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39:正式确立关系,约好见家长(3更)

上一章:番二38:暗中通信?六爷的严防死守(2更) 下一章:番二40:大佬回京,六爷看到亲吻照?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京寒川不是没怀疑过傅钦原,只是某人表现得过于坦荡,而且他心底想着……

这小子贼精贼精,加之据他了解,两人互动不多,也可能是从小看着他长大,有些人处得太熟,反而不来电,对他怀疑度不算高。

怀生打量着京家鱼缸里的几尾金鱼,严迟则面无表情,安静当个背景板。

默默看着这个大尾巴狼演戏。

“六叔,改天您有空再去花市,我陪您一道,顺便再买两条鱼回去。”某人装得那叫一个天衣无缝。

京寒川点头,看向下楼的京星遥。

她今天穿得格外简单,没精心装扮,更没化妆,只是提气色,抹了点口红,完全不像以往出门那边打扮精细。

京寒川心底对即将聚餐的几人怀疑度又降低几分。

毕竟要是见男友,不会是这种打扮。

可他哪里知道,京星遥是心底装了事,没空妆扮。

“出门注意安全,早些回来。”京寒川叮嘱两句,就让几人离开。

随后叮嘱京家人,先从京星遥回京刚认识的人,可能性较大的人开始排查,傅钦原属于熟人,陌生人排查完,才轮到他。

**

某酒店包厢内

傅钦原等人抵达时,段家兄妹已经到了,段一诺一看到傅渔,冲过去就是一个熊抱,撞得她趔趄朝后急退一步。

“姐,今晚我去你家睡!”

段一诺迫不及待摆脱魔鬼哥哥。

傅渔笑着点头,“好啊。”

“我就知道,我的偶像从来不会让我失望。”段一诺此时若是有双翅膀,绝壁已经飘到天上了。

只是现实无情,因为傅渔紧跟着说了句:

“我爸在家,你做好准备。”

段一诺傻了眼,“那我还是别去打扰了,我喜欢熬夜,吵着他工作就不好了。”

傅斯年喜欢晚上工作,她若是去软件园那边,必须一晚上安静如鸡,那不如直接给她一刀来的痛快。

她敢和傅沉或者京寒川讨价还价,卖个萌撒个娇,对傅斯年……啧!

太凶,她可不敢惹。

小余阿姨那么好看,当年是中了什么邪看上那么一男的,生活不枯燥?一点激情都没有。

这么一对比,她爸就是太有激情,要是能和傅斯年中和一下就好了。

“昨天你在群里说家里让你找工作?你怎么打算的?”段林白说话,段一诺可能不听,傅渔的话,她却听得进去,一来是崇拜,二则毕竟不是长辈,与父母交流,多少有些反叛。

“我想自己做点事。”段一诺心底是有盘算的。

“那挺好,其实年轻可以拼一下,现在创业环境也好。”

“主要是……”段一诺拉着她到一侧,“我看上一个小哥哥,我给你看看照片,特别帅!”

傅渔头皮发麻,因为某人已经开始给她各种安利。

“你搞创业,就是为了追他?”

“嗯。”段一诺没否认,“你看着照片,你不觉得他身上有光?”

“你确定这不是摄影师打得灯光?”

“……”

“他要是真能发光,找那边的怀生师父去给他收了,八成也是个男妖,不然怎么把你魂儿给勾走了。”傅渔笑道。

“我和你说正经的!”

“我知道,你自己喜欢就好,就算结果可能不好,最起码你努力了。”傅渔总不能说,在她这种不婚族眼里:

男人,就和市场的白菜一样,没什么区别。

段一诺说得这个,最多就年轻,水嫩些。

……

这边段一诺全程在安利某个小哥哥,压根没注意京星遥暗中给傅钦原递了个眼色,两人就进了隔壁一个小包厢,里面有麻将桌,沙发,电视,供休闲的。

傅钦原走在后面,抬手准备关门,就迎上了段一言打量的视线。

他勾唇一笑,段一言淡定得移开眼。

他可什么都没看到,也不敢说!

段一诺还拉着傅渔安利她家小哥哥,严迟、怀生与段一言,这三个人面面相觑,心底有数,默默端起面前的水杯,稍微碰了下杯,权当会了个师。

*

傅钦原已经反手锁上门,这一路上她都心事重重,即便她不给自己使眼色,他也是要找她的。

“出什么事了?”他拉着她坐下。

京星遥咬了咬唇。

“梨园的事情不顺利?还是那个算命师傅和你说了些什么?”两人上午才见过,那时还好好的,傅钦原能想到的可能性也就这两个。

“那个师父算命,说我在谈恋爱,我爸好像生疑了。”她硬着头皮开口。

她倒不是怕带人见家长,只是头一次处理这种事,难免有些无措。

“还有别的吗?”

“没了。”

“你觉得自己在谈恋爱吗?”傅钦原语气莫名温柔。

“我们……”他们似乎没挑明过,只是互动亲昵,俨然不是超过普通朋友。

“你看着我。”

京星遥刚一抬头,就撞进了某人幽邃的眸子中,带着笑。

“告诉我,你觉得自己是在恋爱吗?”

她点了下头。

“那我……”傅钦原说起那个称呼,还觉得嗓子眼热得很,“在你心里,我、是你男朋友,对吗?”

京星遥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他们之间,多度暧昧亲昵,却没正式确立过关系。

“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了?”他问得小心,声音压得特别轻。

“大抵……是喜欢的吧。”

她莫名心颤。

“讨厌这样?”傅钦原要再接再厉,就算要去京家拜访,最起码这名分得落实下来。

他说着,轻轻握住她的手,紧紧攥住。

她方一摇头,某人就凑过来,对着她的脸亲了下,“这样呢?喜欢吗?”

他靠得非常近,那种感觉,就像是声音贴着她的心脏,她身子有点软,大脑一片空白,而紧接着,他好似得寸进尺般,更近了……

“这样的话……”

“会不会觉得很喜欢?”

此时外面传来段一诺放肆的笑声,惊得京星遥瞳孔微震,却也无暇管她。

“遥遥——”

“你喜欢我。”他语气肯定。

京星遥没反驳,只是手指略微往里收,稍微攥紧他的手。

傅钦原此时心底也是有些乱,只是盯着眼前的人,就想亲亲她,碰碰她……越近越好。

“我想吻你?”他说着,都不等她说些什么人就凑了过来。

“觉得不好回答?”

“害羞?”

某人明知道京星遥心底想法,还非得逗她。

“没事,我知道你害羞,那我主动点。”某人可不会客气,直至京星遥觉着嘴角有些疼才推了推他,“会被我爸看出来。”

“我注意点。”

有些味道,好似一沾上,就和有瘾般。

……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分开,饶是沉默着,心底也是欢喜的,每次视线交汇,都好似空气有滋滋电流窜动,

傅钦原觉得:

就是这样会和他待一辈子,怕也不会腻。

京星遥手心都是汗,嘴角火辣辣的疼,心里牢牢惴惴。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傅钦原忽然开口。

“我?”京星遥就是不知道要怎么弄,才来问他的,他怎么还反问自己了。

“我是说,你要是做好准备,我就跟你去见家长,虽然准备礼物有点匆忙,也来得及,你若是还需要考虑,那我等你。”

傅钦原也不是怕事的人,再说了,大不了……

就把他爸给拉出去!

反正两家都这么熟了,就是一起吃个饭。

“你想好和我见家长了?”两家这关系,要是真的互相见了家长,只怕闹得分手,双方家里都得有微词。

“我上午就和你说了,我……”

“想娶你,迫不及待那种。”

“你该不会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吧,和你说得每一句话,我都很认真。”

“那你对见家长的事,有什么想法?”京星遥偏头看他,都是第一次,没什么经验。

“过两天你爷爷奶奶不是回来吗?到时候我和家里人商量,去你家拜访。”京家人都在,也显得有诚意。

她点着头。

“你爷爷奶奶喜欢什么?”傅钦原得做足功课,最起码送礼方面不能出任何岔子。

两人说了许久的话,只是段一诺敲门催着他们吃饭,他们才走出隔间。

“你俩干嘛呢?菜都上齐了。”段一诺满脑子都是自家小哥哥,单纯以为两人可能有什么私密事,没多想。

她本身性子就大大咧咧的。

“不好意思,让你们等这么久。”说话的是傅钦原,“大家都坐吧。”

按理说,这顿饭是京星遥请的,她是东道主,应该她把控着场子,可某人已经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开始行使男主人的权利,帮她张罗起来。

段一言低头吃着东西,反正多吃少说话,准没错。

段一诺则拿着手机上的照片,开始和京星遥安利自家小哥哥,没察觉半点异色。

**

聚餐结束,各自回家,傅钦原并没送京星遥,而是傅渔回家,顺道送她去了川北。

怀生倒是长舒一口气,最起码今晚是逃过了一劫。

反不曾想分开前,傅渔随口问了句,“你明天没事吧。”

“明天?”怀生怔了下,“没有。”

“那我来找你。”

傅钦原后来说他,不知变通,你就不能骗骗她?怀生说什么:“出家人不打诳语!”

傅钦原讥笑,“说得好像你没撒过谎一样?当年我爸妈的事,你不也参与了。”

怀生没作声。

几人到家后,各自回房洗漱,傅钦原洗完澡,就敲开了书房的门,傅沉正在处理公文,知道是他来了,连眼皮都没抬。

他最近见到京寒川,总觉得为难。

说到底都是这小子害的,弄得他总觉得对不住自己兄弟。

“这么晚,还有事?”

“爸,我和她确立关系了。”

“挺好,最起码有了个名分。”傅沉直言,正敲打键盘,回复邮件。

“还有就是……我们准备后天去见家长。”

傅沉这才手指顿住,撩着眼皮,看了他一眼,“你想好了?”

“嗯,又不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应该正式去拜访。”

“你有这个想法是好的,为什么选择后天。”

“京爷爷回来,我想等他们家人到齐去拜访,这样有诚意。”

傅沉深深看了他一眼,人到齐了?然后上赶着去送死?

他伸手捏着眉心。

这小子是不是被爱情冲昏了脑袋,智商掉得和段林白一样了,真以为见家长就是两家人吃顿饭那么容易?

现在人家对你客客气气,那是因为看待你的身份不同,要是真的以女婿来看,只会更苛刻,还真以为能和现在这般和和气气?

是有多天真?

“爸,那这件事……”傅钦原开口。

傅沉挑眉,还是想拖他下水啊!

*

另一边

京星遥正和京家大佬视频,想在他面前想说一下傅钦原的好话,最起码让他先留下一个好印象。

小六六一听在夸傅钦原,立刻跟上附和,“爷爷,他真的特别好,当时要不是他开导我,我刚出国的时候,真的会自闭。”

某大佬只是听着,并没作声,心底暗忖:这姐弟俩怎么突然提这个人?

被洗脑了?

傅钦原和京星遥按部就班商量着见家长的事,只是有些事往往并不能尽如人意,比如两人忽视了这中间横亘着一个京六爷这个不稳定因素。

上一章:番二38:暗中通信?六爷的严防死守(2更) 下一章:番二40:大佬回京,六爷看到亲吻照?
热门: 入职冥府之后 穿成富二代前女友 我和渣攻他叔好了[穿书] 我到底有没有钱 反派大美食家 尼姑庵的男保安 超级天神系统 检查少妇隐私:乡野妇科男医 寂静深处有人家 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