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25:又闷骚又坏,傅渔助攻小三爷

上一章:番二24:严师兄与小严先森,别扭的关心(3更) 下一章:番二26:蛇蝎美人?逼退小三爷桃花(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宋风晚一整个下午,画了几笔画,却玩了一下午手机,现在网上小视频很多,搞笑搞怪的,随便刷刷,时间就蹭蹭过去了。

她走出画室时,揉了下脖子,直了直腰。

好似……

特别辛苦!

晚饭前,她给乔艾芸去了个电话,当时严家父子都已到家,正在说严迟去京城的事。

“巧了,你姐电话。”乔艾芸笑道。

“妈,您先别和她说我要去过去。”严迟开口。

“嗯?”

“我的飞机是晚上的,可能还会晚点,不想她干等着,京城那地方来回去接机,路上都得浪费两三个小时,没必要。”严迟这语气,好似极为关心宋风晚。

“而且我也想过去给她一个惊喜。”

严望川偏头看他,以为姐弟俩关系好,欣慰的喝了口茶。

乔艾芸笑着点头,“那我不说了。”

说完接起电话,与宋风晚聊了些有的没的,绝口没透露半点风声……

*

另一边

傅渔与京星遥逛完街,送她回去,京城的傍晚,道路总是拥堵的,傅渔有些不耐烦的伸手轻轻敲打着方向盘。

指甲染了层红,豆蔻颜色,衬得她手指白皙修长。

车子堵到半道时,京星遥侧头看向窗外,前方堵得一塌糊涂,看不到尽头般。

此时有人手机震动,京星遥下意识要摸手机,另一侧有人接起了电话:“喂——”

傅渔手机开着导航,固定在支架上,所以接电话声音也是外放的。

“还没结束?”傅钦原的声音。

京星遥佯装继续看窗外,却仔细听着叔侄俩的对话。

“堵车,你放心,我会把你们家小星星送回去的。”

京星遥耳朵倏然红透,被亲近的人调侃,饶是脸皮再厚,也肯定觉得羞涩,她扭头,一双眸子,似嗔非怒。

一个劲儿给她使眼色,打手势,让她停止调侃。

傅渔并不是个不会看人脸色的人,她是觉得,这种玩笑可以开才说的。

“小星星……”那边传来傅钦原低低的笑声,这都是京星遥很小的时候,大家的爱称,长大后自然说得少了。

“难不成现在就想让我改口叫小婶?”

京星遥算是彻底憋不住了,急急开口,臊得整个脸都发烫,“……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好了小叔,电话先挂了,车子好像动了。”傅渔很清楚玩笑可以开到什么程度,这丫头脸皮薄,要是玩笑过火了,兔子逼急了,也得咬她一口。

“好,遥遥,回家和我说一声。”

京星遥臊得不行。

傅渔却笑得很大声,她怎么觉得她家小叔……

好骚!

又闷骚又坏那种,这京星遥压根招架不住啊。

挂断电话后,京星遥过了许久,脸上燥热才消退一些,傅渔余光打了她一眼,“星星,你和我小叔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

她没作声。

傅渔再接再厉,“其实我看得出来,你对他也不是全然没感觉的,如果心底不排斥,或者有些小心动,你们可以交往试试。”

“谈个恋爱,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手,不用瞻前顾后。”

傅渔一向潇洒,为人处世都是这般,只要她喜欢的,前方怕是风雪载道,也会一往无前。

“我跟你说,你出去这么些年,想爬他床的人太多了,你知道逢年过节多少人来我家,想通过我爸妈牵线搭桥,给他相亲吗?”

“这只是我家,别的就更不用说了。”

“我跟你说,这男人有时候可以吊着他点,毕竟太容易得到,可能不会珍惜,可是一直犹豫不决,他追你几年,觉得没戏放弃了,你再想回头,那就难了。”

有人给傅钦原介绍对象这些事,京星遥还是头一次听说,垂头摩挲着手机,眼神有些暗,不知在想什么。

傅渔却接着继续刺激她。

“毕竟谁都想被人疼爱,就算是男人也一样。”

“他身边那么多莺莺燕燕,花花草草,人家一直追着他,可能时间长了,他就……”

“现在社会开放,可能你要面对的不止是女性情敌,还有男的,我跟你说个有趣的事儿,小叔曾经被男人表白过。”

京星遥瞳孔微震,其实在国外,同性婚姻都是受法律保护的,这并没什么可惊讶的,只是有人和傅钦原表白,这就……

“当天是诺诺和一言的生日,诺诺你也是知道的,认识的人多,晚上出去玩的时候,她还叫了一堆人,说是热闹一下。”

“当天小叔和欢欢都去了,有不少男生都盯着他们那边看。”

“有个男孩的眼神格外热切,而且蠢蠢欲动,一副想过来搭讪的模样,我当时还调侃欢欢,说这男孩肯定是看上她了,结果人是过来了……”

“却扭扭捏捏坐到了小叔身边,并且和他表白了。”

“嗳,你知道当时我和欢欢是什么表情吗?”

“真是活见鬼了!”

京星遥不知道他俩什么表情,但可以想见傅钦原的表情,肯定是如遭雷劈,生无可恋。

她努力憋着笑,“然后呢?”

“还什么然后啊,小叔没理他,而且这是段家兄妹的生日聚会,他不想搞得太难看,只是这男生总是含情脉脉的看着他,而且居然喊他三哥,然后他愤然离席了呗。”

三哥?

宋风晚会这么叫傅沉,有些专属称呼的意思,所以即便大家喊傅钦原小三爷,也不会有人喊他三哥一类。

京星遥都能想见,当时傅钦原那种日了狗了的表情。

“毕竟不是光荣的事,这件事也就我和欢欢知道,因为当时坐得近。”

“后来诺诺还问他怎么提前走了,小叔只能说有事。”

京星遥忍不住笑出声,他居然还是这种体质。

傅渔想起当时的事,也是忍俊不禁,“所以啊,我们家小叔可是男女通吃的畅销货。”

“他这个人吧,算不得什么好人,这身上,好的习惯,坏的缺点,都挺明显。”

“人无完人嘛,你要是觉得人不错,姑且试试。”

京星遥方才还以为电话,和傅渔突然发问有些羞涩为难,被她方才的告白事件,已经逗得不行,反而颇认真地听了她的意见。

“我会好好想的。”

傅渔以前跟着余漫兮出入电视台,什么人精没见过,和人说话得讲究艺术,你不能直接上来就推销傅钦原,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其实外人看来,傅钦原的确是个畅销货,傅渔算是看着他长大的,可能就是太熟了,在他眼里,这人就是个残次品……

毛病一堆。

趁着京星遥还没发现这些事之前,先帮他把人拐回家。

小叔啊,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傅渔送她到京家后,又被许鸢飞留下吃了顿晚饭才回家。

她刚到家,就发现家里来了客人,应该是余漫兮电视台的同事,看到她先是夸了一通,说了些漂亮话。

等她进屋后,就听到外面有某些不和谐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

“你女儿年纪不小了啊,应该找个正当工作了。”

在许多父母心底,可能只有公务员,老师,医生才算是最体面妥帖的工作。

“是啊,自由撰稿人拿薪水还是不稳定,她这样以后怕是不好找对象吧。”

“她这年纪还是不要再拖了,要不然过了三十,就不好嫁人了,你看我们部门那个小王的亲戚,一拖再拖,现在都四十了还一个人,这样怎么行,老无所依啊……”

……

余漫兮只是一笑,刚想开口,傅斯年忽然从一侧书房走了出来,手中拿着杯子,好似是去厨房倒水的,几乎是冷着脸从客厅穿过,目光从那群人身上一扫而过。

没说话,压迫感十足。

几人也不傻,立马起身说要走。

余漫兮想开口客套一下,让他们再坐坐。

傅斯年却放下杯子,直言道:“那我送你们!”

连半句客气话都没有。

傅渔却忽然笑出声。

客人走后,余漫兮看向傅斯年,“气着了?”

“就是搞不懂某些人,平时接触也不多,说话更是少,有些人怕是小渔都没见过,现在却突然好想很关心她,好似她结不结婚,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一样。”傅斯年直言,“要不是你的同事,我可没半点好脸色给他们。”

余漫兮笑出声,“你是不是觉得,你刚才脸色特别好。”

“我在努力克制了。”

傅斯年觉着他们家都不急,别人家就更没资格对他女儿指手画脚了,这要是真的关心就罢了,怕是真心着急的没几个,看戏的倒是不少。

这年头,不婚很正常,有些思想传统还嘴碎的,私底下也会说上几句。

余漫兮只是一笑,女儿都这么大了,脾气还是这么硬。

傅渔倒是洗了澡,打开电脑,开始查看读者的留言,对方才发生的小插曲全不在意,谁都不会为别人而活的,要是谁的想法和目光都那般在意,这日子怕是没法活了。

她是夜猫子,熬夜是常态,只是忽然看到一侧日历上标注着红圈,下方写着:

【打更的师父,京大演讲】

其实学生中信佛的人不多,可能对这个感兴趣的人也不多,只怕到时候会场里零星几个人,那就太惨了,好歹他帮过自己,去给他撑撑场子,可能还能收集到一些新鲜素材。

那今晚就早点休息……

一点就睡觉吧。

**

翌日,京城大学,博雅大礼堂

傅渔原想着,肯定没人去看这种佛学演讲,毕竟枯燥乏味,可她还没到礼堂门口,就傻了眼。

里三层外三层,挤了一堆学生,全部都是没有座位的,有些学生甚至从别处借了凳子,准备坐在过道里。

“这个老师长得好帅啊。”

“比学校之前发的通稿上照片还帅,说九点开始,我八点半就来了,位置都没了。”

“演讲再无聊,对着他的脸,我都能吞的下去。”

……

傅渔嘴角抽抽,上前说了句,“你们知道他以后是要出家的吗?”

几个女生看了傅渔一眼,看她穿着也知道不是学生,说话透着一点拘谨,脸也有些红,“我们就是随便说说。”

“他以后要出家做住持,估计一辈子都不会结婚的。”

傅渔觉得,还是不要让这些小姑娘产生什么旖念比较好,免得陷进去,无法自拔,以后不得伤心死。

而此时怀生正和几个教授从另一侧走来,隔着很远就看到了傅渔。

她知性成熟,自信张扬,虽然今日穿了一身黑,在学生中,仍旧十分惹眼,隔了一段距离,他客气地打了招呼,“傅小姐,谢谢您过来。”

语气非常疏离。

傅渔看着他身边的人,思量着,现在总不是私下里了吧,客气地说了句:

“师父好!”

周围一群女生也跟着称呼,“师父好。”“大师好。”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今天来演讲的,是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子。

上一章:番二24:严师兄与小严先森,别扭的关心(3更) 下一章:番二26:蛇蝎美人?逼退小三爷桃花(2更)
热门: 神魂之判官 上将的omega吸血鬼 房产大玩家 天火大道 致青春2(原来你还在这里) 山楂树之恋 帝王的战利品(重生) 小农民的桃花运:打工小子艳遇记 乡村艳妇 魔道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