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47:亵渎出家人?太罪过(2更)

上一章:番二46:被孤立的浪浪,傅渔带男人回家? 下一章:番二48:和尚需守戒,小三爷钓岳父?(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软件园公寓

傅斯年盯着玄关处的男士皮鞋,听着屋内传来脚步声,傅渔已经出现在视线内。

“爸,你回来啦。”她笑着过去,伸手接过他搭在臂弯处的外套。

此时又有一人紧跟着出来,唤了声“叔叔。”

“我想怀生师父聊一下他游学的事,出门没带电脑,也没拿录音笔,用手机录音备注不大方便,就带他回来了。”傅渔解释。

怀生本来想着,一个下午应该说得差不多了,可是傅渔问得太细,细到许多东西,他都记不清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偶遇了,还是他结了账,正好请他回来吃顿晚饭。”傅渔素来不喜欢欠人东西。

“嗯。”傅斯年点头。

“我打电话问过我妈了,她今晚不回来,那就我们三个人吃了,那我下厨,你们在客厅坐会儿。”此时已是傍晚,也差不多到了饭点。

“不用麻烦,我还是回去吧,还有一点没说完,改天我们再约时间。”怀生婉拒。

“你太客气了,不麻烦!”傅渔说着已经扯了围裙进了厨房。

干净利索的系好围裙,束起头发,她平素都是披发,快及腰的长卷发,衬得她万般风情,此时露出一截白嫩修长的颈子,立刻多了生活的烟火气。

“师父,能吃辣吗?”余漫兮喜欢川菜,傅渔也擅长做这类。

“可以。”

“你随便坐一下。”傅渔说着已经忙活起来。

傅斯年已经换了衣服,坐在客厅沙发上,示意怀生过来坐,“最近过得怎么样?”

当年怀生家里的事,是余漫兮报道的,这么多年,他们夫妻一直都有关注他,只是余漫兮太忙,傅斯年又不是个擅长言辞的人,走动不多而已。

“挺好的。”

“听三叔说,你准备在京大当个客串讲师?”

“有这个打算,偶尔去做个演讲,算不上讲师。”

“真打算就在庙里过一辈子?大千世界这么精彩,就没什么特别留念的?”

“我想宣扬佛法。”

傅斯年摸了摸鼻子,这个志向:

很伟大!

若是他问自己女儿努力目标,她只会说一句:赚钱!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怀生说话也很直接,不懂的事,也不会为了故意制造话题和他尬聊,这点很对傅斯年胃口,他不喜欢那种曲意逢迎的人。

傅渔趁着做菜的间隙,探头往客厅看了眼。

他俩居然能聊得起来?

他爸这么闷的人,这个和尚也受得了?

不过这些和尚,其实也是见过了各式各样的人,毕竟去庙里的香客什么年龄阶级性格的都有。

这要住持,也应该是八面玲珑,善于交际吧。

其实这和尚,是个社会人吧。

傅渔做好饭菜,还拍了张发在群里,怀生在她家吃饭,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她就大方在群里说了,群里瞬间炸了。

欢欢:【怀生哥哥,你眨眨眼,你是不是被绑架了?】

段一诺:【住持师父,你还活着就吱一声。】

京牧野:【可能已经半死不活了。】

段一言:【@段一诺,你论文题目定了吗?】

……

怀生看了眼群内聊天记录,不明所以。

直至上了桌才知道,这满桌子红艳艳的菜色,咳——

看着都冒汗,辣椒好像有点多。

“尝尝看。”傅渔期待的看着他。

“嗯。”怀生点头,她手艺不错,这些菜做得大多香辣可口,辣的舌头发麻,浑身冒汗,可又停不下来,害他生生多吃了一碗米饭。

能受得住这种辣度的人不多,傅欢一群人一看到这满盘的辣椒,就为怀生捏了把冷汗。

“没想到你这么能吃辣。”傅渔笑道。

“小时候在山上,那时候条件不好,有口辣椒就能吃下一整个馒头。”怀生并不介意和别人提起小时候的任何事。

无论是好的坏的,那都是你真实经历,所有这些才塑造了今天的他,就算是父母的事,他从不讳言。

若是这点胸怀都没有,放不过自己,又谈何开解别人。

傅渔抿了抿嘴,也是个可怜的和尚,今晚争取早点结束,让他回去休息。

**

吃完饭,怀生也不好意思白吃白喝,主动承担了洗碗洒扫的任务,他做事非常利索,这让傅渔有点刮目相看。

其实他的条件放在现在的社会里,也算优质,非得出家,可惜了。

他在忙活的时候,傅渔快速去卸妆洗了个澡,将录音笔电脑都准备好,怀生也进了书房。

“我稍微整理一下资料,你喝口茶休息下。”傅渔动作很快的操作电脑。

怀生捧着茶水,略微抬眼打量着书房,她行事雷厉风行,按理说,工作环境,也应该是女强风格,设计的确简约干净,不过这是她从小用到的书房,一侧架子上还放置着不少娃娃,有点少女。

他偏头看了眼还在认真工作的傅渔。

卸了妆,干净清新,穿着简洁的白色棉质家居服,与寻常那种妩媚张扬形成了强烈的偏差。

只是……

为什么书房里会有一个酒柜?

“我有时候喜欢喝一点,你要不要来一口。”傅渔笑着看他,喝酒适度,那种状态是很舒服的。

“不用,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随时可以。”傅渔打开录音笔,手指还在键盘上敲击着。

“从哪里开始说?”

“就从下午说到藏区那块儿吧。”

……

傅斯年也是晚上工作的人,来回过来看了几圈。

大晚上,孤男寡女,他实在不放心。

可是两人中规中矩,他略微蹙眉,自己也真是想多了。

傅渔盯着从门口一晃而过的人影,有些无语:他爸今天是怎么了?平时坐在电脑前,一整天都不会挪一下窝,今天是多动症犯了?

下午出门见了段叔叔,被传染了?

*

傅渔心底想着早一些结束,可是她的早与怀生认为的显然不同,所以当她整理完最后一份稿子时,抬头时候,怀生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此时已经凌晨一点半。

他进来一直忙着讲课,给学生授课压力挺大,实在是撑不住了。

傅渔抿了抿嘴,颇有些不好意思,此时已经太迟,只能让他在家中留宿,她关了电脑,轻声合上,低声喊了几声,没动静。

走到他身边,稍微抬手晃了下他的身子,“怀生?”

怀生未醒。

“怀生师父?”傅渔蹙眉,睡得这么沉?

她手指略微用力推了他一下,他整个身子一歪,斜斜朝一侧栽去,傅渔深吸口气,急忙拽住他的胳膊,将人给扯了过来。

由于两人之间距离太近,他温和却稍显峻厉的脸,从她身前擦过,鼻尖几乎是蹭着她的前襟,精短的头发从她下巴略过……

有些痒。

他呼吸舒缓,温热均匀,身上还有寺庙特有的熏香味。

从她身前滑过,就好似有道热气呵过。

短暂,潮热。

“你好了吗?”怀生此时也醒了,声音有些粗哑。

“嗯。”傅渔往后退了一步,直起身子,“不好意思,又麻烦你这么长时间,我以后多注意点。”

“没关系。”怀生全然不知方才发生了什么,因为腿有些麻,他揉了两下才起身,看了眼时间,才惊觉已这么晚。

“你今晚就在这里睡吧,我们家房子是两个公寓打通的,另一边都是客人在住,我给你拿点新的洗漱用品就行。”

“谢谢。”

已经深更半夜,从这里到云锦首府也得三点左右,吵醒傅沉等人不合适。

怀生稍微洗漱下,躺在客卧,很快入睡。

傅渔又整理了一下稿子,约莫三点才睡觉,可她却睡得并不好。

她梦到了白天和他一起吃饭的男人,忽然向她求婚了,她不同意,这人就一直追着他,后来跑着跑着……

那个人忽然变成了怀生,吓得她直接从梦中惊醒——

傅渔,你怕是疯了,亵渎出家人?

简直罪过!

上一章:番二46:被孤立的浪浪,傅渔带男人回家? 下一章:番二48:和尚需守戒,小三爷钓岳父?(3更)
热门: 桃花匪 无双 宿敌骑竹马 绿帽的哀号 穿成病秧子后[穿书] 吐槽系黄金之王 乱臣 请把握好接吻的尺度 绿司征十郎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