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34:念念不忘,必有回响(3更)

上一章:番一33:婚礼:大舅子的关爱,嘴毒的蒋大少(2更) 下一章:番二01:三爷的小情人,京家归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池苏念确认怀孕的时候,蒋端砚正好从外地出差回来。

他去国外谈个项目,走了快一周,一直吃得不习惯,池苏念那天特意早些下班,特意开车去超市,买了很多食材,今天就在家里吃饭,给他做顿好的。

“嫂子,能做个佛跳墙吗?”蒋二这天也回了新城,此时正帮忙推着超市购物车。

“佛跳墙?”

“要不松子鳜鱼?不然红纱狮子头、东坡肉都行。”

池苏念嘴角抽抽,他以为自己是下馆子?

蒋二见池苏念不搭理他,最后商量折中了一下……

池苏念说给他煮个小青菜,某人顿时露出一副被抛弃的模样。

蒋二讪讪笑着,这是折中?

嫂子以前不这样的,果然跟着大哥太久,学坏了。

她是特意做饭犒劳自己老公的,怎么可能由着他的口味喜欢做饭?

蒋二回来了,自然是他负责开车,路过小区的一家药店,池苏念喊停。

“嫂子,要买什么药?我去吧。”

“你哥最近吃的不好,秘书说他胃不太好,我给他拿点胃药。”胃病不好根治,他这毛病是蒋家出事那几年落下的,出国期间饮食不规律,发作过一次。

都知道吃药不好,需要调理,这若是疼起来,也只能靠药物缓解。

蒋二少盯着池苏念跑进药店,摩挲着下巴。

在京城整天吃狗粮,回到家,还得人忍受他哥和嫂子秀恩爱。

就不能体贴关爱一下他这种单身小动物?

池苏念拿了胃药,原本就打算直接离开,只是忽然想起家里的验孕棒用完了,他们家是常备这东西的,只是蒋端砚出国后,她就没验过。

“您好,两盒验孕棒。”

……

蒋端砚下飞机后,原本以为会是自己妻子来接机,没想到,隔着很远就瞧着某个穿着荧光色衣服的人,冲自己挥手。

他咳嗽着,试图无视……

“嗳,哥,这里,这里啊,我在这里!”某人不断挥舞着手臂。

终于在“万众瞩目”下,蒋端砚硬着头皮走过去。

“一直冲你挥手,你怎么看不到啊。”蒋端砚穿了件荧光绿的外套,惹眼得令人发指。

“嗯,人太多,没注意。”蒋端砚后面的两个秘书憋着笑,分明是故意无视的。

“嫂子在家做饭,让我来接你。”

两人上车后,秘书说要回公司,就没蹭车。

蒋端砚上车后,伸手扯了扯领带,偏头看向他,“你怎么回新城了?”

“这里是我家啊,我还不能回来啊,想你和嫂子了。”蒋二笑得有些欠。

“说实话。”蒋端砚太了解他了。

“其实吧……”蒋二咳嗽着,“我准备找个工作?”

“具体说说。”

“我之前不是一直跟着大哥做事吗,学了不少新闻公关的知识……”蒋二这里提到的大哥就是段林白了。

蒋端砚是真的不清楚,他到底从哪儿认的一堆哥哥,说实在的……

质量都不怎么样!

傅三爷那群人,哪个不是正正经经的人,他跟着谁不好,偏学了段林白。

得亏段林白结婚有了孩子,没空陪他浪,要不然这两人绝对能把京城给掀翻了。

不过这件事蒋端砚仔细想过,除却段林白,怕是傅沉,亦或是京寒川,就是傅斯年,也没人肯带他玩吧。

蒋二断断续续说了半天,蒋端砚认真听着,心底想着,这小子可算是懂事了,知道找个正经工作。

没想到最后一句话,让他嘴角一抽。

“……所以我准备去严氏的分公司应聘。”

“那是南江严家的分公司,宋风晚工作的地方?”蒋端砚手指拉扯着领带,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某人对宋风晚还心存幻想。

“哥,其实吧……”某人还想解释一下。

“我没所谓的,只要傅三爷同意,严氏肯收你,你就过去吧。”

蒋端砚巴不得把他踢出去,省得没事就在自己面前晃悠,看着糟心。

“我已经被录取了,三爷也同意了,还有三天入职,我就想来家里转一圈。”发生了太多事,他跟着段林白也学到了很多。

段林白是属于该玩时候玩,可遇到正经事,也从不含糊那种。

他觉得这种态度非常帅,自然也跟着学。

蒋端砚点头,“好好工作,别给人添麻烦。”

“我知道。”蒋二点头。

蒋端砚想了几分钟,就明白为什么傅沉会同意自己弟弟留在宋风晚身边工作了。

作为宋风晚的头号脑残粉,如果他应聘严氏,为宋风晚做事,肯定是尽心尽责的;还能帮忙挡挡烂桃花,主要是某人太怂,就算是近水楼台,他都不敢僭越半分。

说白了,就是给宋风晚找了个小白还死忠的助理。

*

而此时的池苏念在家做好饭,闲来无事,就拿了个验孕棒进了洗手间,然后整个人就傻了眼……

两条杠?

这个东西是不是坏了。

幸亏不止买了一盒,接着试……

还是两条,池苏念又是一傻,这么突然的?

蒋端砚到家时,车子刚挺稳,隔壁的池家门就打开了。

池老也有些日子没看到他了,手中捏着个紫砂壶,笑眯眯的出了门,都没等他张口,就瞧见自己孙女从隔壁屋冲出来,朝着蒋端砚飞扑过去。

“老公!”

她叫得甜腻腻的,惹得蒋端砚都是眉头一皱,除却某些时候为了增加情趣,她都是害羞的,不愿这么称呼自己。

他刚下车,某人冲过来,搂住他的脖子,差点就跳到他身上,蒋端砚急忙伸手扶住她的腰。

蒋二算是快闪瞎眼了。

嫂子,咱能不能克制点嘛。

池苏念搂着他抱了半天,才略显扭捏的靠在他耳边说了句,“我好像有了。”

蒋端砚怔了下,亲了亲她的头发,“确定了?”

“还没,测了两根验孕棒。”

“明天陪你去医院。”

“我有点儿怕。”池苏念此时心底是兴奋又忐忑,害怕空欢喜一场。

“没事!”蒋端砚拍了拍她的后背,“爷爷在门口看着,先松开。”

池苏念这才慌忙撤开身子,老爷子站在不远处,笑得合不拢嘴,这大庭广众的,家门口也是小区公共地方,也都年纪不小了,腻腻歪歪的,还是和孩子一样。

“才分开多久啊,就这么迫不及待啊。”老爷子笑道。

蒋二就站在边上,两人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直接说道:“池爷爷,嫂子可能怀孕了。”

怀孕?

老爷子手一抖,终于……

紫砂壶碎了!

隔天一早,老爷子不放心蒋端砚陪他,还把池君则夫妇给叫来了,一群人陪着她去了医院检查,弄得池苏念很是尴尬。

不过结果出来,两家人又是非常兴奋。

蒋二恨不能嚷嚷得全世界知道,他要做叔叔了。

之前许舜钦拉了个群,那个群一直存在,并没解散,池苏念怀孕的消息传出去,群里宋风晚几个,都是生了孩子的人,传授了她不少经验。

她这一胎初期不算稳定,迫不得已辞职在家安心养胎,孩子稳定后,每天的日子就是看书睡觉追剧打发时间,日子非常惬意。

池城每逢周末就往这边跑。

孩子没出生的时候,某人信誓旦旦保证,绝对会当个好哥哥的,拍着胸脯立了军令状,只是等孩子出生之后……

情况完全不同。

只要两人碰面,就没一天是消停的。

但凡这两人独处,每次都是鸡飞狗跳。

不过老爷子却喜欢这孩子,从说话、走路、习字都是他手把手教的,不过小孩子手拙,弄坏了他几样紫砂器皿,老爷子心疼得滴血,还只能笑着说没事……

开始学写字的时候,除却一二三四五……就是写自己的名字,和父母名字。

为了方便记忆,老爷子特意教他背了一首诗。

蒋端砚那日还没下班,接到妻子电话,说孩子学了首诗,非要背给他听。

“吾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

蒋端砚秘书就站在边上,安静等着他指示工作,却瞧见他接了个电话,忽然就笑了……

八成是夫人打来的。

除却她,或许再没人能让他露出这般轻松地笑容了。

如果夫人带孩子来公司玩,素来爱岗敬业的蒋先生甚至会翘班,整个公司都弥漫着一股爱情的酸臭味。

然后某人每次公司年会,都会说一句:“公司到了适婚年纪的人,都要考虑一下终身大事,不要光顾着工作。”

惹得不少员工嗤之以鼻,你有本事多给我们放几天假,让我们去谈恋爱啊。

这万恶的资本主义家,压榨他们,还催婚?

上一章:番一33:婚礼:大舅子的关爱,嘴毒的蒋大少(2更) 下一章:番二01:三爷的小情人,京家归来
热门: 我成了重生大佬们的初恋 我是被抱错的那个? 仙界归来 花月正春风 撸遍全星际的毛茸茸 今天美人师尊哭了吗 乡野村夫 同桌对我有企图 穿成暴君的男妃/穿成暴君的男妾 谁动了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