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28:严迟突击检查,吓懵的晚晚

上一章:番二27:给一点阳光,开出一树花(3更) 下一章:番二29:小三爷讨好六爷,察觉端倪?(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秋燥反扑,白天虽热,夜风徐来,也透着股沁人的凉意。

此时距离严迟给的最后截稿日期,也就剩一天两晚,傅沉给宋风晚打电话的时候,正好和段林白刚开完会。

“我晚上约了林白出去吃饭,要不要回去接你。”

“吃顿饭就一个多小时,吃完就送你回去。”

傅沉心底想着,宋风晚赶稿子很辛苦,最近人关在画室,就没怎么出来,心底想着带他去改善一下伙食。

“不了,你们吃吧,我很忙,抽不开身。”

“那行。”

傅沉挂断电话后,段林白还笑道,“小嫂子只要到了截稿日期,你就变成被抛弃的流浪老人了。”

“你话这么多,精力如此旺盛,这次项目,你多照顾点,反正弟妹每天都在医院,你也是夜夜守空房,不如给你自己找点事做,过得充实点。”

许佳木近些年已经晋升为科室的骨干医生,虽然不像以前总是做些琐碎的事,可是经手的都是大手术,一旦忙起来也是不分昼夜。

段林白曾经一度担心她如此作息,会不会过劳死,非要拉着她去专门的医院体检。

其实许佳木每年医院都有安排体检,她自己又是医生,身体什么情况,她心底有数,只是还是由着某人带他去体检了。

让他闭了嘴,免得日日烦她。

结果出来后,居然是他的身体有问题,他就在家当了一个月的药罐子。

许佳木看到化验报告,瞄了他一眼,“我不在家的时候,你都在干嘛?身体透支的这么厉害?”

段林白也是一脸懵逼,他也没干嘛啊!

在外守法奉公,按时回家带孩子,怎么就身体透支了。

*

云锦首府这边

宋风晚挂了电话后,家里也开饭了。

傅钦原要修论文,简单吃了两口,就钻进了书房,怀生今晚在外面有聚餐,并没回来。

宋风晚吃了饭,在外面溜达了一圈,消消食,看到时间,忽然想到余漫兮主持的《众生》栏目要播出了,她看过节目预告,好像今晚的节目比较刺激。

一个节目就四五十分钟,看完再去画稿子也不迟。

厨房帮佣的阿姨还贴心的给她切了盘水果。

这本就是一档民生栏目,扯来扯去都是些家长理短,今日说得是一个学生不堪学业重负,选择轻生的消息,此时家长正和校方在闹。

“哎呦,幸亏孩子救回来了,这如花似玉的年纪,怎么这么想不开啊。”阿姨也跟着坐在一侧,看了会儿节目。

“作业是永远写不完的,这孩子就是给自己太大压力了。”

“心理素质不行啊。”

“和他以后的人生相比,那点作业算得了什么,再者说,最多就是被老师批评两句,有什么打紧的。”

阿姨笑着看了她一眼,没好意思问她稿子画得如何了?

她在这里工作有些年头了,很清楚每年总有那么几天,宋风晚是每日每夜熬夜画稿子的,甚至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加班到深夜。

眼看着要到时间了,阿姨收拾了东西回家,宋风晚看了看墙上的始终,已经快九点了。

好像……

还能再挣扎一下。

而且今天是周末,各大卫视开始陆续上综艺节目了,她坐在沙发上,居然还追了一点。

傅钦原修了论文,下了倒水,瞧着她居然“死到临头”还在浪,也是无奈。

最主要的是,她画稿子这件事,没人帮得了,到最后还是她自己遭罪。

“妈,已经快十点了。”

宋风晚挑眉,“好像可以洗洗睡了。”

傅钦原:“……”

明天就截稿了,你真的如此自信,现在还想着睡觉?

*

而此时伴随着引擎声,一道刺目的强光从窗口一晃而过。

傅钦原喝着水,看着自己母亲飞快的关掉电视,然后往楼上跑,“肯定是你爸回来了,别和他说我一直在看电视。”

宋风晚要去画室装模作样一下。

傅钦原忍不住笑出声,刚才不是很嚣张的要去睡觉?现在完全就是贪玩被抓包的模样啊。

只是车子停靠在门口,好像并没驶入院子,也没有进入家中的停车场,傅钦原觉得不太正常,难不成是今晚出去应酬,喝多了?

他一手握着水杯,推门出去,借着门口的路灯,才发现,这压根不是傅沉的车,而是一辆出租,此时一个男人正站在后备箱拿行李箱,他合上后备箱盖子的时候,出租车立刻驶离。

尾灯落在他脸上,将那人整个脸衬得忽明忽暗。

光是那身量,傅钦原即便只能看到一个依稀的轮廓,也知道是谁。

他猝然攥紧水杯……

小舅舅来了!

那他母亲不是……

要被吓死了!

他急忙将水杯随便搁置在一处,走出去帮忙提行李,严迟个子比他高些许,手长脚长,身高逼近一米九,年纪也不算大,只是五官承袭严望川,稍显凌厉,不说话的时候,表情稀缺,给人一种极强的疏离感。

不过看到傅钦原,还是冲他略微颔首,周身气质瞬时变得非常柔和。

眉长,眸黑,鼻梁挺直,嘴唇极薄,端看样貌,在夜色中,给人一种极强的攻击性。

傅钦原经常听宋风晚说,自己小舅小时候多么可爱,可是他怎么想,都模拟不出小舅可爱的模样。

许是早慧的缘故,他习惯人前戴副面具了,要不然就他的年纪,怎么可能镇得住严家某些不安分的牛鬼蛇神。

“小舅,你怎么来了。”

傅钦原熟稔的从他手中接过行李箱,其实他是想问,这还没到截稿时间,不会这时候来催稿子的吧。

“我不能来?”

“也不是,你好歹提前说一下,我去接你。”

“你最近不是说忙着写论文?没必要让你来回折腾。”严迟已经跟着进了屋子,“我就是来走亲访友,顺便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

“嗯。”傅钦原跟着点头。

路过傅家在院子中的停车场,严迟瞥了眼,“还有人没回来?”

“我爸今晚有应酬,估计是接了欢欢再回来吧。”傅钦原解释。

“那你母亲?”

“我妈在楼上画稿子。”

傅钦原心底是清楚的,他突然出现,压根不是探亲访友那么简单,压根就是来突击检查的。

“帮我把行李拿进屋,我去看看她。”

严迟经常来,自然是轻车熟路,上楼之前,还偏头看了眼正在摸手机的傅钦原,“钦原……”

“嗯?”

“你在干吗?”

傅钦原是准备通风报信的,抬眼就看到某人警告的眼神,只得悻悻放下手机,如果母亲稿子就是没画好,还缺了很多,就算此时通风报信也来不及了啊。

“我就是给朋友回个信息。”

严迟深深看了他一眼,抬脚上楼。

**

二楼画室内

宋风晚原本还装模作样的摆好笔,心底以为是傅沉回来了,可是许久没动静,她摸出手机看了眼,正好有推送消息过来,她正准备点进去……

此时房门忽然被人打开。

她都没来得及抬头,就听到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喊了她一声:

“姐——”

宋风晚手一抖,手机差点掉进一侧涮笔的水桶里,磕在地上,砰得一声。

就好比此时她的心情,瞬时的滔天巨浪掀起来,让她瞬时脑子空白。

不过她还是非常快的镇静下来,“小迟?你什么时候来的?也不提前说一声。”

严迟却信步走过去,弯腰捡起地上的手机,“稿子画得怎么样了?”

宋风晚当时就觉得眼前有些昏暗。

许久不见的弟弟,一见面不是问候她过得好不好,开口闭口还是稿子?

这还是亲弟弟?

“还行。”

“画好的给我看一下。”他伸手过去。

那双手在灯光下,骨节分明,漂亮得紧,可在宋风晚眼里,那就是魔鬼伸来的爪子,能扼人喉咙,要人命的。

宋风晚伸手将一侧画好的稿子拿过来,稍微整理一下,严迟则趁着这时间,转身把门给关上了。

“砰——”

然后就是“咔嚓——”落锁声,宋风晚心头狂跳。

心虚得无以复加。

这件事若是放在十几年前,她做梦都想不到,催稿狂魔会是自己弟弟,以前他没进入公司的时候,都是其他人来催,也好打发,可面前和人是她亲弟弟,他可不会看她半分面子……

严迟将宋风晚手机搁在一侧,还顺手寻了个凳子坐下,眯着眼看她整理画稿。

她手里一共就三四张纸,翻来覆去倒腾,这有什么好整理的?

不过严迟也不急,“姐,你慢慢整理,我给爸妈去个电话,告诉他们我到了。”

“嗯。”

宋风晚悻悻笑着,像极了交不出作业的学生,此时正在垂死挣扎。

严望川与乔艾芸并没睡,就是在等他电话,简单说了两句之后,严迟把电话递给宋风晚,“爸妈想和你说两句。”

宋风晚笑着接过电话,他们无非是问她最近过得如何,严望川是私心给儿子放假的,所以乔艾芸最后还破天荒的叮嘱了几句。

“他最近也很累,此番去京城,你多留他几天,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前些日子,你还打电话说想他了,那正好你们姐弟多处处,交流一下感情。”

宋风晚抬头看了眼一侧的严迟,她说想他,也是信口一说,而且他们之间,除了工作,哪里来的感情交流啊。

“晚晚,麻烦你照顾他了,小迟这些年的确过得很累,你要好好关照他几天。”

挂断电话后,宋风晚悻悻笑着。

她倒是想好好关照他啊,可现在是你儿子不让我好过啊。

“姐,稿子还没整理好?”严迟这压根不是催稿子,而是催命啊。

宋风晚只能硬着头皮将手里的几页纸递给他,“我最近真的在努力画稿子,你看,我到现在都没睡,一直在认真工作。”

“不是认真玩手机?”严迟翻着手里的几页纸。

和他估摸得差不多,她真的……

很放纵自己。

**

傅钦原帮严迟把行李提上楼的时候,正好碰到严迟抬手把画室的门关上了,他叹了口气。

催稿狂魔又来了。

他都能想见,自己母亲此时多么的弱小可怜又无助。

将严迟行李送回屋,傅钦原才给自己父亲打了个电话。

那屋子里的,都是他的长辈,傅钦原是插不上手的,这种事,还是留给父亲解决吧。

傅沉此时正在学校门口,还没接到傅欢。

“喂——”

“爸,你赶紧回来吧,小舅来了,正和我妈在画室谈心。”

“严迟来了?”傅沉蹙眉,这小子可真会挑时间。

卡在截稿前一天过来,这是成心不想让他妻子好过了。

上一章:番二27:给一点阳光,开出一树花(3更) 下一章:番二29:小三爷讨好六爷,察觉端倪?(2更)
热门: 再见野鼬鼠 嫁给渣攻的白月光 艳医修神 和主神结仇后〔快穿〕 与年下的恋爱法则 风不飘摇,云不飘摇 春光乍泄 千寺钟(上) 曾许诺(上古情歌原著) 穿成校霸的心尖女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