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98:迷了心智,藏不住的血性

上一章:番二97:神助攻出现,可能会出事(3更) 下一章:番二99:他说,昨晚是我主动的(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软件园内

余漫兮收拾完流里台,侧头看着身侧的人,“你啊,肯定是最近太忙了,白天张罗给爸过生日,晚上还要工作,谁受得了,你赶紧去洗个澡,早点休息。”

“嗯。”傅斯年捏着眉心,也觉得最近可能太累了,“我去把电脑关一下。”

他进了书房后,原本是想点击保存文件,不曾想手一颤,差点把东西都给删了。

眉头轻皱,今天是怎么了?

*

另一侧,九号公馆的酒店内

傅渔手机尚未挂断,瞧着后侧有人靠近,倏然转身,那人已经靠得很近了。

他平素都是一副禁欲的做派,总是透着股目下无尘的高冷,此时喝了酒,脸上着了艳。

领口扣子解开一颗,傅渔的角度,堪堪能看到他略微滚动的喉结。

性感迷人。

“傅小姐?傅小姐?您还在吗?”电话那头良久没得到回复,低低唤了她两声。

“那个沈少爷,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先挂了。”

“没事,你……”

“……”

电话旋即挂断。

怀生喝了太多酒,连呵出的气息都是热的。

身高问题,从傅渔发顶徐徐吹过……

弄得她整个头皮都开始发麻,这人若是喜欢了,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无限放大,况且是此时两人靠得这般亲近。

“我吵醒你了?”傅渔开口。

他摇头。

“我还以为我打电话声音太大了。”傅渔抿了抿嘴,总觉得今日气氛有点怪。

若是寻常,他断不会这么盯着自己,敛着眉眼,垂眸,视线好似一寸寸在她心上割着。

“我一直都有意识。”他终于说话,嗓子失去了惯常的清雅,哑得不成样子,甚至有些字眼都吞吐不清,需要仔细辨认。

“那刚才……”傅渔看向他被解开的衣服,清了下嗓子。

“嗯,你脱我衣服的时候,我也清楚,还有……”

“你帮我拖鞋,擦脸,擦手的时候。”

“我还担心你今天醉得不省人事,现在看来,好像还行。”傅渔抬头,定定看着他,嘴角噙着笑。

她毕竟是女人,就算往常再雷厉风行,端是个子就比不过他,此时站在他上前,显得有些娇小。

怀生背过她,自然清楚她多轻多瘦。

视线从她嫣红的小嘴滑过,视线发紧。

“你要是有事就去忙吧,我能照顾自己。”怀生略微蹙眉,觉着自己方才下床的举动,有些冲动。

“我没事啊!”傅渔直言。

“刚才的电话……”怀生觉得自己此时生活真是一团乱,看着她的时候,更乱了。

脑海里全都是今天乔执初给他的那些私藏片段,他觉着自己怕是真的疯了。

居然会想着把傅渔代入其中……

他转身就要走,傅渔却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衣角,“刚才打电话的不过是个朋友,晚上一起吃了饭,我说的有事……”

“就是想陪你。”

“一言他们在的时候,你要是不想和我独处,就不该继续装睡,其实你心底是我的对不对?”

“就没有半点喜欢我?”

傅渔素来很会把握时机,今天的怀生很反常,大抵都是因为自己。

“松开吧。”

傅渔没继续纠缠,因为她手机震动两下,方才那人发来的微信,一条语音,她没多想,就点开了,男人外放的声音瞬时穿透整个屋子。

【今天见到你很高兴,今天说到博物院夜景不错,改天有空,能不能请你做个导游……】

有人说,爱情、喜欢这种东西,有些时候就是一种冲动。

而怀生此时心底就有些冲动了。

傅渔蹙眉,试图按掉语音,想和怀生再说两句话,余光瞥见方才已经抽离的人,似乎又回来了,她抬头的时候,就看到他靠近了……

本能往后一腿,后背靠着玻璃,一个灼烫的轻柔落在眉心。

呼吸停滞,可是心脏却跳动得更加厉害。

还没等她喘口气,他已经离开,就这么盯着她,四目相对,傅渔觉得自己好似被困在他眼底……

出不来了。

傅渔没想到他会有主动地一天,怔了两秒,旋即一种巨大的欢喜充斥着四肢百骸,她就仰头看着他。

“小师父,你……唔!”

怀生觉得自己怕是疯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

他想离开的时候,傅渔却伸手搂紧了他,软玉温香在怀,又乱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待两人呼吸都乱了,方才略微抽离。

傅渔头抵在他胸口,低低吸着细气儿,平复自己的呼吸。

双手紧紧抓着他衣角,有些事,单方面与两情相悦真的是完全不同。

就在她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时,忽然听到头顶传来某人低低的声音,“对不起。”

宛若夏日溶溶,一盆冷水浇头而下,简直凉到了骨子里。

“你说……什么?”

“刚才冒犯了。”

万箭穿心!

傅渔咬了咬牙,抬头看他,神情严肃,眼睛却显得异常倔强,“你知道在古代,就是摸个女孩的小手,都要娶她,为她负责,你现在把我亲成这样,就打算跑了?”

“哪里有出家人是你这样的?”

“好啊,你既然说是冒犯,那不如今天就把话说清楚,你说不喜欢我,不用你说,我自己也会走,以后你去做住持,我去找别人结婚,我们各走各的。”

怀生没作声,找别人结婚?

傅渔原想着和他慢慢来,可今晚这情况已经失了控,她垂眸,头抵在他胸口。

“其实我这人挺霸道的,不过身边都是比自己小的,我总要学会分享,这么久以来,我想一个人拥有的,大抵就你一个了……”

“今晚之后,我怕是没法子和以前一样和你相处的。”

“算了,和你说这么多,你怕也听不懂,你这种不懂男女之情的人,肯定是不理解的。”傅渔叹了口气,两人身子分开了些许,她就拾掇了东西准备离开。

她臂弯搭着风衣,提起包,扯了纸巾,走到镜子前,擦了下嘴角晕染的口红渍。

傅渔是个强势习惯的人,自然也不愿意在别人面前示弱,感情这种事,讲究一个你情我愿。

就算是两情相悦以后分手,也要大大方方的,黏黏糊糊不是她的风格。

“你好好休息,如果稿子有什么地方需要你帮忙,我会挑时间给你打电话,肯定不会晚上去骚扰你的。”

怀生紧盯着她……

他本就是个挺正常的男人。

此时完全就是被眼前的妖精迷了心智,将骨子里的血性都勾了起来。

他不会处理感情,只是觉得自己刚才真的疯魔了般,失去了心智,唐突了她,却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往这个方向发展了。

感情迟钝,不代表他很傻。

傅渔说话的语气做派,分明是想和他划清界限。

“床头给你倒了水,方才太烫了,现在估计可以喝了,我先走了。”傅渔冲他微笑,如常灿烂明媚,转身的时候,笑容已经僵在嘴角。

自己是不是上辈子欠了这和尚,怎么会看上这么个闷葫芦。

难不成自己说不婚,所以老天爷派了他来惩戒自己。

喜欢却求之不得。

她叹了口气,刚打开门,就听到后侧传来匆匆脚步声,她一脚刚踏出房门,就被一股巨大的惯性拖了回去,门“嘭——”得撞上。

傅渔尚且没回过神,就被拽进了一股巨大的漩涡之中……

这和尚……

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附体了,他怎么忽然就像是变了个人。

还是说,越是表面君子禁欲的人,一旦疯魔起来,就不是个人了……

**

此时楼下包厢,众人闹到了十一点多才散场,大家都稍许喝了点酒,玩嗨了,谁还记得被丢在楼上的和尚。

上一章:番二97:神助攻出现,可能会出事(3更) 下一章:番二99:他说,昨晚是我主动的(2更)
热门: [三国同人]焚香祭酒 风流理发师 密室困游鱼 水乡春色 终难忘 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 克夫:乡野情狂 穿成反派大魔王的伴生兽 路西法为世界和平牺牲太多 市长千金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