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69:小三爷太溜,恩爱秀上热搜(2更)

上一章:番二68:骨子里霸道,我对你负责 下一章:番二70:小三爷误会大了,大神很会玩(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傅渔一行人进山后,这边信号并不好,他们与当地人做调研,到了庙宇,又是一番考察,怀生忙起来,自然会忽视傅渔。

当天一行人宿在山里,吃晚饭之前,怀生特意叫傅渔到了外面。

夜色昏沉,山里更是悄寂。

“有什么事?”

“白天大家会特别忙。”

“我知道。”他们又不是来旅游的,就属傅渔最轻松惬意。

“山里环境比较复杂,你只要跟着我,就能收集到所有素材,别自己乱跑。”

傅渔怔了下,这心底有种异样的感觉。

“我答应叔叔照顾你,所以……”

“别离开我的视线。”

他声线很轻,昏沉的夜色将他五官衬得稍许凌厉。

傅渔刚想说些什么事,怀生已经转身进屋,惹得她低笑出声,这和尚是不是把自己想得太娇弱了。

白日忙碌,晚上没娱乐活动,短短两天,居然生生把傅渔错乱的作息给纠正了。

……

另一边,云锦首府

傅欢下楼时,难得发现自己大哥居然在,她是要上早自习的人,作息与家里人皆不同。

“哥,这么早,去公司?”因为某人穿着西装。

傅沉已从小书房出来,“今天梨园正式开园子。”

傅欢最近除却学习,就忙着钻研围棋,把这件事忘了。

“开园也是下午吧,这么早准备?”傅欢咋舌,去学校时,还摸了摸自己的帆布包,上面的兔子怎么没了。

她记得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兔子,是在陈妄车里,那时候自己还蹂躏它来着,后来她满心满眼都是要和他加联系方式,就忘了兔子,第二天才发现没了。

难不成是掉了?

哎,那可是之前去旅游特意买的限量版啊。

她进校门关手机之前,特意翻看了一眼她与陈妄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几天前自己那声晚安上。

他要集训,傅欢也不好意思打扰他,而且自己有空的时候,不是饭点,就是下晚自习,时间总是不对。

她昨天下了晚自习,看到群里在聊天,插进去说了两句,结果陈妄直接说了句。

【明天有对抗赛,都不困?不想睡觉?】

群内瞬间安静,傅欢吓得心头一颤,生气了?大家不再聊天,她自然也安静装死。

昨天她看到群消息,说他们下午有切磋赛,她犹豫着,想着昨晚惹他生气,关机之前,还是给他发了信息:【注意身体,比赛加油。】

因为群里不少人都说练习强度大,而且下棋,极其考验抗压能力,不少人都撑不住一月集训。

……

川北,集训基地

偌大的操场上,一群男生正围着操场跑步,呼哧呼哧,满身热汗,陈妄则坐在一侧,帮忙记录跑圈数。

下棋消耗更多的是脑力,心理承受能力,有些抗压能力不好的选手,紧张焦虑倒是其次,有些会焦虑得身体出问题,所以集训除却下棋,体能训练每天都不少。

陈妄是例外,人家压根没焦虑过。

他收到信息,看了眼手机,此时一群男生跑过来,“哥,有十圈了吧。”

陈妄看了他们一眼,“刚才在看手机,没注意,不好意思,应该还差一圈吧。”

众人懵逼了,明明有十圈了,不就昨晚多聊了会儿天,需要这么搞?

心好脏!

**

梨园

今日园子开业,从早上开始,就陆续有人送来花篮,待到中午,花篮从门口挤到内侧,完全放不下了。

京星遥刚因为傅钦原公开告白上过热搜,两人此时虽然只是男女朋友,可是在所有人眼里,只怕已是傅家内定的儿媳,光是冲着傅家送去祝福的人,也有不少,以个人名义的,或是公司,特有排面。

这次门票都是赠送的,除却亲友预留,全部都给了京戏票友,皆是园子里的常客。

而私底下,园子开业的门票,价格已经炒得非常高。

园子虽然是下午开业,京星遥早上就过来了,心底紧张,生怕出现什么纰漏,两点演出,一点多客人已陆续进场。

京许两家人到场时,傅家与段家人皆到了,因为今天不是休息日,小辈要么上学要么工作,只有京牧野和乔执初在,两人作为紧挨着。

他过些日子才去学校报道,为了今天,他特意穿了身小西装,脖子上系了个红领结,坐在椅子上,优雅得体的像个小绅士。

今日园子进了几家媒体,每当镜头好似扫过他这边,他总是忍不住直了下腰杆。

也不知道拍出来会不会很丑,唔……

嘴角上扬,保持微笑。

大家都在偏头聊天,无人注意他的小动作。

乔执初是典型的散漫不羁型,与京牧野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盛老板,恭喜啊,您孙女可真能干。”今日来的不少是盛爱颐的粉丝,都挺熟的,上前道贺,“你瞧着园子布置的,和新的一样,上回我来试听了,是真不错。”

“您可真有福气,这个是你孙子吧,都长这么大了啊,真帅!”

阿姨夸人,自然是各种彩虹屁。

京牧野坐在边上,优雅微笑。

心底却乐开了花!努力憋着笑,一侧的乔执初一直在注意他,果然还是个孩子,开心就笑呗,装什么二五四六。

众人在京许两家人面前夸了一通,遇到傅沉和宋风晚,也是笑着道贺,“京小姐和小三爷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傅钦原站在他们身侧,自然收到了不少夸赞溢美之词。

“谢谢。”傅钦原笑道。

京寒川坐在一侧,闷声不语。

这是京家的园子,现在怎么搞得,好像傅家才是东道主?

……

接下来一切都非常顺利,几出京戏都获得了满堂喝彩,最后在众人欢呼声中,还加了一出戏,最后所有演员出来谢幕,看得出来大家都非常紧张,此时面对观众,有忐忑,更多的则是激动。

而代表发言的,自然就是京星遥。

“感谢今天所有人的到场,谢谢你们……”她今日难得穿了身旗袍,中规中矩,并不暴露,清新秀致的粉色,露出一截素净的手臂,剪裁得体,掐着一段纤细的腰肢,身材姣好,身段袅娜。

为了今日,她特意化了点妆,皮肤皙白通透,有股子难掩的惊艳感,尤其是唇间一点红,生生将她衬托出了一抹艳色。

她自小学戏,无论是气质还是身段都极为出众,此时更是惊艳得让众人移不开眼。

现场有些记者生怕头条被抢了,拍了照就传到了网上,而且这家是出了名的镜头毒,因为它根本不会给人修图,就是明星艺人,都是生图传上去的,是业内有名的“照妖镜”。

【我去,生图好能打,太好看了吧,旗袍穿到她身上,简直绝美。】

【这颜值可以舔一辈子好吧。】

【小三爷眼光真毒辣,那天晚上光线太暗,都没看清楚,本人太美了,气质超赞。】

……

网上皆是一片赞美之词。

就在京星遥说完最后一段话的时候,有人开始上台给演员献花,这都是早就商定好的环节,傅沉瞧着身侧的人忽然站起来,余光一扫……

他手中什么时候多出的玫瑰?

傅钦原与京星遥的恋情本就备受关注,他今日出席,就是来给女朋友撑场子的,大家还想着他会不会做出什么惊人之举,没想到,这就来了……

京星遥看着他缓步上台,略微攥紧话筒,看向台下,莫名紧张起来。

告白那晚,过于突然,京许两家人位置又隔得远,压根不在京星遥目光所及之处,此时亲朋好友就坐在台下,光天化日之下,他就捧着大束玫瑰出来了。

底下立刻传来起哄声。

“今天演出很成功,恭喜。”傅钦原今日着了身黑色西装,两人站在一起,分外养眼。

“谢谢。”

京星遥一手攥着话筒,伸手要接过花,没想到某人动作特别骚的,伸手就把人搂进了怀里。

估计是怕玫瑰花碰着她,所以傅钦原拥抱的动作幅度有点大,像是要将她嵌入怀里一样。

动作温柔。

“呦吼——”段林白笑出声,这小子真的很会玩,“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比我们那时候厉害,刚才我还没看到他带花来了,从哪儿变出来的?藏得挺严实的啊。”

段林白扫了眼京寒川,心底暗忖:傅钦原,干得真漂亮!

“寒川,你看两个孩子,相亲相爱,是不是觉得特别宽慰,等他俩结婚,我这个做叔叔的,肯定要给他们封个大红包。”

一侧的京寒川差点把手中的糕点揉碎。

京许两家都是比较低调的人,奈何傅钦原两次形式都很乖张放肆。

京星遥靠在他怀里,稍微抵了抵他的胸口,“好了。”

“你今天穿得很让人心动。”

“……”

底下傅沉咳嗽着别开眼,话说……

你俩到底知不知道,话筒收声效果太好,有什么悄悄话,能不能下来再说?

照片传到网上,又是一片沸腾,段林白不怕事儿大的,继续顶贴。

“段公子家里有两个孩子,干嘛总盯着别人家的啊,多关心一下自己孩子不好吗?”

“你们觉不觉得他年纪大了,越来越八卦了。”

“活跃得像个高仿号。”

……

段林白气结,自己到底养了群什么粉丝。

不过【小三爷与女友甜蜜相拥】已然预定热搜。

“太甜了吧,锁死这一对cp!”

“一个单身狗,看得美滋滋的。”

“小三爷也太高调,太会撩了,一点都不像三爷,三爷多低调啊。”

……

段林白看到评论,差点笑死,还特意拿给傅沉看。

“这群人对你到底有多大的误解,你撩小嫂子的时候,比你儿子狠多了。”

众人都是看个热闹,只有京牧野一脸不满。

京牧野的位置本就是最佳观赏位,自然也是最佳拍照位,两人刚抱到一起,记者就挡在了他面前。

他小拳头握紧,看不到了!

“这么想看?”乔执初笑着调侃。

京牧野没作声,抬手整理衣服,仍是一派优雅模样。

**

梨园开业,热热闹闹结束之后,众人难得聚首,京家请客,一群人前往酒店,吃了饭,傅钦原说要带京星遥出去转转。

“去吧去吧。”许鸢飞作为粉头,自然是乐见两人感情升温。

京寒川看了两人一眼,没说话,京星遥上电梯之前,才收到父亲发来的信息:

【不许在外面过夜,早点回家。】

过……过夜?

他爸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啊!

“怎么了?”傅钦原看她耳尖红红,垂头询问。

“没、没事!”京星遥原本都没想过这种事,被他父亲提起,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想法,出酒店的时候,一侧LED牌子上,还闪烁着酒店的广告。

【情侣套房、大床房优惠酬宾,欢迎入驻,让您有个美丽的夜晚。】

上一章:番二68:骨子里霸道,我对你负责 下一章:番二70:小三爷误会大了,大神很会玩(3更)
热门: 你有点吓人[综] 发出灵魂呐喊后我怀孕了 花掉1000000亿 退休后我成了渣攻他爸 重生只为睡天后 留守青年:村里全是我的娃 杀手房东俏房客 高门主母穿成豪门女配 神秘宝箱 吃货人设不能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