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49:小三爷搞渗透,别名傅撩撩

上一章:番二48:和尚需守戒,小三爷钓岳父?(3更) 下一章:番二49:小三爷搞渗透,别名傅撩撩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川北

傅钦原抵达京家时,只有京寒川一人在家,京星遥去许鸢飞店内帮忙了,某大佬和盛爱颐则带孙子去爬长城,看故宫了。

京牧野离京时年纪并不大,大佬有拳拳爱国之心,总担心孙子忘了根,最近两天带他走遍了京城大小古迹。

用京星遥的话来说,每天是蹦着跳着出去的,回来时已经累得宛若一条死狗。

京寒川瞧着傅钦原提着渔具进屋,轻哂,“你来干嘛?星遥可不在家。”

目的达到了,还装什么?

“我知道。”傅钦原从小被傅沉盯着,京寒川这种眼神自是不怕,淡定说道,“我是来找您的。”

“找我做什么?”

“您若是今天不想钓鱼,我陪你聊会儿天也行。”

“只要你对星遥好,你们互相喜欢,我暂时是不会干预的,所以……”京寒川眼梢一吊,颇为邪厉。

意思就是:我暂时不出手,你可以放心滚蛋了。

“我之前说喜欢和您待在一起,觉得轻松,这话并不是骗您的,最近写论文压力挺大,只是想找个地方安静待会儿。”

“家里一直有客人来,挺吵的,静不下心。”

“六叔,您忙您的,不用管我,我自己去后院待会儿就行。”

语气不可谓不卑微。

京寒川蹙眉,说真的,如果这人不是傅沉儿子,他可能真的信了他的鬼话,可一看到他的脸,联想到傅沉,他说的话……

怕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信。

不过他真的自己去后院独自钓鱼,十点左右才离开。

傅钦原自然知道京寒川对自己的敌意,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缓缓渗透,让他觉得自己真的乖巧无公害。

“六爷,这小三爷什么意思啊?”

京寒川轻哂,“还能干嘛,搞渗透的。”他那点心思压根不够瞧的。

“那我们要不要做些什么?”

“不用,他要是想来,每天过来都没问题,人在眼皮底下,盯着也方便。”

两人是互相玩着小心思。

*

傅钦原离开京家,又去许鸢飞位于市区的一处甜品店买了些东西。

因为适值中秋,店内都是选购月饼的,人流拥挤,隔着一段距离,他就看到京星遥穿着店员统一的制服,戴着一顶黑色员工帽,手中拿着托盘,里面月饼被切成小块,供顾客品尝。

“先生,尝……”她瞧着有人靠近,转身开口,就看到了傅钦原,压着声音说,“你怎么来了?”

“买月饼。”

“你别闹。”她往店内边角走去,傅钦原自然跟着她往后退。

这边算是店内比较偏的地方,也是大部分的视线盲区。

“我说真的。”傅钦原说着已经拿着牙签戳了块月饼丢入嘴里,豆沙的,软糯香甜,“挺好吃的。”

京星遥只是一笑,“这两天可能比较忙,没空联系你,抱歉。”

“就这样?”他稍微靠近。

人流拥挤,两人衣服轻轻蹭着,整个人靠得更近了,京星遥后侧就是墙壁,无路可退,只能紧贴着,整个人好似被他禁锢着。

他再近些,将她整个人囿于身下。

“忙完请你吃东西。”她试探着开口,“店里都是人,你先让开点。”

“你是我女朋友,怕什么?”

傅钦原俯一偏头,在她唇边啄了口,臊得她脸倏然一红,“傅钦原!”

“午休时间应该有吧,陪我吃饭,嗯?”他一手挡着,几乎隔绝了大部分视线。

低沉的声线,伴随着潮热的气息,呼在脸上……

周围纷繁嘈杂,京星遥紧张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给我一个小时,好不好?”

她点头。

“真乖——”

说完又在她嘴角啄了下,“那你去忙,我等你吃中饭。”

“嗯。”京星遥红着脸从拐角窜出去。

……

此时店内人非常多,两人这般亲昵热乎,怎么可能真的无人看到。

有个姑娘抵着同伴的胳膊,“嗳,那个是不是小三爷啊?”

那人咬着唇,“不是!”

“看着好像,我们过去看看吧。”

“有什么好看的,赶紧走,我还有事。”她几乎是铁青着脸拉着同伴离开的。

那人被她强行拽走,也是颇为无奈,“那人长得和他真的好像,不过小三爷应该不会拉着一个店员去那什么吧。”

她说完这话,也觉得自己怕是想多了,“对了,你和小三爷到底进展到什么地方了啊?”

“什么进展?”她咬着唇,脸上是藏不住的有阴沉。

“你都为了他特意报了MBA,又在一个班,要是走得不近,你从哪儿弄到的傅渔联系方式?还要给人家送中秋礼物?”

“能弄到傅渔的联系方式可不容易,神秘的要死,你知道多少人想知道她电话吗?”

“谁不想通过她,在她爷爷面前露个脸啊,可她只在小圈子里活动,我都没见过人,你有她的联系方式,你是不知道现在圈子里多少人眼红死了。”

大家想接近傅渔,不是为了靠近傅斯年夫妇,而是冲着她爷爷傅仕南去的,因为他被调任回京后,进了领导班子。

整个傅家地位瞬时又更上一层,谁不想攀上这层关系。

“都知道傅渔电话了,你和他走得还不近?”

……

听着同伴艳羡的声音,她只能强颜欢笑,因为这个联系方式是之前看演讲时,傅渔亲自塞给她的。

她又不可能告诉别人,自己得罪了傅渔,是准备去赔罪的。

这些人误会她与傅渔或者傅钦原关系亲近,对她诸多讨好,那种被人众星捧月的感觉太好,她压根没准备解释。

可刚才店里那个人,分明就是傅钦原啊,他怎么和一个甜品店店员走得那么近?

*

不过傅钦原此番过来,是真的要选购月饼,买了些无糖月饼,店内过于拥挤,他没在里面待着,而是就近找了个咖啡店坐下。

十一点半京星遥给他打了电话,两人才去附近一个餐厅吃了些东西。

“你买无糖月饼还是要送给哪个长辈的?”无糖月饼通常都是赠送长辈的,因为老年人不少有糖尿,不宜吃甜。

傅钦原大伯他们的月饼,宋风晚早就准备好了,根本不需要他操心,而且月饼就是散装的,连包装都没要。

“还是你自己吃?”

傅钦原只是一笑,“送人的。”

“不包装一下?”

“没关系。”傅钦原轻笑,“我明天要出趟门,中秋当天回来。”

“出差?”

“探亲。”傅钦原低头帮她夹菜,“你应该知道其实外公不是我妈的生父。”这件事不是秘密。

“你是要去看那个人?”京星遥听说过一些。

“嗯,中秋前想过去一趟,待一天就回来。”

他说得这个人,就是宋风晚的生父——宋敬仁,这些年他们一直都有联系,处得也可以。

京星遥点头,“你下次别去店里,要是被人看到就……”

“我们又不是见不得人的关系,那我以后做什么,是不是都要提前告诉你?”

“你得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

他点头,示意她吃东西。

两人定的是包厢,非常安静,吃完饭,京星遥刚打算离开,却被人从后面捞住,两人抱在一起,额头瞬间抵住。

距离近得不可思议,她耳尖微红。

“这么紧张?”

“没有。”她睫毛轻颤着。

“你刚才说,我做什么都要提前告诉你,让你有个心理准备,那我现在和你说……”他声音低低的,像是能勾走人的魂魄,“我要吻你。”

她“嗯”了声,傅钦原已经偏头靠过来,他动作温柔。

京星遥心底翻江倒海,抓紧他前襟的衣服,拧出了一层层褶痕。

京星遥脑子乱成一团,因为周围太静,包厢本就私隐,他自然放肆了些。

让人快要昏厥。

……

也不知过了多久,京星遥觉着自己都要爆炸了,回到店里时,许鸢飞还笑着看了她一眼,“吃完了?”

“嗯。”她不好意思的点头。

“店里人手够,你和他出去约会吧。”

“不用。”京星遥咳嗽着,“他也有事要忙。”

回想起方才发生的事……

她心脏好似被一只炙热的手猝然抓住。

热的,还有些呼吸困难。

“估计中秋都忙,等忙完这阵儿,带他来家里吃顿饭,上回在我们家,只顾着喝酒,也没和他聊聊。”许鸢飞是非常赞成两人交往的。

“嗯。”她低声应着。

“忙晕了,我得给你奶奶打个电话,问一下他们吃饭没?”许鸢飞擦了下手,摸出手机,“这三个人出门,还没让人跟着,也不知道牧野有没有好好照顾你爷爷奶奶。”

**

此时长城边……

某大佬喝着水,斜斜得瞥了眼正蹲在地上啃面包的京牧野。

“现在的孩子身体素质太差,这才走了多远?喊苦喊累喊饿!”

京牧野简直想哭,他们都爬一个上午了,他以为自己是金刚腿,不会累?他只是个孩子啊。

“你要知道,以前两万五千里长征,哪里有面包吃!”

京牧野蹙眉,怎么扯到长征了。

“我听说有个重走长征路的活动,我回头让人看看,给你报个名,你这身体真的需要好好锻炼,连我这个老头子都不如。”

什么?

京牧野内心有个小人已经在抓狂挠墙捶地,可是脸上微微笑着,“爷爷,您认真的?”

“我素来言出必行。”

“……”

言出必行不是这么用的吧,话是你说的,可是事情要我做啊,他爷爷到底是什么逻辑鬼才!

他爸小时候生活环境一定非常艰苦,还是独子,他怎么活这么大的?

上一章:番二48:和尚需守戒,小三爷钓岳父?(3更) 下一章:番二49:小三爷搞渗透,别名傅撩撩
热门: 三千水 古代农家日常 真龙 门后高能[无限] 装乖的金丝雀穿书跑路啦 他们都想抱朕大腿[综] 和讨厌的Alpha交换了身体 唯爱暖时光 谨以此生献给你 极品修真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