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26:蛇蝎美人?逼退小三爷桃花(2更)

上一章:番二25:又闷骚又坏,傅渔助攻小三爷 下一章:番二27:给一点阳光,开出一树花(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演讲礼堂后面被学生挤满,前面还有一些空位,都是留给老师和领导的,总能给她腾个位置出来。

傅渔入座后,台上大屏幕ppt正在放着怀生的个人简历。

她没想到,这个打更的和尚,履历居然一页ppt都放不下,年纪不大啊,著作等身,没修到博士学位,却是京大佛学专业特聘的讲师……

就是这上面配的照片……

太老气。

对于傅渔会来,怀生并没表现得多诧异,只是让人在她身侧又留了两个位置。

“待会儿可能钦原和京小姐会来。”他解释。

傅渔点头。

傅钦原是肯定会来的,因为他今天要来学校上课,顺便给教授看一下论文初稿,八点上课,十点多才下课,肯定不会这时候赶来。

京星遥则是昨天提了下想来看看,考虑到两人的关系,怀生还是让人给他们预留了位置。

演讲开始后,傅渔一开始还是有些兴趣的。

只是看到他做得堪称“古董级别”的老式ppt,捏了捏眉心。

她给的模板,他压根没用,这个ppt,无论是整体设计,还是特效,在她眼里……

都是爷爷奶奶才会用的,太土了。

小叔还说他熬夜做ppt,就捣腾出这么个玩意儿?

他演讲内容,并不是单纯的讲学,也是围绕他游学经历,给大家普及传统佛家文化,不枯燥,反而很有趣,只是内容傅渔都提前听过了。

不好意思提前走,只能偷摸在底下玩手机。

怀生偶尔会瞄到她,那种玩手机的姿势……

显然上学时,没少干这事儿。

**

十点多些,傅钦原的确来了,傅渔只是余光扫了他一眼,连个正眼都没给他。

只是他做了几分钟,手机震动起来,似乎是公司电话,就急急走了出去。

傅渔咋舌:大忙人啊。

京星遥今天的确来了,只是她心下也以为演讲不可能爆满,时间估算出错,加之她对京大不熟,没想到学校那么大,光是问路找方向,就耗费了不少时间,到礼堂时,已经是十点多了。

此时没等到座位的学生,不少都走了,后门几乎没人,她悄声走过去,看了眼室内,立刻打了退堂鼓,自己还是回去吧。

不过人来了,总得留下点痕迹,她举着手机,找了几个角度,抓拍了几张照片。

此时傅渔正群里说自己到在看演讲,因为怀生并不在她就吐槽了一下某人糟糕的简介照片。

星星:【这几张不是挺好的。】

众人:……

大渔:【你在现场,我怎么没看到你?】

傅渔转头,因为京星遥没位置,站在最后,也很惹眼,她没敢抬手,怕打扰其他人,给她发了信息:【我这里有空位,过来坐。】

【应该有人坐吧,我不去了,准备走了。】

因为她身侧那个位置,分明放了一些书本,那都是傅钦原上课带去的。

【不是,一个是小叔,另一个就是留给你的。】

傅渔思量着,可能听说小叔在,她会不会害羞的走了?所以她特地补充了一句:【小叔已经走了,你放心过来吧。】

京星遥退出后门,正准备猫着腰,从前面进入座位。

只是她前面有个人更快,直接坐到了那个空位上,就连怀生在演讲,都忍不住分神多看了一眼。

京星遥脚步停在门口,进退不得。

傅渔偏头看着那个女生,端看穿着,也不是学生,加上她怀中抱着的书,可能和傅钦原是同班学MBA,注意到傅渔的视线,她压根没放在心上,反而显得有些高傲。

抬手准备翻看傅钦原搁在桌上的书,无非是为了确定是不是他的位置。

傅渔却一抬头,直接把手机搁在了书上,“小姐,您在做什么?”

“这是我同学的东西。”她显然并不认识傅渔。

“同学又怎么样?”傅渔见多了人,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人是奔着傅钦原来的,“擅自动人物品……”

“那就是没教养。”

“和你有关系吗?大家目的一致,何必咄咄逼人。”她说着,就要夺过书,傅渔干脆挪了下位置,坐到了傅钦原位置上,一手按住了书,气得那人脸色发白,压着声音说,“你别多管闲事。”

“而且这位置也不是留给你的,也不问一下是否有人,就坐过来……”

“您这教养可真好。”

那女生压着火气,“这位置一直没人坐,谁说有人了。”

“停车场的车,主人家也不在,难不成就都是你家的?”

“你这是强盗逻辑。”

“和你这种人说话,还需要逻辑这玩意儿?”傅渔双手稍微敛着些嘴,尽量不让别人看出异常,微眯着眼,笑靥如花。

她手指轻微摩挲着傅钦原的书本。

“识趣儿的现在就走,别等到别人发现,或者傅钦原回来,知道你碰到他东西,我担心你这张漂亮的小脸……”

“会被拍在地上!”

那女生显然被惹急了,可是顾忌此时在礼堂,人很多,要是真的起争执被人拍下来,传到网上,终是难看的,加上她的确理亏,只能憋着口气。

“还不走?”傅渔看了眼正门外,已经不见京星遥的身影了。

女生到了最后,只能咬牙说了句,“你等着。”

可是看模样,似乎还不肯走。

傅渔直接从包里翻出名片推到她面前。

“随时找我!”

她瞥了眼上面的名字,身子一僵,张了张嘴,看向傅渔,利索收拾东西,落荒而逃,走慢角落,书还掉在地上,慌忙捡起就跑……

动静有些大,不少学生都注意到了,怀生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只是他站在台上,可以清晰看到傅渔此刻的表情。

她正托着腮,盯着那人慌乱的背影,嘴角勾着笑。

虽然穿着一袭黑裙,偏生涂了个正红色的指甲油,本就是生得有些妖艳,此时更像是蛇蝎美人了。

怀生收回视线,继续讲学。

刚才那女生八成是被她吓走的,之前几次接触,他大致清楚傅渔的性子,工作起来,雷厉风行,此时看来,也是强势又霸道,欺负了人,还这般嚣张?

有些人怕是心底有“恶”,怕是佛祖都度化不了。

*

傅渔此时也出去看了两眼,无非是去找京星遥的,只是的确没看到她,该不会是被气死了吧。

昨天刚说某人桃花多,其实这里面有她夸张的成分在,想和傅家结亲的人的确很多,但是敢明目张胆示爱的,也是少数,毕竟某人在外面,可不比在家,有那般好脸色给人家。

没想到昨天刚吓唬过京星遥,今天就真的窜出了一个情敌,自己真是乌鸦嘴!

她立刻给傅钦原打了电话。

“喂——小叔。”

“嗯。”

“有件事想和你说一下。”

“我正好也有事找你。”

“我先说,我的比较急。”傅渔还是强势的,“我真是没想到,你人不在,都能招来烂桃花,方才你家星星来过,可能心底有些不舒服,又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回去了,你关心一下。”

最起码让他心底有个数,免得到时候又发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傅斯年和余漫兮这些年结婚,也没少发生一些摩擦,只是从没红过脸,最主要的是,傅斯年太直接,无论什么事,从不会觉得不能宣之于口,有什么事,立刻就说开了。

傅渔有样学样,觉得坦白能减少摩擦,她心底是希望他们在一起的,毕竟……

不是哪家姑娘都这么傻的。

只是随后傅钦原就说了句:

“她在我这里。”

傅渔傻了眼。

“那你想和说什么?”傅渔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敢情方才她那么着急,纯粹就是瞎操心呗。

“帮我把书交给怀生,让他帮我带回家,如果他有事忙,你就帮我捎回家。”

傅渔此时心底有个想法:

想把书拍在他脸上。

她帮忙处理他的烂桃花,他家小叔……

已经在撩妹了?

上一章:番二25:又闷骚又坏,傅渔助攻小三爷 下一章:番二27:给一点阳光,开出一树花(3更)
热门: 名门贵妾 芙蓉簟(裂锦) 重生之衙内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洪荒]穿到洪荒搞基建 流年明媚·相思谋 酥油 老婆爱上我 重生白月光的小奶狗 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