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03:他来了,挨着那么近,套路那么深(3更)

上一章:番二02:老狐狸的聚会,喝茶养生局(2更) 下一章:番二04:想和她独处,套路深似海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饭局没结束,段一诺就拉着京星遥先走了,说是在隔壁一家KTV订了包厢,还叫上了一堆朋友,说是出去聚聚。

孩子都不愿意和家长待在一起的,觉得闷,放不开。

许鸢飞只叮嘱京星遥,让她注意安全、早些回家,也没多管。

她刚回京,也需要交朋友。

“六婶,你放心吧,我肯定会照顾好姐姐的。”段一诺以前和京星遥关系就不错,她又是个自来熟,即便很久没见,两人一直保持联系,很快就打成一片。

“就是你有在,我才不放心,一言,你注意点,别让她喝酒,喝点饮料就行。”段林白为这个女儿真是操碎了心。

“我知道。”段一言就像个纪律委员。

段一诺小学四年级,段林白接他们兄妹放学,刚上车就告诉他,说是喜欢上一个男孩,要和他结婚。

“你……你说什么?”段林白都吓得结巴了。

他以前也想过,孩子可能会早恋,可万万没想到,这件事会在自己女儿四年级的时候发生。

“爸爸,我别难过,就算我结婚了,还是你女儿!”段一诺冲他傻乐。

“段一言,怎么回事?”

“爸,我们不是一个班的,我不知道。”

段一言学习很好,一直在快班,段一诺就是中游水平,两人就没同班过。

“段一诺,你给我说清楚,你要和谁结婚?”

“就我们家的一个男生,上次家长会你见过的,就坐在我后面,叫大壮!”

段林白嘴角抽抽,大壮?

那是个什么东西!

不过段林白还没采取行动,过两天段一诺就说,不喜欢大壮了,原因就是课间的时候,他一直和别的女生说话,不搭理她。

说起这个,顺带说一下初中的一件事。

那时候她喜欢过学校一个男生,据说是什么校草,迷恋的不行。

这件事,还是许佳木给她检查作业时,在她作业本上发现了那个男孩的名字,后来问了他哥,段一言才说,这是他们学校一个男生。

她在本子上,工工整整写了一页纸,全是那个男生的名字。

许佳木感慨,她写作业都没这么认真过。

那天晚上,趁着辅导她功课的时候,许佳木试图和她谈心。

“诺诺,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段一诺当时就慌了,这小脸一阵红一阵白。

“你别怕,妈妈不是想对你做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你这个年纪,喜欢一个人很正常,妈妈上初中时也暗恋过人。”对于早恋,还是需要正确引导的,一味扼杀不是办法。

段林白知道许佳木要开导女儿,贴在门上听着,一听说许佳木初中还做过这种事,当时就醋大了。

“其实我不喜欢他了。”段一诺咬着嘴唇。

“怎么又不喜欢了?”

“他上次打篮球,我给他送水,我发现他身上居然有味儿……我喜欢的人,怎么能有汗臭味!”

段一诺说得很愤慨。

许佳木愕然,这个理由……

很好,很强大,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段林白只能感慨:

小孩子的爱情来得太快,像是龙卷风,让人措手不及啊。

反正她从小到大,就没让人省心过。

京家这丫头,显然不是她这种野路子的,这要是出了什么事,京寒川不可能拿孩子撒气,绝壁会把这笔账算在他头上,段林白只能叮嘱段一言看紧自己妹妹。

**

出发去KTV的路上,段一诺才点开朋友圈,刚才她发了条动态,想看看谁给她留言点赞了。

“唔……他不是在上班,还有空给我点赞?”

段一诺说着就给傅钦原拨了个电话。

京星遥一边走,一边拿着手机拍照,她很久没回京了,俨然与她离开时大不一样,她真的是挑着父母优秀的基因遗传,拍照特别好看,京寒川有很多相机,设备现在都是她在用。

她本以为段一诺是在联系朋友,他们三个人太少,段一诺提前就和她说,会叫几个朋友过来,热闹一下,她没意见。

只是她打电话,开口就说了句:“钦原哥——”

她手指顿了下,偏头看了眼段一诺。

“……没空过来?你怎么那么忙,我们准备去KTV了,就是我们常去的那家,老包厢,你要是有空就过来玩啊。”

“就几个人,我和我哥,还有星星姐,剩下的就是我几个朋友,你应该都见过。”

“那行吧,你有空来……”

段一诺挂了电话,还嘀咕了两句,“这钱又不是一天能赚完的,需要这么拼命?这都九点多了,还加班?”

“在他心里,我们几个还不如那堆破工作来的重要?”

京星遥只是一笑,“可能真的忙。”

“我爸,三叔他们,哪个不忙啊,再忙总得吃饭吧,姐,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你俩以前关系好,说不准他就过来。”

“还是让他工作吧。”

京星遥收起手机,两人很久没联系了,打电话过去,都不知道说些什么,要是他不来,岂不是很尴尬。

**

几人到包厢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七八个人,男男女女,很热闹,KTV内很暗,若不是离近些,甚至看不清里面人的长相。

只是灯光照过去,都是些打扮入时,年纪相仿的人。

“一诺,你们可算来了,这是你提到个那个姐姐啊……”

在场有情侣,自然也有单身狗,几个男生瞄到京星遥,心底就打起了小鼓,没看清长相,端看她身形,走路的体态也知道气质很好。

“小姐姐好!”有个油嘴滑舌的已经凑了过来。

“滚一边去,我姐不是你能泡的,别打她主意,今天叫你们出来是作陪的,你别打歪主意。”段一诺警告。

自己这群朋友是什么德性她心底清楚。

和京星遥不是一个路子的人,她肯定也看不上。

再说了,人是她带出来的,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六叔绝对会被她丢进池塘喂鱼的。

六叔可不是他爸,不是几句话就能忽悠的。

京星遥对国内的歌都不太熟,加上与他们都不太熟悉,就是听他们唱歌,过了些时候,就干脆猫在角落玩手机。

她刚下载了一些国内常用的软件,用得还不是很顺手。

“姐,你真的不去点两首?”段一诺时不时会来招呼她。

“不用,你自己玩吧,我听听就好。”

“那行吧,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告诉我,我们先走。”

“嗯。”

段一诺刚离开,就有一个男生凑了过来,“姐,听说你是从国外回来的,你之前在哪个国家啊?学什么的?”

京星遥只是简单应付着。

……

包厢外

段一言去了趟洗手间,他素来都是早睡早起的,此时已经过了晚上十点半,他已有困意,出去洗了把脸。

拐弯准备进包厢时,看到了一个熟人。

“哥?你不是要加班,怎么来这里了?”

“见了个客户,你们还没散场?”

这家KTV是去年刚开的,装潢特别好,不少人应酬完都会带客户来这里消费,段一言并没多想,点着头。

“你也知道我妹妹进了ktv是什么样子,不唱到12点,怎么可能回家?”

“就你们俩?”

“不是,京家的姐姐也在,还有诺诺的几个朋友,你要不要进来坐坐?”

傅钦原看向身侧的助理,“小纪,我待会儿还有安排吗?”

“没了啊。”

小纪今天真的是一天都在懵圈,一大早跑去机场蹲了两个小时,加班到晚上,又突然说来见客户。

他们公司今天的确在这里有招待人,可有公关部应付,也不需要他来作陪啊。

莫名其妙的……

“既然没有,要不进来坐一下。”段一言可不是段林白教养出来的,是段家与林家几个老人教养的,处事非常稳妥。

“那你先回去吧。”他转身看向助理。

“您自己开车?”

“有问题?”

“没有没有。”小纪急忙摸出车钥匙递给他,他能早些下班,定然是很高兴的。

段一言推门进去的时候,京星遥还抬头看了眼,只是傅钦原在他后面,她没瞧见,就低头继续玩手机了。

也就几秒钟的功夫,她感觉到自己身侧的沙发略微塌陷,微微蹙眉。

又是哪个死孩子……

偏头的时候,就看到他正伸手勾扯着领带。

两人那之间,也就两拳距离,黑暗包裹着,将他棱角衬得有些冷硬,利落短发,侧面轮廓深邃,挺鼻,抬手解开领口的一粒扣子。

他与傅沉长得很像,可相比较他的禁欲内敛,他身上更多了一点桀骜不拘。

此时前面屏幕画面切换,白亮的光线,将他五官凸显,他恍一偏头,清隽矜贵,目下无尘般。

京星遥只看到他张嘴和自己说了些什么,却没听到,只能蹙眉“嗯?”了声。

傅钦原倒是一笑,往她那边挪了两寸,距离瞬间迫近,“什么时候回国的?”

“上午。”

周围太吵,只能靠得近些才能听清彼此的声音。

“怎么没联系我?不把我当朋友了?”

可能是周围太暗,将他声音裹挟着,有点低沉嘶哑。

为了她能听清些,他偏头说着,段一言坐在不远处的一张单人沙发上,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两人侧身几乎是紧贴着的。

不是说好多年没联系了?

两句话就熟络起来了?

“不是。”京星遥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觉得靠得太近,心底莫名仓惶,往另一侧挪了点,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

“三叔说你很忙,刚才诺诺也打电话给你,说你在加班,就没打扰。”

“所以你没找我?”

“你不是在工作嘛。”

“你给我打电话,我就会过来。”

京星遥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几口水,试图纾解心底的那股莫名燥热。

“你这话的意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如果我不忙,你会联系我?”

他又凑近了些。

京星遥另一侧已经是沙发边角,没什么退路。

“怎么不说话了?没听清?”他似乎又逼近了。

“不是,如果你不忙自然可以联系。”京星遥攥着水杯,手心燥热得出了点汗。

“我还以为因为以前的事,你不打算理我了。”

“以前……”

京星遥攥紧水杯。

这不要脸的人,怎么还好意思提以前。

“以前的事我都记不清了。”

傅钦原眯着眼点头,眸子被屏幕灯光滑过,泛起一起幽绿色的暗光,“嗯,不记得挺好的,我也记得不太清楚了。”

京星遥笑容有些僵硬。

“钦原哥,你来啦!”段一诺又过来了,“嗳,姐,我给你点了英文歌,你过来唱一首啊,过来一直坐着多没劲儿啊。”

京星遥正好想逃离某人,就瞬时跟着段一诺出去了。

她是学唱戏的,唱歌自然不错。

段一诺本来还想怂恿傅钦原唱歌的,被拒绝了。

段一言坐在一侧,拿玩手机打掩护,一直在观察傅钦原,这两人小时候关系就很好,那时候大家都小,就算玩得近些也没什么所谓,只是都这个年纪了,走得太近,难免有些不寻常……

他是不是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

傅钦原并没一直盯着某人看,而是低头发了几条信息,无非是告知自己母亲:

【晚上加班应酬,回家会很迟。】

宋风晚当时已经上床睡觉了,微微蹙眉:【月中这么忙?】

【我忙不忙,也不取决于我啊。】

傅沉洗澡出来时,就看到看他的自己眼神特别古怪。

……

因为傅钦原过来,段一诺那群朋友都有些怵他,没法放开玩,十一点就准备散场了。

京星遥知道要散场了,就是去了趟洗手间的功夫,回来时,包厢就只有傅钦原一个人了。

“人呢?”

“都走了。”

“都走了?”段一诺居然把她给“抛弃”了,说好送她回家的。

“还有东西落在这里吗?”

“没有。”

“那我送你回去。”

“也不顺路,我打个车吧。”

“我知道不顺路。”傅钦原看了她一眼,“就是想送你回去。”

京星遥攥紧手中的包,耳根莫名有点发烫。

今天吃饭的时候,大家还聊到了这件事,都说他长大懂事了,与以前变化太大,此时见到了,才知道,真的是变了很多。

她对傅钦原的印象还停留在高中时候,蓝白色校服,干净清爽,此时面前的这个人,是他……

也好像不是他了。

“出去吧,我的车在外面。”

京星遥没办法,若是一直拒绝,就真的显得太生分了,两家父母那么熟,以后总要见面的,总不能把关系弄得太复杂。

……

上车后

京星遥除却中途和父母打了个电话,告知自己已经回家之外,一直在低头玩手机,两人全程没任何交流。

她久居国外,对国内的道路规划自然是不了解的,只是时间长了,她才发觉不对劲。

这家KTV距离他们聚餐的地方很近,所以她和段家兄妹从酒店出来,是徒步过去的,她和父母去酒店,遇到堵车也就三十分钟左右的车程。

现在他们从KTV出来,一路畅通无阻,怎么快四十分钟还没到家?

“你确定能找到我家在哪儿?”京星遥环顾四周,压根不知道身处何地。

她莫名有点后悔上他车了。

“知道。”某人攥着方向盘,直视前方。

“我怎么觉得这路和我过来的时候不一样啊?你是不是开错了。”

“没错。”他说得笃定,不过紧接着又说了句,“就是饶了远路。”

京城这地方,一个高架出口走错了,都得饶很久,况且傅钦原是故意绕远,定然不可能半个小时到京家。

“绕路?”

“放心,会送你回去的。”傅钦原偏头看了她一眼,“就是时间久一点,你就这么紧赶着要回家?”

就这么……

不想和我多待会儿?

京星遥看向窗外,这马上都夜里十二点了,谁不回家啊。

上一章:番二02:老狐狸的聚会,喝茶养生局(2更) 下一章:番二04:想和她独处,套路深似海
热门: 官途 像我这般热切地爱你 一闪一闪亮晶晶 召唤富婆共富强 同居第二天我提出分手 全修真界都把我当团宠[穿书] 解除婚约后,渣攻对白天鹅真香了 老衲还年轻 一剑凌寒gl 寻宝美利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