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66:这个大神专职腹黑,严重双标(2更)

上一章:番二65:他靠得很近,想赢?我帮你 下一章:番二67:心都撞乱了,金贵的兔子(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由于傅欢还要上晚自习,傅家吃饭较早,六点不到已经围桌坐下,由于吃饭较早,怀生与严迟皆不在,也就傅沉与宋风晚归家了。

“叔叔阿姨。”陈妄离开了棋盘,敛着杀气,看着倒是恭顺。

傅沉打量着他,清癯高瘦,透着股超越年龄的成熟,他年龄好似只有二十左右,身上却透着千帆过尽的深沉,眉眼清隽,却难掩笃定坚毅。

他毕竟是老狐狸了,看人还是很准的。

这个陈妄是由于下围棋,性子沉,看似与世无争的无害模样,可围棋毕竟是比赛,一盘棋,黑白两子,千军万马,处处杀机。

这人怎么可能是个善茬。

专职腹黑。

玩心智谋略的,以此为职业,智商高不提,怎么可能是傻白甜?

怕是想搞你,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没想到这么巧,前几天才听钦原提起你,没想到这就见到了。”宋风晚见到他觉得意外,打量着他,“个子真高,长得也帅气。”

宋风晚这话不是客套,之前为了刺激傅钦原,她可翻找了关于他的不少资料。

此时网上还有他秒杀国外棋手的视频,简直帅到爆。

长得帅,还聪明,谁不喜欢。

“您过奖了,我常听爷爷提起您,您比他说得还年轻漂亮。”

傅钦原坐在一侧,轻哂:

这小子,嘴巴可以啊,挺会哄人。

陈妄也不是故意哄着宋风晚,他小时在国外,行事说话比较直接,宋风晚的确漂亮,他说得不亏心。

哪个女人不爱听漂亮话,宋风晚听到这个,立刻笑了,“你先坐会儿,我去给你做两个菜。”

众人一听宋风晚要下厨,皆是心底一惊。

她这么些年,不可能一个拿手菜不会做,只是傅欢七点要到学校,没那么多时间让她发挥,最后还是阿姨做了几个菜,众人才围桌坐下。

傅欢一直乖巧的低头吃饭,就是骨头都敢啃,怕影响形象。

宋风晚却一直在cue陈妄,随便聊着……

“……之前听陈叔说,你们家不住京城啊?怎么会过来?”

“下个月有比赛,过来集训。”陈妄解释。

围棋比赛,比的是脑子,临危不乱,又不是其他运动项目,需要反复操练,加强肌肉记忆,管理相对宽松。

“这么说你要在京城待很久?”宋风晚说道。

傅欢咬了咬筷子,有点小雀跃。

“嗯。”他点头。

“什么比赛,我能去看吗?”宋风晚就是随口一问。

“您若是有兴趣,改天我给您送几张门票,比赛要好几天,如果您对围棋没兴趣,估计会觉得无聊。”

“没事,去给你加个油。”

傅钦原轻哂,目前国内排名第一了,还需要加什么油?

这小子的心黑、心脏程度,他也是领教过了,谁玩的过他。

……

此时才傍晚六点多,太阳都没落下,自然不可能喝酒,光是吃饭,自然不会特别慢,约莫六点半,傅欢咳嗽两声,“我要收拾东西去学校了。”

大家都已吃完饭,正在闲聊。

“去吧。”宋风晚笑道。

傅欢回楼上收拾了一下,背着个帆布包就下了楼,烦躁,更不想去上学了。

她下楼的时候,陈妄提着之前乔执初的礼盒,显然也是准备要走的。

“晚上还要训练?”宋风晚觉着做哪行都不容易。

“嗯,今天谢谢您的招待。”

“应该的,那你住哪边?”

陈妄说了个地址,这地方倒是奇了,他的集训基地,居然距离川北挺近。

“你从这边走,不要上高架会快一点,现在这个点,高架肯定堵车。”宋风晚帮他指了条路。

“谢谢。”

此时乔执初忽然说到,“那不就是欢欢学校的方向,你顺路稍她一段吧。”

乔执初与他很熟,说话自然没那么多客套。

傅欢原本正抓着帆布包的袋子,心底怨念着,一心想“逃学”,乔执初这话,听得她心头一慌,“没事,我走两步就行。”

二中离云锦首府很近。

“顺路?”陈妄眼神无波。

“嗯,几分钟而已。”乔执初是半点客气,催着傅欢,“赶紧上车,跟着你陈妄哥哥走吧。”

“那走吧。”陈妄直言。

傅欢觉着,这幸福来得有点突然,抿了抿嘴,下意识看了眼宋风晚。

“去吧,别忘了和人家道谢,陈妄,那就麻烦你了。”

一番寒暄客套,傅欢上了陈妄的车。

陈妄解开车锁,拉开后侧的车门,将定制的棋罐放到后座,顺手帮傅欢拉开副驾车门,“上车吧。”

“谢谢。”傅欢抓着包,盯着颇高的车身,微微蹙眉。

她穿着校服裙,好似不大方便把腿抬那么高,她咳嗽着,心一横,算了,先爬上去再说,她刚将包放进去,准备上车时,一个黑色外套出现在她眼前。

她顺着外套看过去,就瞧见他正认真看着自己。

“天凉了。”

“谢谢。”

傅欢稍微遮了下腿,快速钻上车。

外套上还有他的体温,附着在双腿上,就好似有股暖意将她层层包裹着,浑身都热烘烘的。

他做的这一切落在傅家人眼底。

宋风晚笑道:“还挺贴心,很绅士。”

傅沉笑而不语。

傅钦原:算他有眼力劲儿。

**

车子驶出云锦首府,陈妄稍微降了点车窗,通个风,晚风徐徐吹来,傅欢确仍就觉着身上燥热。

心烦意乱。

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就一直揉弄着帆布包上挂着的一只小兔子,抱着个胡萝卜。

“刚接触围棋?”陈妄忽然开口。

“啊?”她怔了下,“嗯,刚学。”

“你大局观不错,不过细节上把控不好,都是和谁学的?”

“就……手机游戏,上面不是有个人机对战嘛,随便玩的。”

“就是玩玩?”陈妄看了眼手机导航,学校距离的确很近,只是经过学校路段,车速要放得很慢。

“不是玩玩,也想学来着。”这是人家的职业,你说自己是玩玩的,好像不合适。

“拉你进个群?里面每天都有人在讨论如何下围棋,你没事跟着看看,对你有帮助,人机对战,电脑系统是提前输入进去的,对你提高棋艺帮助不大,那里面每天都有人可以对战。”

傅欢没想到天上会掉下馅饼。

“你……你也在群里?”

陈妄瞥了她一眼,“你不想和我待在一起群里?”

她愣了下,“不是。”

车子到学校门口时,傅欢通过他的手机号加了微信好友,不过他在使用导航,并没及时通过,说了再见后,傅欢还了衣服就飞快地跳下了车。

待陈妄到了基地,取了衣服准备下车,才发现副驾遗落的一只兔子……

一只胡萝卜被拧下来的兔子。

这姑娘是有多“暴躁”!

他将兔子揣进口袋,提着装着棋罐的盒子就进了基地。

这一晚,和他对弈的人都发现,某人棋风有点柔和,没平时那么杀气凛冽。

“今天哥有点不正常?”

“见了朋友心情好吧,居然破天荒让了我一子。”

“是不是见了女网友?”

“放屁,不可能!”

“我看到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兔子,小女生玩的东西,找我借了胶水,也不知道干嘛用的。”

“我宁愿相信他是最近压力太大,心理变态了。”

“……”

傅欢下了晚自习,一出校门,就快速打开手机,在学校里,手机都是被禁止的。

打开的一瞬间,就发现他同意了自己的好友请求,并且发了个邀请进群的二维码,她心底偷乐,回家之后,才庄重的加了群,并且和他说了声谢谢。

【全国围棋研究会】

“嗡——”系统提示。

【“傅欢”通过扫描“陈妄”分享的二维码加入群聊】

大家好像没反应过来,都在聊天。

傅欢发了个:Holle的表情。

群内就40多个人,说是全国围棋研究会,只怕也是内部小群,群里没人说话,傅欢抿了抿嘴,死群了?这么尴尬?

大家是傻了眼!

都默默点开了傅欢的个人资料,标注地区是京城,不过看头像和表情包,显然是个小姑娘。

这个群已经四年多没进新人了,这次还是陈妄拉进来的。

天杀的,这是什么鬼!

大家正准备列阵欢迎,忽然有新消息提示。

陈妄:【你有什么问题,我不在的时候,可以随时和他们讨教。】

傅欢:【好。】

陈妄:【@全体成员,她还是学生,如果没事,别骚扰她。】

众人:……

什么鬼,她可以随时讨教问题,而他们还不能骚扰她?这么双标?

傅欢虽然没发语音,不过陈妄说什么,她都说好,看着很乖,大家心底都觉着,陈妄这是从哪儿骗了个学生妹?

群里开始清一色的发欢迎新人,傅欢说了谢谢,就没下文了,因为陈妄在,显然大家都很拘谨。

马上就是全国比赛了,都是现场直播的,某些人心太脏,要是得罪了,回头镜头前,怕是会让他们连裤衩儿都输得干干净净。

傅欢此时没空研究群里的人,而是点开陈妄的个人资料,想翻看他的朋友圈,却发现空无一物,好像没开通。

哎,没得看了。

陈妄此时看了眼桌上刚用胶水沾牢的小兔子,想着她今天每下错一步棋,就可怜兮兮看着自己,好像生怕他责备自己,无奈摇头,给她发了个早点休息就搁了手机,研究一盘残棋。

傅欢立刻回了个:【嗯,晚安。】

等了半晌,没有下文了。

哎——

无心学习,她是不是要堕落了。

**

翌日一早

傅欢又被那阵熟悉的木鱼声吵醒,拖着疲惫的身子洗漱下楼,到楼下还睡眼惺忪。

她余光瞥见客厅放置的行李箱,微微蹙眉。

嗳?

这才想起怀生今天要去西部了,哈哈,他终于要走了。

傅钦原已经提着渔具,也是准备出门,“走吧,我顺路送你去京大。”

怀生要在京大门口与学校同事汇合,而傅钦原则约了京寒川钓鱼,上回钓鱼搞成去蹭饭,也是分外尴尬,今日特意提前过去。

“注意安全。”傅沉与宋风晚叮嘱了几句,目送两人离开。

去京大之前,两人还一起吃了早餐,毕竟是公费调研,费用有限,他们需要做火车到当地,然后租车进山。

怀生到门口时,只有几个学生来了,看到他,非常客气地打了招呼。

待人差不多来齐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校门口,怀生虚虚扫了一眼,就瞧着傅渔穿着一身浅灰色的休闲服已经下了车,冲他一笑。

“那是傅渔,就是我和你们说的自媒体人,她会和我们一起去调研。”组织的人介绍。

傅渔已经从出租车后备箱取了行李,与众人打了招呼,就笑着走到了怀生面前。

“师父好。”

怀生面色从容淡定,这心底已然翻江倒海,千般滋味!

怎么好像躲不开她了。

上一章:番二65:他靠得很近,想赢?我帮你 下一章:番二67:心都撞乱了,金贵的兔子(3更)
热门: 重生八零致富妻 小樱桃 反叛的审神者[综] 朝夕之间 小满 少侠,非萌勿扰啊! 全仙门都逼我换道侣[穿书]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 老婆爱上我 我因为锦鲤体质嫁入豪门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