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60:中秋展(2)傅家齐出手,最恶名昭彰(3更)

上一章:番二59:中秋展(1)脏水泼到傅渔?被呛(2更) 下一章:番二61:中秋展(3)名扬京城,原谅她是上帝的事(4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傅渔神情冷涩,本就是个气场很强的人,几句话,连消带打,句句在理,硬是怼得对面的人差点哭出来。

屋内的京星遥只安静听着,觉着无聊,拿起方才一侧的一叠锅巴小零食,嚼了两口。

唔……

味道不错!

单研菲是没想到会撞到傅渔,没准备,被怼得大脑一片空白,好似缺氧般,脸都涨红了,眼底俱是水汽。

“小姑娘,别哭啊,要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到底谁才是受害者啊?”傅渔见不得这般作态的人。

“说我偷东西,就拿证据,若不然……”

“你就是哭瞎眼,这事儿啊——也没完。”

单研菲此时是孤立无援,她只和宋风晚熟,偏头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宋风晚忽然侧头看向站在门外的千江,“把她父母叫来。”

“傅夫人,我真的看到那个人进来,她肯定在门后,我真的看到了,你要相信我。”

“就是上次那个女人。”

“她真的不是什么好人!我看到她从后台,抱着一盒首饰跑过来的。”

没有证据支撑的说辞,显得苍白无力。

“那个女人?”一直没说话的傅钦原忽然开口,他拿出手机,打开屏保,“是她吗?”

傅欢踮着脚,勾着头去看他的手机屏保。

啧——

这种时候,还要秀一波恩爱,要不要脸!

单研菲没想到傅钦原会用京星遥的照片做屏保,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脑袋完全是懵的……

打量着屋内的众人,像段林白等人,已经直接进了休息室,寻了位置坐下,完全是吃瓜群众的模样,他们对傅钦原屏保的人完全不好奇。

她脑袋瞬间就炸了。

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

难不成他们不仅是见过家长的关系,连周围人都认识了?

……

心乱如麻的时候,单家父母也到了,请他们过来的是千江,他们自然以为叫他们是傅沉亦或是宋风晚,心底还很亢奋,以为女儿真的攀了高枝儿,傅家想与他们私下见面说些什么。

一路上都紧张亢奋,还想和千江打听一下情况。

某人只是看着二人,表情分明在说:

什么都不要来问我,我只是个没得感情的机器。

当他们到了包厢时,看到一堆人,怔了下,不等打招呼,单研菲就差点哭出了声,“爸——”

“这个……”这夫妻俩也是懵逼了,什么情况?

“你们来的正好,我正好有事情想问单小姐,你们过来,也做个见证,免得事情传出去,说我欺负人。”傅钦原不知从何处拿出一个牛皮纸袋。

单研菲看到这纸袋,就想起了宋风晚那日拿的东西,当即更慌了。

“小三爷,这是怎么回事?”这夫妻俩一看单研菲神色不对,也清楚怕是出事了。

傅钦原不紧不慢的打开纸袋,将里面的照片取出来,拿出一张放在单研菲面前,“单小姐,照片熟悉吗?”

单研菲完全是出于自卫本能,居然脱口回了句:

“我不知道!”

原本坐在一侧已经准备看戏的宋风晚不乐意了,直接起身,“单小姐,这话,你想清楚在说。”

“这些照片,你不知道?”

“上回我们碰面,我问你给我寄照片做什么,你可没否认,记性这么差,这么快就忘了?”

单研菲是慌了,此时大家狐疑的目光看过去,她更是脑袋发懵。

傅渔轻哂,“原来有些人说谎真的可以信手拈来啊?你这种前后言语都不一致的人,说我偷东西,又说我房间藏了贼,到底有几分可信度啊?”

“谎话连篇!”

你一旦开了说谎的口子,你在所有人心底说话的分量就大打折扣,她再说什么,怕也没什么人能信了。

宋风晚直接走过去,“单小姐,这些照片可都是你寄来给我的,我也是顺着它们找到你的,需要我把证据放在你父母面前吗?”

“偷拍本就不对,我当时也警告过你,无论发生什么,都是我的家事,让你别插手。”

“你还小,我不想把一个孩子想得那么坏,只觉得你是好心办坏事,怕当时说重话吓到了你,还特意给了你展会的邀请函,这些事,你说,是真是假?”

宋风晚当时说的话,认真听,完全没毛病,甚至是站在她角度思考问题。

可现在就是割颈封喉的利刃,只要她点头。

这把利刃,就能沿着的脖颈,一寸寸划开她的皮肉。

“菲菲,你愣着干嘛,傅夫人在和你说话!”一侧的单先生急眼了。

她点着头,“您说得都对!”

“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又在做什么?闹了一出还不够?这种时候还来搞事情?无凭无据就跑来栽赃污蔑!单小姐,你这是把我们当猴耍啊?”

“当时我与你说的话,你没听明白?”

“我们家的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手,小姑娘年纪不大,小心思别太多!”

“我……”单研菲张了张嘴,喉咙里就像是堵了什么东西,脑子乱得一个字眼都吐不出来。

“你若是不认,我这里不仅有物证,还有人证!”

傅钦原说着,将手中的牛皮纸袋,直接一下子扔在地上,里面的照片哗的一下滑出来。

段一诺手中举着手机,忍不住咋舌:

还有证人?

这么刺激?

她抵了抵一侧的傅欢,“我们不是来看展出的?你哥还带什么证人出门?你家这是在搞什么?”

“防止有人捣乱,有备无患。”傅欢冲她笑得天真无邪。

“什么有备无患,你们家就是挖了坑,就等她往里跳吧,我看今天就算没这出偷东西的戏,你哥也会把这个人拉出来踩她的,都认识这么久,他心肝黑得很。”

段一言忽然一笑,“你今天智商在线。”

段一诺冷哼着,没理他。

……

此时小纪已经拉着那个私人侦探出来,那人神情有点害怕,怯怯打量着屋子里的人,倒吸口凉气,后背彻底凉透。

“怎么样,单小姐,这个人你总该认识吧?”

“委托他调查我的女朋友?”

“出手就是一百万……”

单家夫妇面面相觑,瞠目结舌。

傅钦原轻哂,又补充了一句,“一百万?在你眼里,我的女朋友只值一百万?”

众人蹙眉:他的关注点,好像有点奇怪。

“小三爷,这其中还是不是有些误会?您……女朋友?”单先生悻悻笑着,也是被此时的状况搞得有些懵。

“就是她出钱让我拍的,我这里都留着证据,录音录像都有。”这个私人侦探被京星遥发现后,与单研菲见面都多留了一个心眼,也担心被她反踩一脚。

“好蠢。”傅欢默默给她捅了一刀,“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搞这个。”

“他告诉你什么,你居然都信了?”

“你真以为我哥连被人偷拍都察觉不到,那么清晰的照片,你就一点都没怀疑是摆拍?”

摆拍?

又是狠狠一刀!

实在扎心!

这傅家几乎是齐齐出手,将她往死里踩。

而且傅欢的话外之音就是,他们早就发现了,现在这一切,完全就是做了出戏,看她像个跳梁小丑在蹦跶。

“单小姐,我需要一个交代!”傅钦原紧盯着她,本就气场盛,借着身高优势,更是颇具压迫感。

人证物证都在,单就雇人偷拍跟踪一事,她都说不清。

此时所有人视线都焦灼在她身上,就好似无形中有无数双手在束缚着她,有人扯着她的衣服,有人掐着她的脖子,让她无法喘息,呼吸急促着,浑身僵硬得无法动弹。

整个包厢瞬时静得可怕,而此时传来一阵敲门声……

*

所有人视线集中到傅渔后侧的门上,单研菲好似忽然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眼睛一亮,紧盯着傅渔后侧的门。

“你好了吗?”傅渔是担心她衣服没换好,要是刚才贸然让单研菲冲进去,怕是要出事。

“好了。”

“是她,就是她!”单研菲此时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形象,张牙舞爪的比划着,指着门,看向傅钦原等人。

傅钦原压根没理她,而是走过去,打开门,京星遥已经换了身衣服出来。

一袭齐肩胭脂色长裙,曳及脚踝,头发随意拢着,看似随意慵懒,却又透着一点点精致,尚未化妆,只是嘴角有点红,整个人气色都被提起来。

与她寻常在店内穿员工装,大相径庭,出入甚远,若是她这般出现在大厅内,单研菲怕是不敢上前问她。

人可以靠衣饰装扮,可是一个人的气质,却不是几个小时,几分钟就能整体提升起来的。

“衣服挺合适的。”傅渔笑道。

京星遥只是冲她一笑,手就被人握住了,“不是挺合适……”

“不是挺合适,是非常何时,特别漂亮。”

众人:……

段林白咳嗽着,怎么都没想到,以前天天看傅沉和宋风晚撒狗粮,这群小辈中,第一个给他塞狗粮还是他儿子,他抬脚踢了踢身侧的人。

段一言蹙眉,抬手掸了下裤子,没作声。

段林白蹙眉:这倒霉儿子,抓紧点啊,看看人家。

他此时就想催儿子找对象。

段一言腹诽:他爸是不是太激动,又想抖腿了?

此时大家都在,傅钦原忽然说这种话,京星遥有点不好意思,只是稍微扯了下裙子。

就在这时候,单研菲忽然看到屋内桌子上摆放的首饰盒,抬手只想内侧,“就是那个,那个就是她偷的!”

她声音极大,带着声嘶力竭,甚至尖锐得有些刺耳。

她母亲拉着她,“菲菲,别闹了!”

傻子都看得出来,这傅家摆明给她设了个套,这姑娘看着也不像小门小户教养出来的孩子,要是偷的东西,哪儿能大张旗鼓放在这里任你看。

可单研菲此时哪里还有脑子思考这些,指着首饰盒,就说是赃物。

“东西肯定就在里面,你们一定要相信我,这东西是展出用的,她拿来这里干嘛,摆明就是要占为己有,你们都被她骗了。”

“我找人偷拍她的确不对,可是照片也不是假的,也不是合成的,她的确水性杨花,作风不检点!”

“没想到手脚还不干净!”

“你别说了!”她父亲高声呵斥,“你是不是还觉得不够丢人啊,赶紧给这位小姐赔礼道歉,你雇人跟踪,已经是犯法了!”

“她真不是好人,你们为什么不信我!”单研菲急得眼眶通红。

其实这位单先生想得更多,此时在人家地盘,这傅家与这里一群人,摆明是护着这姑娘的。

傅钦原说是女朋友,宋风晚甚至傅三爷都没反驳,只怕这姑娘是入了傅家的眼。

就算她真的偷拿东西,你现在当着这么多的面说,傅家就算为了面子,也会保下她的。

总之现在这么争执,没有半点益处,只会让自己处境更为难堪与尴尬!

“照片都在,首饰也在,傅夫人,您打开看看就知道了,严先生,您看看啊,这是你的东西啊——”单研菲知道今天自己算是贼劫难逃了,就算如此,也要把面前这个人给拉下水。

可是那两人没有一点反应。

傅渔双手抱臂,哂笑,“单小姐,闹完了吗?”

语气轻蔑不屑。

“你闹够了吧,赶紧道歉跟我走!”单家夫妇是没脸继续待着了,趁着傅钦原还没彻底追究跟踪的事,想把她带走再说。

可是单研菲丝毫不理解父亲的一番良苦用心,居然直接撞开京星遥,就往屋里冲。

傅钦原动作极快的先把人揽在了怀里,可是出人意料的发生了……

京星遥忽然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力气大得难以置信。

“你干嘛,松开我!”她大声尖叫,伸手要去拿首饰盒!

京星遥冲她一笑,下一秒,她松开了,只是没人注意他是何时动作的,众人只瞧见单研菲身子一晃,脚下一软,整个身子倾斜。

她穿着礼服,磕绊一下,踩着裙摆。

只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伴随着“砰——”一声。

头撞到床边,一记闷响,额角瞬时被撞出大片血红,甚至因为撞击到棱角边缘,严重地方已经渗了血。

“屋内有地毯,你走路太急,容易摔倒,我拉住你,是想提醒你小心点,没想到还是摔倒了。”

“幸亏……”

“没撞到桌子上,要是把首饰盒撞下来……”

“我担心你赔不起!”

千江就守在门口,他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看到京星遥刚才看了什么。

十方抵着他的胳膊,“她是不是伸脚了?”

千江点头。

“心太黑了吧,这一下,肯定撞出脑震荡了。”

“是有点可怕。”

“你也这么觉得?”十方好像忽然发现了新大陆。

“她和小三爷结婚,以后两人打架,胜负难说。”

十方脸黑了,这傻叉玩意儿,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什么东西。

……

此时单家父母已经赶紧过去把女儿扶起来,单研菲被撞得脑袋发晕,眼前花白,隔了数秒才觉得头骨都像是要撞裂般,疼得要命。

“你……”她看向京星遥,指着她,那叫一个憋屈。

“想说话,就说话,我长这么大,还没人这么敢伸手指着我?”京星遥轻哂。

“大言不惭,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单研菲气急败坏,不受控制般的朝她冲去。

此时外面由远及近传来蒋二的声音,“千江,你看到星遥没?我让她在后台等我,人呢,电话也不接,师傅都到了,找不到人啊!”

千江抬手指了指屋里。

蒋二长舒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她跑了,马上展出要开始了,我真是……”

他一进门,一脸问号。

嗯?

这么多人,都能凑好几桌麻将了。

他往里走了两步,看向内室,唔?

这又是谁?

“怎么回事?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您错过一出好戏,里面那位姐姐污蔑星星姐偷珠宝!”段一诺嘴巴最快。

“哈?”他去接那位老师傅过来,因为这师傅脾气古怪,蒋二不得不自己去。

他怔了两秒,看了眼地上的照片,又看向被撞得脑门红肿的人,似乎就把一切都想通了。

“姑娘,照片都拍了,你把她底细摸清了吗?”

“我都不敢冲她大呼小叫的,你还拿手指她,小姑娘,有胆色。偷珠宝?这东西就是她家的,自家东西,稀罕偷?你在逗我?”

“你知道他爸是谁不?京圈最恶名昭彰的那个!”

京星遥蹙眉,他爸分明温文尔雅,十分和善。

上一章:番二59:中秋展(1)脏水泼到傅渔?被呛(2更) 下一章:番二61:中秋展(3)名扬京城,原谅她是上帝的事(4更)
热门: 听说你只把我当朋友 月亮有你一半圆 穿成绿茶男配把男主掰弯了 全世界我最爱你[娱乐圈] 成了男主的白月光[快穿] 庭院深深 至尊无赖 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 庄恬恬,你快跑 如何成为白月光[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