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107:牵了手,隔壁坐着大神父母

上一章:番二106:大神的心,忒黑忒脏(3更) 下一章:番二108:打入京家内部,小三爷用诡计?(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体育馆内

八点左右,场馆内的上座率已达九成,往常围棋比赛,极少有这种盛况,还是段林白宣传太到位。

傅欢拿起双肩包,低声说道,“那个爸妈……我去趟洗手间。”

傅沉没作声,反而是宋风晚居然也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包,“正好,我也要去。”

“三婶,去洗手间?我也要去!”段一诺也跟着凑热闹,她与傅渔来得还早些,位置在他们后侧,傅渔的恰好在怀生后面,相比同坐一排,这样更便于聊天。

傅欢攥紧怀里的包,不知该说什么。

而傅沉则挑了下眉梢,怎么上厕所还喜欢成群结队。

傅欢压根不想去洗手间,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咬了咬牙,对着正洗手的宋风晚说了句,“妈,我好像有同学来了,我去找她一下,马上回去。”

“欢欢——”宋风晚连名字都没喊全,她人就消失了,“这丫头,体育馆这么大,风风火火,也不怕走丢了。”

*

傅欢出了洗手间,的确有种不知置身何处的感觉,环形体育馆,四面分区,可是布局却完全相同,她稍微走了一段路,就有些晕了,此时手机震动起来,陈妄的电话。

“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傅欢真是一头雾水。

“那你周围有什么?”陈妄此时已经走出休息室,“比如说,有什么特别标志性的东西。”

傅欢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我的休息室在北区,你往那边走。”

“我现在只分得清前后。”这地方都太像了,她所有看到的指示牌,都是通往观众席的,没有一处是指向队员休息区的,她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嗳,我好像看到休息室了,上面还标了数字。”

陈妄此时已经离开自己休息室一段距离,他知晓傅家的位置在东区,心想傅欢大抵是在那附近,准备往东区看看。

“你是不是在6号休息室?”傅欢记得他们在群里说过。

陈妄蹙眉,还没开口说什么,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开门声,紧接着是一道男人的声音,“小妹妹,你在这里干嘛啊?你是观众吧,往左走就能去观众席。”

傅欢并没敲门,她思量着自己在门口等着,陈妄肯定会出来的,可是门开了……

出来的居然是个中年大叔。

“不好意思,我找一下陈妄。”

那人愣了两秒,紧接着休息室内就炸了。

“妹妹,你要找谁?陈妄?要签名?”

“雾草,大魔王为什么有这么水灵灵的粉丝?不科学!”

“你喜欢他什么?喜欢他冷酷无情?”

“喜欢他年纪大,不洗澡!”一人笑着接茬,明显是电视剧追多了。

“滚你丫的!”

……

傅欢因为休息室号码都是独一无二的,哪里知道是按照区域划分的。

此时她手机都没挂断,就听到那边说,“你在哪里别动,我去找你。”

“好。”

几乎是下一秒,中年大叔的手机震动起来,看到来电显示,略微蹙眉,拿着电话往外,“呦,怎么有空打我电话?”

他一边接电话,一边打量着傅欢,挂了电话后,就示意她进去,“他马上过来,进去等吧。”

“不用,我在门口就好。”傅欢莫名觉得尴尬。

“进来吧,你站在外面,不知道的人,肯定要胡编乱造了。”大叔态度坚决,傅欢没办法,只能跟进去,“你随便坐。”

“谢谢。”

傅欢找了个离大门最近的空位坐下,这屋里的显然与陈妄分属不同队伍,好像是从东北那边来的,都是些人精,此时视线齐刷刷落在她身上,像是在打量什么稀罕物件儿。

“教练,刚才是不是陈妄的电话?什么关系啊?小对象?”

“看着还是学生,是不是妹妹?”

“我哪儿知道,你们训练的时候要是有这股劲儿,也不至于上回输得那么惨!”大叔冷哼着,棋艺不精,八卦倒是比谁都来劲儿。

“教练,我们不是不努力,是对手太凶残!”

“妹妹,要不要吃点东西?还是喝水?”

“你能不能滚开,活像个人贩子,妹妹,咱别搭理他,聊会儿天吧,你和陈妄什么关系啊。”

……

陈妄几乎是小跑到那边的,听到敲门声,傅欢几乎是第一时间跳了起来,门被打开时,他就看到傅欢一副可怜又无助的模样。

一群汉子,的确是有些……

“来了?够快的啊。”大叔起身。

“谢谢。”

“客气。”

“我们走吧。”陈妄走进来,非常熟稔顺手得从傅欢手中接了书包,牵着她的手往外走。

“谢谢。”傅欢与众人道谢,连忙跟着他往外走,出了休息室才深吸了一口气,尴尬地要死,待回过神,才发现陈妄还攥着他的手。

他身高腿长,与她之间隔了半步距离,手指宽厚,可热度不低。

就好似夏日流火,潮热得,紧箍着她的手。

她此时似乎有些明白十指连心的含义了,握着手,却好似在捏着她的心脏,所有的呼吸心跳都好似不是自己的了。

“我以为那是你们休息室,我也没敲门,那就……”傅欢想起刚才的事,囧得要命。

“没关系。”陈妄直言。

其实手心签名那次,两人也算有过亲密接触,只是不曾这般而已,他手心太热,那种热度穿透手心,细细密密蔓延全身,弄得傅欢体温都攀升几度。

她手指动了下,陈妄蹙眉,却没松开手,而是带着她直接去了自己所在的休息区。

此时选手和教练已经开始集中,只有个助教在门口等着,看到陈妄长舒一口气,“吓死我了,给你打电话也不接,你赶紧的,还有十分钟要进场抽签了。”

“我知道。”

“那个……”他看到傅欢,指了指,他还以为陈妄是去洗手间了,这从哪儿还牵出个妹子啊。

我去……

陈妄拉着傅欢进了休息室,助教更要跟进去,门“嘭——”关注,差点夹着他的脚。

“陈妄,要比赛了,你快点!”助教扯了扯精短的头发,被关于门口,还一脸懵。

傅欢进了休息室也是有点懵,他该是要换衣服的吧,把她拉进来干嘛?

她当时一门心思都集中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心底欢喜着,脑袋就晕了,哪里还记得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进了休息室才回过神。

“衣服呢?”陈妄询问。

“哦,这里!”傅欢急忙打开书包,也是太急了,拉链居然绞在了衣服上,停滞不前,她又不敢过分用力,扯断拉链是小,要是他的队服被弄坏了就完了。

这种事就是越急越没用,傅欢前后拉扯半天,也没把衣服解救出来。

陈妄喝了口水,就这么垂头看着她。

她今天……

有点迷糊啊。

傅欢今天何止是模糊,好多天没联系了,好不容易能见面,激动了很久。

“这个……”傅欢试图把衣服硬扯出来,又不敢过分用力。

陈妄将水搁在一边,弯腰,伸手过去,拉链搭扣就指甲盖大小的物件,他手指伸过去,几乎是包裹着傅欢的,她心头悸动,一时忘了把手收回去。

“我的手是不是有点热。”此时已是秋季,凉意四透,他的手却热得发烫,“刚才跑去找你,有点热,冒了火。”

“对不起啊,我以为只有一个6号休息室,让你赛前还这么折腾。”

陈妄勾唇没作声,几乎是包裹着她的手,轻微滑动着拉链,这种感觉,好似比牵手还亲昵几分。

而且两人靠得非常近,就连他匀速的呼吸都清晰可感,因为垂头的缘故,呼吸溅落在傅欢手背上,她抿了抿嘴,心跳紊乱。

“觉得对不起我?”休息室很大,可傅欢却觉得两人之间的空隙越来越小,几乎是挤在一处的,他说话咬字的气息,都好似格外清晰。

“嗯。”

“待会儿多帮我加油就好了。”说话间,拉链滑动,衣服被解救出来,被夹住的是衣角,穿在身上并不影响。

“衣服你洗了?”队服本就是宽松的外套,罩在外面就行。

“嗯。”

……

就在陈妄要说话时,助教又在敲门了,“陈妄,没时间了,有什么事,咱们抽签之后再说可以吗?没时间了。”

“你快走吧。”傅欢抿了抿嘴,此时还觉得双手热烘烘的。

两人走出休息室的时候,助教一看小姑娘红着脸,忍不住咋舌,玩游戏泡妞?你到底是不是来比赛的?

“我去前面准备抽签,陈教练,麻烦您带她去观众席,她在东区。”

助教傻了。

这小子说什么?

自己调戏完小姑娘,让他送走?自己是助教,不是给他擦屁股的?

“要不我送吧。”陈妄看了眼腕表,“还有几分钟。”

“行了,你是大爷,我去送,你别耽误抽签影响比赛!”助教直摇头,真是被小子拿捏得死死地。

陈妄到队伍的时候,教练也长舒了一口气,队友凑过去,想问他干嘛去了,却闻到他衣服传来的香味儿。

都是一群大老爷们儿,即便是洗衣服,用的皂液也不可能是特别香的,他身上那味儿,太甜。

我去,他到底干嘛去了啊!

陈妄一脸云淡风轻,双手示意插入口袋,才发现里面有张写着加油的便签纸。

*

待所有人入场的时候,东区是主席台所在位置,最佳观赏区,陈妄给的票区在家属区那片,非常惹眼,他一眼就看到了傅欢,穿着黄色裙子,手中还举着他的应援物,有点儿……

可爱!

随着主席致辞后,进入抽签环节,乱序上去抽签,可今天机器系统很爱搞事情,第一名刚抽完签,第二名系统屏幕就滚动出了陈妄名字,他抽到了12组,底下没抽签的选手脸上神色各异!

每个人上去皆胆战心惊,那些没和陈妄分到一组的,那股子高兴劲儿,就好像已经赢了比赛,而与陈妄分到一组的,皆是哀鸿遍野之色,差点哭瞎。

12组,也被戏称为【死亡小组】。

按照流程9点进行比赛,可是抽签还是多耽误了一会儿功夫,九点半才进行第一场比赛,陈妄是12组按照名字拼音排名的顺位第一,第一场比赛就上了。

几个小组同时比赛,他这里结束的最快。

“我觉得哥今天有点亢奋?”

“杀得有点狠,对方明显慌了,败局已定。”

“一个初赛而已,需要这么用力,对面那个孩子看着不大,怕是要留下阴影了,他平时遇到这种小朋友,总会让几个子的,今天是怎么了?杀伐果决,杀得太快。”

……

广播宣布:【小组赛第一场,12组陈妄获胜。】

“赢了!”傅欢激动地看向一侧的傅沉,因为她去洗手间的关于,原本她是坐在父母中间的,此时已经被挤到了边缘。

“嗯。”傅沉淡淡点头。

“好厉害。”这种级别的大赛,就是初赛也相当精彩。

傅欢激动着,余光瞥见一侧有对中年夫妇一直在盯着她看,她清了下嗓子,“不好意思,打扰了。”她以为自己影响对方观赛了。

“喜欢陈妄?”中年男人笑着看着傅欢手中的应援物,印着陈妄的名字,这是段氏集团印刷的,段一诺搞来的。

“嗯。”这是比赛,喜欢某个选手很正常,傅欢就大方认了,“叔叔喜欢哪个选手?”

傅沉看自己女儿居然与邻座夫妇聊起来,偏头看了两眼,总觉得这男人长得有几分面熟。

“我也喜欢陈妄。”

“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啊?从外地特意来看比赛的?”傅欢低声问道。

“嗯。”

“那肯定是死忠粉了。”

“死忠?”对方似乎并不熟悉这种流行语。

“我是说,那您肯定特别喜欢他。”

“嗯。”

……

傅欢和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陈妄已经下场休息。

“比赛很精彩,戒骄戒躁,再接再厉。”教练给他递了水,“听说你爸妈来了,在哪里?”

陈妄指了指一个地方,“那边?”

傅欢心头一颤,他突然指着自己干嘛?

倒是傅沉此时正在看他,他断不会指向他们的,他余光瞥了眼一侧的夫妇,这么巧……难怪觉得有几分眼熟。

“欢欢。”傅沉抵了抵女儿,压着声音问道,“你认识那对夫妇吗?”

“不认识啊?怎么了?”

“他们可能是陈妄的父母,或者什么亲戚。”

傅欢如遭雷劈,她刚才还和智障的和对方分享了手机里陈妄的照片,还说是绝版珍藏……

她直了直腰杆,从此刻开始,她要做【傅文静】。

上一章:番二106:大神的心,忒黑忒脏(3更) 下一章:番二108:打入京家内部,小三爷用诡计?(2更)
热门: 我们说好的一辈子 文豪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国产英雄(我的邻居是女妖) 却上心头 我和天敌谈恋爱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 重生九零:旺夫媳妇火辣辣 离婚协议请查收abo 今天毁灭地球了吗 思美人·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