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06:六爷vs小三爷,正大光明来钓鱼(3更)

上一章:番二05:情话苏炸了,去京家做客(2更) 下一章:番二07:你太甜,很招我喜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川北,京家,后院池塘边

夕阳斜沉,挂在天边,摇摇欲坠,将大半天空都染成一片绚烂的橙红色,在鱼塘上洒了层淡淡的玫瑰金粉。

水面忽然有波纹鳞起,京寒川的鱼竿震动着,他抬手收线,干净利落的将鱼取下,方一回首,一方白色抹手的帕子就递了上来。

“谢谢。”京寒川挑眉,打量着他,果真和以前不一样了,居然知道给他递帕子擦手。

这孩子果真是长大了,他依稀还记得他小时候总是顶着一顶黄色的渔夫帽,扛着鱼竿过来,现在也能独当一面了,只能感慨时间飞逝。

“您太客气了。”

“听说你目前在公司做得不错,昨天还听星遥的小舅夸了你。”这里的小舅指的是许尧,他继承了许如海的公司,和傅钦原有些商业合作。

“还是长辈照拂。”

他显得非常谦逊,默默刷了一波好感。

没人喜欢太张狂的人,尤其是京寒川他们,任何的张狂,在他们面前,就好似在关公面前耍大刀。

“工作这么忙,还抽空过来,也是有心了。”京寒川收了鱼线,天暗了,也该回去吃饭了。

“应该的,您也知道我爸的性子,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他了,给我安排了不少工作。”

“是他能干出来的事儿。”京寒川轻笑,“他一直都是这样,有时候,想得多,他想整人,有各种法子让你崩溃。”

“不过这么多年,习惯了。”

“你也是不容易,辛苦你了。”

提起吐槽傅沉,京寒川还真的有点兴致。

认识这么长时间,对某人有时的骚操作还是颇有微词,还想到还暗戳戳针对自家孩子,也是有出息。

“其实我爸对我也不错,只是生在这样的家庭,本来压力也很大,父亲还那么优秀。”傅钦原慢悠悠拾起鱼竿,眉眼之间,似乎还透着些许疲惫。

京寒川抬手,捏起一侧盘内的青枣,慢慢咀嚼。

他们几个家庭的孩子,的确一出生就备受关注,压力肯定不小。

你不优秀,别人说富不过三代,孩子被养废了,太优秀,惹人艳羡之余,别人还会吐槽一下,“不就是有个好爹!”

压力的确不小。

“以前放假,想放松还能来和您钓个鱼,自从您出国后,真是想找个放松的地方都难,现在那些记者无孔不入,去哪里都不觉得不安全。”

忽然的示弱,又是小辈,京寒川拍了拍他的肩膀。

当傅沉的儿子真是苦了他了。

“我不在家,你也能来钓鱼,家里反正有人。”

“其实钓鱼是其次,只要是和谁一起,您不是商场也不是官场人,和您一起我比较轻松。”

这倒是实话,京寒川只是搞搞投资,与政商界没半点牵扯,过得潇洒自在。

他以前不大喜欢傅钦原来家里玩,看不过眼,这孩子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忽然向他示弱,那感觉自是不同,他甚至想,这孩子还不如别长大,像小时候一样没心没肺也挺好。

他也是做父亲的,傅钦原虽然不是他儿子,几家关系也是不错,看他这般模样,没有一点触动是假的。

“六叔。”

“嗯?”

“我以后工作累了,能来找你钓鱼吗?”

一个素来在心里都是个不省心的小祖宗忽然和你示弱,做长辈的也不好拒绝,他以前可是想来就来,压根不会征求你的意见。

京寒川点着头,“你喊我一声六叔,还有什么是不行的。”

“我来多了,六叔你别觉得烦。”

京寒川咬着青枣,心底想着,你工作那么忙,能来得多频繁?

而事实证明,某人真的可以天天来钓鱼,甚至比一日三餐来得还准时。

**

两人又坐在池塘边聊了一会儿,天色暗淡下去,方才拾掇好渔具往屋里走。

傅钦原可是日常见识过自己父亲是怎么套路外公,舅公和舅舅一家的……虽然今天是初次实践,不过……

效果似乎不错。

果然还是示弱比较管用,尤其是遇到大佬的时候,你要是用强的,结果只能是……

踹你出去!

你和这种大佬比实力,比强势,这不是找死嘛。

经过这两天的实验,傅钦原也总结出来了:

还是套路得人心。

首先找到共同话题,拉近距离;表现弱势,降低对方防线;最后委婉表达最终目的……

这种套路,真是一套一个准。

进屋后,许鸢飞也差不多做好饭菜。

“再等几分钟就能吃饭了。”许鸢飞笑道,还照顾京星遥去照顾客人,“你别待在厨房了,出去陪陪客人。”

“你们以前关系不是挺好嘛,也好久没见了吧,应该很多话要说,出去招呼一下。”

“家里有客人,出去打个招呼是礼貌,你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

京星遥无奈,哪里是好久没见,她回京这点时间,有一半时间都是和他一起过的。

她出去的时候,傅钦原正坐在客厅喝茶,京寒川已经洗手进了厨房,无非是和许鸢飞说了下傅钦原的事,比如他工作挺辛苦之类的。

“现在这些孩子,真的不容易……”许鸢飞叹息,“三爷和晚晚在前面打样,关注这孩子的人太多了,过得真不轻松。”

……

这边夫妻俩说了会儿悄悄话,另一边,傅钦原已经笑着与京星遥打了招呼,“好久不见。”

京星遥当时心底就窜出几个字:

睁眼说瞎话。

京家人在边上看着,其实觉得这种情况也挺正常,以前感情不错,这么长不见,肯定要生分。

这种尴尬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晚饭结束。

许鸢飞看在眼里,还以为这两人是因为太久没见,有些生分,觉得挺可惜的,毕竟两家这么熟了。

“钦原,我们家星遥刚回来,你们这几个孩子如果有空,可以带她多出去玩玩。”

“妈,我马上要上班了,很忙。”京星遥捏紧筷子。

“我是说如果有空,你以为人家就不忙?还能整天带着你瞎逛?”

京星遥彻底没话了,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对了钦原,你应该谈女朋友了吧,年纪不小了。”许鸢飞就是随口一问,这个年纪的孩子,聊得不是工作就是恋爱了。

京寒川都抬头看了眼身侧的人。

“平时工作太忙,也没合适的。”

“不要太累,劳逸结合很重要。”

“六叔也这么说,所以我打算以后常来你们家钓鱼。”

京星遥差点被饭菜噎着,看了眼斜对角的父亲。

他爸不是素来不喜欢他来家里吗?怎么突然转性了?他到底对她爸做了些什么?

此时京星遥手机震动起来,是个越洋电话,她瞄了眼就直接挂断了,傅钦原抬头看了她一眼,直觉告诉他……

这应该是个男人打来的。

“你那同学还追着你?”许鸢飞忽然开口。

“没有,不是他。”

傅钦原倒是一笑,“有人追?”

“她一个同学,追了她两年多了,差点就跟着回国了。”许鸢飞笑道,“其实那孩子挺不错的,就是她爷爷不喜欢外国人,那孩子有一次来家玩,差点被吓死。”

“是吗?”傅钦原看起来没有任何异状,低头吃着东西,就好似寻常聊天唠嗑。

晚饭后,傅钦原说要早点回去,还有些工作要处理,许鸢飞自然一开口,就让京星遥送他出门。

从客厅到京家大门,还有一段距离。

京星遥没法子,只能送他出去。

夜幕拉下,两人走路的脚步声都很轻,周围秋蝉好似在做着最后挣扎,叫得让人莫名烦躁。

京星遥低头踩着他的影子,心底嘀咕着:

这人太能吃!

之前在学校门口吃了一次,没想到到她家还吃了那么多。

并且一直夸许鸢飞做饭好吃,与他母亲完全不同,宋风晚的做饭白痴,这点大家都懂,所以他这话不算恭维,只是谁都爱情赞美的话,许鸢飞自然也是。

他好像高中那会儿忽然长个子,就特别能吃。

他是饭桶嘛,饿死鬼投胎?

“到那边,我有话和你说。”傅钦原忽然指着一侧。

京家很大,他小时候经常来往,自然知道什么地方隐蔽得不会被人知道。

“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行。”

“你确定?”

京星遥怔了下,最终乖乖跟他走到了暗处……

**

一个小时后,傅钦原已经到家了。

此时傅欢也刚到家,正翻找冰箱,显然是饿了在找吃的,“哥,下班啦?”

“嗯。”他换了鞋,看了她一眼,“要不要给你煮点东西?”

“不用,我就拿个牛奶。”傅欢拿了瓶酸奶,就打算上楼,也就那么漫不经心的一眼,她停住脚步,“哥……”

“嗯?”

“你领口……”她走过去,眯着眼试图看清那他领口那块红渍是什么,某人已经快速低头看了下,随手遮掩着。

“可能不小心蹭到了脏东西,你赶紧休息。”

说完就快步上了楼。

傅欢站在原地,拧开酸奶,舔了下瓶盖,直至听到楼上关门声,才慢悠悠上了楼。

他哥有情况。

原因有三:

1、领口的红渍疑似口红;

2、他遮掩“罪证”,上楼脚步太快,八成有情况;

3、都这个年纪了,也该到发情期了。

他哥谈恋爱?想想那个画面……傅欢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抖了抖身子,快步跑上楼。

上一章:番二05:情话苏炸了,去京家做客(2更) 下一章:番二07:你太甜,很招我喜欢
热门: 暗夜王者 穿成富二代前女友 怦然为你 异能小农民 热心市民俞先生[娱乐圈] 七夜禁宠:晚安,首席大人 论翻牌子时被读档是什么体验 娇艳人生 十维公约[无限] 有钱的苦你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