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43:单向私奔,双人杂耍?

上一章:番二42:紧张的三堂会审,晚晚才是王者(3更) 下一章:番二44:小六六vs傅欢,蛇蝎美人(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川北,斜阳西山半挂,秋风乍凉。

傅钦原盯着走在前面的人,眉眼看不出半点喜怒,好似仍旧是那个桀骜洒然的京六爷。

“嗳。”此时有人抵了抵他的胳膊,他稍一偏头,就瞧见许尧笑得幸灾乐祸。

他上班时西装革履,也是一副精英做派,可傅钦原也在他家见过他蓬头垢面,耷拉着拖鞋抱着键盘骂爹的模样,真的很不像同一人。

若非从小就认识许尧,肯定觉得这人有人格分裂。

“你小子真是可以啊,居然能追我外甥女,看不出来,你这平时闷声不响,还是个干大事的。”

“傅钦原,你想没想过,有一天,你会落在我手里。”

“你这是活该,你还敢坑我?”

傅钦原没作声。

“这么着吧,明天我们两家不是有个计划启动吗?在原有的基础上,你让我一点,这次我就帮你,如何?”

“一点是多少?”

“就这个数。”许尧伸手给他比了个二。

傅钦原轻哂,“不可能。”

“我是她舅,你真的不打算讨好我?”

“你们两个……”京寒川稍一偏头,就发现那两人落后自己很多,就算面无表情,可是说话语气却出奇冷硬强势,“嘀嘀咕咕在做什么?”

“没……”许尧悻悻笑着。

可下一秒,他就被傅钦原给卖了。

“二舅说,只要我答应他让利条件,就会帮我。”

许尧深吸一口气,哎呦我去,这小子……

真是欠揍啊!

真以为你二舅我平时疼你,就不敢对你动手是吧。

“许尧?”京寒川双手抱臂,紧盯着他。

“姐夫,你别听他瞎忽悠,这小子胡言乱语,挑拨离间啊,现在是我们同仇敌忾,一致对外的时候,我怎么可能这时候和他谈什么条件。”

“你这小子怎么回事?真以为你二舅我没脾气是吧!”

“你找打是不是!”

许尧故作疾声厉色状,抬手就要呼他巴掌,余光却一直在瞥京寒川。

我去,姐夫怎么不阻止我?

真希望我抽他啊。

京寒川蹙眉,“你这是在演武打片的慢镜头,还是真的年纪大,胳膊抬不动?想打他,就动手吧。”

“他不是污蔑你吗?你不是素来最注重清誉?”

“你们开始吧。”

许尧原本是想着,京寒川肯定要胖揍傅钦原,他就想趁机上去踹两脚泄泄愤,这么莫名其妙就变成打手了?

而且此时进退维谷,处境那叫一个尴尬。

“你们都别在附近看着,给他们腾个地方。”京寒川直接寻了个石椅坐下,等着两人动手。

许尧咳嗽着,伸手脱掉外套,“衣服束手束脚的,我脱一下。”

他尴尬得看了眼傅钦原,压着声音说,“小子,你别怪二舅。”

京寒川什么尿性,他是清楚的,弄不好他把一顿邪火发泄在自己身上,那就完蛋了。

京寒川眯着眼,冷眼看着两人交头接耳,“你们两个是准备再跳个广播体操热个身?”

“不是不是!”许尧咳嗽着。

许尧和傅钦原关系一直不错,以前带他打游戏,之后合作也很多,算起来京许两家,剔除京星遥,两人走得最近。

傅钦原想着,看来今天是非动手不可了……

可是他还没准备好,只瞧着一道狠辣的疾风忽然袭来,他略微往后一退,避开了许尧的攻击。

他自是不可能与他动手,许尧也不可能动真格,然后……

京寒川挑眉:

这两人是在表演双人杂耍?

“傅钦原,你说你泡谁不好,去勾引我外甥女,我跟你说,以我对姐夫的了解,你这段时间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今日是傅沉等人在,京寒川也不会对他做什么,只是背地里肯定会给他使绊子。

“与她是谁女儿没关系,我喜欢的是她这个人,与其他的,皆没关系。”傅钦原直言。

“就你嘴皮子溜。”

“没您溜,当年您不是装疯卖傻,都搬到二舅妈家里住了吗?弄得许爷爷还以为你进了传销,没想到是单向私奔。”

“你给我闭嘴!”许尧气急败坏。

“和人家玩了那么久的游戏,还以为人家是小学生,你也是真的厉害。”

想起当年的事,许尧也是觉得尴尬。

因为以为自己媳妇儿是小学生,许尧和她初次碰面的时候,把地点约在了肯德基,甚至拽上了傅钦原,因为她觉得,小孩子之间肯定有话题聊,不会那么尴尬,要不然……

别人还以为他是什么人贩子。

他甚至还和她说,你和我见面,一定要告诉爸妈,把你爸妈电话给我,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哥哥真不是人贩子一类……

他还拉着傅钦原在肯德基店内找了半天,目标:男性,小学生。

殊不知某人一直在角落快笑疯了。

想起这事儿就尴尬!

后来他人没了,许家顺着网线查到了经常与他打游戏的账号。

段林白和蒋二是知道这个“小学生”的,直接和许家人说:“不可能是和这人在一起,这就是个小学生,难不成你们是觉得,他被小学生骗进了传销组织?”

“还是被小学生给拐卖了?”

许家寻找许尧的事情,傅钦原自然是不知道,他那时很小,这种事大人压根不会告知他,也是许尧回家后,他才偶然听人说起。

反正当时是许舜钦去外地抓人的,据说场面数度尴尬。

两人最后是怎么在一起的,傅钦原不知内情,只知道这个二舅妈也是超有钱,现在自己当了电竞战队的老板,性格也好相处。

所以傅钦原、傅渔、段一诺这群人与她关系都很好。

只要她不上游戏,绝对和善无公害。

……

京寒川看着远处的两个人,还聊上了?

因为要避开京寒川的视线,两人就往后院深处走了几步,此时已经紧挨着鱼塘。

“咳——”京寒川忽然咳嗽一声。

许尧正想着当年的事,猝不及防一声咳嗽,脚下一滑,差点滑入鱼池,边上虽有围栏,却也受不住一个成年人的撞压。

因为前段时间台风天,鱼塘水漫出,周围土壤都被泡得松软,他一只脚往下滑。

傅钦原及时出手拉了他一把,饶是如此,他半只鞋子也被泥土吞没。

**

此时客厅内

京星遥虽然在陪着宋风晚等人聊天,可整个人心浮气躁,一直担心傅钦原被欺负狠了。

可等三人回来时,傅钦原安然无恙,就是方才与需要“表演杂耍”,衣服难免有些褶痕,看着不如刚进门时那般利索。

京寒川仍旧是那副模样,只是许尧莫名中招,脏了半只鞋,脱了放在门外,此时趿拉着拖鞋进了屋。

“小舅?”京星遥蹙眉,“您没事吧?”

“他脚滑,差点自己摔进鱼塘。”京寒川直言。

许尧也不会说出真正原因,就由着京寒川的说辞了。

虽说今日是京星遥带男友回家,不过彼此熟悉,加上京家今日团圆,许爷也到了,就换了张大点的桌子,摆上了不同种类的酒,准备好好喝一杯。

傅沉信佛,平素喝酒,量也少,他喝多少完全是随意,没人劝酒,因为京许两家人的火力全部都集中到了傅钦原身上。

京家大佬本就好酒,今日还特意把藏在保险柜内的藏酒拿出。

他一直特别矛盾,想给傅钦原一个下马威,可京星遥不断给他使眼色,分明是想他出手帮忙。

他压根不会帮傅钦原,不过那种情形,顾忌着孙女,也是没为难他,所以从始至终,也没说几句话。

此时喝酒,那就可以名正言顺搞他了。

“你们都少喝点。”盛爱颐蹙眉,看着几人把傅钦原围在中间,他饶是酒量再好,也禁不住这般敬酒。

又都是长辈,还是女朋友家里的,这酒,他不能不喝。

京星遥忽然瞥了眼身侧的弟弟。

京牧野正优雅的肢解着螃蟹,无奈看着他,“姐,我没成年,不能喝酒,这个我更没办法。”

他就是想帮傅钦原都没法子。

而傅沉则一直老神在在的坐着,压根没有插手的打算。

“你真不去帮个忙?”宋风晚低声说。

“你今日给京家挖了个坑,他们心底肯定憋着火,谁烧的火,就应该谁去灭。你总得让人发泄一下,他娶谁家女儿都这个样,不单单是京家如此。”

宋风晚点头,反正今天算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

傅沉觉着,傅钦原还是比较幸福的,想当年他可真的是结结实实挨了一下戒尺。

他此时还安然无恙,这还不幸福?

傅沉嘴上这么说,却一直盯着手上的腕表,瞧着时间差不多了,才开口,“我们要准备走了。”

“走了?”许鸢飞笑着。

“欢欢马上下晚自习,很快就到家了,家里没什么人,我不放心。”傅沉直言。

“差点忘了欢欢。”盛爱颐直接看向还在喝酒的几个人,“都别喝了,时间太晚了,让他们回去吧。”

再这么下去,估计都得醉死在这里。

借着傅欢的名义,傅钦原被架走了。

送他们一家离开后,许鸢飞回屋的时候,几个醉鬼已经靠在沙发上,而京星遥则在收拾残桌。

京家的佣人也在边上帮忙,很快客厅就被收整利索。

许鸢飞看向京寒川,“我怎么觉得你今天特别能喝。”

“提,提前吃了解酒丸。”

“……”

**

傅沉是卡着时间算的,不过路上车子颠簸,傅钦原不大舒服,耽搁了点时间,没赶上傅欢出校门的时间。

他们回家时,宋风晚敲开女儿的房门。

“这么晚还不睡?”

傅欢穿着一身粉色棉质睡裙,头发绵软的贴在后背,看起来也是洗过澡,此时正在写作业。

“还有些功课。”傅欢笑容灿烂,那叫一个乖巧懂事。

“别写得太迟,早点休息。”

傅欢笑着点头,等门一关上,立刻合上面前的书,底下放置着一个手机,此时对话框还在不停跃动,顶部备注是:

【666】

……

【……反正今天很惊心动魄,真是没想到我姐男朋友居然是你哥!】

他俩年龄相仿,平时也玩得来,不过就是朋友,因为傅欢希望京牧野给他补习英语,陪她练习口语。

【我真的一直把他当亲哥,没想到他居然想泡我姐?】

【不过以后我们两家也算是一家人了。】

傅欢咳嗽着,其实京牧野平时真的不是这样的……

就是个绅士,说话做事都优雅得体,可是内心戏非常多,他肯定是有多重人格。

傅欢刚准备回信息,忽然听到开门声,吓得她立刻找书本把手机盖住,拿着笔,佯装写作业,宋风晚已经推门进来,给她递了杯牛奶。

“早点睡。”

“谢谢妈。”傅欢笑得淡定。

心脏狂跳:吓死宝宝了。

上一章:番二42:紧张的三堂会审,晚晚才是王者(3更) 下一章:番二44:小六六vs傅欢,蛇蝎美人(2更)
热门: 一目余生 今天的我又是人质[综漫] 村色撩人 深爱你这城 月朦胧鸟朦胧 好色小姨 吹不散眉弯 请在秋天叫醒我 男孩子要好好保护自己[娱乐圈] 幻视颠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