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33:婚礼:大舅子的关爱,嘴毒的蒋大少(2更)

上一章:番一32:蒋二发飙,小三爷vs池城 下一章:番一34:念念不忘,必有回响(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蒋端砚与池苏念的婚礼,虽然举行的是西式的,可是迎亲拦门还是有的,在这点上,蒋端砚吃了不少亏。

池君则对他“怀恨已久”,正好借着这次机会,好好修理了他一番。

他朋友特别多,有些在部队认识的老战友,身份原因,不方便出境参加婚礼,不过能赶过来的,自然都是铁瓷,以前在新城都是混得很开,在当地说是大佬也不为过。

池君则对拦门只有一个要求:

“搞他!”

众人狐疑:

“怎么搞?给个尺度。”那群人也是给力。

池君则眯着眼,“留口气,能完成仪式就行。”

“这都是要全程录像的,这东西以后被老爷子或者你妹看到怎么办?还是得收着点。”有人提议。

另一人轻哂,“怕什么,迎亲搞一次,回头他不还得敬酒,继续搞啊!”

“咱们的妹妹出嫁,肯定得给这小子下马威。”

“就是,听说中间还甩了咱妹妹一次,兄弟们,别怂,搞他!”

……

大家嘴上这么说,无非就是图个热闹。

迎亲的事情,蒋端砚已经做好和这群人硬碰的准备了,结果这些人大佬压根不来硬的,专挑软的来。

比如在网上给他打印了特别肉麻的情话,什么你是我的心肝,你是我的肉肉……让他当面宣读。

傅宝宝当时骑在蒋二脖子上,正乐颠颠的在观礼,他其实不太懂大人在笑什么,只是跟着傻乐。

某些话,就连蒋二这种人都说不出口,更别提蒋端砚这种沉默寡言的人。

他平素连喜欢,宝贝儿都说不出口,让他说什么爱爱肉肉,简直堪比凌迟。

然后某人就用一种播新闻的强调,愣是把这篇爱情宣言给读完了。

紧接着,唱情歌,还有什么让他大声把爱说出来一类……

他们两家真的离得太近,池君则太懂如何拿捏蒋端砚,你让他做俯卧撑,或者是掰手腕一类,他不会眨一下眼睛,你让他才艺展示?这等于逼他跳海。

蒋端砚知道池君则会搞他,只是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关爱他。

他昨晚还想着,以后有了孩子,要把这段结婚视频给自己孩子看,现在看来,这段录像应该尽快销毁了。

傅沉等人站在一侧,也都是看戏,最后池君则还想让蒋端砚跳个舞,还是蒋二顶出去不帮了忙。

蒋二后来还和自己大哥邀功,“哥,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怎么感谢我?”

蒋端砚看了看他,“你以前在国外玩得挺疯啊。”

蒋二:“……”

*

后来的婚礼仪式上,因为蒋家没什么长辈,亲友代表发言,自然就落到了蒋二头上。

当他上台时,京寒川还特意偏头靠近傅沉,“蒋二?”

“嗯。”傅沉点头。

“蒋先生胆子挺大的,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

“我也这么觉得。”傅沉轻笑。

此时许鸢飞一直抱着孩子,许是胳膊有些累了,京寒川熟稔得伸手,从她怀中将孩子接过去,“我抱着吧。”

京星遥眼睛完全被舞台吸引,趴在京寒川怀里,特别乖,忽然瞥见傅沉放在桌上的琉璃佛串,有灯光射过来,将琉璃折射出了五彩的光,她眼睛亮了亮,咿咿呀呀伸手指着佛串。

傅沉尚未开口,某人的小手就伸过来,一把抓住佛串就在她面前晃着。

“要不要?”傅钦原逗着她。

小姑娘乐了。

然后某宝宝就把他爹的东西……

送人了!

“给你的。”傅宝宝非常大方。

小姑娘手上带着佛串,自然格格不入,可是这琉璃珠子冰冰凉凉,还特别漂亮,她喜欢的不行。

傅沉下意识搓动着手指,这串珠子,他新入手才一个月……

他倒是挺会做顺水人情。

京星遥的紧紧攥着佛珠,抱在怀里,冲着傅钦原一个劲儿笑着。

此时主持人说道:“……欢迎蒋二少给我们发言,为这对新人送上祝福。”

傅钦原是全场最捧场的。

因为蒋二智商低,对他特别好,某人要表现一下,这样以后才能继续“欺负”他……

傅钦原的捧场,瞬间吸引了蒋二的注意。

果然没白疼他。

宋风晚一边顾着傅钦原,靠近傅沉,说道,“蒋二今天表现不错啊,说得声情并茂。”

“我认识他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认真专注。”

“之前还担心他今天会不会掉链子。”

傅沉点头,“嗯,认识这么久,今天终于像个正经人了,穿得也是人模狗样。”

宋风晚笑出声,正经人?

仪式非常顺利,蒋端砚和池苏念都不是那种擅长煽情的人,过去种种,虽然大家好奇,不过两人并没过多提及。

用蒋端砚的话来说:

“现在此刻,以后将来,才是最应该珍惜的。”

到了新郎亲吻新娘的环节,宋风晚伸手,直接捂住了某宝宝的眼睛,弄得傅钦原无奈叹气,不就是互相嘬两口,压根也不好看啊,真搞不懂,为什么妈妈要这样。

池君则一行人,迎亲时候,是来软的,敬酒环节就换硬的……

蒋端砚也有朋友帮忙挡酒,可是寡不敌众啊,挂了好几个,到了最后,池君则等人火力集中,专攻他一个人。

傅沉和京寒川一行人都有孩子要照顾,吃了晚宴,带着孩子去海边溜达了一圈,踩了一圈沙子才回酒店休息。

原本还想求救的,只是蒋二找了半天,也就池君则的媳妇儿能治得住某人了,可是她带着孩子早早就回房间睡觉了。

他没敢去敲门,要是隔天被池君则知道,估计会拿他祭刀。

据说这群人闹到了后半夜才散去,蒋端砚从没喝得那般醉过。

被扶回屋的时候,池苏念眉头拧得很紧,“怎么喝了那么多……”

“没事。”蒋端砚似乎还有意识。

蒋二帮忙将他扶到床上,麻溜滚蛋。

池苏念帮他脱了衣服,拧了毛巾,准备给他擦个身子,却猝不及防,整个人被他拽到床上……

蒋端砚许是白天被那肉麻的情话给刺激到了,附在池苏念耳边,说了很多撩人的话。

具体有哪些,池苏念也是记不清了,只是依稀记得最后一句:

“念念……我爱你,很爱你……”

**

池君则在婚礼当晚狠狠出了口恶气,可是隔天就傻眼了。

由于蒋端砚昨夜喝了太多酒,一直睡到隔天下午才起身,前来参加婚宴的人,心底都有数,虽然大家离开海岛,新郎没来送行,也没太在意。

可是大家都是千里万里来参加婚宴的,此时要离开,肯定要送一下,这任务就落在了池君则身上。

池老直言:“你是做大哥的,应该帮忙。”

“退一步说,端砚为什么起不来,没法送亲友?你这个做大哥的有百分之九十的责任,你应该承担这个责任。”

池君则再次怄火。

蒋端砚和池苏念婚礼后的第三天,直接从海岛出发,去了国外度蜜月,玩了一个多月,回来时已是九月中旬。

旷工太久,两人都非常忙碌,池苏念就是个普通文员,将积压的工作忙完,还是比较轻松的,只是蒋端砚有段时间加班,经常通宵。

池苏念没什么事,就琢磨着菜谱,研究菜单,想做些东西给他补补身子,就因为这事儿,还闹出了个笑话。

她是担心蒋端砚这么熬神,太伤身了,既然是食补,肯定会用到一些当归枸杞等一些药材。

老爷子总是看到她买药回来,眯着眼,忍不住腹诽:

“蒋家那小子,是不是身体有什么毛病?”

老爷子没好意思直接说,只是在蒋端砚回家吃饭时,旁敲侧击的询问:“端砚啊,是不是该体检了。”

蒋端砚一开始并没察觉老爷子的意思,直接说:“婚前体检过,几个月前而已,暂时不用检查。”

倒是把老爷子气得不行,还是池君则直接说:

“爷爷觉得你有病,跟我去医院检查!”

最后才知道是闹了个乌龙,池苏念就是担心蒋端砚身体吃不消。

这件事结束后,秋风一吹,天就凉了,一年似乎转瞬就过去了。

快过年的时候,池苏念腊月26就放假了,好不容易能休息一下,三姑六婆就以各种由头给她打电话。

蒋家没什么亲友,池家却不少,她原以为这些亲戚,是准备邀请她和蒋端砚过年去家里吃饭的。

他们今年新婚,在新城有个风俗,近亲会轮流请新婚夫妇去家里吃顿饭,去了他们家中,吃完饭,话题总是莫名其妙归结到了一个点上——

年纪不小了,结婚也有段日子了,是不是该要个孩子了?

池苏念哭笑不得,可又没法子,只能笑着说:“在准备了。”

就连蒋端砚面对这些人催生,都是没什么法子,太热情了,都是一片好心,你也实在不好说些什么。

两人原先也有要孩子的念头,过年正好都放假,就干脆认真准备起来。

“真是烦,今天我妈都催了。”池苏念蹭到蒋端砚身边,无奈叹息。

“那我们努力点。”

“我们够努力了!生孩子真的要看缘分的。”

过年需要准备的事情很多,池苏念有时太累了,对那种事,自然是兴致缺缺,可是某人打着要孩子的幌子,倒是越发能折腾。

池苏念直接问他,“你是不是打着要孩子为幌子,为自己谋私利?”

蒋端砚直言,“难道你希望我和你一样,消极怠工?”

一刀戳进去,池苏念差点呕血。

消极怠工?

他嘴巴需要这么毒?

“你不努力,那我只能把两人份的都努力上了。”

池苏念只想给他一个白眼,大家都听听,这是人说的话?敢情他还委屈上了。

需不需要给你颁发个劳模奖?

“不过要孩子真的需要计算时间,有段日子是最佳受孕期,我们可以在那时候多努力。”池苏念意思很明白了,其他时候,你就消停点吧。

蒋端砚不以为然,“那为什么不少人在安全期怀孕,说明理论并不准确,每天努力点,不要投机取巧。”

池苏念气得差点把他踹下床。

这叫合理科学备孕,怎么就变成投机取巧了?

他这张嘴,真的能把人气死。

不过过年期间,两人有时折腾晚了,经常睡到中午才去隔壁池家吃午饭,他们家人对此也是见怪不怪了,反正能给他们搞个孩子出来就行。

至于过程中,他们是如何折腾的,他们自然不会过问。

只有池君则偶尔冷哼道:“真的看不出来,蒋端砚会是个这样的人。”

有些媒体还说蒋端砚禁欲,可能有些性冷淡……

简直可笑。

不过两人努力了个把月,都没什么成效,他们早就不做避孕措施,一切随缘……

等真的确定有了,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上一章:番一32:蒋二发飙,小三爷vs池城 下一章:番一34:念念不忘,必有回响(3更)
热门: 好色村妇 不让喧嚣着地 宦臣 兵王归来 喂,喜欢我好不好 被嫌弃的,卑微爱情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暧昧合租:野兽疯狂 师尊大人要逼婚? 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