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75:气质像傅家人,差点被发现的兔子(2更)

上一章:番二74:小三爷是坑神,双杀! 下一章:番二76:大神说,单身可撩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合同签了,协议达成,晚上这顿饭段林白做东。

恰好许佳木今日提前结束了一个手术,好似是个眼部的大手术,中午12点进入手术室,原本以为会持续到夜里,毕竟制定手术方案时,要考虑到最坏打算,结果五点多就结束了。

她难得按时下班,段林白自然想陪她吃晚饭,考虑陈妄与傅家有点私交,也不完全是合作伙伴,就把家里人叫上。

算私人聚餐,没那么多商场上的东西,陈妄心底也能松弛些。

“你别太紧张。”傅钦原看向身侧的人,“段叔工作和生活中,是两个人。”

陈妄一时没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等他开始喝酒,与他推杯换盏,称兄道弟时,他嘴角狠狠一抽。

他是不是被什么邪祟附身了?

突然……

这么浪?

“段总,不好意思,我不能喝酒,明天还要训练。”陈妄直言。

段林白今天高兴,刚想说他两句,现在的孩子,不是最喜欢及时行乐,怎么这小子活得如此克制?

只是尚未开口,就听许佳木说:“别劝酒。”

她平素滴酒不沾,即便休假,也可能随时被叫去医院,她需要时刻保持清醒。

所以大家都说,她与段林白的生活简直就是两个极端,关于两人婚变的事,传了二十多年,人家感情照样好的不像话。

“爸妈!”说话间,段一诺已经推门而入,笑着与傅钦原打了招呼,才和陈妄颔首点头,“您好。”

陈妄点头,这家人……

私底下有些活泼得过分啊。

“怎么才来?”许佳木蹙眉。

“路上堵车。”段一诺紧挨着她坐下,“妈,今天上班很辛苦吧,我给你揉揉手。”

许佳木轻笑,没再苛责。

教练已经回基地组织学员训练,一桌人,只有陈妄一个陌生人,不少话题都是围绕着他的。

“……年纪不大,就有这样的成就,真不错。”许佳木直言。

陈妄只是谦逊应了声。

“平时训练很累吧?”

“还行。”

“有时间处对象吗?”长辈询问,基本都是工作恋爱几个话题绕着转。

提起谈恋爱,傅钦原眉梢一挑,也是来了兴致,之前乔执初的语气,分明是说他有对象了。

陈妄只是摇头,“还没。”

傅钦原低头吃着东西,你谈恋爱,和我们又没关系,这么大的人了,要是真处对象,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又不是明星,需要凹人设,还弄什么地下恋。

“还没有啊……”许佳木说得意味深长,下意识瞟了眼身侧的段一诺。

段一诺忽然夹起一块桂花糯米藕丢给她,“妈,秋天吃莲藕特别好,您尝尝。”

段一言坐在一侧,作壁上观,永远都是一副被迫营业的模样。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陈妄说着起身离开包厢。

他刚走,段一诺就跳脚了,“妈,我们不合适,我不喜欢这一款,你别乱点鸳鸯谱。”

“我只是觉得,他的长相很像我们家人。”

儿女到了适婚年纪,许佳木只要看到合适的,自己觉得不错的单身男女,难免会想到自己子女,她也就是随口一提,也没说真的要如何?

陈妄模样清癯高瘦,目下无尘,周身气质高洁,好似凛冬寒梅,自带一枝傲骨风流,长相的确与段家人相近。

段家长得都是桃花春水般,男女都能用个漂亮形容。

“阿姨说得不错。”傅钦原跟着调侃。

如果这个陈妄顺利进了段家,傅钦原都能想到,段家以后会怎么样的鸡飞狗跳,毕竟段林白这性子,最受不得暗戳戳搞事情的心黑之人,要是真成了……他家以后怕是很好玩了。

真不知道以后哪个倒霉家伙会做段家女婿,这种“活泼”的岳父,真的挺难伺候。

段一诺瞪了傅钦原一眼,“什么叫长相像我们家人,我还觉得他气质像三叔呢!”

傅钦原没搭腔,小孩子之间的拌嘴,没必要认真计较。

陈妄回来后,发现餐桌气氛有点古怪,好像……

都在看他。

**

聚餐结束,各自回家,傅钦原因为喝了少许的酒,正准备让酒店前台帮忙叫个代驾,陈妄直言,“我送您回去吧。”

傅钦原今天帮了他,送他一程不是问题。

“那就麻烦你了,之后的合作,会有专人跟着,你专心备赛,其他事你不用操心。”段林白笑道。

寒暄客套一阵,傅钦原就上了陈妄的车。

“我直接送您回去?”陈妄询问。

“嗯。”

车厢内气流不通,刚进入时,还有稍许闷热,陈妄随手打开通风系统,脱掉外套。

此时原本装在口袋里的兔子,忽然滚了出来……

傅钦原正略微躬身,调整座椅间距,只看到一团雪白的东西从他口袋滚出来,车内光线太暗,看不清晰,他正打算捡起,某人动作更快的一把抓住,裹在衣服里,直接丢在了后排位置。

“您系好安全带,我们准备出发了。”陈妄神色波澜不惊。

傅钦原略一挑眉,虽没看清楚,但也知道是个毛绒东西。

这小子……

喜欢娃娃?

看不出来啊,还有一颗少女心。

听说这种少年成名的人,压力特别大,难不成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怪癖?傅钦原咋舌。

车子顺利开往云锦首府,陈妄方才心脏猝然一紧,后背瞬时寒凉,就是面对各种大赛,他都没这般紧张过。

做贼的滋味……

真不好受。

而此时被丢在后侧,压在衣服里的兔子,也是头朝下,瑟瑟发抖。

**

到达云锦首府的时候,已是晚上十点多,傅沉与宋风晚皆已睡下,严迟出门应酬尚未归家,乔执初下午就进了卧室,正在修补之前买回的一些古董。

只有傅欢正在伏案写作业。

初恋还没萌芽,就被乔执初一蹄子踏没了,只能好好学习。

听着车声,她蹙了下眉。

好像不是他们家的车。

陈妄车子改装过,引擎发动机的轰鸣格外低沉,她拉开窗帘看了下,心底咯噔下,换了衣服才出去。

此时傅钦原已经上了楼,陈妄送他到门口。

“今晚谢谢你,你送我到门口就行,不用特意送我上来。”傅钦原觉着这孩子还算乖觉,知道自己帮了他,知道讨好。

就像他爸说得,会做人。

“你喝了不少酒,送你到房门口,心底踏实些。”

傅欢走出房门,与陈妄打了招呼,“哥,你喝酒了?”

“一点而已。”

“那你赶紧回房休息。”

现在时间不早了,傅钦原要给京星遥打个电话,看了眼傅欢,“帮我送送他。”

傅欢放在身侧的手指,略微抓紧裙摆,“嗯。”

道别之后,傅欢就领着陈妄下楼,彼时傅家人都各自回房,一楼客厅亮着两盏可视路的夜灯,昏黄到黯淡。

傅欢心底莫名有些烦躁,他的女朋友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是有女朋友,肯定要保持距离,断了那点念想,心烦意乱的时候,她随手抓了两下头发,回过神才发现后侧似乎没有脚步声。

他们此时正在下楼梯,傅欢以为他没跟上来,下意识回头,两人之间,仅隔了一个台阶,他居高临下,黑影笼罩过来,周身气息冷冽扑朔袭来,将她瞬间包裹。

黑夜好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褪去白日的温润,整个人透着稍许危险。

他下了个台阶,两人距离瞬间近得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所站台阶高度不同,她只到他胸口,刚要往后退,就听到头顶传来幽幽的男声。

“别动。”

她脚步顿住。

“很危险。”

倒退着下楼,这小丫头怕是疯了。

傅欢顺着他胸口往上看,他今日穿了身浅青色衬衣,方才脱了外套,领口松开几颗,喉结明显,脖颈修长,下颌线条更是优越,而此时他忽然低头了。

四目相对,她呼吸一滞,头顶传来稍许温热……

一双温热的手覆盖在她头顶上,她能感觉到他手指轻轻拨了两下她的头发。

“头发乱了。”

“谢、谢谢。”他刚撤回手,傅欢就随意扒拉了两下,那小害臊的模样,惹得陈妄笑出声。

怪可爱。

傅钦原此时已经在和京星遥打电话了,压根不知这两人在干嘛。

今天坑了陈妄一次,顺便捞了段林白一笔,陈妄对他还心怀感激,对他非常恭敬,还特意送他回来,他心底高兴。

殊不知陈妄送他回来,也是有所图的。

上一章:番二74:小三爷是坑神,双杀! 下一章:番二76:大神说,单身可撩
热门: 朕的江山亡了 甜蜜臣服 一二三木头人 他穿了回去 我就想离个婚[重生] 校草说我渣了他 魔道祖师 炮灰替身重生了 窄红 女纨绔和她的盲眼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