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34:她的主动,小三爷笑得像傻子

上一章:番二33:霸道且温柔,就是心太脏(3更) 下一章:番二35:三爷说,皮绷紧,别做白如梦(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会所,射箭场

傅斯年手腕略微一转,将搭好的弓放下,而京寒川已经弯腰拾起另外一支箭,搭好拉弓,只听几声“嗖嗖嗖——”

箭破风而出,震动空气,带着一尾鸣响。

一开始还全部集中在靶心,后来就开始往外蔓延,一侧的工作人员都傻眼了。

这是准备把靶子射满?

傅斯年挑了下眉眼,这力道,这眉眼神色……

分明带着股戾气。

他放下弓箭,走到傅沉身边坐下,拿起一侧的矿泉水拧开,“怎么回事?你们方才说什么刺激他了?”

“我们什么都没说,就好好聊天而已。”段林白看着那箭靶子也是一阵心惊,“你是操心女儿的事,难不成是他家小星星……”

傅沉稳若泰山,别说神情,就是动作都分毫不乱,看不出半点异色。

“上回听说梨园试戏,很多人冲她去。”段林白这方面,消息很灵通。

“嗯。”傅沉点头。

“他家就这么一棵水嫩嫩的小白菜,那么多头猪想拱,啧——”段林白轻笑,“你们说寒川是不是把箭靶子当成那些猪了啊,这特么是要把猪全身都射成筛子啊。”

“就和那什么……”段林白蹙眉,想了半天。

过了好几秒,才蹦出两个词,“箭猪!”

傅沉正喝着水,差点被噎着,箭猪?

也只有他的脑子才能想出这种东西。

脑海中莫名带入自己儿子的那张脸,偏生傅钦原和他无论是样貌、气质都有些类似,这让他莫名有些崩溃。

“你们家诺诺现在什么情况?谈恋爱了?”傅沉转移话题。

“不知道,整天去外面疯。”段林白提起这个就有些无奈,“我们家那就是个野丫头,眼看就毕业了,也不提找工作。”

段家这对姐弟,和京星遥虽然是同岁,不过她出国后,因为教育体制不同,比他们早一年毕业,这两人则是按部就班,今年恰好大四。

段一言是半点都不用担心,高三毕业暑假就在公司实习,而且是段家与林家的几位老人亲自教导的,段林白还质疑:“我的儿子,为什么不让我自己带?”

几个老人直言:“你能保证不把他带歪了?”

段林白无语,他们到底把自己当什么人了。

反观段一诺,就比较散漫随性。

傅斯年偏头看了他一眼,“她前段时间来找我问电脑的事,咨询的都是游戏级别顶级配置,她最近和许家那位走得很近。”

“许家……”段林白一脸懵逼,提起许家,并且精通电脑的,就是许尧那媳妇儿了。

玩电竞的,一个小姑娘家家,在游戏里面,用傅斯年的话来形容:

心狠手辣,杀人如麻!

长得倒是软萌可欺,段林白以前还喜欢打游戏的时候,被她杀了无数次,简直是魔鬼。

傅沉轻哂,“你自己女儿在干什么,你不清楚?”

傅斯年这些年和岭南许家的关系不错,主要是和许舜钦关系交好,两人都是非常典型的沉默寡言工科男,有些惺惺相惜。

“这丫头压根不是打游戏的料,连玩个俄罗斯方块都撑不住五分钟,她去搞什么电竞,简直可笑。”

这两年电竞行业火爆,段林白还投资一个战队。

“你对你女儿的事,还不如斯年了解。”傅沉讥嘲。

段林白差点跳脚。

此时京寒川已经放下弓箭回来,脸上的戾气只增不减。

“要不要去喝一杯?”傅沉忽然提议。

“呦——你请客?”段林白诧异,傅沉从不主动提议要喝酒,“稀奇啊。”

“晚晚今天要加班,估计你们几个回家也是独守空房,喝一杯回去好睡觉。”傅沉这模样,好似是因为宋风晚。

许鸢飞在店内忙中秋的事,许佳木在医院就没清闲过,余漫兮就更不用说了,电视台正在录制中秋特别节目,最近都要住在电视台了,大家回去还真的没什么事。

“走啊。”段林白一拍腿,直接把事情定了。

傅沉抬手看了眼腕表,今天宋风晚让傅钦原去拿月饼,结果送月饼到家的,只有他的助理,他问及原因。

他那个小助理,居然说:“小三爷突然说有正事要忙,所以让我先把月饼送来。”

小纪又不知道傅沉知晓内情,还百般帮他遮掩。

这一幕落在傅沉眼里,就和看猴戏差不多,现在那两人估计还在一起,傅沉有些无奈,他能做的,也就是帮他们多争取点时间了。

**

此时电影院内

京星遥在他脸上戳了两下,相比上学那会儿,眉眼棱角更加柔和了,那时候是真的挺霸道的。

忽然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她忽然笑出声。

傅钦原只是想靠一会儿,压根没睡,她勾住自己手指的时候,就瞬间清醒了。

她很少这般和自己亲昵示好,电影配乐激烈,强烈密集的鼓点一下一下,猛烈敲打着他的心脏。

一种从未有过的愉悦之情从心底缓缓升起。

然后她就开始肆无忌惮起来。

因为戴着眼镜,京星遥完全不知道他一直睁着眼,她的恣意,全都是他的纵容。

傅钦原原本想着,就这么不出声,看她还能做些什么,没想到她忽然笑了,在电影光线照射下,她眼睛非常亮……

就像是有星河在流转,略微眨一下,就有星星落在他心底。

影厅内的光线本就非常暗,京星遥压根没察觉某人略略调整了一下坐姿,因为两人此时的姿势,只要他稍稍偏头,就能轻而易举亲到她。

傅钦原素来是个心底想什么,就会去实践的人。

他忽然伸手,捧住了她的脸。

手心有火。

她心底一惊,可有眼镜遮挡,看不真切他的眉眼神色。

她死死咬着唇,要命了,他到底什么时候醒的。

“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何时醒的?”影厅内声音太大,他靠得近了些。

看不清脸,呼吸可闻。

“其实我根本没睡。”

“你刚才笑得我心乱……”

“好想,亲亲你。”

此时若能看清她的脸,京星遥觉着,自己的每根头发丝,大抵都是害羞的。

“你不说话,那我来了。”他哑着声音就靠了过去。

……

电影声音很大,可是京星遥却好似完全听不到的,只有狂乱的心跳在不断震动着她的耳膜,快得像是能要了她的命。

他这次格外温柔,京星遥脑袋一团浆糊,身子飘飘然,好似能升仙。

傅钦原放开她的时候,她觉着身上都沁出一层汗,四目相对,她略微不自在的撇开眼。

可他此时却又凑了过来……

整场电影下来,京星遥都不知讲了什么内容。

“你要是想看,我们再接着看下一场。”傅钦原此时心底就一个感觉。

电影院真是个好地方。

“不看了,时间也不早了。”电影结束的时候,都没等彩蛋,京星遥就快步逃离了这个地方。

心跳快的要命,怕是再这么下去,她会心力衰竭而死。

傅钦原轻笑,跑那么快,相机都不要了。

他快步追出去,拉住她的胳膊,手指往下一滑,扣住了她的手,死死攥住。

“很多人,你干嘛!”影院内熙熙攘攘,人流拥挤。

“人多,跟紧了。”

傅钦原并不搭理她,拉着她就往电梯走,“还去不去京大,现在是傍晚,那边风景也特别好。”

说到底,也就是想找个借口和她多处会儿。

京星遥此时脑袋还是昏昏沉沉,两人此时就是各种暧昧状态,与他相处心悸愉快,她自然也想和他多处会儿,点头同意了。

*

京大校园人非常多,傅钦原自然而然带她去了一些比较僻静的地方,风景独好。

“你自己要不要拍两张?”傅钦原指着相机。

“你会拍?”京星遥不大相信他的拍照技术,因为某人经常会在群里发一些傅欢的“丑照”,气得傅欢差点要和他断绝关系。

“嗯。”

京星遥有些忸怩别扭,站在一棵花树下,小心翼翼,都不知道该怎么摆姿势,生涩羞怯。

“摆个姿势吧,别一直站着。”傅钦原看她这般模样,忍不住笑出声……

怎么办!

这么可爱……

心都要化了。

京星遥平素也是很大方的一个人,只是此时被他紧盯着,心底紧张,说不清道不明,姿势僵硬得很,只能简单摆了个剪刀手。

而此时恰好有考研的学生躲在角落背单词,看到这一幕,简直要崩溃了。

他特意寻了个无人的地方背书,现在这些小情侣,真是无孔不入啊。

他抱着书准备离开。

“同学,麻烦等一下。”傅钦原叫住他。

那人一看自己被叫住,当时脑袋就大了,两人在拍照,此时叫住他,还能有什么事,帮两人拍合照呗,还敢不敢再虐一下单身狗!

不知道爱护小动物嘛。

他心底抓狂暴怒,还是笑着接过了相机。

京星遥咳嗽着,站在傅钦原身侧,更不知该摆什么姿势了。

“二位好了吧。”学生不太习惯用相机,虽然傅钦原教过他,举着这么昂贵的设备,还是有些紧张。

而事实证明,这两人真的可以再虐狗一些。

因为傅钦原偏头亲了一口,镜头恰好被抓拍下来……

夕阳斜沉,一个笑得放肆,一个则脸红羞怯。

那学生已经被虐得体无完肤了。

*

京寒川晚上出去喝酒了,家里反正无人,她回去也是一个人解决晚餐。

两人找了家餐厅,吃了晚饭,傅钦原才叮嘱她把药吃了。

京星遥此时脑袋昏沉沉的,压根不记得自己几个小时前还是病人,乖乖吃了药,傅钦原方才送她回家,此时暮色四合,待到了京家的时候,整个天色都昏沉下来。

车子仍旧是在拐角处停下,“那我先走了。”

京星遥解开安全带,那声音在夜风中,甜得有些腻人。

“我送你。”

傅钦原下车后,两人居然就绕着百米远的地方,又走了两圈,眼看天彻底黯淡,头顶星星闪烁,周围秋蝉嘶鸣,蚊虫似乎也开始嚣张了。

“赶紧回去吧,要是身上哪里痒,记得擦药。”

“嗯。”

京星遥站在他面前,似乎是有话想说,低头盯着自己鞋尖,咬着唇,始终不知怎么开口。

“还有事?”傅钦原追问。

“唔——”她支吾着,拖长的尾音,带着一丝莫名的撒娇,带着一点小小的俏皮,傅钦原此时心底充斥着一股说不清的情愫。

她忽然抬头,往前走了两步,距离靠近后,抬手抱了他一下……

很轻。

她身上还有一股子药味儿,傅钦原觉着自己可能是疯了,居然觉得那味道,有点甜。

就那么一下,好似全世界的花都开了。

“再见,晚安!”

她说完转身就飞快地逃开。

傅钦原站在原地,良久未动,只是隔了数秒,忽然笑得像个傻子。

上一章:番二33:霸道且温柔,就是心太脏(3更) 下一章:番二35:三爷说,皮绷紧,别做白如梦(2更)
热门: 重生之锦年 穿成校草的绑定cp 欧美风聊斋 他是甜味道 迦勒底旅行社 枕边有你[互穿] 曾与你旧梦一场 全帝国氪金养我 第一夜的蔷薇Ⅲ·今夏 崩人设后我成了万人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