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84:小三爷把人撩成灰了,三爷背锅?(2更)

上一章:番二83:六爷的死亡警告,白菜终要被猪拱 下一章:番二85:联手坑浪浪?被屏蔽的六爷(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傅钦原设定好导航,出发离开川北后,经过闹市区有些堵车,才给家里去了个电话,京星遥又不是外人,就直接打开了免提。

他拨的是宋风晚手机,接电话的却是傅沉。

“她在午休,吃过中饭了?”

“嗯。”

“没想到你还活着。”

“……”

副驾的京星遥强忍着笑意,早就知道他们父子俩一直都是相爱相杀模样,只是没想到怼得如此直白。

“那我先挂了。”傅钦原手指抓紧方向盘,这人真的不是亲爹吧。

“别急,我有话要说。”傅沉拿着手机,走出卧室。

“还有什么事?”

“做好措施。”傅沉说话素来都是波澜不起,就算是说这种浑话,也是严肃认真。

京星遥原本还置身之外,吃瓜吃到自己头上,心头一紧,脸瞬时爆红。

“我知道了。”傅钦原咳嗽着,“爸,她在我边上,开着免提,您说话注意点。”

“那挂了吧。”

不待傅钦原说话,就听到那边传来忙音,顿时一阵头疼,瞥了眼京星遥,相顾无言,有种莫名的气氛在两人之间窜动……

车子在闹市区走走停停,偶尔经过药房一类,京星遥就干脆低头玩手机,佯装什么都没发现。

“遥遥——”

“嗯?”

“东西都带齐了吧。”此时已经逼近出城的收费站,“要是有什么遗漏的,现在还能回去拿。”除了收费站,上了高速,就难回头了。

“我看一下。”京星遥扯过放在后排的背包,检查了一下。

“主要是身份证,其他都无所谓。”

京星遥手指一顿,声音细软得往人心底钻,“带了。”

“那就行。”

……

去小镇的路上,开了一个小时高速,还得走大半个钟头小路,傅钦原偏头看向身侧的人,“要不要睡会儿?”

“不用。”京星遥正在玩手机,此时群里早就炸了锅,而这把火毫不意外,是段一诺点起来的。

段林白这嘴本就没什么把门,回去时碰到段一诺,她说想去找京星遥玩,段林白就回了句:“她和男朋友去外地了,今晚都不一定回来。”

段一诺这般八卦,立刻就把消息传到了群里。

操作最骚的是,她没直接说消息,而是发了个红包,把人全部炸出来,京星遥就是图个好玩,抢了红包,还说了声谢谢。

段一诺:【@京星遥,姐,出来就别走了,老实交代,你今天和哥晚上准备怎么在外过夜。】

傅渔:【星星,你和我小叔要在外过夜?】

京星遥:【不是,我们就是约个会而已。】

段一言:【消息来源可靠,已经过官方证实。】

不等京星遥解释,傅渔又发了个红包,红包名:【欢度国庆】,京星遥哭笑不得,吓她一跳,傅渔还真的从不按常理出牌。

傅渔正打算说些什么,从来在群内潜水,不曾冒泡的怀生忽然出来了。

【你醒了?】

傅渔:……

【我在你房间门口,开门。】

众人:……

这两人什么情况?大家都知道傅渔与怀生一起去西部调研了,只是简单两句话,总透着些许古怪。

*

此时怀生一行人已经即将结束一周的调研,抵达市镇,几人找了宾馆住下,他们是宫学校报销,公费调研,傅渔所产生的费用从来都不会和他们的算在一起。

虽然开的是标间双人房,傅渔也没去蹭房间,而是自己开了个房间独住,怀生过来敲门,无非是想看看她脚伤如何。

几人进山这么久,都没好好洗过澡,傅渔刚从浴室出来,裹了浴袍,检查了一下穿着,系紧腰带,确定规整才单脚蹦着扶着墙开了门。

怀生也是刚洗了澡,头发都吹得半干,一半贴着额角,莫名带了些懒散不羁。

“方便进去?”怀生落在她脚踝上,看起来没什么大碍了,只是傅渔还不太敢过分着力,让受伤的脚踝充分休息。

“进来吧。”傅渔侧开身子,怀生进屋后,顺手就把门关上了。

“对了,我待会儿不想和教授他们一起吃饭,实在太累,想叫个外卖,准备买明早飞机回京。”傅渔这般模样,拖着行李赶火车,脚怕是废掉。

“那我跟你一起。”

几天相处,傅渔对他也算了解,看似非常好说话,其实骨子里又倔又硬,偏生端着一副好好先生,温润儒雅的模样,总有法子让你接受他做的事,说过的话。

“其实没必要,我让酒店帮我叫个出租,直接去机场,也挺方便。”

怀生却拿出手机,“我们坐下午的航班,上午你好好休息,三点28分的怎么样?到京城正好吃晚饭。”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加上傅渔此时有私心,点头应了声,“你订票?现在机票多少钱,我把钱转给你。”

“暂时不用,你身份证号多少?”怀生需要在手机上注册信息。

“给我吧,我来输。”傅渔伸手接过他的手机。

可能总归不是自己的东西,而且某人……

居然用的是五笔输入法,这东西……不是他爸才喜欢的?傅渔抿了抿嘴,怎么切到数字输入界面啊?

怀生忽然伸手,两人指尖轻轻碰了下,傅渔下意识缩了回去,怀生却不惊不动,手机就那么大点,两人此时自然靠得有些近。

刚洗了澡,傅渔方才觉得浑身舒服些,此时好似又出了一身热汗般,黏糊糊的难受。

他垂头,呼吸落在她拿着手机的手背上。

似有火舌窜动。

输入一些身份验证信息后,怀生很快就订好了机票,并且预约了明日去机场的出租。

“我要叫外卖,你和教授一起吃,还是……”傅渔抿了抿嘴,言外之意:想不想和我一起吃?

“陪你。”

傅渔脸上很淡定,心底却抑制不住有点小欢喜,“那我订餐吧,你想吃什么?”

“都可以,我去和教授说一声我们的行程调整,待会儿过来。”

“好。”

怀生走后,傅渔低头翻看附近的外卖信息,点了餐之后,视线落在饮料那一栏……

忽然想到怀生在云锦首府喝奶茶的情形,嘴角忍不住上扬。

点了两杯奶茶!

怎么会喜欢喝奶茶?有点反差萌。

**

另一侧,傅钦原与京星遥已经抵达小镇,直接去了下榻宾馆。

“您好,二位是要住宿还是订餐,订餐的话,可以先预约,晚上五点准时营业。”这里是旅游小镇,有几家星级宾馆,都是住宿餐饮娱乐于一身。

前台两个接待看到两人,当时眼睛都亮了。

“住宿,有预约,姓纪。”

“稍等。”

房间是傅钦原助理小纪定的,前台自然事先无从得到消息,“麻烦二位身份证,我们登记一下。”

看到身份证,确认身份,两个前台互看一眼,心底八卦得要命,只是不敢问。

房间开好,傅钦原提着行李,京星遥按了电梯,站在他身侧,漂亮温软,分外和谐。

“我的天,没搞错吧,他俩怎么会来我们这种小镇,度假?小三爷那眼神简直太宠了。”

“很般配,真人比照片好看太多。”

“可惜刚才没敢拍照。”

……

酒店对客人信息保密,虽然兴奋,做员工的也不敢对外透露半分。

傅钦原则提着行李,与京星遥找到了房间,这个房间号……

【3666】

傅钦原咳嗽着,好像言外之意就是让他666一样……

刷卡进屋,房间内风景独好,只是中间一张分外惹眼的大床,白色床单上,摆放着酒店赠送的一枝玫瑰,她随意打量着房间,刚准备去看一下浴室洗手间。

刚一转身,某人凑过来,她下意识后退,后背紧贴着冰冷的墙壁……

“我们休息会儿再出去。”

“好。”

京星遥手指稍微抵了他一下,休息就休息,你凑这么近干嘛。

“你在害怕什么?”傅钦原低低笑着,双手撑在她身子两侧,虚虚圈着她。

若有似无,没靠近。

却已经让她觉得自己热得快自燃了。

“没害怕。”

“我带你出来,是想让你放松,让你高兴。”

“嗯。”

“喜欢吗?”

京星遥一怔,以为他问的是这地方如何,点头,“喜欢。”

“嗯,我也喜欢你。”

好似有只小箭,biu——

扎进京星遥心里,心头悸动的感觉,泛着股甜味儿。

他偏头,在她眉心啄了下……

“遥遥——”

“什么?”

“我好像控制不住自己了……”

下一秒,他垂头。

……

两人也不是第一次接吻了,可能是知道今晚不回去,京星遥身子有点飘,整个人都好似浮在空中,落不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傅钦原才松开她,京星遥靠在他怀里,细细调整呼吸。

“其实你不用太紧张。”

“我们什么都顺其自然就好,你有任何话,任何不愿意都可以和我说。”

“我做一切,总归是想让你高兴的,不想你被动的受半点委屈,你无论怎么样都没关系,我总归能照顾好你的。”

京星遥闷声点头……

怎么每次他说的话,总能把她撩成灰。

**

另一边,云锦首府

傅沉原本今日是预留时间去京家的,此时无法造访,一整天都空闲下来,此时家里也就他一人,正盯着棋谱,在研究手边的一盘围棋。

前些日子与陈妄对弈两局,好似找到了些许乐趣,忽然听得外面传来车声,略微蹙眉,这个点,谁回来了?

“三爷!”十方大步进屋,神色紧张。

“怎么了?”

“六爷来了。”

傅沉摩挲着手中的棋子,丢入棋罐,刚要起身,京寒川已经进了屋。

“你怎么有空过来?”京寒川不是个常出门的人,傅沉想着,躲着他,不去京家就成了,没想到某个瘟神主动上门了。

“心情不大好,出来随便转转。”

钓鱼需要耐心静心,京寒川面上平静,心底燥得很。

傅沉撩着眉眼看他,川北距离这里不堵车的情况下开车都要一个多小时,这随便转转,转得可真够远的。

“坐,来两盘?”傅沉还能如何,此时京寒川不止是他朋友,更是未来亲家,只能笑着接待。

只是最尴尬的是,明知道他在燥什么,傅沉却是最没资格宽慰他的人。

总不能说:“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可带人闺女出门的是他儿子啊,这话没有半点说服力。

“什么时候喜欢围棋的?”京寒川抬手,两人将棋盘上的棋子尽数收入各自棋罐,准备重开一局。

“前些日子遇到个下围棋的孩子,无聊就拿出来玩玩。”

“傅沉,今天林白问了我一个问题。”

“他说什么?”

“他问我们几个人,谁最先当外公,我们这里面,数你最精明,你觉得会是谁?”京寒川笑着看他。

十方和千江站在后侧,同时倒吸口冷气。

简直是送命题!

傅沉收拾着棋子,混小子,你出去潇洒自在了,做坏事的也不是我,怎么现在反而他处境尴尬了,莫名背锅。

段林白这傻子,刺激他干嘛?

某人此时压根不知道,他得罪的两家人!京寒川、傅沉都已盯上了他。

上一章:番二83:六爷的死亡警告,白菜终要被猪拱 下一章:番二85:联手坑浪浪?被屏蔽的六爷(3更)
热门: 有钱 恶毒妖怪只想种田[快穿] 我真的没苦衷 献给亲爱的邵先生 余音绕梁[重生] 江山策之妖孽成双 神豪无极限 反派逆袭成攻[综] 女人的背叛:一个美体师的奋斗史 寒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