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17:一日三餐去钓鱼,催稿狂魔小严先森(2更)

上一章:番二16:三爷终被坑?妖精吸人元神 下一章:番二18:利用六爷,解决情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傅沉打量着怀生,颇为无奈,他怎么偏要由着傅渔折腾,他弯腰拾起地上的薄毯,准备给他盖上,却已经惊动了他。

“三叔。”他声音嘶哑沉闷,显然是昨夜用嗓过度了。

他一直在叙述,傅渔负责录音,自然是他更累。

“你也得学着拒绝,撑不住就回去休息。”傅沉了解怀生,遇到别人还好,遇到他们家人,几乎是有求必应。

“我没事。”怀生完全是强撑着,他此时脑袋晕乎乎的,浑身的力气都好似被人抽干了,整个人都是虚空的。

“赶紧上去休息吧。”傅沉思量着,晚些还是要提醒一下傅渔。

“那我先走了。”

“要不要做点吃的给你,吃完再睡觉?”傅沉是真的把他当亲儿子在疼。

“不用。”此时给他一张床,他可以睡到地老天荒。

“那早餐不叫你,你什么时候睡醒再下楼吧。”

“嗯。”

傅沉一看他这模样,忍不住摇头,昨晚真是被折腾惨了。

怀生走出书房,上楼的时候,眼皮耷拉着,有些撑不住,还差点在拐角撞了人,“不好意思。”

“你睡醒啦?”

这声音……

怀生抬眼,就看到穿着运动服的傅渔正从楼上下来,梳着马尾,露出一截白嫩的脖颈,贴身的运动服,勾勒得腿长腰细,正抬手调整腕上的运动手环。

“要不要一起出去运动?”

“不了,我还要做早课。”

“早课?”傅渔拧眉,隐约好像听谁吐槽过,说他敲木鱼的事。

“那行,我先走了。”

傅渔那叫一个精神饱满,傅沉听着对话声,出来看了眼。

这两人一起熬夜,一个面色铁青,双目浑浊,脚步虚浮,另一个却好似打了鸡血,容光焕发,这不是妖精吸人精元还能是什么?

傅渔与傅沉打了招呼,就出去晨跑了,怀生则拖着身子勉强冲了个澡,用的是凉水,他原想着,撑着点精神把早课做了。

这么多年,就算是参加高考,他都没断过……

只是翻开佛经,眼皮一沉,终是沉沉睡过去了。

坚持了这么久的早课,终是断了。

……

等他再度醒来,已是黄昏时分,即便睡了十多个小时,身子还疲惫不堪。

熬夜简直是魔鬼。

而这边的傅渔,晨练吃早餐,回屋写稿子,灵感如泉涌,刚发布的一个小文章,点击已经破十万,打赏都有一两千了。

她还想去找怀生道谢,敲了半天门,没动静。

出家人不是很勤快的?怎么能睡一天,啧——

**

另一边

傅钦原花了一天时间,将接下来的工作都安排出去,除却几个必须他亲自跟进的项目,其他的,全部都推给了傅沉……

十方接到通知,那是一脸懵逼的,他本以为自己已经退休了,莫名其妙开始给他分配任务。

他还特意打电话去问了傅沉:“三爷,小三爷这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就……”

“你这是来质问我?”

“不是,就……”

十方再想说什么,电话就被挂了。

怎么还生气了?

傅钦原把工作交接完毕,就说要给自己放几天假,宋风晚觉得挺好的,劳逸结合,他是该休息两天了。

然后……

某人开始一日三餐去京家“钓鱼”。

他休假,往京家多跑跑也没什么可厚非的,而且他的时间基本和京星遥是错开的,可能去了一天,都不会见到一次,外人看来,他就是奔着京寒川那几池子鱼去的。

傅沉则思量着:

我给他分担工作,是让他将MBA好好读完,完成学业,他给我跑去京家钓鱼?难不成又准备重操旧业,玩物丧志了?

一个年轻人,怎么会有如此老派的爱好。

傅沉和宋风晚说了两句,不曾想被她给怼了:

“钦原这爱好怎么养成的,还不是在他小时候,你经常带他往京家跑?我看,他就是玩物丧志,最大的责任也在你。”

当时傅沉是想着,京家人多,又喜欢傅钦原,可以帮自己分担带孩子的辛苦,哪里会想那么长远。

“我觉得去钓鱼挺好的,反正人在京家,有六爷盯着,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总比出去花天酒地好。”

傅钦原以前不专心学习,还一度沉迷网游,宋风晚真的很担心,他会不会走上和蒋二一样的路,变成纨绔,现在的状态,她挺满意。

“那小子如果想做什么出格的事,也只会暗戳戳的搞,不会摆在明面上让你看到的。”

“可能他借着去钓鱼,暗中打什么歪主意。”

“你觉得他是什么省心的玩意儿?”

傅沉这话只是随口一提,立刻就遭到了宋风晚的反驳:“你为什么总要把自己儿子想得这么坏?”

“你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还说他是玩意儿?”

傅沉头疼得紧,罢了,不提这个。

此时已经是晚上,他直接去洗澡,原想着夜深了,能做点夫妻爱做的事,刚出来就看到宋风晚正坐在地毯上,设计图纸摆放了一地,他嘴角一抽……

今晚自己那点念想算是泡汤了。

“都这么晚了,还忙?”傅沉扯着毛巾擦头发。

“小迟前些日子就把图纸发给我了,我一直没看,他刚才打电话催我了,说好三天给他答复,这已经快一周了。”宋风晚说起这个也是心虚。

她现在虽然不在南江严氏的总公司,却是严氏设计部的总负责人,关于设计稿件都需要通过她把关审核,或者亲自操刀设计。

严迟就变成职业催稿人!

只要临近截稿日期,她恨不能当个乌龟缩起来,有次甚至故意把电话弄停机,结果一分钟后信息提示:

【亲爱的移动用户,您已使用空中充值10000元话费……】

甚至还给她充了流量。

然后发了条短信过来。

【姐,我知道你能看到信息,到底什么时候交稿?】

【我有个不成熟的小提议。】

宋风晚蹙眉:既然觉得不成熟,那就别提啊。

【您看这样好不好,我收拾行李,搬去你家住,盯着你画稿子如何?】

小时候分明很可爱啊,怎么长大后,一点都不乖了。

宋风晚直接和他提过:“小迟,我觉得你变了,你以前不会这么对姐姐的。”

严迟只默默回了她一句:“你也变了,以前都是提前截稿,你也是越来越懒了。”

“你以为画设计稿那么容易,需要灵感的!”

“你是想说你江郎才尽了?”

宋风晚被一噎……

严迟没遗传到严望川冷冽、寡言少语的性子,却遗传了说话能毒死人的技能,严望川以前就是那种,不说话则已,要是开口真能把人噎死。

他们公司在确定这季度主打产品时,各个设计师都会提前交一些草图设计稿,决定谁当主设计师,都是商议决定的。

不是说宋风晚是设计部门主管,就一定会用她的稿子,设计草图和灵感图,都是提前交上去的,你如果真的没灵感,压根不需要交图,宋风晚是属于灵感很多,但是懒得上手实践那类。

用严迟的话来说:“懒癌症晚期,得治!”

傅沉看着一地的设计图,有些无奈,“小迟早早就把文件发给你,你干嘛非得拖到现在?”估摸着今晚是不用睡了。

“有时忙起来就忘了。”宋风晚想着,给了三天时间,也不是很急,晚两天在弄,这一拖,就把事情忘了。

“那小子怎么没跑过来追杀你。”傅沉看她撑着下巴,一脸无奈,只是宠溺笑着。

严迟真的因为催稿,连夜飞过来两次……

宋风晚当时正在熬夜绘图,接到电话,某人告诉她,人已经到家门口,真的把她吓得够呛。

倒不是说怕他,只是自己心虚。

结果她熬了一整夜,小严先森安稳睡了一夜,隔天跟着傅沉出去泡澡汗蒸,喝了点小酒才回来,悠哉得不行。

“我估计明天不给他,他真会过来。”宋风晚挑选着设计稿,“这小子平素为人性子和父亲完全不同,工作起来,两人倒是如出一辙!一样强势。”

“毕竟是亲父子,有遗传的。”

“所以钦原为什么腹中黑,也是遗传。”

傅沉无奈笑着,以前认识她的时候,她对自己可是毕恭毕敬的,说话都斟酌再三,自打结婚后,她算是“原形毕露”,偶尔还得怼上自己几句。

自己选的媳妇儿,除了宠,还能怎么办?

他去书房拿了两本书,回屋默默翻书,静静陪她,直至傅欢快放学,出门接了女儿。

傅欢回家后,去和宋风晚打了招呼,瞧见一地稿纸,忍不住吐槽:

“妈,小舅舅又给你发追杀令了?您都这年纪了,就不能让小舅舅省点心?”

这丫头和谁学的这么毒舌。

“赶紧去睡觉。”

“我还要写作业。”

傅欢回屋之前,还看了眼怀生所在的房间,傅渔在他们家住了两天,他陪着熬了两夜,好像整个精气神都被熬干了,整个人都瘦了。

索性她走了,不过她每天不是被闹钟吵醒的,而是被隔壁的木鱼声吵起来的……

比闹钟还准时!

傅家无人睡懒觉,怀生某日特意问她几点起床。

傅欢为了让他觉得自己很勤快,不爱睡懒觉,直接说:“六点!”

其实她闹钟定的六点,却总是在床上赖到六点半,现在好了,六点……

木鱼准点敲响了。

傅欢崩溃了。

她真的很想让傅渔来他们家住两天,晚上让他把精神熬干了,第二天准消停。

傅欢叹了口气,拖着书包进了房间,最近没法赖床,感觉生活都了无生趣,连刷微博,给喜欢的明星打榜都没精力了。

傅沉是怎么都没想到,怀生这木鱼能治好傅欢赖床的毛病。

怀生做早课的时间,提前咨询了傅家所有人作息时间,也是担心打扰到他们,傅欢落得这般,也是她自己作出来的,爱赖床,还非得装勤快。

如果怀生是傅钦原,她的亲哥,傅欢怕是早就冲到他屋里闹腾了,把他木鱼给扔了。就是熟悉,却又没那么熟,也不好说什么,而且人家很善解人意,提前问过她了,她只能每天笑呵呵的应付着……

傅沉每次看到她强颜欢笑,一直憋着笑,他很欢迎怀生在他家多住两天。

**

傅钦原这边

公司的事情大部分交付出去,白天往京家跑,晚上还得回来看书写论文,忙得不可开交,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劳逸结合。

殊不知人家是恋爱学习两不误。

沉寂了好几天,傅钦原思量着,是不是可以再去撩一下她了……

毕竟适当的刺激是非常有必要的。

上一章:番二16:三爷终被坑?妖精吸人元神 下一章:番二18:利用六爷,解决情敌?
热门: 艳绝乡村 科技大明星 皇妾 英雄二代的我天下第一 浪花一朵朵 仙路争锋 大祭司 橙红年代 星星上的花2 非分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