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42:紧张的三堂会审,晚晚才是王者(3更)

上一章:番二41:沉塘警告,许爷也到了?(2更) 下一章:番二43:单向私奔,双人杂耍?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车子疾驰在路上,傅沉手指盘着串儿,他坐在副驾,正认真听着后侧两人的对话。

“……你刚回京,两人就见过了?”宋风晚与京星遥坐在后侧,正在笼统的问一下两人交往经过,心底有个数。

“嗯。”她点头。

“这么说,其实高中那会儿,你俩是不是就有点那个意思了?”

“算是吧。”

“你们交往时间也不长啊,改天有空来家里吃顿饭,阿姨亲自下厨。”这吃饭的意义自然与以前不同。

“好。”京星遥听说她亲自下厨,有点怕!

宋风晚是觉得,京星遥做儿媳是没得挑的,就是想不通,她是怎么被自己儿子追到手的。

许是太了解,也知道傅钦原有些地方是不大好的,待会儿与京家人碰面,真的需要加把劲儿,给儿子留住这个媳妇儿啊。

……

傅沉瞥了眼正在开车的人,他到底背着自己做了多少事。

**

川北京家

许鸢飞刚摆放好甜品,又切了些水果,就听人说,“三爷来了。”

盛爱颐蹙眉,“就他一个人?”

“还有他的夫人,小三爷都到了……”

他话都没说完,许鸢飞就咋舌,“来的不是时候啊,待会儿星遥带男朋友过来,要是正好碰到了,有点尴尬。”

京寒川坐在一侧轻哂,“有什么可尴尬的!”

“我发现你从刚开始就阴阳怪气的。”许鸢飞打量着他,“你是不是知道女儿交男朋友吃醋了?”

他没作声。

而此时京家人低声说了句,“小姐和他们一起来的。”

“那她要带的小伙子也来了吧!”许鸢飞还踢了脚正在一侧玩手机的儿子,“你去那边坐。”

京牧野咋舌,嫌自己碍事了?

他才刚回国啊。

“其实……”京家人也不知该怎么解释,只是看了眼京寒川,瞧他没给任何指示,抿了抿嘴,退到一边。

某大佬已经坐到了上首,咳了下嗓子,伸手摸了几下小胡子。

他也想看看,她到底能带个什么东西回来。

只是觉着傅沉这一家子来的不是时候。

逢年过节送礼再正常不过,这一时,还真没想那么多,直至几人进了门,某大佬坐在位置上,眼睛却止不住往后瞄。

“叔叔阿姨。”傅沉与宋风晚客气打了招呼,傅钦原自然是依次问好,只是视线碰到京寒川的时候。

一声“六叔。”

某人却半点眼色都没分给他。

京牧野起身与傅沉等人打了招呼,看到傅钦原他还是很激动地,表面波澜不惊,可是却不断挪着身子,试图往门口看去。

人呢?

我姐家的男人呢!

好着急!想看。

此时许尧还在给他发信息,说人到了,给他发个照片看看。

“拿这么多东西,赶紧坐,都这么熟了,还是这么客气。”盛爱颐招呼他们坐下,可是眼睛却还在往门口瞄,又给京星遥使了个眼色:

人呢?

许鸢飞则走到自己女儿身边,压着声音说:“人呢?没来啊?”

傅钦原压根没坐下,而是特别恭敬得又给京家人打了招呼。

某大佬当时还觉得傅家这小子礼数周到的有些过分了,因为彼此太熟,没必要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然后……

众目睽睽之下,京星遥以一种颇为蛇皮的走位,走到了傅钦原身边。

当看到两人紧挨着站到一起的时候,京家人就察觉到了一点什么。

“爷爷奶奶,爸妈,他就是我男朋友,傅钦原,你们都认识的。”京星遥也是鼓足了很大勇气,虽然面上淡定,其实内心慌得要死。

大佬没作声,京寒川没开口,还是盛爱颐先反应过来,“那个……先坐下再说。”

“嗯,先坐,随便吃点东西。”许鸢飞坐到京寒川身边,抵着他的胳膊,压着声音,“怎么回事啊?他俩什么时候交往的。”

“这话你应该问那小子。”

“你和他不是很熟吗?没事就来找你钓鱼,昨天还是前天,你们不是还一起去了花鸟市场?”许鸢飞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也就他俩能听到。

“我和他……”京寒川轻哂,“不熟!”

京牧野坐在角落,与傅钦原视线相抵是,默默抬手,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牛逼,人物啊,可以。

很强势!

京寒川余光瞥见她的小动作,扫了他一眼,某人立刻端正坐好。

某大佬之前还准备了一堆问题,什么家庭籍贯,工作职业……甚至还罗列了一张纸的问题,现在好了,都浪费了,完全不用问了。

对身份转变,总是有些不适应的。

场面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直至手机震动声打破沉寂,京牧野抱歉笑了下,许尧的信息:【人到了没?拍个照片看看。】

【我现在很忙。】

许尧挑眉,这混小子,居然用这种烂借口打发他。

……

盛爱颐刚准备喝口茶,这才发现居然还没给他们上茶水,“星遥,给我来一下厨房,给他们泡点茶。”

“不用这么麻烦。”宋风晚此时也有些头皮发麻的感觉。

就是太熟,才尴尬。

“白茶?我记得你爱喝这个。”盛爱颐只是想找个机会问一下京星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去看看。”许鸢飞也紧跟着去了厨房,婆媳二人,直接把京星遥堵在了厨房。

“京爷爷,六叔,我给你们买了礼物。”傅钦原尽量让自己表现大方,准备以这个为突破口打开话题。

某大佬方才看到他,还面露喜色,此时已经敛起笑容,难怪那丫头最近一直在自己面前cue他,原来是别有用心啊。

他忽然瞪了一眼京牧野,倒是把小六六看得一脸怔色,看他做什么?他又不是知情人。

傅钦原拿礼物的时候,京星遥已经出来。

“行了,别忙活。”京寒川打断他的动作,“我有话问你们。”

“您说。”

两人刚准备坐下,京寒川直接抬手,冲着京星遥挥了下,示意两人分开。

他此时满脑子都是两人那张接吻照,他俩坐在一起,他看着“膈应”。

“姐,来我这里!”小六六及时把自己姐姐拉到自己身边。

“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

问题是面相傅钦原的,自然由他回答,若说正式交往,那就是……

“三天前。”

“你确定?”京寒川追问。

“爸,我们刚确立关系,就是三天前。”

“所以你俩是没有正式交往,却把不该做的事,都做得差不多了?”京寒川这话说得戳心。

而且他没说清楚,大家肯定会往更深层次的想。

就连傅沉的心都跟着一沉,这小子不是说没发展到那一步?

“爸,我们没做什么!”京星遥急得脸红,他都在胡说什么啊。

“照片都有了,那可不是三天前的。”

照片!

京牧野眼前一亮,还有这种癖好?显然想歪了。

京星遥这才猛地想起自己相机里的确存了不少照片,这里面还有两人……“爸,那个其实……”

“六叔,之前是我在追她,可能做了些冒进的事,您别生气。”

“岂止是冒进,胆子也很大!我回国这么长时间,你来我们家,都是冲着星遥去的吧?”

傅沉咳嗽着,与京寒川视线交汇,那眼神分明在说:

难不成你到现在还以为他是奔着你来的,或者是你那几池子鱼?

“六叔,我也是想来陪您……”

“少说这种漂亮话。”

“不是,寒川,照片的事还没说清楚,他俩到底拍了什么东西。”大佬有些急了,还以为两人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就是亲密些的照片。”

“什么样的?”

“相机坏了。”

京星遥瞳孔放大,“坏了?”

“应该能修好,只是照片肯定都留不下来了。”京寒川可不想看到那些东西!

大家之前还想歪了,不过看他神色,可能不是他们想的那种,要不然京寒川不会这么淡定的。

“六叔,我是真的很喜欢星遥,我们……”

“你别喊我六叔!”京寒川心底憋着口气,可这人偏生是傅沉的儿子,也是看着长大的,让他真的下手把他拖去喂鱼,也是不可能,恼火啊。

“那……”傅钦原跟着傅沉久了,自然也是个腹黑的玩意儿,居然直接来了句,“现在改口太早了吧。”

“噗嗤——”许鸢飞没忍住,笑出声。

这孩子在想什么啊?

他就是开个玩笑,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效果显著。

京寒川却深吸一口气,改口?

这小子是真的想上天。

“寒川,其实两个孩子是真心相爱的,你也不用去查,我们家情况你都清楚,知根知底,她要是嫁过来,吃不了亏。”傅沉开口,关键时候总得帮一把。

“你知道多久了?”

“比你早一些。”傅沉咳着嗓子,给宋风晚递了个眼色。

“其实我们知道两人交往时,也是挺诧异的,你说大家都这么熟了,难不成还能拆散你们嘛,不会棒打鸳鸯。”宋风晚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默默给京家人挖了个坑。

“这两个孩子也是挺好玩的,还偷偷摸摸的,完全没那个必要。”

“只要他们互相喜欢,孩子幸福比什么都重要,你们说是吧。”

傅钦原默默在心底给母亲比了个赞。

没想到这种时候,居然是母亲更给力。

宋风晚默默把皮球踢给了京家。

反正他们家没意见,拆散他们,或者是反对,这个恶人他们不做,宋风晚率先表态,就等于把京家人给架了起来。

既然能带来见家长,京星遥此时肯定是很喜欢傅钦原,要京家表态不满,她肯定受伤。

京寒川眯着眼,默默看了傅沉一眼。

这夫妻俩肯定是商量好了,挖这么个坑给他?

很厉害。

他们京家还能说什么?让他们滚出去?不合适啊。

宋风晚接着说,“其实两个孩子现在就是明白彼此心意,在接触中,也没说现在就定亲结婚,说这个为时尚早,通知我们,也是对我们的尊重。”

“自从做了母亲之后,就明白孩子幸福比什么都重要。”

“他们这么尊重我们,我觉得应该支持他们,许姐姐,你们觉得呢?”

宋风晚最“辉煌”的时候,傅钦原没经历过,只是偶尔听蒋二叔提起,说她年轻时,厉害的不行。

“能嫁给你爸,你以为你妈是傻白甜?”蒋二咋舌。

就算翻找网络资料,也不能有特别深刻的体会。

可他印象里,宋风晚一直都很温婉和善,脾气好得不行,甚至性子很软,他此时才知道,他母亲……

才是王者!

此时这坑挖得太深,京家人是心底有口气,却发泄不出来,傅家这般宽和大度,要是斤斤计较,反而显得他们小气。

况且两个孩子的确也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就是让双方家里知道,若是和审犯人一样对待傅钦原,好似有些咄咄逼人了。

许鸢飞被宋风晚cue了下,清了下嗓子,“其实钦原不错,两人接触一下也挺好。”

京寒川瞥了她一眼,许鸢飞完全无视。

她能说什么?

现在这情况,总不能让她做坏人,说两人不合适吧,这么熟了,多尴尬啊,而且傅钦原这孩子,的确不错。

如果说这话的是傅沉,京寒川可能怼回去了,宋风晚开口,他真是没办法与她说重话。

这家子,还能有个好人?

京家人此时是有苦不能说。

此时距离吃饭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盛爱颐特意让人把饭做得迟一些,是预留时间“盘问”京星遥这个男朋友的,结果时间留多了。

又卡着饭点,让他们回去不合适,只能一堆人坐在一起尬聊。

……

此时外面传来车声,有人小跑进来。

“许爷来了。”

傅沉刚松了口气,京寒川若是想“报复”那都是以后需要担心的,反正今天这关算是顺利度过了。

此时一听许正风到了,看了眼京寒川。

他提到照片时,傅沉就知道,京寒川已经提前知道傅钦原了,难不成他觉着京家人不够,还把许家人也喊来了?

京寒川注意到他的眼神,也是觉得奇怪,因为他从未通知过许正风。

“爸?”许鸢飞立刻起身,“他怎么来了?”

京牧野低着头,安静装死!

她起身出去相迎,傅沉等人也从沙发上起身,许正风步子很快,弄得许尧只能在后面追着他跑。

这老爷子一把年纪了,脚上装轮子了?走这么快!

“姐。”许尧和许鸢飞打了招呼。

她点着头,看向许正风,“爸,您怎么这个点来了?”

“听说星遥带男朋友来了?人怎么样?”他们此时站在院子里,说话声,屋内听不见。

“您为了这事儿来的?”

“我来看看小伙子怎么样?”

许尧轻哼,方才在路上,他可是说,看看那东西怎么样的!

“其实那人你们都认识,就傅家那个……”许鸢飞先给两人打了预防针。

“傅家的?”许正风一时突然有点懵,因为傅家男丁实在太多。

许尧倒是一口说出了名字,“傅钦原啊?”

因为两人一直有生意往来,特别熟。

“嗯。”许鸢飞点头。

“我去,那小子可不是个东西,你知道这家伙多黑嘛,上回谈合作,坑了我两个百分点,你知道那是多少钱嘛,小小年纪就这么坏,星遥那么单纯,怎么玩的过他。”许尧咋舌。

“姐,星遥是不是被他给骗了?”

“这小子特会忽悠。”

许鸢飞咳嗽着,“你能不能稳重点。”

“又不是在公司,我只是说点实话,而且你记得他以前沉默网游的事情吗?他爸一直以为是我和我媳妇儿把他给带坏了。”

“真神了,难不成所有孩子沉迷游戏,都是我的错?”

“我就是给他生日时,送了个游戏机而已,是我的错?”

许鸢飞无语,“是你启蒙的。”

“……”

许尧轻哼着。

说话间三人已经到了客厅,各自打了招呼后,许爷自然与京家大佬一起坐在上首,气氛瞬间变得有些不同。

许爷就是随意问了一些问题,当年许舜钦能顺利结婚成家,傅钦原也算小有贡献,他一直觉得,这孩子是他们家的福星。

他曾动念,想把自己孙女嫁给他。

许尧紧挨着京寒川坐下,还低声给他上了点眼药,“姐夫,那小子可不是个东西,你要注意点。”

“坏得很,我太了解他了。”

“心肝肯定是黑的。”

京寒川轻哂,“我也想看看,他心肝到底是不是黑的。”

“简单,扒开来看!”许尧开玩笑。

京寒川忽然起身,“傅钦原,你不是喜欢钓鱼吗?我们去钓会儿鱼,一时半会儿也吃不了饭。”

“嗯。”傅钦原只能起身,显然他是有话单独和自己说。

京寒川给许尧使了个眼色。

许尧愣了下,干嘛?真准备拖到后面就地正法,开膛破肚,看看心肝是红是黑?

喊上他干嘛!

一个制服他,一个动手?分工合作?

有点刺激,他早就想动这小子了。

京星遥跳脚踹了下自己弟弟,京牧野立刻会意,直接跳起来,“爸,我也去!”

京寒川看了他一眼,“你留下陪外公,这么久没见,你就不想他?”

京牧野点头,闷闷看了眼自己姐姐:我尽力了!

上一章:番二41:沉塘警告,许爷也到了?(2更) 下一章:番二43:单向私奔,双人杂耍?
热门: 温香软玉 异能力是川上富江 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 十界战纪 前任今天凉了/没鬼都求我们快复合 神秘宝箱 我在仙界上小学 娱乐圈大了啥人都有 烂片之王 C语言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