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04:想和她独处,套路深似海

上一章:番二03:他来了,挨着那么近,套路那么深(3更) 下一章:番二05:情话苏炸了,去京家做客(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渐入夜,凉如水。

万籁俱寂后,霓虹都好似了无生机的死物,从车窗前一晃而过,傅钦原偏头看了眼身侧的人,她似乎在出神。

斑驳的光影像是水流汩汩从她脸上蜿蜒而过,陆离明灭。

她侧头的时候,后颈一小截皮肤暴露在空气中,他想起了父亲桌上的白玉佛串……

好像和她皮肤一样,光滑细腻。

此时车子缓缓停下,京星遥恍然回过神,抬眼就看到京家门牌,下意识准备解开安全带。

毫无预警,手指碰触到另一只手。

虽然只是碰触到手背,也能感觉到他手很烫,她像是只受惊的小兽,急忙缩回手。

“到家了。”

傅钦原眸子深了几分,帮她解开安全带。

“谢谢。”

“明天有空吗?”

“嗯?”京星遥正整理包,听他这话,手指微顿,“你有事?”

她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他可不是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人了,果不其然,他紧接着就说了句:

“约你出去。”

视线触碰的时候,周围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只消消那么一眼……

京星遥觉得周围像是有火苗突然蹿了起来,燎原般让人心惊。

他侧了侧身子,偏头看她,“可以约你出去吗?”

“明天……你是叫上诺诺他们还是……”

“就我们两个人,行吗?”

京星遥觉得车厢温度越来越高。

就像是入伏天,又闷又燥。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一笑,解开了车锁,“今天赶飞机也挺累的,早点休息,我等你电话。”

京星遥木然的下了车,直至到了客厅,整个人还晕晕沌沌的。

她没想到一回来第一天遇到他,就发生了这种事。

原本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现在心底一潭静水,被搅和得乱七八糟,他现在怎么会如此直接!

简直了……

她胡乱想着,进入客厅,准备上楼,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道熟悉清冽的声音。

“星遥!”

她吓得浑身一僵,包都掉到了地上,转身就看到自己父亲正坐在一个角落,手中还拿着一本外文书。

京寒川搁了书,偏头打量她,“玩得不开心?心不在焉的。”

“不是啊,可能有点困了,您怎么还没睡。”

“倒时差。”京寒川打量着她,“段家那对兄妹送你回来的?”

“对。”京星遥完全是下意识不想让父亲知道,其实是傅钦原送自己回来的。

“我还担心诺诺玩疯了,不管你了。”

“那……”她指了指楼上,“我先上楼了。”

“嗯。”

京寒川盯着她的背影,低头继续看书,并没多想。

京星遥回屋洗了个澡,心底还乱糟糟的,她擦拭着头发,坐到梳妆台上,准备搽些护肤品,这才忽然想起自己把东西丢在了傅钦原车上了。

她只背了个包出门,可这次出门要见傅沉等一众长辈,她特意准备了一些小礼品,都是些手工制作的京剧工艺品,并没分发完,礼物她准备的有限,剩下这些是准备带给梨园的一些同事。

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却是她一点点做出来的,心意无价。

她看了眼手机,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她开始纠结,要不要找他把东西拿回来,可一想到他方才说的话,又畏怯了。

要不是他突然说了些有的没的,她怎么可能把东西给忘了。

**

此时,云锦首府

京星遥刚推门下车时候,某人就已经注意到她把东西落下的,故意没提。

他回家后,厨房照常炖着汤,宋风晚不会做饭,准确的说,是做得不好吃,最后学着煲了些汤,这东西不需要技巧,只要火候时间到位就能出味儿。

他晚上加班没吃什么东西,关了火,盛了点汤,出门时就看客厅多了个人。

“忙到这么晚?”傅沉身上裹了件长黑衫,靠在沙发上,那双眸子,平稳无波,看向他的时候,偏生多了些许凌厉。

傅钦原低头喝汤,只给了他一个眼神。

那意思分明在说:

我为什么忙到这么晚,你心底没点数嘛。

“和你母亲告状?挺能耐。”

“注意措辞,不是告状,是陈述事实。”

傅沉摩挲着手中的佛珠,好一个陈述事实,好小子,你给我等着。

“今天你六叔一家回来了。”这件事也瞒不住。

“是吗?”

“抽空拿点礼物,去京家走一圈,你阿姨说想你了。”傅沉担心儿子再度沉迷钓鱼,玩物丧志,可礼数不能丢,京家人对他素来不错,应该去探望一下。

没想到他直接来了一句,“工作太忙,怕是走不开。”

傅沉轻哂,手中盘着串儿,恨不能把他也一起盘了。

这是暗戳戳挤兑他啊。

“你工作再忙,去京家的功夫总是有的,不过……”傅沉轻哂,“如果能力不够,工作起来压力确实很大。”

“我不应该以我自己为标准要求你。”

“都说什么后浪推前浪,我看着后浪到最后,也只剩下浪了……”

傅钦原喝汤的动作不停,他爸这是暗戳戳说他:

太蠢,难堪大用。

两人短短几句话,已经明里暗里给对方扎了数刀。

傅钦原已经喝完汤,转身进厨房洗碗。

“我抽空会去京家。”那语气还似乎有些不情愿。

“带些东西,别失礼了。”

傅沉蹙眉,以前特别喜欢往京家跑,现在听说他们家回京,居然半点声色都不透?这小孩子对任何事,果真是三分钟热度。

“我知道。”

傅沉说完就转身进了一楼的小书房。

傅钦原没听到上楼声,却听到关门的闷响,忽然一乐。

这是被赶出卧室了?

这是拿自己撒气泄火呢。

**

翌日

傅钦原仍旧是照常上班,只是小纪明显注意到他一直在看手机,作为助理,小纪必须要提前将有些事置办好,不可能什么事都只听老板吩咐。

他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还特意查了今日的行程安排,并没什么特殊重要的事啊,他在等谁消息?

约莫是下午三点多,他手机震动起来。

【你好,我是京星遥,我有东西落在你那里了。】

傅钦原勾唇一乐,需要这么官方?

过了几分钟,傅钦原才回了电话过去。

京星遥没想到他会打电话过来,心底一惊,吸了口气,“喂——”

“东西在我这里,你想怎么取?”

“你是在公司?”

“嗯。”

此时外面传来叩门声,紧接着小纪抱着一摞文件过来,瞧着他在打电话,略显抱歉,放缓声音。

方才他说马上把文件抱过来,傅钦原是知道的,所以没等他同意,小纪就推门进来了。

“我过去吧,你让助理把东西拿给我就行,不耽误你工作。”京星遥是特意挑着工作时间发的信息。

傅钦原眯眼盯着一侧的文件,“我下午没有工作。”

小纪眼睛睁得像是铜铃一样圆。

小三爷这是在说什么瞎话!

下个月的事情都提到前面来了,怎么就没工作了。

“没、没工作?”

京星遥蹙眉,难不成自己情报有误。

“东西急着要?我给你送去,或者你过来取。”

“不急不急,要不改天碰面再……”

“我正好要去看你们家,这么热的天,你别出来了,我给你送去吧。”

“不用,我去找你!”京星遥脱口而出!

他要是过来,自己昨晚说谎的事情不就败露了,就他父亲那股子精明劲儿,自己就完蛋了。

电话那头传来某人低低的笑声。

“好,我等你。”

小纪站在边上,一副:我是谁,我在哪儿的表情。

傅钦原昨天就想过了……

她如果不主动找自己,今天他也会打电话过去,把东西给她亲自送回去。

再不济,也能借着探望六叔为借口。

总之……

想见她的理由和法子,有千百种。

京星遥此时躺在床上,还一脸懵逼,怎么莫名其妙就变成这样了,和她想的完全不同啊。

上一章:番二03:他来了,挨着那么近,套路那么深(3更) 下一章:番二05:情话苏炸了,去京家做客(2更)
热门: 美女到我碗里来 皇太子的喜宴 怀了隔壁班穷校草的崽之后 穿成菟丝花女主的姐姐 君心可容妾 极品老板娘陈林 花月正春风 我的美艳师娘 九公主为尊[穿书] 只因暮色难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