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54:她能掀起多高的浪,由我决定(3更)

上一章:番二53:怕是惹了大佬,腹黑开会(2更) 下一章:番二55:女人都是洪水猛兽,亲昵接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川北

傅欢侧头,透过窗户,看到头顶一轮月亮,快到中秋,还是很圆的,余光瞥着远处的两人那,他俩是准备在大门口搭棚过夜?

需要腻歪这么久?

恋爱中的人,真是精力旺盛啊,这么晚,居然都不困?

待傅钦原上车,已是十多分钟后,“刚才的事,你都看到了?”

傅欢直了直腰,“嗯,就偷偷看了两眼而已,没敢多看。”

鬼知道他哥居然这么粘人?

那以后她是不是要改换门庭?抱嫂子大腿?

“看两眼?”

“我发现嫂子越来越好看了,真的,哥,你眼光特别好!”傅欢笑道,“和你简直是郎才女貌,特般配,就连身高差都是完美的。”

谎话千穿万穿,拍马屁总不会穿吧。

这声嫂子,傅钦原听着,非常受用。

“不过哥,那个人不会胡来吧?比如说雇个打手什么的?嫂子不会受伤吧?”傅欢虽然年纪不大,其实圈子里的腌臜事见了不少。

尤其是牵扯到金钱利益,手段脏得很,雇佣打手,绑架什么的,那都是很低等的手段。

有些厉害的,杀人不染血,弄死你,你都不知道谁在背后玩你。

“我是担心这个人手段太脏,嫂子吃亏。”傅欢直言。

傅钦原轻哂,那笑容里透着些许冷厉。

傅欢坐在后排,透过后视镜看到自家大哥的笑容,夜色中……

有几分渗人。

“现在主动权不在她手里,她想掀起多高的风浪……”

“不由她决定!”

那语气,笃定坚决,霸气侧漏。

鱼饵放进去了,要不要钩子,就看这鱼够不够聪明了。

要是这条鱼真的能掀起什么风浪,自然不用京星遥出手,他就会把它拍死在沙滩上。

傅欢咋舌,你们高兴就好。

反正……

她只负责看戏。

希望这人要不就闷声装大死,要不就赶紧搞事情,最好在她假期结束前,要不然吃到的瓜都不新鲜。

*

京星遥到家时,家里人都睡了,只给她留了盏灯。

隔天一早,他下来吃饭的时候,京牧野已经穿戴整齐,像个小绅士般,啃个包子而已,动作倒是很优雅。

其实京牧野挺郁闷的,家里的包子长得都差不多,他想吃个肉包子来着,结果吃了两个,都是菜的!

他想吃个肉就这么难吗?

京星遥紧挨着他坐下,喝了口粥,随后拿过一个包子咬了口,“唔?怎么是肉的。”她显然爱吃素的。

京牧野紧盯着她:

看我,你看看我啊!

京家素来不提倡浪费,你既然吃了,那就吃完,京星遥一边喝粥,就继续吃包子。

京牧野抿了抿嘴,继续低头咬着青菜馅的包子。

“你今天记得去你舅舅家和段叔叔家一趟。”京寒川叮嘱,无非是中秋送礼而已,顺便让孩子与各家热络些。

“我知道。”京星遥点头,而此时忽然听到身侧的弟弟咳嗽了两声。

带我去啊!

某人脸色淡定,其实心底有个小人已经在摇旗呐喊。

他最近跟着大佬逛京城,某大佬虽然生在京城,可是对某些古迹也不是研究的行家,只知道一些皮毛,所以在景点雇了专业解说,解说一看是上了年纪的人,直接就把老人家集中起来,京牧野最近就跟着一群老头老太混。

俨然是团宠!

可老人家的宠爱,可是不管你愿不愿意的,有种饿,有种冷,叫做你奶奶觉得饿,觉得你冷。

“你要跟我一起去?”接收到弟弟的信号,京星遥立刻开口。

“你要是希望我去,我也是可以的。”京牧野心底乐开了花,“帮你提提东西。”

京星遥咋舌,还给她摆起架子了,她存了心逗他,“其实我也没那么希望,东西不多,几个礼盒,我开车,不需要你提东西。你要不今天还是跟爷爷奶奶去玩吧。”

“……”

“你今天和姐姐出去,记得听话。”许鸢飞直接开口。

小六六心底乐了……

出门前,京寒川单独叫住了她,“昨天那件事后续怎么处理了?我出面?”

京星遥让京家人查人底细,她被人跟踪的事,自然是藏不住的。

“没事,我处理好了,您别管。”

“傅钦原那小子惹来的?”

“他好像不认识那个人。”

“他们是同学,上课总要见面的,能不认识?”京寒川早就让人摸清了对方的底,“她追了那小子很久。”

“那也只是她单方面的吧。”京星遥直言。

“他长得那个样子,一看就挺会招惹桃花的。”

嗯?

京星遥蹙眉,过了数秒低声说了句,“爸,说真的,您到底是对他有意见,还是对三叔有意见?”

“他们家也就欢欢一个好人。”

过了数秒又说了句:“还出了个傅聿修这么个傻白甜。”

京星遥咳嗽着:

您真的觉得欢欢无公害?

**

此时的云锦首府

傅欢昨夜到家,洗漱完毕已经接近凌晨两点,担心被怀生的木鱼声吵醒,睡前把耳朵都塞住了,一夜好眠。

其实怀生知道她与傅钦原回来的迟,没打扰二人,早上只陪着傅沉抄了些经文,没敲木鱼。

人都是有惰性的,怀生亦是如此,就好似破窗效应,有一就有二。

傅钦原只睡了三四个小时就起身,他到书房时,傅沉正和怀生聊天。

“……中秋后还要出去?”傅钦原诧异,“不是留在京城了?”

“京大组织了一个调研活动,要去西部,听说那边有几个寺庙还保留了比较传统,我申请了。”怀生解释。

“去几天?”

“看情况,一周左右。”

“什么时候出发?”

“中秋后两天。”

傅钦原无奈,他是半点不信这些,所以很难理解信仰对他的重要性。

怀生与傅沉聊着天,傅钦原坐在一侧,摸出手机,随意翻看着群内聊天记录。

段一诺正在说今天京家姐弟会去家里玩,准备攒个局晚上聚聚,正在群里@傅钦原等人。

傅钦原思量着,他和京星遥谈恋爱好像还没和段家人说过,也正好趁着这机会在小圈子里公开一下。

就直接说道:【可以,今晚我请客。】

段一诺:【主动请客?你上半年是不是赚了很多钱?还是最近发生什么好事了?】

傅钦原:【算是吧。】

【哎呦——我怎么觉得有种酸臭味?】

段一诺是属于典型的嗅觉敏锐。

【我会把小舅、怀生都叫上。】傅钦原说道,严迟中秋并不回南江,因为严家人并不在家过节,他回去家中也无人。

每天都生活在一起,其实中秋节团圆,对严家来说,没什么特别意义。

此时傅渔开口了:【我有点事,晚些到,记得把怀生师父留住,等我过去!】

手机端的诸位都傻了眼。

留住,等她?

有种要分食唐僧的感觉。

【我有点公事要问他。】傅渔解释。

段一诺:【哦,公事啊……】

她莫名有种,自己失宠的错觉,自己最喜欢的姐姐,现在居然宁愿和一个和尚玩?

傅钦原私戳了傅渔:【你最好近期抓紧时间,他过几天要西部调研,去一周多,我怕你联系不到人,稿子写不完。】

傅渔蹙眉,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

傅钦原走出书房,将事情大致与她说了。

傅渔一边接电话,一边打开电脑,进入京城大学官网,主页上就有一个西部调研小组的报名活动,不过参与人员要不就是学校搞此刻科研的老师,要不就是博士生,名单已定,7个人。

听怀生说游学经历是一回事,亲身体验肯定又是另外一番境遇,傅家的人脉总是有的,况且这种活动又不是什么机密行动,多一人少一人都没什么打紧。

加个傅渔,8个人,正好两辆车,也是够的,而且他们组原本3个女性,房间不大好分配,傅渔来了,正好。

只是需要深入山区,怕是没人照顾傅渔。

“没关系,我自己应付得了,就是想跟着你们小组出去转转,采采风,找些灵感,搭个顺风车而已。”

“既然这样,我把集合时间地点发给你,出去时间比较久,又是山里,可能有蚊虫野兽,你要最好准备。”

“谢谢您。”

怀生此时还想着,出去几天,正好躲个清净,准备出发之前再告诉傅渔,他压根不知道,接下来两人要共同出去……

度过八天七夜!

傅渔搞定完这件事,伸了个懒腰,只是忽然想到,这和尚都决定出去调研了,居然不通知她?

她以为他们已经算是朋友了,太不够意思。

既然他不说,那自己也别告诉他好了。

组内多个人的消息,组织者自然会通知到各个人,只是那人只说是个网络的自媒体人,跟去采风而已,大家也没多问。

怀生看到组长发的消息,更没往心里去,更不可能想到傅渔。

所以之后集合看到他,这心底又是千般滋味。

总有一种……

终是没躲开的感觉。

**

另一边

傅钦原正在思量着晚上去哪里聚餐,忽然收到信息。

【小三爷,那两人刚见完面,可能接下来会有动作。】

小纪真是莫名其妙出来当了“特工”,原本都放中秋假了,不过有工资拿,这工作还刺激,就乐颠颠的来了,此时才觉得,蹲点等人,简直是煎熬。

想起千江前辈,据说一直保护夫人,这得多大的耐心和毅力啊。

【嗯,盯紧了,有什么事随时告诉我。】

小纪笑着回了句:【没问题。】

说真的,小纪的跟踪水平渣的可以,那个私人侦探朱聪早就注意到他了,这隐藏技术简直可以用蹩脚来形容。

这到底是谁派来的人?

莫不是故意来送人头的?

可他是专业侦探,自然能察觉,对面的女人,拿过照片,这里面京星遥与傅钦原一起牵手上车,举止亲昵,已经气得怒火中烧,哪里还会注意周围异样。

“单小姐,我查过了,这位小姐姓金,家境挺普通的,在甜品店简直,这中秋快到了,工资比较高。”

“嗯。”她捏紧照片,“回头我会把钱汇给你。”

“谢谢。”

“你工作效率很高,照片拍得也不错。”

男人悻悻笑着:

摆拍出来的照片,你想要什么角度,什么清晰度,我都能满足你!

“这个是……”她指着照片内的另一人,傅欢只是拍了个虚无的背影,既然是摆拍,傅钦原又怎么可能让自己妹妹入镜。

“傅小姐。”

“她还见了傅欢?”她忽然想起自己被傅渔硬怼的话,心底升起一股无名怨火。

……

很快傅钦原这边就收到反馈消息,说是有行动了。

他的确对这个人没什么印象,不过这朵烂桃花既然是他招来的,也犯不着真的让京星遥动手。

他的姑娘,干干净净,安安静静待在他身边就行。

上一章:番二53:怕是惹了大佬,腹黑开会(2更) 下一章:番二55:女人都是洪水猛兽,亲昵接触
热门: 理工大风流往事 攻妻不备(我要我们在一起) 将嫁 穿成炮灰的我误拿万人迷剧本 冷月如霜 明月照芙蕖 闺谋 谁动了我的名字 当时明月在 禁欲老攻总想宠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