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28:三堂会审,都不是好东西

上一章:番一27:见家长,蒋大少被赶出池家?(3更) 下一章:番一29:领证后恋情被爆?黑料漫天(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新城池家

蒋家兄弟被“请”出去的时候,池苏念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心底乱糟糟的,脑袋发懵,完全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应对家里人。

池家人此时也是被惊得瞠目结舌,他们有太多问题需要问池苏念,只能把某人先赶出去。

“池苏念,那小子刚才说什么,他是你男朋友?你们交往有段日子了?”

池安邦此时已经开始连名带姓称呼自己女儿了,最主要的是,方才他还和蒋端砚进行了一场友好的商业互夸,现在某人在他口中,已经是那小子了……

“嗯。”池苏念点头。

“交往多久了啊?”池苏念的母亲对此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蒋家兄弟俩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也算知根知底。

“这个……”她抿了抿嘴,“时间上不大好说。”

“有什么不好说的。”池安邦此时心底也是有些乱的。

他希望女儿找个男朋友,只是突然听说有了,而那个人也站在了自己面前,他审视蒋端砚自然不可能用以前的眼光。

他得衡量,这个人足不足以给自己女儿幸福。

“大概是……”池苏念抠着手指,“高中毕业那年。”

“你说什么!”池安邦一拍肚子,直接跳了起来,“高中毕业!”

她现在硕士都毕业了,高中……

那都是七八年前的事了。

池安邦原想着,顶多就是这一年半载的事情而已,哪里知道,这两人暗度陈仓了那么多年。

“那之后你出国期间,你们也是在一起的?”池安邦一手掐着腰,一手揉着肚子,在客厅来回踱步,眼神凝重,显然事情的发展和他预料的完全不同。

“没有,分开了几年,当时他家里出事了,他不想连累我,把蒋二送出国,也和我断了联系。”

“我觉得真心相爱,我应该陪在他身边,可蒋二被人扎了之后,他就疏远我了。”池苏念此时提起往事,眼眶微红,声音还有些发颤。

当时蒋二住院,池家人都有去探望,真是差点丢了命,仔细算来,大家也都是普通人,生在和平年代,身边的人挨了刀子,都是心悸后怕。

“当时我觉得他挺不负责的,也很自私,骂了他很多次……”

“该骂!”池安邦冷哼,“他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超人嘛,凭自己一个人,就能拯救世界?”

“只是仔细想想,也知道他是不想我受牵连,我很清楚,所以不怪他。”

池老倚靠在沙发上,手中还抱着紫砂壶,“说起来那几年,那孩子的确过得很难。”

“他与那群人的关系,势同水火,就算他不出手,安静当个缩头乌龟,那群人也不会放过他,不如奋起反抗。”

“而反抗的后果就是,深更半夜,居然有人溜进小区,把他车子和家里窗户都砸了。”

“有一次严重的,还试图纵火烧屋子,只是没成功,就被巡逻的保安给抓了。”

……

“爷爷,您说什么?砸车纵火?”这些事,池苏念可半点不知道。

就连其他池家人都是一脸错愕,池君则以前在部队,不知情就罢了,就是池安邦都不知晓这件事。

“你们平时经常出差,不在家,我这个老头子是整天都在的,发生了什么,自然很清楚,你抢了别人生意,毁人利益,有些想法极端的,想要你性命也是有的,况且有蒋二的前车之鉴,他不敢牵连念念很正常。”

“那时候,他都自身难保了,他但凡性子软一点,完全可以公开两人关系,把我们家拖下水,求得自保。”

“这孩子啊,脾气太硬,心气儿高,太要强了。”

池老连连摇头。

他这分析不无道理,只要把池家拖出来挡枪,很多事都能迎刃而解,只是会给蒋端砚贴上一个凤凰男,靠媳妇儿的名声。

对蒋端砚来说,压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那这件事我们先不提,你把你们交往的一些过程,仔细纤细的和我说一下……”池安邦不停揉着肚子,面色沉重的在客厅踱步。

池苏念似乎有些犹豫。

此时她的嫂子开口了,“你大致说一下,我们心底也有个数,要不然带回都不好和他聊天。”

池苏念点头,交往细节自然不会说,就是简单说了下两人交往的过程。

老爷子一听这话,直接跳脚。

差点把手中的紫砂壶给砸她脸上。

“嗳,爸!”一侧的池家大伯立刻拦住他,“您冷静点,您可就这么个嫡亲的孙女啊。”

“池苏念,我平时是不是对你太好了,太纵容你了,你居然算计我?哎呦,我这心脏呦,有点喘不过气儿了……”池老气急败坏,“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爷爷……”池苏念咬着唇,急忙坐过去,拍着他的后背,给他顺口气。

“我就说你都没去过京城,更不认识什么傅家人,或者是严家、乔家的,突然和我说,要去京城参加什么婚礼,原来都是幌子!”

“现在我算是清楚了,你压根就是想去看那小子的是吧。”

“还忽悠我,说是刚回国,想去外面看看,池苏念,你好样的。”

居然打着他的幌子,老爷子只要想起,这两人是借着他的名头,暗戳戳约会,心底肯定窝火。

“不过后面几次上京,都是您主动提的,我都说不想去了,你还说,把我的行程都安排好了,还让我住到了蒋家,我们当时都没复合,我真的很为难。”

“哎呦——”老爷子饶是气急败坏,还紧紧搂着他的宝贝紫砂壶,“你们听听,这丫头怕是要反了天,说得这是什么混账话。”

“你这意思,是我故意逼你的?是我把你送到了他面前。”

“那我现在让你们分手,你会听我的话吗?”

池苏念抠着手指,“爷爷,您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我……”要不是这紫砂太极品,他真的想把某个混账送的东西,此时就砸在地上,真是要活活气死他啊。

“爷爷,你们不是一直说那蒋端砚人不错嘛,其实只要他们真心相爱,对念念好不就行了吗?”大嫂出来帮忙了。

池苏念感激地冲她笑了笑。

还是嫂子最好。

“这肯定要对她好啊,我当年就在想,这丫头从来就没有和我们提过想出国,莫名其妙要出去读书,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池老摩挲着紫砂壶。

“果然如我所料,就是没想到那个混蛋就住在隔壁。”

“我突然想起去年那个马家的孩子,叫什么……马为民对吧,我居然还让蒋端砚送念念去相亲,他肯定是对人家说什么了?”

“我真是越想越对不起人家啊!”

……

老爷子抱怨一通,忽然拍着大腿说,“我这辈子看人就没看走眼过,没想到在一个混小子身上栽了跟头。”

池家人对蒋端砚印象都不错,说起来没什么大的偏见,只是想知道两人具体是什么情况,不想做个傻子,由着某人瞎忽悠。

“对了,你俩高中那会儿就在一起了,发展到什么地步了?池苏念,你可别给我搞什么未婚先孕,我不承认的!”池安邦对此颇为在意。

方才池苏念提起蒋端砚的时候,那眼神表情动作就看得出来,肯定很爱他了,但做父亲的,也不想女儿吃亏,要是为了孩子将就在一起,担心将来不会幸福。

“爸,我们有数的!”

池苏念脸微微泛红。

“等会儿,什么叫有数?你俩已经发展到那一步了?”池安邦觉得脑仁儿有点疼。

“都是成年人了,而且这社会,就算是那样,也没什么吧……”池苏念抠着手指。

“你这丫头,你还有理了,学会犟嘴了?”池安邦有点怒气不争的感觉。

一看就知道,只要蒋端砚说些什么,这臭丫头肯定忙不迭往上送。

“哥,你也帮我说两句啊,这事儿不是很正常嘛,当初你和嫂子不就是……”

池君则原本就是安静坐在一侧吃瓜看戏,毕竟有长辈在,也轮不到他说话,这莫名其妙,又cue到他了。

这群人是怎么回事,蒋二那混蛋cue他,现在亲妹妹也搞他。

“我和你嫂子不一样。”池君则嘴硬。

“哥——”池苏念一个人面对这么多长辈,压力很大,也想拉个盟友。

“找你哥也没用,别指望他能帮你!”池安邦冷哼,“你偷摸玩地下恋的时候,怎么没想起你还有个哥哥!”

“谁说我没想起有个哥哥,他一直都知道的!”

一时间,所有视线,嗖嗖嗖的全部射向池君则。

“嗳,你这个臭丫头,你瞎说什么呢!”池君则气炸了,直接跳起来,就想找她算账。

这兄妹俩,小时候虽然一起长大,可池君则不算是个和善的哥哥,两人经常打架。

吃瓜吃到自己身上来了。

“怎么着,你还想威胁你妹妹?你给我老实坐下!”池君则父亲出声怒斥,“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早就知情了?别打哈哈,有一说一!”

“知道!”池君则性子直,自然不会隐瞒。

“你这哥哥当得可真好……”池老冷哼。

随后,全部火力都集中在了池君则身上。

池苏念低着头,还抽空剥了个橘子吃。

哥,你可别怪我,我是你亲妹妹,为了我的终生幸福,只能让你牺牲一点了,要不然,我怕是要被骂死了。

池家人就是再喜欢蒋端砚,那都不是以女婿的眼光看他,要是真的把池苏念嫁过去,对待标准自然会苛刻许多。

池苏念毕竟是女孩,也不能真的打骂,她从小也乖,还真的没被训诫过,池君则就不同了,自小就贪玩,当初也是为了收敛他的性子才送去部队的。

小时候都不知道被皮带抽过多少次,打骂是家常便饭。

所以全部火力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池君则那是真的莫名,那两人谈恋爱,他最多就是个知情不报,怎么搞得他罪大恶极一般,活像他做了伤天害理的事。

这自家妹妹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坏了,这两人,都不是个东西啊!

此时的池城坐在角落,偷摸观察着客厅的敌情,低头摆弄着手中的变形金刚。

“这个头怎么才能安上去啊,好难啊。”

心底一直在默念:隐身!看不到我,谁都看不到我!

和我没关系,我就是个孩子。

**

池家人集体开了个小会,会议结束后,就让池君则打电话,把蒋家兄弟给叫过来。

这才有了电话接通后,池君则的那一句:

“给你一分钟,麻溜得滚过来!”

池君则本想着,家里人都这么恼火了,那小子过来,还不得面对更加密集的火力攻击?

却不曾想,蒋端砚到了之后,家里人居然格外热情。

询问他和池苏念的事情,也是温柔中透着严厉,好似方才张牙舞爪的不是他们一样。

池君则坐在一侧,心底那叫一个恼火:哎呦我去,什么情况?

上一章:番一27:见家长,蒋大少被赶出池家?(3更) 下一章:番一29:领证后恋情被爆?黑料漫天(2更)
热门: 橘子味喜欢 官术 逻辑美学 权臣之妻 晚晚 六爻 从O变A后我成为国民男神 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最强驭兽师(穿越) 残疾大佬的冲喜傻妻