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86:初次在外,心猿意马

上一章:番二85:联手坑浪浪?被屏蔽的六爷(3更) 下一章:番二87:这个妖精,大胆而热烈(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屏蔽朋友圈风波并没因此结束,京寒川刷了两遍手机,脸色俨然犹如风刀割面,许鸢飞早已坐到了梳妆镜前,擦了半晌头发,也拿过自己手机,刷了下朋友圈。

那丫头到底发什么东西了……

这一刷,唔?

京星遥几分钟前的确发了一条状态,她熄掉手机屏幕,“寒川,你说星遥刚才发了些什么?”

“没事。”

京寒川心底想着,她若是屏蔽,肯定是父母长辈一起,若是让妻子知道这件事,怕是戳心难受。

“没事就好,看你脸色不太对,我还以为那丫头怎么了。”许鸢飞伸手,“你手机给我用一下。”

京寒川没有手机依赖症,寻常除却接听电脑发信息,手机无其他用处,自然没什么秘密,他此时看着手机心烦,也就直接递给了她。

许鸢飞打开京星遥朋友圈,再次确认,那个消息只是屏蔽了京寒川,这心底觉得好笑……

莫名就成了她的同伙了。

这丫头该不会只提防他爸吧?

**

某小镇

京星遥发完状态,正和傅钦原牵着手沿着湖边散步,小镇一边搭了个露天影院,两人站在边上看了一会儿,放的是一部颇有年代感的艺术片,那时候的配音,陪着周边潺潺流水声,颇有韵味,而表达感情更是直接外放。

有一些颇为亲昵的镜头,周围一些孩子,纷纷捂了烟,惹得京星遥笑出声。

“笑什么?”傅钦原揉着她的手,其实出门时,他真的往那方面想过,真的出行在外,他才发现,其实只要和她在一起,做什么都是无所谓的。

“我想起小时候一到某些镜头,我爸就喜欢换频道,牧野最好玩,太小的时候,喜欢用尿遁,后来就一本正经看了,耳朵却涨得通红。”

小时候陪家长看到这类镜头,那真是尴尬。

“那你呢?”傅钦原略微躬身,俯低身子靠向她。

小镇的夜风凉瑟瑟,只是他的呼吸暖烘烘。

“我?就……”

京星遥话没说出口,只觉得侧脸落下一点温热,她耳朵充血,瞬时也是一片血色。

“你耳朵也红了。”

夜虽沉,可两人靠得近,她的变化,傅钦原自是看得一清二楚。

两人看了一会儿,发现蚊虫多了起来,傅钦原才牵着她往酒店走,穿街过巷,此时夜排档已经出来……

“要不要吃点东西再回去?”夜排档都是沿街而设,满街都是夜宵的香味儿。

“你饿了?”京星遥并没吃夜宵的习惯。

“我就想着,以后是不是该学做饭了?”傅钦原这些年其实很忙,若非京星遥归京,他万万没有这种闲心出来散心。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况且他头上还有个优秀的父亲。

傅钦原只要有稍许行差踏错,怕是整个傅家都会被拉进去被人挞伐,享受傅家带来的殊荣,自然要承受别样的压力。

他有时甚至很感激父亲从小的打压,让他早早就练就了一身百毒不侵的超强抗压能力。

京星遥手指动了动,握紧他的手,偏头看他,“你不用学。”

“怎么?怕我做饭难吃?”

京星遥摇头。

“我觉得一个家里,有一个会做饭的就好,以后……”

“不是有我吗?”

女孩子表达感情可能大部分都内敛些,京星遥也是如此,忽然说出这话,傅钦原心下狠狠一颤,有一种……

被人撩了的感觉。

回酒店的路上,路过夜市,有不少小摊贩,除却小吃,就是各种小首饰工艺品居多,京星遥挨个看来,目光落在一个首饰摊上,她是看钥匙扣,傅钦原目光却落在了一排戒指上……

“这个多少钱?”他拿出一个戒指。

摊主是个中年妇人,打量着二人穿着才要了价,“200,银的,你手里这款很简洁大方,特别适合你女朋友。”

“试试?”

戒指这些,对任何情侣来说,都有着特别的意义,京星遥心头轻颤,尚未回过神,他已经握住自己的手。

她自小学戏,手指保养极好,细长白净,指甲修剪得圆润粉嫩,戒指从她指尖穿过,落在指根处……

量身定做好,尺寸刚好。

“你的手很漂亮,戒指戴着也好看。”摊主夸赞。

不等京星遥开口,傅钦原已经扫码付款,拉着她往回走,“下次给你买铂金钻戒那种。”

那不就等于要求婚?

京星遥觉得这戒指圈住的不是她的手,而是她的心。

戒指有点凉,此时早就被染上热意,甚至有些灼人。

回了酒店后,刚回到卧房,京星遥身子几乎是被他提过去的,直到两人均呼吸急促,房间气氛也旖旎暧昧后……

他才捧着她的脸,贴着她的额,低低说道:

“去洗个澡。”

“嗯。”

“你先?还是我?”

“你去吧!”京星遥此时不仅是身子软了,就连脑袋都乱哄哄的。

“好,那我先去。”傅钦原在她唇边啄了下,便拿了换洗衣物走了进去……

当浴室传来水声,京星遥有些呆,坐在床边,手指不安的摩挲着指尖的银戒。

竟然……

真的要发展到那一步?

过了一分多钟,她才倏然反应过来,脸爆红!

待会儿要怎么办?难不成?坐立难安,心底各种不平静,怎么房间这么热啊,没开空调吗?

而此时傅欢似乎下晚自习了,正在群里咋呼。

【我哥居然和嫂子出去过夜了?我的天,我才知道!】傅欢白天在学校,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东西。

京牧野:【我没告诉你?】

傅欢:【没有!绝交吧小六六!】

……

傅渔:【也不知道这两人在干什么?】

段一诺:【肯定是……哈哈,嗳,你们觉得哥第一次多久?听说男人第一次都不太……】

段一言:【注意尺度!】

【怎么滴,你还能报警抓我?】

段一言做了个特别骚的举动:【@傅钦原】

众人:……

段一言:【已截图存证。】

段一诺此时已经回家,直接冲到自家大哥的房间,乓乓乓敲门,“段一言,你给我滚出来,是不是亲哥,这么坑我,你别以为装死,躲在里面不出声我就拿你没办法,赶紧出来!”

这兄妹自小就爱闹腾,段家人都见怪不怪了。

京星遥看着群聊天记录,过了一点时间,段一言忽然发了一条:【我不在卧室,在书房!】

众人笑疯了,段一诺肯定敲错门了。

京星遥原本还很紧张,看到这兄妹俩的互动,一颗心稍微平复下来。

男人洗澡速度都很快,也就几分钟的功夫,傅钦原已经穿着家居服,湿着头发走了出来,京星遥方才平复的心跳,又陡然窜动,跳得凶猛。

“你去洗吧,可能地上有点湿滑,注意点。”

“嗯。”

京星遥抱着自己的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就钻进了浴室。

傅钦原扯着毛巾擦头发,听到里面的水声,莫名就有点心不正了……

京星遥则在里面待了二三十分钟,出来后,头发也已经用吹风机烘得半干,傅钦原则已经进了被子里,帮她掀开一角……

气氛瞬间就变了。

两人从未这般亲近过,各自心底都紧张羞怯,胳膊碰到都心猿意马。

……

只是某些事尚未开始,京星遥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手机屏幕上硕大的【爸爸】二字,将两人那点旖旎心思瞬间打散。

傅钦原深吸一口气,“你接电话,我去个洗手间。”

说完,翻身下床,神色懊恼。

京星遥同样臊得慌,接起手机,“喂,爸——”

“今天出去玩得还开心?”

“还行。”

“明天几点回来?”

“吃了中饭吧。”

“那行,早点休息。”京寒川其余的话,什么都没说。

许鸢飞却看向身侧的人,这个点打电话,这是什么魔鬼,这不成心吓唬那两个孩子吗?

“你这事做得真不厚道,肯定被你吓到了。”许鸢飞轻哂,“净说了些没用的废话。”

“要不然我该说些什么?你俩加油?”

“你以前追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京寒川摩挲着手机,没作声。

自己作为当事人是一回事,若是真的做了父亲,处境真的万般不同,总觉得世上除了他,没人能给女儿幸福,或是存了坏心思。

**

被京寒川这一打扰,傅钦原和京星遥自然是没了那种心思,只是同床共枕,自然是各种亲昵,两人关系也是更近一步。

约莫凌晨才睡,傅钦原看着枕着自己胳膊的人,已然酣睡,可他……

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摩挲着她手指上的钻戒,心下微微动,真的迫不及待想娶她……

所以深更半夜,他给严迟发了信息。

严迟今天还恰好没睡,白天开会,晚上正在处理急件,手机震动,他眉头轻皱,这是他的私人电话,拿过看了眼。

【小舅,有事找你帮忙。】

他不是和女朋友出去过夜了,大半夜找他干嘛?

【什么事?】

【你觉得求婚用什么戒指比较好?】

严迟蹙眉,忽然想起今天与母亲打电话时,变相催婚的事,一阵头疼……

乔艾芸与严望川年纪摆在那里,肯定希望能早点看到他成家,乔艾芸没有直接催他找对象,只是一直在和他聊傅钦原,暗示性很明显。

这也导致,严迟近期压根不愿回南江。

【钻戒就好。】严迟回复。

【有什么款式推荐,简单大方的。】

严迟蹙眉:他又没求过婚,哪里知道什么推荐!为什么要来问他。

【小舅,你经验丰富,麻烦你帮我留意一下,不打扰你休息了。】

严迟轻哂,你已经打扰了。

而此时隔壁屋子……

傅欢因为傅钦原今晚彻夜未归,莫名亢奋,一点多都还没睡,此时恰好那个围棋群里有人在聊天,说的是白天训练的事,无非是说明天又有比赛,集训太累。

【你们是每天都要比赛?】傅欢蹙眉,这么辛苦?

【呦,嫂子居然还没睡?】

【明天不上学?】

【你们注意点,小心老大窥屏。】

【他早就睡了,魔王不爱熬夜,嫂子,你和哥进展如何?他是不是特别难搞。】

……

也就是他们都觉得陈妄睡了,才这么肆无忌惮调侃傅欢。

傅欢抿了抿嘴,正打算关掉手机,一条信息跳出来。

陈妄:【我怎么难搞了?】

众人:……

陈妄:【既然都没睡,那聊会儿吧。】

无人开口。

【好像都不困,要不我们碰个面,晚上杀两盘?】

此时屏幕忽然开始跳动:【已睡。】

【晚安。】

【已死。】

……

傅欢笑出声,而紧接着陈妄的私信来了:

【别熬夜,早点休息。】

再寻常不过的几个字,傅欢却反复看了几次,心底有点甜。

这一夜,有人郁闷,有人睡不着,也有人乐得整个人都飘了……

上一章:番二85:联手坑浪浪?被屏蔽的六爷(3更) 下一章:番二87:这个妖精,大胆而热烈(2更)
热门: 一觉醒来我怀孕了 天师除灵日常 买下地球去种田 追到死对头后翻车了 为她心动[娱乐圈] 白月光他被气活了[快穿] 晨昏 柔骨娇娘在九零[穿书] 末世炮灰,风骚走位[穿书] 此人非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