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101:脱胎换骨的和尚,也会撩人了?

上一章:番二100:小三爷很憋屈,和尚吃醋酸了?(3更) 下一章:番二102:三爷套路深似海,大神有所思(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锦首府,天色暗淡,秋风轻扫,凉意透骨。

怀生下楼的时候,傅家的阿姨正在准备晚餐,宋风晚刚和乔执初打了电话,他此时正在服务区休息,约莫一个小时后就能抵达吴苏地界,转身就看到怀生要出门。

“今晚不在家吃饭?”

“出去见个朋友。”

傅钦原坐在一侧吃着蜜橘,心底犯嘀咕,没想到你一个出家人打诳语,面不红耳不赤,当真是学坏了。

“别再喝酒了,早点回来。”宋风晚叮嘱。

怀生点着头,与大家打了招呼就开车离开,傅钦原轻哂,一转头猝然迎上傅沉含笑的视线,低头继续吃着蜜橘,有点怪。

他不会又察觉到什么了吧。

孩子都大了,平素他们出门,傅沉和宋风晚不会问他们去向,只要不偷鸡摸狗,作奸犯科就成,所以傅沉饶是察觉到了异样,也没多问。

“爸,你这么看我做什么?”傅钦原嚼着橘子,脸上镇定如常。

“只是忽然觉得我老了,你们都长大了。”

嗯?

傅钦原蹙眉,他爸要干嘛?忽然要走煽情路线了?可傅沉紧接着的一句话,惊得他心头一颤。

“孩子大了,就开始有自己的小秘密,做事也喜欢瞒着我们。”

“其实这很正常,如果你们做任何事,真的可以彻底绕开我们,那也就算了,别到了最后,还得我们给你擦屁股……”

“有些事如果绕不开,不如早点坦白,对吧,钦原!”

傅钦原那是惊得心头直跳,他爸到底又知道什么东西了,不过他不挑明,傅钦原肯定会一直装死,只是悻悻笑着,直至傅欢喊他上楼辅导功课,才得以脱离苦海。

“你又怎么了?突然说这些?”宋风晚看向傅沉。

“你不觉得最近几个孩子都有点不正常,尤其是怀生,自打从西部调研回来,经常失魂落魄的,连坚持了多年的早课都扔了。”

“可能是出去太累,时间上一时还没调整过来吧。”宋风晚抿着唇,“不过今天送执初离开的时候,是有点奇怪。”

直觉告诉傅沉,是怀生出了事,因为他最近实在反常,对于一个作息规律,克己守礼的人,有半点失常都太惹眼。

他摩挲着佛珠,眼底暗流涌现,也不知在思考什么……

*

另一边,郊区软件园

傅渔稍微收拾一下,许是昨晚折腾狠了,饶是休息一天,还有点憔悴之感,涂了点口红提气色就打算出去。

她做事素来有分寸,傅斯年也没多问。

傅渔和怀生并没约得太远,就在软件园附近的一个商场碰面,傅渔刚走出单元楼,秋风吹来,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缩了下脖子,才踏出半步,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正倚靠在车边等她。

她虽然觉得诧异,却没太多害怕忐忑。

就算被傅斯年亦或是余漫兮看到,最多就是摊牌,这种事,她从没想过要藏着掖着。

“不是说去商场等?你怎么过来了?”傅渔快步走到他面前。

“预报说风大有雨,上车吧。”

傅渔抿了抿嘴,关心自己就直说,非得说天气预报?

上车后,因为车厢不通风,有点闷热,傅渔抬手扯了扯衣领,露出一处猩红的咬痕,落在白皙的皮肤上,分外扎眼。

怀生余光瞥了眼,喉咙略微一紧,喉结上下滚动着,忽然觉得有点燥。

“昨晚都和你说了,别在显眼的地方留东西……”傅渔揉了揉脖子。

“对不起。”怀生开车驶出小区。

傅渔咬了咬唇,她想听的不是对不起啊,刚想和他说,其实不用一直说对不起,说到底自己当时没拒绝,也是变相纵容了他。

她刚要张嘴,没想到怀生说话了,“昨晚我有点失控。”

傅渔偏头看他,“怀生师父,你是不是只对我一个人失控?”

“你应该知道我没谈过恋爱,只有你一个而已。”

“那如果再遇到另外一个漂亮的女生,你是不是也会……”

“不会!”他回答得笃定。

“原因?”

“再没人比你胆子更大,能弄得我整天心烦意乱。”

傅渔冲他笑得灿烂。

到商场后,因为不是周末,这边有属郊区,偌大的地库,就零星停了几辆车,车子停稳熄火,可怀生却好像不准备下车,车锁都没解开。

“不下车?”傅渔偏头看他。

“我有话和你说。”

傅渔大抵知道他想聊什么,无非是昨晚的事,傅渔清楚明白自己的心意,可怀生的心思,她拿捏不准,心底略显忐忑。

“要不吃完饭再说吧,我有点饿了。”要是他说了什么气人的话,傅渔怕是一口饭都吃不进去。

“几分钟而已。”怀生坚持。

“那行吧,你说。”傅渔手指不停拨弄着还箍在胸前的安全带。

“关于昨晚的事,我真的没想到会发展到那一步,出乎我的意料,也打破了我所有的生活……”

“你应该知道,我一直都很想继承师傅衣钵,去做住持。”

“想了一辈子普度众生,帮人解困,没想到半路遇到了你,打破了我所有的人生规划。”

傅渔抿嘴没作声,难不成他急着约自己,是想和自己划清界限。

她的确潇洒,感情的事,就是不合则分,她想得简单,这要是真的遇到喜欢的,又得到过,哪儿能做到那么爽利。

怀生看着她,他自小见惯了各种进山的香客,也算自小就能识面辨人,他看得出来,傅渔在紧张。

傅渔已经做好了被宣判死刑的准备,却忽然听到“啪嗒——”一声,还箍在身前的安全带松弛,已经回到了原位,她转头的时候,怀生已经倾身过来,两人距离瞬间迫近。

“安全带这么系着,不会觉得不舒服?”他声线素来温柔,此时更加温柔。

“还行。”傅渔抿唇笑着。

“你今天很紧张……”

“可能没休息好,总有点精神不济。”

“那你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

傅渔无语,这种事怎么可能忘记,怎么说都是自己第一次,而且她没醉,昨晚怀生喝了不少酒,这才导致,后面完完全全失控了。

“我记得。”

“精神不济,那你此时清醒吗?”

“那肯定啊。”傅渔做事比较爽快,看他磨磨唧唧的,已经有些着急了,就不能给自己一个痛快。

可这种事是要凌迟她的,她想知道结果,又不敢催,没想到他忽然说了句……

“我能追你吗?我们试试。”

傅渔心底一震,抬头看他,有些难以置信。

“事情做了,如果你想,我可以为你负责,也可以娶你,只是这样,可能并不是负责任的做法,我想慢慢来,给我们彼此一个了解对方的机会,我不希望你因为一时冲动嫁给我,以后后悔。”

“如果过了一个月,一年,你觉得不合适,我们可以随时终止这段关系。”

“还是你有更好的提议?许多事我不太懂,你有想法就直接告诉我。”

傅渔以为他要判自己死刑,突如其来的反转,打得她有些措手不及。

这怕是两人认识以来,除却他讲解游学经历和佛法,说得最多的一次话。

怀生等了足有一分钟,面前的人却始终缄默,半字未说。

两人认识这么久,怀生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般模样,呆呆傻傻的,和寻常雷厉风行的做派完全不同。

喜欢,可能就是一时冲动。

而想亲她,大抵也是这样。

傅渔还没开口,就看着他越靠越近,手指捧住她的脸,他手指有点凉,手指算是粗糙那一类,指腹薄茧明显,慢慢靠近。

怀生极少主动,她紧张得屏住呼吸。

毛衣穿在身上,怕是要把自己热得融化了。

他已经靠得非常近,近得两人呼吸都清晰可闻,可他却迟迟再没别的动作。

呼吸交缠,鼻尖都轻轻蹭了下。

“傅渔……”

“嗯?”傅渔觉得自己心跳又快了。

他声音几乎是压着嗓子说得,又低又沉,吐息更是万般清晰。

“你的回答。”

“你应该给我一个合法的身份,这样的话……”

“我才能名正言顺亲你。”

傅渔觉得这个和尚进阶太快,怎么突然如此会撩了。

傅渔对他那种撩,完全就是凭着本能,若说真有什么实际经验,那是假的,她一个不婚主义者,能去哪儿积累经验,完全就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了。

可他不过十几个小时未见,怎么变得这么苏。

倒不是怀生真的会撩,而是傅钦原叮嘱过他:

如果不确定关系,你们所有的一切亲密举动,都要立刻终止,不要越陷越深!

没有建立在双方情愿的基础上的一切亲密举动,都是无耻的。

傅渔此时脸有些红,尤其是想起昨晚的一幕幕。

“其实……”怀生深吸一口气,“我现在想亲你。”

“很想。”

傅渔手心都是汗,脑子虽然被他搅和得一团浆糊,却还有些神智,她深吸一口气,直接抬手,扯住他的衣领,距离猝然拉近……

“想了就去做啊。”

怀生在某些方面,真的经验欠缺,一开始还是傅渔带着他的,只是后来……

傅渔抿了抿嘴,她忽然开始怀念以前那个单纯的和尚了。

**

两人从地库出来时,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考虑到傅渔一直没休息好,并没吃什么辛辣刺激的食物,进了一家做椰子鸡的店,简单吃了一些,怀生便送她回了软件园。

车子到了单元楼下,傅渔解开安全带,瞥了他一眼,“要不要下车走走?”

她还不想这么快回家。

“好。”怀生推门下车。

两人在小区中间的花园慢悠悠走了几圈,傅渔垂头,盯着他的手,缓缓上前,轻轻拉住,他身子有点僵,却也由着她了,他心底充斥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直至近十点,怀生才让她早些回去休息,傅渔站在单元楼前,似乎总不愿意走。

站在原地,这脚好似灌了铅,千斤重,挪一下都能折了。

此时远处有一对小情侣正在分开,也是男生送女朋友回家,亲吻拥抱,一切都非常自然。

怀生抿了抿嘴,“要……抱一下吗?”

傅渔也看到那对小情侣了,知道他是有样学样,不过她心底也是开心的,在他张开手的一瞬间,就扑过去,搂住了他的脖子。

“我今天才发现……”

“我好像更喜欢你了。”

她偏头,在他脸上啄了口,松手跳开,“那我回去了,晚安。”

怀生盯着她离开的身影,直至她身影消失在电梯内,方才转身上车。

多日乱哄哄的心绪好像都得以平复,秋风吹来,有点凉,却俱是津津甜味儿。

**

而此时的云锦首府,傅沉与傅钦原正在书房“谈心”。

上一章:番二100:小三爷很憋屈,和尚吃醋酸了?(3更) 下一章:番二102:三爷套路深似海,大神有所思(2更)
热门: 我的女友是仙子 夜夜新郎 不死传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 再见,如果可以再见 高能二维码 新锦绣缘 穿成反派的我靠沙雕苟活 佛跳墙 你是故人来(嘘,你刚好在我心上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