败就要面临惩罚,下面随机抽取惩罚任务。】

【惩罚任务:制造一场三人或三人以上的修罗场。】

需要三个人,虞婉的备选名单是:方绪之,林星尘,林星繁,周傲。

虞婉心想:就从他们中选三个人就好了,林星尘和林星繁两兄弟一直都在一起,那就在他们里面选一个,林星尘行动不方便,还是选林星繁好了。

系统给的时间是三天之内,虞婉几乎全天都和景岚在一起,要想完成任务,还得支开景岚。

林星繁和方绪之在一个班,要是过去找他们其中一个人也会被另一个人看到。

虞婉只好写了纸条让别人帮忙送过去。

谁知道在林星繁和林星尘那里又出了问题,在教室的时候,林星繁和林星尘都坐在座位上,也看不出谁的腿有问题,刚好林星繁在睡觉,纸条就被错给了林星尘。

“虞婉让我给你的。”送纸条的人,说完这句话就跑了,他声音很小,因为虞婉叮嘱过,不能让别人听到。

听到虞婉的名字,原本一脸冷淡的林星尘愣了一下,他看了看趴在课桌上睡得正熟的林星繁,然后打开了纸条。

纸条上面写着:“我有话想跟你说,体育课的时候我在学校小树林等你。”

林星尘怔怔地看着纸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十分深邃,直到上课铃声响起,他才猛地把纸条抓成一团,有些紧张地看了眼旁边的林星繁。

林星繁打了个哈欠坐了起来,下意识看了看林星尘,懒洋洋地说:“哥,我睡了多久?”

林星尘:“没多久。”

“哦,没多久是多久?”林星繁察觉到林星尘有些不对劲,毕竟是双胞胎,这点感应还是有的。

“五十分钟。”林星尘强装镇定。

林星繁怀疑地盯着林星尘,“哥,你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

林星尘看着黑板:“没有。”

“真的没有。”林星繁不相信。

林星尘:“嗯。”

“啧,我不信。”林星繁想了想,“刚才我睡觉的时候是不是有什么事?”

林星尘:“没有。”

林星繁:“你别骗我哦,我会发现的。”

林星尘:“你睡觉的时候有只蚊子在你脸上站了半天,我没帮你赶走,现在有个包。”

林星繁:“什么!?”

林星尘:“嗯。”

“哥,你这样不好吧!要是换做我肯定会给你赶走的啊。”林星繁连忙从课桌里翻出来一个小圆镜,对着自己的脸左照右照,“还真的有,都红了。”

林星尘:“抱歉。”

“没有用,今天我不做饭了,你吃外卖。”林星繁愤愤地说。

“好,体育课我想去小卖部,你陪我去吗?”

林星繁:“不陪。”

他想了想,又说:“送你到楼下,你自己推轮椅去。”

林星尘淡淡地“嗯”了一声就没说话了。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热门: 同萌会的一己之见 乡村艳色 桃运毒医 一厘米的阳光 与财团大佬隐婚后 至强兵锋 大王饶命 还珠格格之风云再起 撩到校草后我发现追错人了 九零棚户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