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72:大神说跟我走?三爷vs陈妄(2更)

上一章:番二71:对他已有想法,撩人与反撩 下一章:番二73:大神也被坑?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川北基地内,教练办公室

教练从抽屉拿了张请假条递给面前的人,“填一下吧。”

既然是集训,总是有纪律要求的。

看着面前认真填写请假条的人,教练犹豫许久,喝了口浓茶,才开了口,“陈妄啊,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选手。”

陈妄撩着眼皮,看了他一眼,没作声。

“这次比赛对你很重要,要是得了冠军,你就是最年轻的六冠王。”作为教练,他自然与有荣焉。

“其实这次集训,对你来说,作用不大,你只要放平心态就好,主要是为了让你集中精力,专注比赛,这种时候,千万不要分神啊。”

“千万不要因为别的事分了心,有什么事结束比赛再说。”

他说得委婉。

陈妄已经写好了请假条推给他,“教练,您到底想说什么?”他好像没听明白。

“我知道你也到了躁动不安的年纪,只是现在情况特殊,还是要克制啊。”

陈妄眯眼看着他,“您是不是想多了,我只是去拜访长辈,给他们送几张预赛门票,就是上次来基地看我的男人,你觉得我和他能干吗?”

教练被一噎,快速签了请假条,撕了一张给他,让他赶紧滚蛋。

可他离开办公室之前,偏又回头说了句:

“我是专业棋手,即便发生您想的事情,也不会影响我比赛。”

他话音落后,门“砰——”得关上,教练怔了数秒,才陡然惊觉他的话外之音,气得骂了句:“小混蛋!”

**

周六一晃而至

梨园周末人流多,京星遥比较忙,傅钦原无事,正在家捯饬他的几条小鱼,那是之前与京寒川一起买的,一直养在家,今日不忙,刚给鱼缸换了水,就听到外面有车声。

这一大早的,谁来了?

“肯定是那孩子到了。”宋风晚一直在客厅,听到车声,笑着迎出去。

傅钦原偏头看了眼,就瞧见一辆熟悉的车子驶入视野内

他车子改装得牛逼哄哄的,饶是京城也没有第二辆。

那小子怎么又来了?

“阿姨好。”陈妄过来,自然还带了礼物,总不能空着手。

“我早就让你别来了,你人过来就好,不用带这些的。”宋风晚招呼千江十方帮忙提东西,觉得他过分客气,但守礼懂分寸的人,自然会得到长辈的青睐。

“应该的,上次留下吃饭,也挺麻烦您的。”

“进来再说。”

……

陈妄进门时,看到傅钦原手中捧着预感,眼底掠过一丝诧异,总觉得养鱼这种事不适合他,他……

只适合吃鱼。

“表哥不在。”傅钦原直言。

乔执初今早出门去北方古玩市场淘宝,即便梨园开业结束,他也没回吴苏,一方面是宋风晚的挽留,另一面他也不大想回去,乔西延直接说,没了他,家里清净,他也觉得没了他爸,空气都清新不少。

他们这行,要是接个大活儿,开工真能吃三年,乔执初刚结束一个活儿,也不急着工作,最近一直在古玩市场淘货儿。

傅钦原不懂这些,准确的说,懂欣赏,却不知如何鉴赏古玩真假,觉得他淘了一堆“破铜烂铁”回来。

昨天居然买了一箱子破碗碟回来,宋风晚不知情,差点让千江当垃圾给扔了。

陈妄听出他的弦外之音,意思就是乔执初不在,你可以滚蛋了。

“钦原!”宋风晚蹙眉,“人家是来给我们送门票的。”

国内喜欢围棋的人不算多,或者说懂的也不多,门票素来很多,傅家想弄到票,很容易,但他有心送来,自然又是另外一回事。

傅钦原没作声,因为傅沉已经从小书房出来,一阵寒暄客套后,宋风晚让他留下吃中饭,又示意傅沉跟自己进厨房,借着冲茶倒水的功夫,直接说道,“我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你说钦原?”傅沉那般精明,早已看透一切。

“我们上次真的用力过猛,你看他对人家那态度,那孩子也是脾气好,没和他计较,这心底肯定不舒服。”

傅沉轻哂,“钦原以前也不这样,就算不喜那人,也不会表现在脸上,这次真的反常。”

“我都说了,刺激狠了,你注意点,人家孩子好心给我们送门票,总不能让人憋了一肚子气回去吧。”

“我知道。”

有了傅沉的“保驾护航”,傅钦原接下来的“攻击”,全部无效,被自己父亲三下五除二,全都挡了回去。

这让他有些憋闷。

他爸这是怎么了?中了什么邪?

傅沉也不是什么好人,有戏也会看,突然插手,实在莫名,这小子难不成入了他爸的眼?这么护着?

……

总不能一直在客厅坐着,有些无聊,傅沉就领他去了小书房。

“我这里面书很多,还有以前收集的一些棋谱,只是我不精通,没翻过,你喜欢,可以去看看。”傅沉推门进去时,说了句,“家里来客人了。”

傅沉示意陈妄进去,刚打开门,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笔墨檀香味儿,再往里一步,就看到一男一女正紧挨着,靠得极近。

傅欢早就知道陈妄来了,只是不敢表现得过分兴奋,想出去打个招呼,可是严迟却紧盯着她,示意她把这道题目写完。

她在写数学,越急越容易出错,连公式都写错了。

傅沉是故意领他来的,因为这边有人,可以照顾着陈妄一点,不能把客人单独留下,“小迟,你帮我招呼一下客人。”

傅沉说完,冲着傅钦原使了个眼色,“跟我去楼上书房。”

傅钦原蹙眉:谈心?

陈妄看着紧挨着书桌而坐的两人,傅欢冲他笑得肆意,眉眼细弯,分外好看,“陈妄哥哥好。”

“嗯。”

“你坐,别客气。”严迟像个主人家一般,招呼他坐下,“要不要喝茶?”

“不用,谢谢。”陈妄不认识严迟,第一印象就是,神色寡淡,手长脚长,那身材比例简直好似模特。

严迟也在打量着他,刚想开口时,手机震动起来,蒋二的,估计是工作上的事,“欢欢,你照顾下客人,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

“嗯。”陈妄点了下头,眸色昏沉,不知在想什么。

“吃东西吗?”傅欢桌边放置着甜点,端着放在他手边,与他说话,总透着一些忐忑。

“嗯。”他说着捏了一块尝了下,抹茶的,有点苦。

傅欢想过很多话题,可是见到他之后,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憋了半天,说了句,“你吃早饭了吗?”

陈妄看了眼面前的小女生,忽然觉得莫名可爱。

想了半天,就问这个?

“你的兔子是不是丢了?”

傅欢怔了下,恍然回神,“在你那里啊!我就说兔子怎么突然掉了。”

“嗯。”

“那我的兔子……”

“我不确定是你的,没带出来,所以留在基地了。”

“那怎么办?”傅欢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兔子,而且现在已经是绝版了,买不到,“你明天还……”

“我只请了一天假,明天还要训练。”

傅欢咬了咬唇,也对,人家是来集训的,怎么可能天天往外跑。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空,你要是不急着要,等我比赛完,应该有空把东西送来给你,要是等不及……”陈妄看着她,“你可以来找我。”

找他?

傅欢心头一震激荡,心跳乱得不可思议。

“基地比较偏远,你过去也不安全,要不下午我跑一趟,给你送来。”

“那地方其实我经常经过,有个叔叔家住那附近。”

陈妄看着她,“所以怎么办?你过去,还是我帮你跑一趟?”

傅欢心底那叫一个纠结,她肯定是想去的,可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只能硬着头皮说,“让你来回跑一趟太麻烦了,其实那地方我挺熟的,还有公车直达我们学校,到家也挺方便……”

“你是想跟我回去?”

你的东西落在别人那里,随人去取东西,是很正常的,总不能麻烦别人帮你留着东西,还让人来回跑,陈妄这么想,似乎合情合理。

傅欢还没反应过来,不知怎么回答,严迟已经推门进来。

“欢欢,你收拾作业回房写吧,有不会的题目留下,我回头教你。”

严迟担心他们聊天,影响傅欢写作业,让她回去很正常。

“好。”傅欢乖觉得听话,脑子里乱得很。

陈妄一直观察着两人互动,一直在猜测两人关系,就听傅欢说了句,“那个陈妄哥哥,我先走了。”

“嗯。”他点头。

傅欢紧跟着与严迟说,“小舅,我走了。”

陈妄心底略惊,脸上云淡风轻,小舅?

这就是乔执初口中的小叔叔?

他知道有这么个人,只是没见过,他是宋风晚的弟弟,还是乔执初的长辈,虽然知道他年纪不大,心底早已树立了一个长辈的形象,所以看到严迟,这般年轻,就没往那方面想。

他伸手摸了下裤兜里的兔子……

原想趁机还了兔子的,方才看到两人那般模样,又立刻不想给了,现在才觉得自己想了太多,傅沉怎么可能让一个陌生男人与傅欢如此亲近,方才好似太不冷静了。

不过,没还兔子,也就没还了。

待会儿再给她也行,总之……

有机会的。

*

傅欢回屋后,在房间来回踱着小碎步,脑子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去啊,干嘛不去,还能独处,保不齐还能到他房间看看,你不想和他单独相处吗?”

【孤男寡女,实在不合适,你就不怕控制不住自己,把人吓跑了,女孩子要矜持点。】

“这么好的机会要是错失了,下次可就没了。”

【还是别去!不合适,要保持神秘感。】

“说好的好好学习,天天恋爱。”

……

傅钦原此时也不好过,傅沉正在和他谈心,内容无非是人家是客人,又比你小,对人要友善些。

“爸,您不会觉得那小子太狂妄?您没和他下过棋,自然不知道,他的手段,这心啊,黑着呢。”

“你是对他一开始就存在偏见,再者说了,就他的段位,人家有狂妄的资本,就和你在商场上是一样的,不同领域而已。”

“你要是在棋盘山领略过他的厉害,就知道心多脏了,步步杀机,不想给你活啊。”

“被你说的,我都想去领教一下了,是不是真的如此狂妄无度。”

“您试试就知道了。”傅钦原说得笃定。

此时距离吃中饭,正好空余些时间出来,傅沉提议下棋,陈妄自然愿意奉陪,就连傅欢都下楼观战。

两人杀得那叫一个火热,可是结果出人意料……

傅沉赢了!

陈妄明显让了,可他放水又不是那般明显,就好似与傅沉厮杀得非常激烈,中间还焦灼了好一阵儿。

傅沉自然知道他放水了,一盘结束后,陈妄笑道,“我以为叔叔不擅棋艺,一开始大意,前期没布防好,没想到一步错步步错。”

这种解释,让人听着舒服。

下棋讲究全盘,要有大局观,他轻敌一开始就掉以轻心,后面想挽颓势,的确艰难。

他并不承认自己赢不了傅沉,只是这局大意失荆州,懊恼之余,捧了傅沉。

“那再来一局?”傅沉挑眉看了眼一侧的傅钦原,眼神分明在说:

他到底哪里狂妄?

而这一局,陈妄也发挥实力,杀了傅沉一盘。

捧了傅沉,还变相展示了自己的实力。

傅沉并不觉得输给他很丢人,这是在情理之中的事,如果他能赢了陈妄,他们这些专业棋手怕是通通都要下课了。

不过前面陈妄捧了他,傅沉输棋,更不觉得难受。

傅钦原看了眼陈妄,这小子分明在瞎扯淡。

上回傅欢的棋都下成那个死样子了,他都能力挽狂澜,这次居然说因为前面轻敌所以输了一盘棋?

骗鬼呢?

这小子果然是看人下棋的,精得很。

他的心啊……

果然是又脏又黑。

想起他之前说宋风晚年轻讨好的话,再对比此时与傅沉的对话,这小子怕是生了张能骗鬼的嘴。

傅沉与傅钦原素来都在内斗,傅沉对他的话本就半信半疑,毕竟某个小子想坑人的时候,嘴里也没几句实话,此时看来。

这陈妄的确是有意奉承他,却也没有傅钦原说得那般“不堪”。

私底下,傅沉拍了拍傅钦原的肩膀,“不就是输了几盘棋?男人啊,要大度点。”

傅钦原:“……”

傅沉:“那孩子的心思我清楚,也不是个心思单纯的人。”用点小技巧讨好长辈,很正常,他的确放水了,但做得漂亮。

“人家这是会做人。”

傅钦原轻哂,没作声。

上一章:番二71:对他已有想法,撩人与反撩 下一章:番二73:大神也被坑?
热门: 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终极教师 恶毒男配只想C位出道 给我一张好人卡 女庶王 皇后太正直[穿书] 我欲天下 大神总想掰弯我 时光与你可安家 不装傻就要被迫嫁入豪门[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